返回

悔婚娇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悔婚娇妻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漆白的病房里,矮柜和茶几上摆满各种慰问的花篮和花束,大抵上都是百合花和鲜艳的玫瑰,而姹紫嫣红的花卉里,一束蓝紫色的燕子花直挺挺地被移放在角落,虽然不是最起眼的一束,却反而吸引住齐定浚的目光。

  他静睇着角落的燕子花,心里不禁涌起一股温暖的感受与思念。

  三天前,若不是那个叫蓝绮幽的女孩机灵地发现他得了急性盲肠炎,将他紧急送医开刀治疗,后果恐怕难以想象。

  他抚着缠裹着纱布的腹部,聆听特别助理章修亚向他汇报这几天公司的状况。

  “副总,这次的主管会议我依照你的指示,提议要争取『齐亚科技』的研发经费,也将企划案和评估表发下去,虽然董事长说你不克出席,案子暂缓表决。但就我侧面了解,大部分的人都倾向反对。”章修亚直接切入重点。

  “……我知道了。”齐定浚的身子微微地向后躺,调了个舒适的姿势。

  “台湾液晶面板削价恶性竞争,再加上韩国的研发技术又比我们先进,报价又低,使得许多人都不看好『齐亚』的前景。”

  “做生意不能只看眼前的利益,假如我们能够突破现在的瓶颈,提高面板的经济切割率,就能摆脱恶性竞争的窘境,在未来的液晶面板上就能独占鳌头。”齐定浚不爱保守行事,更不会轻易放弃。

  “但显然董事会的人不这么想,他们认为开发品牌耗费太多成本,不如固守原来的代工事业就好。”章修亚传达与会人员的意见,继续说:“因为这两季『齐亚科技』的股价反应不佳,有些人甚至开始抛售手边的股票。”

  齐定浚沉思之后吩咐。“若消息属实,替我把外面的『齐亚』股票买回来。”

  “是,关于这部分我会遵照你的吩咐。”

  “好,那今天就先这样吧,企划案的事我会再好好想想。”齐定浚疲惫地揉揉额头。

  章修亚将卷宗放在矮柜上,准备告退。“我把报告放在这里,有什么事我们再电话联络。”

  “这阵子辛苦你了。”齐定浚感激地说。章修亚不只是他事业上最得力的助手,更是他大学时的直属学长,多年来深厚的情谊,让他们培养出绝佳的默契,所以他一进入集团工作,立即将章修亚拉到身边,藉此建立属于他的派系。

  “你就趁这次的机会好好休养,我先回公司。”

  “嗯。”齐定浚点点头。

  章修亚提着公事包跨出病房,掩上门,转过身却差点撞上一个女孩。

  “对不起——”绮幽不好意思地垂下脸,赶紧为冒失的行径道歉。

  章修亚眯起眼眸端视她靓丽的脸庞,看她徘徊在齐定浚的病房前,不禁好奇地问道:“小姐,你有什么事吗?”

  绮幽顿了一下,而后软软地央求:“你好,我是送齐先生来就诊的蓝绮幽,我想进去关心他的病情,可以请你帮我通报吗?”

  那天早上她送齐定浚就医,医生诊断为急性盲肠炎,在她帮忙联络他的家人赶到医院后,她马上被排挤到角落,连关心他术后的状况都不能,只好默默地离开。

  前两天,她也曾捧着花束来探病,但都被特别看护隔绝在病房外,仅是代为收下花束,拒绝探访。

  “那天是你送他来医院的?”章修亚再次确认。

  “我是『兰心花舍』的员工蓝绮幽,那天在办公室布置盆花时,正好齐先生的身体不舒服,所以就帮忙送他来医院,不过这几天都没有他的消息,我很放心不下。”绮幽解释自己的身分与那天的经过,期待能获得探视的机会。

  虽然知道他手术成功,会有专业的医护人员在一旁照顾,但她就是忍不住挂心他的病情,除了想表达对他的谢意之外,还想知道他复原的情况。

  而来探病,也是唯一可以接近他、见到他的方式。

  “好,我帮你问问副总要不要见你这位『救命恩人』。”她脸上真挚善良的表情,实在令章修亚不忍拒绝。

  “谢谢。”她抱着怀里的花束,窘然地道谢。

  半晌,得到齐定浚的应允后,蓝绮幽小心翼翼地推开门板,走进病房内。

  她轻悄地掩上房门,捧着花束和提袋,秀丽的脸上漾着轻浅的笑容。“你的身体好点了吗?”

  齐定浚放下财经杂志,迎上那双澄亮的大眼睛,微笑地说:“我好多了,谢谢你。”

  方才得知她来探访,他的心中飞掠过一丝惊喜,再次见到她,更确定她有一种很特殊的气质,明明外表柔柔弱弱的,但骨子里却有着执拗的基因。

  “我可以找个花瓶将这束花插起来吗?”绮幽轻声问道。

  他点头,目光随着她娇纤的身影移动,看她柔顺的长发披在肩上,清丽的脸上泛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纯净得仿佛与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无关。

  “你送的这束花是什么花?”齐定浚好奇地问。

  “燕子花,它的花语是——幸运必然会到来。”她将花束插在花瓶里,回眸瞅着他。“希望它能带给你幸运,让你早点康复出院。”

