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错爱密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错爱密夫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映雨在医院待了半个多月,经医生诊治确定能出院後,瞿牧怀替她办好出院手续,开车接她回家。

  天空刚刚下过雨,柏油路上蓄著一洼洼的水渍,两侧的行道树上还缀著一颗颗圆润的水珠。

  瞿牧怀将休旅车停靠在住宅大楼旁附设的停车场,将引擎熄火,转头觑著映雨的表情,看她眨动莹亮的大跟睛,好奇地观看著车窗外的景色。

  “牧大哥,你就是住在这栋大楼吗?”映雨转过脸问道。

  “嗯。”瞿枚怀点头,从後座拿出一条围巾,体贴地围在她的脖子上。

  她无辜的视线与他沉凝的目光相互交缠,他才意识到这举措太过亲昵,於是一把将围巾塞进她怀里。

  “外头很冷,把围巾系上。”他别开眼,淡漠地叮咛。

  “好。”她愣愣地点头,虽然牧大哥忽冷忽热的态度让她无措,但他体贴的叮咛与关心,还是让她觉得很温暖。

  虽然牧大哥老是板著一张扑克脸,说话的语气近乎命令的口吻,但经过这半个多月的相处,她发觉他并不像外表那般严肃疏离,很多时候她都可以感觉到他的关心。

  瞿牧怀见她系好围巾後,打开车门,绕过车头替她开门,见她笨拙地拄著拐杖踏在湿漉漉的地面上,担心湿滑的路面会让她跌倒。

  “你把拐杖放下,我抱你上楼。”他先关上车门,然後将她打横抱起,就这样抱著她走进大楼里。

  ‘那行李和拐杖怎么办?”她圈住他的颈项问道。

  瞿牧怀迈开长腿,跨进一楼的大厅里。“你别担心,我等会儿再下楼来拿。”

  两人进人电梯内,等待电梯缓缓往上升,静谧的空间里仅剩下他淡而好闻的古龙水味道萦绕在她的鼻尖,她的脸颊贴近他的心窝,感觉到他胸膛下那沉稳有力的心跳。

  如此亲呢的贴近,令她的心炽热地怦跳,覆在长发之下的耳郭不禁绋红灼烫。

  当!电梯镜门滑开,瞿牧怀抱著她踏在冷硬的大理石磁砖上,转进长廊里,让她帮忙按下密码锁,然後穿过玄关,直接将她安置在舒适的沙发上。        

  “牧大哥,这就是你家?”

  “嗯,你先坐一下,我下楼帮你拿行李和拐杖上来。”

  “我的房间在哪里?”她好奇地环视室内一眼,最後回到他冷肃的面容上。

  “书房旁边最角落那间。”他紧盯著她不安分的姿态,慎重地嘱咐。“你的脚还没有复原,坐在这里别乱动,等我拿拐杖上来。”

  “遵命!”她顽皮地朝他行了一个童军礼。

  瞿牧怀瞧著她清丽的脸蛋,她红润的唇角扬起了一抹甜美的笑容,轻轻的、柔秉的,拙动了他冷寂的心。

  蓦地,一阵隐痛自心头浮上,令他的眉眼纠结成严肃的线条,因为他知道,不管他将两人的爱情埋得多深,只消她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能轻易地撩拨他的情绪。

  他淡漠地转过身,迈开步伐,往玄关走去。

  映雨朝著他俊硕的背影俏皮地扮了个鬼脸,听见大门扣上的声音後,好奇地环视了室内一眼,不安分地站起身。

  她不知道过去的“江映雨”是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乖乖脾,但现在她只是一个好奇宝宝,不待瞿牧怀将拐杖拿上来,她已经迫不及待地站起身,扶著沙发,单脚跳跃,笨拙地移动步伐。

