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错爱密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错爱密夫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从医院接映雨回家之後,这一星期以来她对於自己的新生活适应良好,也让瞿牧怀能专心上班。晚上,他如同往常一样,提著公事包,推开寓所的门板,有一种虚实交错的感觉,仿佛一脚踏进回忆里,回到了过去——

  露台上,野姜花含蓄地吐露清香,客厅里一盏晕黄的桌灯流泄出温馨的气息,厨房里江映雨将及腰的长发东成马尾,穿上围裙,一边翻阅食谱,一边忙著将牛肉丢进锅子。

  若不是她拄著拐杖,蹒跚地移动步伐,瞿枚怀会以为时光倒转到过去,回到两人在曼哈顿甜蜜的新婚生活。

  那时她辞去工作,专心当他温柔的小妻子,不管他忙到多晚,她总执意等他回家吃晚饭。

  她总是细心地为平凡的生活制造小巧思,为了他学会烧:亚好咖啡;陪著他坐在露台上看曼哈顿的夕阳,还固执地要将露台上那两张躺椅运回台湾,延续新婚生活的浪漫,殊不知,命运却残忍地将他们的幸福留在曼哈顿。

  映雨专注於手边的工作,完全没注意到瞿牧怀回来了,急著就要到客厅的酒柜里拿出红酒备用,结果走得太急,险些滑倒,所幸他大步一跨,及时将她扶住。

  “好险——”她扑进他的怀里,倒抽了一口气。

  瞿牧怀沉下俊脸,凛凛地质问:“你这是在做什么?”

  “牧大哥你回来啦,我、我在做饭……”她觑著他冷肃的脸庞,不懂他的怒气来自何处。她只是单纯想为他做一顿晚餐有错吗?想讨好自己喜欢的人也不可以吗?

  “谁要你做这些的?”当他看到她差点滑倒的画面,吓得心脏差点跳出来。难道她不知道厨房的地板很滑,平常拄著拐杖走就很危险,更遑论还要忙碌地做菜!她被他吼得莫名其妙,一阵无辜的情绪涌上心头,委屈地咬著下唇,不吭声。

  “负责打扫煮饭的李太太呢?”瞿牧怀瞥向餐桌,没看到煮好的饭菜,反而是看到她一个人在厨房里张罗晚餐,十分生气。

  “她说她的孙子得了流行性感冒,这几天她不方便来这里,要请假照顾她的孙子……”她垂下脸,声音低低的,委屈的泪水无声地溢出眼眶,濡湿了一张秀气的小脸。

  瞿牧怀注意到她抽泣颤抖的肩头,忍不住在心里咒骂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激动惹哭她呢?

  “如果你讨厌我做的菜,那以後我不做就是了……”她拭去眼泪,却抹不掉一脸的难堪,拄著拐杖一跛一跛地走出厨房。在她还来不及走远,他伸手拦住她的步伐,映雨停下脚步,眼泪流得更凶,泣不成声。

  “对不起。”他拍拍她的肩膀,自责地道歉。

  “我做错什么?”她揪住他的衣襟,哽咽地问。

  “我不是故意要对你发脾气……”他无奈地叹息。“而是李太太要是请假不能做晚餐,我们可以打电话叫外卖或者是开车出去吃,你不需要费心做这些。”

  她咬著下唇,在心里说道:因为我想对你好……

  “厨房的瓦斯炉和菜刀都很危险,地板又湿又滑,加上你拄著拐杖又不方便,要是跌倒或者是打翻热汤被烫到,那该怎么办?难不成你想再受伤一次吗?”他柔声训斥。

  她偎在他的怀里,明白了他生气的原因,泪眼斑驳的小脸浮现一抹笑意。原来他是在担心她啊……一种暖暖甜甜的感觉在她心头蔓延开来。其实牧大哥对她也不是全然没有感觉,只是习惯把情绪藏在那张“扑克脸”底下。

  “好了,别哭了……”他低声地安抚。映雨的泪水早已止住,但仍舍不得离开他的胸膛,贪恋起他温暖的臂弯。

  “不要哭了……”他扶住她的肩膀,觑著她问道:“你晚餐想做什么?”

  “红酒炖牛肉。”她继续嘟著小嘴,勒索他的怜悯。

  “好,你乖乖坐在这里,换我来做吧!”他将她安置在餐桌前,拉开椅子让她坐下,然後松开领带,卷起袖子开始做菜。

  “牧大哥,你会做菜?”她眼底亮起兴奋的光采,一脸期待。

  “当然。”他熟练地拿起菜刀,俐落地切著胡萝卜和洋葱。

  映雨安分地坐在椅子上,欣赏他忙碌的身影,心里有一种甜蜜的感觉,这好像他们两人的家,她想跟他天长地久地过下去。也许春天来临的时候,他们可以一起坐在露台上的躺椅看月亮、赏夜景。

