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错爱密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错爱密夫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翌日,瞿牧怀牵著江映雨的手,伫足欣赏商店橱窗内的摆饰,喧哗的街道上播放著轻快的流行歌曲。

  透明的玻璃窗映出她傻气的笑脸,甜甜地倚偎在瞿牧怀的身边。  

  “我们来玩一个在纽约常玩的游戏好不好?”她拉著他的手央求。

  “想要我买礼物送你就说一声,干么说要玩游戏。”他取笑她。        

  “来玩嘛!”她拉著他走进一家精品百货里。“我想要一双高跟鞋,那你想要什么?”

  “随便。”

  “风衣好不好?”她迳自走到男装部,站在衣柜前挑选适合他身形的外套。

  瞿牧怀双手环胸,宠溺地看著她顽皮的举止。

  只见她拿起一件宽大的风衣,套在自己的身上,过长的下摆和衣袖,让她显得格外娇小。        

  “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吗?”专柜小姐盯著她怪异的举止。

  “我在帮我老公试外套的尺寸……”她在穿衣镜前转了几圈,朝他扮了一个可爱的鬼脸。

  “可以请先生自己试穿,这样比较准。”专柜小姐提议。

  “不用了,我喜欢帮他试尺寸。”她确定大小后,将风衣脱下来,递给专柜小姐。“我要这件,麻烦帮我包起来。”

  “好。”专柜人员接过他们递来的衣服和信用卡,走到柜台后结帐。

  半晌,她开心地将提袋递给他,拉著他晃到女鞋部。

  “快点,送我一双高跟鞋。”映雨甜甜地撒娇。

  “你真的很皮耶。”他弹弹她的额头。

  “快点啦……”她像个贵妇般坐在沙发上,催促著他。

  瞿牧怀走到鞋架前,仔细挑了一双蓝紫色的高跟鞋,蹲在她的跟前,举起她小巧的脚丫,为她套上高跟鞋。

  她站起身,姿态优雅地在镜子前转了几个圈圈,轻笑问他。“好看吗?”

  “很适合你。”瞿牧怀忍不住也感染了她的好心情。

  她脱下鞋子,请店员包装,付完帐后,两人开心地在街上闲晃。      

  她亲昵地勾住他的手臂,任性地向他撒娇、耍赖,感觉好像回到在曼哈顿的时候,一切是那么轻松自然。

  他,只是她江映雨的丈夫,那个承诺要照顾她一辈子的男人。

  她在心里默默倒数最后浪漫的时光,想为往后分离的日子,再制造更多甜美的记忆,以后回想起来也能微笑。

  她明白现在的宠溺与呵护,是他对她最后的温柔,就让她再任性最后一次,然后她会乖乖地淡出他的生命,不会再让他为难。        

  逛完街后,她又拉著他进入电影院,非假日时段,偌大的戏院里显得有些冷清,只有十来个客人,他们在黑暗中亲呢地拥吻,像热恋中的情侣一般,不断地释放高温的热情。

  萤幕中紧张的警匪动作片完全不能吸引她的目光。全副心思都被瞿牧怀占满,他温暖的胸膛、他的拥抱、他的深吻,还有他身上清爽好闻的古龙水味道,都让她迷恋不已。

  电影结束后,瞿牧怀牵著她的手,漫步在市街上,适逢学生下课时间,许多高中生背著书包,挤在大头贴相机前。

  “我们也来拍大头贴!”她兴奋地提议。

  “你又不是小高中生,拍什么大头贴。”他打趣地觑著她一眼,还是认分地挤在一票高中女生里,陪她一起排队。

  “人家念高中时,还没有这种东西嘛。”她嘟起小嘴抗议。

  终于轮到两人进入贴纸机前,她亲昵地环住他的颈项,拍下一张张甜蜜的照片见证他们相爱的证据。

  “你拍照的表情好丑、好严肃……”她取出大头贴纸,将它贴在手机亡。

  “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可爱吗?”

  听到他的赞美,她咬著下唇,遮掩不住嘴角上扬的笑意,挽著他的手臂,甜甜地撒娇。        

  他宠溺地捏捏她粉嫩的脸颊,看著她莹亮的眼眸盈满柔情,忍不住抬起她小巧的下巴,炽热地吻住她甜美的唇。

  他强而有力的臂膀,带著坚定且热切的感情抱住她,让她忍不住偎向他。

  此时,瞿牧怀才醒晤过来,他差点就要错失生命里最真挚的感情,若不是她执意守护这份感情,他一定会永远生活在愧疚里……

  他忘情地在大街上与她热情拥吻,无视于行人惊讶的目光,只想用最直接的方式表达他对她的爱……

  是夜,碎星和弦月高挂在夜空中,空气中飘荡著淡淡的野姜花香味,瞿牧怀和映雨坐在躺椅上,小圆桌上摆放著喝了一半的红酒。

  她像只小猫咪似地腻在他的怀里,轻声地说:“你看,今天的月亮是不是很漂亮?”

