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错爱密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错爱密夫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桃园国际机场

  映雨下定决心暂时抛开台湾的一切,跟著汪景曜到美国待一阵子,转换心情,两个人下了计程车,提著行李,避开迎面而来的人潮,走进机场大厅内。

  “你在这里坐一下,我去办理登机手续。”汪景曜领著她,坐在长椅上休息,将两人的行李放置在一旁。

  她将护照递给汪景曜,见他走往柜台后,忍不住转过头,在来往的人群里寻找那抹熟悉却又令她心痛的身影。

  她曾在电话里告诉瞿牧怀,她会搭今晚八点的飞机前往洛杉矶,她多希望他能开口留她,但他却只淡淡地说了一句——一路顺风。

  他又再一次用冷漠割伤了她的心。

  汪景曜办好手续后,看著她娇纤的身躯几乎快被人潮所淹没,那不断回头张望的举动,令他心里十分难受。

  他买了两杯咖啡,走到她的身边,将另一杯递给她。    

  “谢谢汪医生。”她勉强露出一抹笑容。

  “肚子饿不饿,想不想吃些什么?”汪景曜故作轻松的口吻。

  她垂著脸,双手捧住那杯温热的咖啡。“不用了。”

  “映雨,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他凝睇著她忧悒的侧脸,体谅地说:“如果你希望我以朋友的身份守护你,那我就会用朋友的方式一直关心你。”        

  她抬起脸看著汪景曜,一脸自责。“我是不是太自私了?根本是在利用你的感情。”        

  “当然不是!对我来说,你是一个很特别的女生,无论如何,我还是希望能尽所有的能力帮助你。”

  “汪医生……”她的眼底泛起感动的泪光。

  “就算最后你对这段感情释怀了,爱上的是其他男人而不是我,你也不必感到歉疚,至少我曾经努力过,这样就已经足够。”汪景曜说。

  他表现得愈宽容,她就愈自责,明明心里还住著瞿牧怀,为什么要负气离开,给汪景曜一丝不切实际的希望呢?

  播音器里传来催促旅客登机的声音,汪景曜站起身,提起脚边的行李。“映雨,我们该登机了。”

  “好。”她站起身,还是忍不住回过头望向川流不息的人潮,最后一次试图寻找那抹熟悉的身影。

  他们排队跟著其他的旅客准备登机,每往前迈一步,她的心就被扯痛一下。

  她走不开!        

  她还是无法洒脱地抛开台湾的一切,跟著汪景曜去美国。

  “……映雨,你还是留下来吧!”她的依恋不舍汪景曜全看在眼里,心底突然有很深的感慨。

  就算她真的和他去了洛杉矶又如何?她的心还是留在瞿牧怀的身边,一点都没有他容身的余地。

  他应该更早明白的,爱情勉强不来,朋友与恋人的距离不是光靠朝夕相处就能改变。

  “汪医生?”她一脸错愕。

  “既然走不开,就勇敢地留下来面对一切吧。好好保重自己,我随时欢迎你来美国找我。”

  “对不起……”她哽咽地说。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汪景曜扬起一抹洒脱的笑容,提起行李,向她挥挥手。

  映雨看著他走远后,拖著行李箱,搭著手扶梯回到机场大厅,坐在长椅上。说她傻也好,她还是相信瞿牧怀会来找她。

  他的书房里遗留著那幅用她的画复制而成的拼图,她相信他还是爱她的,还是对她有感情。        

  她傻傻地坐在长椅上等待,等到杂沓的人群渐渐散去。

  等到脸上的泪痕,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在她近乎绝望的时候,一阵仓皇的脚步声朝她而来。

  她抬起头,一眼就对上瞿牧怀冷峻的脸庞,不顾一切地奔向他,用力搂住他,任凭伤痛的泪水溢出眼眶。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映雨将脸埋人他的胸膛,语气哽咽。        

  他真的来了……她始终相信,他还是要她!

  瞿牧怀没想到她竟然会像个小傻瓜般,一直待在这里等他。

  “你还是舍不得我离开……”她抬起迷蒙的泪眼,软软地央求。“牧怀,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他神色紧绷,下颚紧紧一抽,艰涩地开口。“刚才疗养院的人打电话来通知我,你父亲因为感染肺炎,在急救过程中过世了……”

  “你说什么?”她的身体泛起一阵颤抖。

  “疗养院的人在你父亲危急时,第一时间就打电话通知你,但你手机关机连络不上,他们转而通知我到医院,他在急救无效后,宣告死亡……”

  她怔怔地望著他,眼泪还悬在眼睫。        

  爸爸走了……原来他并不是为了挽留她而来,而是来报死讯。

  顿时,她的世界一片漆黑,好像被世上她最爱的两个人彻底弃绝了。

  瞿牧怀心疼地搂住她,在办公室时他如坐针毡不断地看著手表,克制来找她的冲动,却意外接到疗养院的紧急电话。

  在医院时,他见到江振达布满皱纹的眼角留著一滴未干的眼泪,早已完全没有气息,他亲自为他覆上白布,心情很复杂,纠结十几年的恩怨终于随著江振达的死亡而落幕。

  从医院赶来机场的途中,他只希望还来得及挽回她,让他有机会弥补她…

  她僵住一切动作,愣愣地被他搂在怀里,感受到的不是他温暖的拥抱,而是被彻底遗弃的寂冷。

  从今以后,她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血脉相连的人,她仿佛成了失根的浮萍,找不到归处,只觉得空荡、茫然……