  瞿牧怀的寓所位於市区,光洁敞亮的落地窗向外延伸出一个岑里岛风情的露台,咖啡色的木质地板,还有两张躺椅和小圆桌,墙角种植著几盆绿色植物。

  她小心地关上落地窗,扶著墙壁徐缓移动,首先推开阳台旁的房间门,这一看就知道是瞿牧怀处理公事的书房,长桌上除了有一台银色的笔记型电脑,还堆叠著一落落的卷宗。

  书柜上摆放著有关行销概论、资讯科技和经营学的书籍,其中一层放了几本感性的小说,在一堆冷硬的科技专书中显得有些突兀。

  她收回探索的目光,准备离开书房,却不经意地瞥见墙上挂著一幅由拼图所拼成的画作。她瞬也不瞬地盯著那幅缺了一块的拼图,心里顿时浮现了好多疑问……

  “映雨——”瞿牧怀提著行李和拐杖回到屋内,在客厅找不到她,看见书房的门敞开著,於是走了进来。

  她闻声同眸,怔怔地静睇著瞿牧怀。

  他顺著她发愣的目光,望向墙壁上那幅拼图,心跳漏了一拍——这该不会让她想起了什么……

  她直勾勾地盯著他深邃的眼眸,困惑地问:“牧大哥,这幅拼图……”

  “怎么了?”瞿牧怀神色平静,但内心却紧张地纠结著,深怕她会从这幅拼图里噍出什么端倪。

  “这幅拼图中间怎么少了一块呢?”她骨碌碌的大眼睛好奇地眨著。

  “不小心弄丢了。”他仔细觑著她眼里的疑惑,确定她什么都记不得。

  事实上,那块拼图被孩子气的她耍赖藏起来了,一直到他将整幅拼图送去装裱前还找不到。

  “这幅拼图很漂亮,可惜缺了一块就不完整了……”她睇著他冷峻的侧脸,纳闷地追问:“牧大哥,既然这幅拼图缺了一块,你为什么还要将它装裱呢?难不成它对你有特殊意义?”

  瞿牧怀沉下俊脸,深邃的眼眸端详著她纯挚的神情,嘴里就像煨了一块火炭,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只能将满腔涩苦隐忍在心里。

  他的人生就像这幅缺漏的拼图,失去了一块再也不完整,再也回不丢从前。过去只有她能抚慰他心底深处的寂寞,而他却狠绝地破坏了这一切……    

  “牧大哥?”映雨轻声唤回他远扬的思绪,看著他沉凝的侧脸,机伶地猜测。“这幅拼图对你来说一定有特殊的意义吧?我猜对了吧?”

  “对了,我不是叫你坐在沙发等我上楼,为什么擅自进书房呢?要是跌倒又摔断腿怎么办?”崔牧怀刻意避开敏感的话题,数落她的危险举止。

  她理亏地垂下脸,像个做错事的小孩般盯视著脚尖,不敢搭腔,乖乖地听他训话。

  “还是你想回医院去,让护士小姐一天二十四小时把你盯得紧紧——”

  “不要、千万不要……”她著急地打断他的话,软软地央求道:“我以後一定会乖乖的,不要再送我回医院,躺在病床上哪里都不能去,很闷的……”

  “俅都已经伤了一条腿,还想去哪里?”他没好气地低斥。

  “牧大哥,我伤了一条腿已经够可怜了,如果再被拴在病床上不是更惨吗?”

  她拉著他的衣角,甜甜地撒娇。对於她的甜软姿态,瞿牧怀拿她没辙,妥协地将手中的拐杖递给她。

  “谢谢。”他神情担忧地跟在她的身後,看著她拄著拐杖,步履蹒跚地走出书房,揪紧自责的心更是难以平复。若不是他,她根本不必承受这些苦。

  “牧大哥,你看我拄著拐杖走路是不是已经很熟练,所以你不要再请张护士来家里好吗?”她将拐杖放在一旁,安分地端坐在沙发上,表现出一副乖驯的模样。

  “为什么不让她来呢?”他不解地反问。

  “因为我不喜欢她。”她在心里更正,应该是她不喜欢张护士看牧大哥的眼神,那过分热络讨好的姿态,总会让她感觉窒闷不舒服。        

  “如果她不来,我去上班时,谁来照顾你?”

