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错爱密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错爱密夫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你这家伙居然让映雨当未婚妈妈,为什么不和她结婚?”瞿牧怀怒火中烧。

  “我喜欢的人是珊珊,又不是她,干么要和她结婚?”卫达熙不服气地吼道。

  “不喜欢她,还让她生孩子!”瞿牧怀抬起腿,作势要踢他,被服务生架开来。

  “她肚子里的孩子又不是我的!”卫达熙气急败坏地说:“不知道是哪个家伙,明明离婚了还让她怀孕,怀孕后又不认帐。”      

  瞿牧怀顿时愣住,难不成——映雨的小孩是他的?!

  “那为什么小孩叫你爸爸?”瞿牧怀在疼痛中醒悟过来。

  如果是他的小孩,为什么她要躲起来,不来找他呢?

  “这个世界上是不准单身男子先当干爹,实习该怎么当个尽职的好爸爸吗?”

  “Jerry,你还好吗?”一名跟他同行的干部听见争执声,赶过来关心状况。

  卓珊珊抚著抽痛的额际,打电话给映雨,告知她,妮妮的正牌老爸和实习干爹在餐厅里打起来了。

  餐厅里的柜台人员在顾客发生争吵的第一时间,马上打电话报警,连络警方处理。

  半晌,几位警员将肇事的瞿牧怀和卫达熙带回警局,这场纷乱终于告一段落。

  映雨在家接获通知后,赶到警局关心情况,在她的劝解之下,卫达熙决定与瞿牧怀达成合解,不提告诉,就当是误会一场。

  出了警局之后,卓珊珊开车送卫达熙回家,而瞿牧怀则坚持跟著映雨返回她的住处。

  两人进入公寓后,映雨招呼他坐下,从冰箱里取出冰块,用棉布包裹著,冷敷他肿胀的眼角。

  “会有点疼,要忍耐一下。”映雨轻声地说,眼神飘忽,没有勇气迎视他犀利的眼神。

  “你是不是该解释整件事情的经过?”瞿牧怀抬起她小巧的下颚,强迫她面对他,要她交代事情的来龙去脉,不准闪躲。        

  “你想先知道哪一部分?”面对他又愠又怨的眼神,她无助地咬著下唇。

  “妮妮到底是谁的小孩?”他直接问重点。

  “你的……”她垂下脸,不知如何是好地盯著他衬衫上的钮扣。

  “该不会是那一晚——”瞿牧怀隐忍发火的冲动,想到她一个单身女子,提著行李远赴洛杉矶,独自承受生育的艰苦。他不知道该为她的愚蠢狠狠地打她的屁股几下,以示惩罚;还是该搂住她,怜惜她所受的苦。

  她怯怯地点点头。过往亲昵缠绵的画面涌上脑海,令她耳根一阵灼烫。

  “为什么不来找我?”他激动地追问,牵动嘴角的伤口,又渗出血渍来。  

  映雨连忙抽起面纸,抹去他嘴角的血痕。      

  “我怕造成你的困扰,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她眼神柔柔地望著他。“我担心你还是无法解开心结,如果强硬要求你照顾我们母女,这对你来说太不公平。”

  “谁说我还恨著你父亲!”他激动地澄清。“在你发生车福的时候,我就对过去的一切释怀不再恨他,否则我不会在你车祸之后,负起照顾他的责任。”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我离婚?要谎称我们没有关系?要让我去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呢?”她越说越激动,水眸中泛起泪光。        

  “我跟你离婚是害怕自己不能给你幸福、害怕自己又会伤害你……”      

  他捧起她的脸庞,低声地说:“我毁了你父亲在你心中的形象,又弄垮他的公司,害得他发病住进医院,又间接害你出车祸。我的固执与愚蠢,让我做错了这么多的事情,彻底地干扰你的人生,我有什么资格再留在你的身边?”

  “说我是大傻瓜,你自己才傻。”她感慨地说:“想要留在心爱的人身边,哪需要什么资格呢?关于那些陈年恩怨,你很固执,但我爸也有不对,要怎么分得清谁对谁错呢?”

  “那我都承诺会好好照顾你,会好好珍爱你,你为什么要留书出走?”最可恶的是,她竟彻底消失了五年。

  “我以为当时你只是同情我,担心我无法承受丧父之痛,所以才安慰我…”她自责地咬著下唇。

  “你这个小傻蛋,让我不知道该狠狠地揍你一顿,还是该深深地吻住你!”瞿牧怀瞬也不瞬地盯著她。她粉颊一阵灼烫,慌乱地移开视线。

  “我想你最好先上点药,免得额角又流出血。”她站起身,走到柜子前取出医药箱。

  瞿牧怀跟在她的身后,圈住她娇柔的身躯,将她紧紧地贴向他的胸膛。

  “我好想你……”他低头附在她的耳畔,轻轻低喃。

  “映雨,我好想你,我实在无法想像是怎么熬过来的,你竟然躲了我五年……”

  “对不起……”这段日子她也好想念他。

  “你知道我这五年是怎么过的吗?只能不断地想你,想你吃饭了没?想你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她旋过身,捧住他的脸,“我把自己照顾得很好,也把妮妮照顾得很好……”

  “你这个傻瓜,我不准你再逃开,我要二十四小时都把你拴在身边才行。”他霸道地宣示。

  “我才舍不得离开,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再离开了。”她环住他的腰,偎向他的胸膛。        