  幽冷的细雨无声地落在山区,丧札结束后,瞿牧怀撑著伞,体贴地将映雨护在怀里,步出墓园,一起搭乘座车回家。

  他握著方向盘,熟练地绕过一个弯道,透过后视镜觑著坐在一旁的江映雨。        

  自从得知江振达的死讯后,她几乎不吃饭、不说语,也没有一夜安眠。那苍白的小脸上挂著明显的黑眼圈,原本娇纤的身躯更是瘦了一圈,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她吹走。

  他担心她的状况,执意陪在她的身边,帮她打点江振达的后事。    

  车子进入停车场后,他先下车,绕过车头替她打开车门。

  两人一同搭上电梯,进入瞿牧怀的寓所里,她脱下鞋子,拖著沉重的步伐,斜躺在沙发上。

  “累了吗?”瞿牧怀蹲下身,看著她神情哀感的小脸,低声地问。“要不要我抱你进去休息?”

  从丧礼到现在,她连颗眼泪也没有掉,沉静得不像平常的她,令瞿牧怀十分担心。

  他可以感受到她的疲惫,这一年多来,两人之间发生太多事情,多到超过彼此能负荷的程度。

  “明明身体好累,全身都虚软没有力气,但就是睡不著……”她喃喃地说。      

  “映雨……”他伸手探向她的额头,怕她著凉感冒了。

  “好奇怪……明明很难过,可是却连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

  “你好几天没好好吃东西了,我煮碗面给你吃好吗?”

  “我不饿。”她幽幽地叹口气。

  “不行。你好几天没有吃饭了,乖乖坐著,我帮你煮碗面。”瞿牧怀站起身走到厨房里,简单地做了一碗什锦面,放在餐桌上。

  他回到客厅,牵著她的手走到饭厅,将筷子递到她的面前。

  “来,趁热吃。”他柔柔地哄劝。

  她举起筷子,卷起面条,送进嘴里,莹亮的眼睛泛起泪光。

  他的温柔令她感到心酸,如果不是父亲走了,此刻她也不会待在他的身边。

  “怎么了?”他的目光无比温柔。

  “这面跟你第一次煮给我吃的味道一样。”她的声音带点鼻音,在说话的同时,豆大的泪珠滚出眼眶。

  “傻瓜,因为我只会煮这种面。”他站起身,将她搂进怀里。

  她环住他的腰,将脸埋在他的胸前,像个孩子般痛哭起来。    

  瞿牧怀心疼地抚著她的头发,没有想过竟会用这种方式唤回她。好几次,他在电话里都想开口留住她,却又软弱地害怕自己没有能力给她幸福。

  “对不起……”他低哑的嗓音饱含痛苦。

  她这一生的缺憾与痛苦,有一半是他造成的,他给了她婚姻的誓约,却又残忍地背弃。

  “可不可以……再爱我一次,哪怕只是一天也好……”她顿了顿,软软地央求。

  她很清楚,现在的拥抱是出于同情,而不是爱情,如果不是父亲的丧事,此刻她不会在他的怀里。

  “映雨……”他蹲下身来,觑著她苍白的小脸,她卑微的恳求,令他心里又是一阵自责的心痛。

  “回来台湾之后,我们都没有好好在一起生活过……”

  她哽咽低泣,她好想好想再当一次瞿太太,重温过去甜蜜的新婚生活,哪怕只有一天也好。      

  如果她注定要失去他,那么也给她一段美好回忆,让她能够疗愈受伤的心,满足她对婚姻的期望。

  “那你要乖乖听我的话,要按时吃饭、睡觉,不要胡思乱想,我才要爱你……”他柔声安抚,担心她无法走出丧父之痛,与她交换条件。

  他是真真切切地爱著她,只是过去让仇恨蒙住了双眼,又在狠狠伤害她之后,自责地想淡出她的生命,竟以为让她去过新的生活、去接受新的恋情,才是对她最好的方式,他竟错得如此离谱!

  “我会乖乖的……”她点点头。

  “江映雨,你是个大傻瓜!”他心疼地抹去她脸上的泪水。

  “才怪!”她露出一抹心酸的微笑,轻声反驳。“我以前是很聪明的,是爱上你之后才变笨。”

  “乖乖吃面,不要哭了。”他将筷子塞进她的手里。

  “我以前用的那支手机还在吗?还是车祸时摔坏了?”她抬起头问他。

  “你要它做什么?”

  “那里面有我们在Las  Vegas结婚的影片,我想再看一次。”

  “等你吃完面,我再拿给你。”

  “那我的婚戒呢?你也应该要还我,不能一直没收吧!”她傻傻地提出要求。

  “我当然会还你。”他揉揉她的发心。

  忽然之间,他省悟过来,如果她心里所受的伤注定要用爱来治愈,那么他何苦再将她推向其他男人呢?

  他们可以重新再相爱一次。

  他会一点一点温柔地抚平她心里的伤。

  他终于明白,当他带著她到Las  Vegas结婚,在教堂内许下互爱彼此一辈子的誓言;当他陷在对江振达的仇恨纠葛中;她发生车祸,丧失记忆……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命运对他们爱情的试炼。    

  这一次就由他来保护她,当她身后最温柔的后盾,用爱弥补他在两人婚姻里所犯的错。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