  “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你不是说过我很小的时候就去美国留学,那我应该很会照顾自己才对。再说,我只是左腿有点不方便,又不是什么大病,根本不需要再请一个特别看护照顾我。”他拗不过她,只好妥协。

  “牧大哥,我保证一定会乖乖的,不会乱跑,会按时服药,我们就不要浪费钱了嘛……”她软声央求。

  “我可以请张护士不要来,但负责打扫房间和准备午、晚餐的李太太一定要来,你不可以拄著拐杖一个人靠近瓦斯炉,那太危险了。”瞿牧怀做出最大的让步。

  “嗯!我就知道还是牧大哥对我最好了。”

  他凝睇著她甜笑的表情,心想,不管有没有失忆,她爱撒娇的个性依然没有改变。        

  但改变的是他的身份,他成为她的“牧大哥”——一个只能默默地守护她,却不能爱她的角色。

  冬日午後,江映雨按照医生的嘱咐回医院复诊,平时瞿牧怀都会排开手边的公事亲自接送她,但今天他要接待美国总公司派来考察的高阶主管,所以她只好一个人搭著计程车到医院。

  看完门诊,领了药後,她拄著拐杖穿过长廊,走到中庭,坐在长椅上看著几个小朋友在草地上玩皮球。

  她将拐杖放在身侧,掏出手机检视有无来电纪录,看著空荡荡的通讯栏里仅有瞿牧怀的名字,不禁轻叹口气。

  承以为只要出院之後,就能找回属於过去的一切,但是她错了.她留在牧大哥家里的东西实在太少,少到不足以拼凑出完整的记忆。

  她曾试著问牧大哥关於过去的事情,包括她在纽约的生活、交友圈、工作情况,但几次下来,总明显地感觉到他闪躲的态度。

  她成了一个没有过去、没有记忆的人,面对茫然空白的日子,说不心慌害怕都是骗人的。她不知道以前的“江映雨”是个什么样的人,但现在的她只能无肋地依赖他……

  她的生命只剩下一个牧大哥,为了不让他讨厌,她只能小心翼翼地收起对於过去的好奇心,不去多问。

  “江映雨——”一阵熟悉的男音打断了映雨的思绪,她循著声音的来源转过头,对上了汪景曜闪著温文笑意的脸庞。

  汪景曜双手插在白袍的口袋里,朝著她走去。

  “嗨,汪医生,你看完门诊啦?”一见到他,映雨敛去眉宇间的愁悒,露出笑容来。

  “对啊,那你呢?在这里做什么?”他大步跨越过草皮,坐到她的身边。

  “晒太阳……”她举起手遮在额头上,望向缓缓朝西边落去的金橘色夕阳。

  “难得这几天没下雨,我想晒晒太阳。”

  汪景曜觑著她线条优美的侧脸,思付著该如何继续接下来的话题。“左脚的伤有没有好一点?”

  映雨偏过脸,盯著他斯文的脸庞调侃道:“汪医生,明明有失忆症的人是我,为什么现在看起来好像你也有失忆症。”

  “什么意思?”他不解地推推鼻梁上的眼镜。

  “这个问题刚才在诊疗室就问过了。”她无奈地叹息。“有时候晚上左腿打上钢钉的地方会抽痛,除了生活有点不方便之外,一切都还不错。”

  他局促地轻笑。“大概是最近比较忙,记性有点差。”

  “汪医生,你该不会是忙著和女朋友约会吧?”她顽皮地打趣。”      

  “你误会了,我是忙著赶一份‘多发性骨髓瘤’的论文……”他连忙澄清,炽热的目光胶著在她的小脸上。“再说我单身,并没有女朋友。”

  “哦。”她尴尬地垂下脸,不敢迎视他那双过度热切的眼神。她又没问他的感情状况,不懂他为什么要坦白得这么彻底。

  “你说有时候晚上左腿动过手术的地方会痛是吧?”

  “对啊。”她点点头。“但通常吃过止痛药就会好多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