  “牧大哥,当你的妻子需要具备什么条件?”映雨支著下巴,认真地发问。

  “当我老婆的首要条件就是要会做饭——”瞿牧怀专注地将红酒洒进锅里,不假思索地回答。

  然而这个不经意提出的问题,却触动了他深埋在心里的秘密,昔日甜蜜的记忆再度灼烫了他的心——

  映雨指著特地托朋友从台湾寄来的大同电锅,里面煮著一锅热腾腾的白米饭,餐桌上还有各式各样由调理包加热而成的料理,有咖哩、红烧牛腩、东坡肉……

  她献宝似地盛了两碗白饭放在他的面前,昂起小巧的下颚试图邀功,期待他的赞美。

  ‘你看,这是我亲自煮的饭喔!很香吧?”她朝他甜甜一笑。

  “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原本他只是一句玩笑话,翟牧怀没想到她会因此弄来一个大同电锅学煮饭。

  记得这丫头在纽约的时候,三餐不是三明治就是意大利面,不太爱吃米饭,倒是他来美国这么久了,还是无法适应美式的汉堡、披萨,总在华人聚集的市街里寻找属於家乡的味道,就算是不道地的牛肉面都让他觉得十分美味。

  她指著桌上那盘炒得烂烂的青菜,还有煎到“面目全非”约鲑鱼。“这是我为你特地学的,有没有很感动?”

  他举起筷子翻了下鲑鱼。“这真的是鱼吗?”

  她羞窘地红了脸,尴尬地换了另一道菜,“这道料理还在实验阶段,你吃这个……这是东坡肉、这是红烧牛腩、这是印度咖哩……”“这些该不会全都是调理包吧!”他轻笑道。

  “又没关系!加一点咖哩进去就成了‘咖哩饭’……”她忙著把咖哩舀进白饭里。

  “如果再加牛腩就变成‘牛腩饭’……你不是说当你老婆的首要条件就是要会做‘饭’吗?我会做好几种不同的饭喔!”他朗声大笑,被她单纯的心思逗出好心情。

  “怎么样?我是不是够资格当你的老婆了?”他端起碗,扒了一口白饭,嚼著软香的饭粒,仿佛品尝到一种叫做幸福的味道,不仅满足了他的胃,也暖了他的心。

  “有一天你会拿著一大束鲜花向我求婚吧?”她傻气地追问。

  他挟了一块牛腩放进她的碗里。“你还是乖乖吃饭吧!”

  虽然他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已经认定了她,开始想著哪一州的法律最简便,可以免去繁琐的结婚手续。

  “我的婚礼一定要在白色的教堂举行,还要有很浪漫的白纱礼服,那裙摆要很长很长才行……”她开始编织起美梦。

  翟牧怀戏谑地弹了下她的额头,两人亲昵地笑闹著……

  “牧大哥、牧大哥,汤滚了……”映雨扬声提醒,将他的思绪从回忆拉回现实。

  “哦。”他回过神,关熄炉火,将牛肉盛盘,又将炒好的青菜放在盘子上,添了两碗饭放在桌子上。

  她看著桌上的红酒炖牛肉、炒高丽菜、排骨汤,一脸崇拜的表隋。“牧大哥,你好厉害,不用看食谱就能煮出一桌菜。”

  “快趁热吃吧!”他将一碗白饭放在她的面前,又主动替她挟了一块牛肉。“你太瘦了,多吃点肉。”

  ‘好。”她端起碗尝了一口,红酒熬炖的汤汁在舌间融化开来,牛肉的嚼劲十足,她吃得津津有味,忍不住再多尝了几口,细细地品尝他的体贴。他抬头对上她那双圆亮的大眼睛,总觉得她隐藏了什么秘密,好像在偷偷喜悦著。

  “牧大哥,你煮的菜好好吃,要是能常常吃到就好了……”她乘机向他撒娇。他不搭腔,静静地在心里倒数两人相聚的时光。

  “牧大哥,当你的妻子一定很幸福,可以吃到这么好吃的莱——”她笑咪咪地说著。

  “当我的妻子不会幸福!”他冷郁地截断她的话。他永远无法忘记,她全心全意地爱著他,而他回报她的竟是一场心碎。

  “为什么?”被他的严肃吓到,她微微一怔。

  为什么当他的妻子不会幸福呢?他不仅事业有成,长得高大帅气,最重要的是他让她感觉很温暖。

  倏地,他的俊脸罩上一层阴霾。“因为我不需要妻子。”

  他曾经恶狠狠地伤害她,灭绝了她对婚姻的期待,还干扰了她平静的人生。这样的他还有什么资格享受婚姻,拥有妻子呢?他是该要一辈子活在愧疚里。

  “难不成你要永远一个人生活?”她越听越困惑,好奇地追问。

  “我吃饱了。”他放下碗筷,站起身。“我还有公事要处理,你吃完就先搁著,晚一点我再出来收拾。”瞿牧怀怕再继续待下去,会泄漏出太多爱她的情绪,於是匆匆地站起身,离开饭厅到书房。

  “牧大哥……”江映雨的思绪全都悬在他的身上,心头浮现了一堆困惑的问号。

  她说错了什么吗?为什么牧大哥的表情那么难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