  她脸上甜甜淡淡的笑容,仿佛是一道温煦的微风,抚过他的心房,令他忍不住想靠近她、听她说话。

  他炯亮的双眼流连在她美丽的面容上,看着她浓密的眼睫轻轻地颤动着,扇动了他的心。

  “我有说错什么话吗?还是脸上有脏东西?”他紧迫的眼眸瞅得她心慌意乱,下意识地抚着窘红的小脸。

  “没有。”他觑着她怯怯的笑脸,自嘲地说:“那天你真的救了我一命,否则我现在肯定不只肚子挨一刀那么简单。”

  “这么说来,我真的是你的『救命恩人』喽?”她俏皮地眨眨眼。

  “那当然,所以我想要给你一个愿望,只要你提出要求,我一定会尽量帮你完成。”齐定浚诚恳地说道。

  “那这个愿望很珍贵,我要谨慎地思考一下该许什么愿才好。”她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任何时候,只要你想到要许什么愿望,都可以打电话给我。”他拿起记事本,写下一串号码,撕下,递给她。

  她凝睇着他,犹豫着该不该收下。“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我来这里纯粹只是来探病,关心你术后的状况,并不是想要讨什么实质的好处。”

  “我知道,但我是认真地想给你一个愿望,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你说得太过夸张了,我并没有那么伟大……我只是送你来医院,真正救你一命的人是执刀的医生。”

  “所以我付了大笔医药费感谢他了。”齐定浚饶富兴味地瞅着她,总觉得她给他一种很舒服、很顺眼的感觉。

  “那就请你以后继续关照『兰心花舍』,让我们的生意兴隆。”绮幽想了一下,开玩笑地说。

  “那有什么问题!”他将抄着电话号码的便条纸塞进她的手心里,嘱咐道:“生意不好,尽管打电话给我。”

  “好。”她瞟了上头的数字一眼,小心地将纸条折叠好,收进口袋里。

  绮幽因为取得他的联络方式而偷偷地窃喜,红润的嘴角忍不住往上扬,形成一道美丽的弧线,但又忍不住想着,除了花店生意不佳之外,不晓得还可以用什么理由打电话给他?

  齐定浚挺起身,欲将笔记本放回矮柜上,绮幽怕他扯动到腹部的伤口,于是倾身抽走他手里的笔记本。

  “我帮你……”她起身向前,却不小心踩到松掉的鞋带,脚步踉跄往前倾,整个人跌向他,还好她赶紧将双手撑在他的胸膛,才没有压到伤口,然而惊呼的小嘴却来不及煞车,直接贴覆在他性感的薄唇上。

  绮幽身体僵住,脑海更是一片空白。

  齐定浚也吓了一跳,理智提醒他,如果是个君子就该退开来,不该乘人之危。但她芳馥柔软的唇瓣就像是甜美的棉花糖,深深地撩拨起他的渴望,引诱他想多咬几口。

  因此,他非但没有退开来,反而缓缓地加重力道,迫使她启开唇瓣,霸道地占有她的甜蜜与呼息。

  热呼呼的感觉卷烧而过,烧去了她的理智,也融化了她的矜持,令她驯顺地闭上眼睛,任凭他的唇齿攻城掠地,侵夺她的甜美软馥。

  亲吻她的甜美悸动在齐定浚的心间荡漾开来,原本只是一个意外的吻,却起了不可思议的化学变化,演变成甜蜜的纠缠。

  一阵幽淡的香气沁入他的鼻端,骚动了他的心。良久,齐定浚满足地退了开来。

  她连忙起身,像个做错事的小孩般,小脸一片绯红,羞窘地说:“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那个,我的鞋带松了……才会绊倒……不是故意要吻你的……”

  她羞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连看他的勇气都没有。

  “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齐定浚轻笑地觑着她绯红的娇颜。

  他遇过各式各样的女人,但从没有一个像蓝绮幽一样,纯净得仿佛可以洗涤他在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却又害羞娇柔得像个可爱小女人,引诱着他去怜惜她。

  随着方才甜蜜的亲吻,他感觉到一股陌生的情愫在心里起了奇妙的变化。

  两人静默不语,气氛显得有些暧昧,绮幽努力想着话题,想化解横亘在彼此间尴尬的感觉。

  有了!她眼角的余光突然瞄到手提袋里的保温瓶。“我炖了一碗鱼汤,听说对伤口复原很有帮助,你要不要尝尝看?”

  “好。”看她一脸期待的表情,令他不忍拒绝。

  绮幽将鱼汤倒进碗里,递给他。“试试味道怎么样?会不会太腥或太咸?”她紧张地问道。

  “这是你亲手做的?”他拿起汤匙舀起汤,送进嘴里。

  她点点头。“……不合你的胃口吗?”

  “味道还不错。”齐定浚忍不住又多喝了几口,并不是这汤的味道有多好,而是她细腻体贴的心思令他感觉很温暖。

  突然一阵敲门声中断了两人的谈话,护士拿着血压计走了进来。“齐先生,量血压的时间到了。”

  绮幽起身,连忙将碗筷和保温瓶收放进手提袋里。“我想……我应该要走了。”

  “谢谢你来探病,还有你熬煮的汤。”

  “不客气。”她提着手提袋,走到门边,忍不住回头问道:“我……你明天还想喝鱼汤吗?”

  “嗯,可以请你明天再过来吗?”他挑了挑朗眉,性感的薄唇噙着一抹微笑。

  “那……明天见。”她露出微笑,掩上房门,却关不住一颗悸动的芳心。

  她的心仿佛脱了缰的野马,失去了控制,朝他的方向奔去。

  隔着一扇门扉,两颗心都受到同一份感情的牵引,想起对方的模样,他们的嘴角隐约都浮现了笑意……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