  和他一起坐在露台上欣赏夜景,一直是她的心愿之一,可惜在曼哈顿时,他天天忙于工作,早出晚归,鲜少有时间能陪她。回来台湾后,又让过往的仇恨分割了两人的感情,直到她要离开了,终于实现她的心愿,享受著倒数计时的浪漫时光,瞿牧怀宠溺地抚著她的长发,凝看她撒娇的模样。

  映雨拨拨他睡袍上的扣子,细致的小脸因为酒精而染上一层明媚的红潮。

  “你喝醉了,我们休息了,好不好?”他拨开她前额的发丝,细细地凝睇那双迷蒙水亮的大眼睛。

  “你抱我……”她佣懒的身躯软软地俯卧在他的身上。

  “好——我抱你,谁叫我欠你这么多呢……”他因为愧疚而变得格外温柔,事事顺从她的要求。

  瞿牧怀暗暗下定决心,就让瞿、江两家的恩怨随著江振达的死亡而落幕,从现在开始,他和映雨要开始新的生活,这一次,由他来当她生命最温暖的后盾,弥补她失去亲情的痛楚。

  他抱起她,走进卧房,将她平放在柔软的大床上。

  映雨翻身坐起,娇悍地将他反压在床上,跨坐在他平坦的小腹上。

  “你喝醉了——”她突如其来的热情举止,令他有些锴愕。

  “我才没有醉!”她徐缓地俯下身,温软隆起的胸晡熨贴在他的胸膛上,柔细的发丝搔痒著他的肩窝,令他体肤灼烫,胸口发热。“你答应过我要当完美的丈夫,顺从我的每项要求。”

  “那也不用把我压倒在床上……”他低笑著。

  “我担心你会后悔。”她修长的指尖轻抚过他冷峻的五官、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想要将他的脸庞深深地烙印在脑海里。      

  “小傻瓜!”他爱怜地抚著她的发丝。

  此时,瞿牧怀才意识到他伤她有多深,让她生活在惶惶不安的日子里,也失去了安全感。

  “我好想念你的吻……”她不只想念他的吻,也想念他的拥抱。

  回到台湾后,他们总在争执与冷战中度过每个晨昏,她好想好想再深吻他一次,满足她对他的渴望。

  “对不起,我总是在伤害你。”

  “我才不要你的道歉,我只要你爱我……”映雨在眼泪落下来前,俯身吻住他的唇。

  他淡而好闻的男性气息混著醇厚的酒味,充斥在她的嘴巴与鼻腔,炽热又温暖,令她晕眩又迷恋。

  她离开他的唇,解开他睡袍上的钮扣,俯下身,笨拙地吻著他结实的胸膛,生涩地撩拨他体内的热情。

  “映雨……”他承受不住她的撩拨,翻身将她压陷进床垫内,狂烈地吻住她。

  他熟练地褪去她身上的睡袍,火热的吻放肆地落在她性感的肩窝、敏感的耳窝,最后落在柔软的浑圆上,热情的唇齿啃吮著她雪白的体肤,烙下一圈圈两人相爱的痕迹。

  过去几个月里,他想爱她,想得身体都疼了,却只能苦苦压抑爱她的渴望,隐忍著想拥抱她的冲动,承受欲望的折腾,默默地拉开距离。

  而此刻她甜蜜的吻,解放了他体内激情的热火,燎烧起一股熊熊烈焰,燃烧著两人浓烈的相思。

  他再也压抑不住想要她的渴望,把过去无法说出口的爱全化为甜蜜的热吻,落在她殷红的唇办上,与她亲呢缠吻著,恨不得将她揉进体内,让她的身体和心永远属于他。

  她感觉到他紧绷的身躯密密实实地围抱著她,仿佛要把她融入他的体内似的,她承受不住他温柔的激情,双手攀紧他的颈项,无助地倚在他的身下颤栗著。

  两人的身躯紧密贴合,亲密得没有一丝距离,她本能地拱起身子迎向他,感受到他强悍又温柔地盈满她体内那份陌生的空虚感,带著她攀上了愉悦的峰顶…

  天际泛起微光,映雨翻身坐起,拉起床单遮掩住光裸的身躯,静静地看著他熟睡的脸庞,手指依恋不舍地轻抚过他墨黑的浓眉、高挺的鼻梁,最后落在他性感的薄唇上。

  他的唇,曾经说过最凉薄的话,将她的心拉扯下地狱;又曾经用甜蜜的吻,抚慰她的孤寂和无劝,让她感受被爱的幸福。

  她是如此熟悉他的吻、他的拥抱、他身体的重量,而这倒数的甜蜜却即将结束,她的爱情终究输给命运的曲折。

  她能明白他心里的挣扎以及亲情被横夺的痛苦,强硬要求他的爱,只是在为难他,折磨彼此罢了。

  “我爱你……在你解开心结前,我会永远在心里留个位子等你,等你允许我爱你……”她轻吻著他熟睡的脸庞,无声低语,替他盖好被毯后,起身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进入浴室梳洗后,换上一袭干净的衣物。        

  她拖出整理好的行李,走到书房从书架上抽出《百年孤寂》这本小说,小心地打开扉页,里面夹著一枚小巧的拼图。

  她踅回卧房,不舍地看著他熟睡的脸庞,将拼图和一封短笺放在床柜上——        

  第一次,在纽约的艺展上,你高傲又寂寞的眼神让我不顾一切爱上你,即使过往的仇恨分割了我们的感情,我还是没有放弃爱你。

  第二次,在病房里一无所有的我睁开眼睛看到的人是你,我就像一只扑火的飞蛾,明知道你是危险的,找还是执著地爱上你。      

  第三次,若是我们在世界的一端再相遇,没有你的允许,我不会再任性地说爱你……

  她将短笺压在床柜上,在他脸上印下一记吻,提起脚边的行李,缓缓地掩上房门,离开他的世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