  “映雨,我们结婚吧!”他温柔地瞅著她。

  “那我们该怎么跟妮妮说,她必须参加爸爸和妈妈的婚礼。”这是她最先想到的问题。

  “你先想想要怎么介绍我们见面吧!”他忍不住弹弹她的额角。        

  “她很爱问东问西,到时候我一定又会答不出来。”她睁大无辜的眼睛,向他求援。

  “谁叫你没事要逃开,害我错失陪她成长的机会。”他忍不住数落,抬起她小巧的下颚,眼神温柔地凝视她。

  “映雨,我爱你,这一次由我来爱你,由我来弥补你心中的伤痕,由我来付出。”

  “好……”她轻轻地点点头。

  他俯身将甜柔的吻覆在她红润的唇上,用行动来传达他的感情。

  她闭上眼睛,贴向他的胸膛,亲昵地与他缠吻,在这一吻中,深刻体会爱情的滋味,不只有甜、也有苦,也有让对方幸福的责任。

  在误会冰释的那晚,瞿牧怀决定亲自下厨,只为了讨好今晚的小公主,而映雨则到安亲班接女儿妮妮下课。

  妮妮穿著一件粉红色的吊带裙,扎著两条发辫,让映雨牵著她进门。        

  “妈咪,你说等会儿有人想认识妮妮喔?”她一派天真地说:“但是爹地说不能跟陌生人说话,他说妮妮长得太可爱,会被拐跑。”

  瞿牧怀在厨房里听到开门的声音,将炉火关熄。走到客厅里,看见一大一小的身影,心中一阵莫名的感动。

  他作梦也不敢想像,自己竟会有一个家,一个属于自己的女儿。

  在今天以前,他还是一个破碎的自己,是一个不完整的灵魂,活在深深的愧疚与懊恼之中。

  而现在,他不但找回生命中差点错过的真爱,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儿,见证他跟映雨的爱情。

  “妈咪——”小女娃见到有陌生人,不安地握住映雨的手,软软地出声。

  “妮妮,他就是妈咪要介绍你们认识的人。”她蹲下身,对著小女娃说:“她就是妮妮的爸爸喔……”

  “爸爸?”小女娃好奇而明亮的眼睛落在瞿牧怀的脸上。

  “是啊,妮妮,我是你的爸爸。”瞿牧怀靠近她,轻柔地唤著她的名字,注视著她可爱的小脸。

  她的眼睛又圆又大,嘴巴小小的,仿佛就是映雨的翻版。

  “是三号爸爸吗?”小女娃兴奋地说。

  “三号?”瞿牧怀微抽一下面颊。

  映雨无奈地苦笑。      

  “对啊!”小女娃天真地说:“一号爸爸在洛杉矶当医生,二号爸爸在台湾,也是当医生,妮妮还被他看过病哦。那你就是三号爸爸……”

  映雨赶紧解释。“她说的一号爸爸是汪景曜,我在洛杉矶的好朋友,就是之前我车祸时的主治医生。”

  “一号爸爸人很好哦,他家有一个很可爱的小宝宝。”妮妮一脸献宝的表情。

  “汪医生他两年前结婚了,我们是邻居,他很照顾我们,还认了妮妮当干女儿。”映雨忙著解释女儿的童言童语。

  瞿牧怀勉强压下满腔醋意,谁教他当年不赶紧表白感情,而让映雨产生误解。

  “二号爸爸是和你发生争执的卫达熙,他也认妮妮当干女儿。”映雨转过女儿的脸对她说:“妮妮,汪叔叔和卫叔叔都是你的干爹,他才是你真正的爸爸。”

  “他就是三号爸爸!”小女娃很坚持。        

  “好吧!”瞿牧怀很委屈地认了,轻柔地抚著女儿的脸。

  “妮妮,那你想不想跟爸爸一起生活呢?”

  “我想一下……”小女娃顽皮地眨眨眼。“那你会送我洋娃娃吗?”

  “妮妮!”映雨真的是拿她没辙。

  “爸爸不会送你洋娃娃,但我会送妮妮一件很漂亮的小礼服。”

  “小礼服?”小女娃瞬间瞪大眼睛。

  “我要跟你妈妈结婚了,妮妮想不想当我们婚礼的小花童?”

  “真的吗?!我要参加妈妈的婚礼?”小女娃一脸兴奋。

  “对啊,妮妮要来当花童吗?”映雨揉著她可爱的笑脸。

  小女娃用力地点点头。“当然要!”

  “那你给爸爸抱一下好吗?”瞿牧怀展开双手,亲昵地搂住她,不放弃地劝哄。

  “妮妮,叫一声爸爸……”

  “爸爸…如果妮妮亲你一下,你可以送我一个洋娃娃吗?”小女娃撒娇地搂住他的脖子。

  “当然好!”瞿牧怀毫不犹豫地点头。

  “妮妮——”映雨对女儿执著于洋娃娃的嗜好十分无奈。      

  妮妮捧住他的脸,用力地啵了一下,还留下口水印。

  瞿牧怀伸手将她们一大一小搂在怀里,感动地在映雨的耳边说:“谢谢你爱我,也谢谢你送给我这个可爱的礼物。”

  “对不起,我应该更早回来找你。”她一脸歉然。

  他只手抬起映雨的脸,深深地吻上她的唇。

  “羞羞……”妮妮害羞地遮起脸,透过指缝偷看两个忘情拥吻的大人。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爱情的道路从不曾平坦,会有误解、争执和各种不同的挫折考验,所幸他们终于克服所有的曲折,终能感受到幸福的重量与真爱的灿烂。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