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错爱密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错爱密夫 第1章(1)
  目录 下一页
  曼哈顿

  碎星和弦月点缀著如黑丝绒般的夜空,初春的空气挟带著一股冷冽的气流,拂动窗帷。

  江映雨蹑手蹑脚地打开书房的门,觑见一个男人盘腿坐在波斯地毯上,她像只顽皮的小猫咪般扑上他宽伟的背。

  “哈!”她亲匿地圈住他的颈项,附在他耳畔问道:“你有没有吓一跳?”

  “没有。”男人眼角的余光早已瞟到她脸上淘气的神情,佯装盯著散落一地的拼图,故作不在乎地逗弄她。

  “你陪我玩啦,我好无聊。”她软软地央求,倚偎在他的怀里撒娇。

  “好,等我拼完这一幅拼图就陪你。”他伸手抚了抚她的发,沉凝的目光落在地上的拼图上。

  她沉下俏脸,柔声抱怨。“每次你说要陪我,根本就是晃点我。你上次也说开完会就陪我吃饭,结果我一个人在餐厅里等了一个小时又五十六分;还有上一次说要陪我看电影,却让我坐在戏院里等到电影散场都没见到人……”

  “对不起,因为公司有突发状况,非要我出面处理不可。”他探手将她搂进怀里,安抚她不满的情绪。

  “你前前后后已经失约八次了,吃饭四次、看电影三次,去夏威夷度假一次。”她鼓著腮帮子,软软地数落他失约的行径。

  “我拼完之后就陪你。”他俯身亲吻她柔嫩的脸颊,忍不住揉抚她及肩的长发,轻怜溺爱的笑容不自觉地跃上唇角。

  其实玩拼图并不是他的兴趣,但这幅拼图是他偷偷拿著她的画作去制成,格外具有意义,所以才想趁著休假的空档赶紧拼完,在生日前夕给她一个惊喜。

  幸好才刚拼凑出外框,没让她瞧出拼图的图样。

  “拼图有那么好玩吗?它们会帮你洗衣服、煮饭、烫衬衫,陪你睡觉吗?”她被冷落得颇不是滋味,酸溜溜地问道。

  “那些事我亲爱的老婆会帮我做。”瞿牧怀说得理直气壮。

  墨黑的眼眸闪现笑意,忍不住逗著她玩,他就爱看她生闷气,气呼呼地鼓著腮帮子,却又拿他没辙的可爱表情。

  “你只有生活上的琐事需要人家帮你打理时,才会认我这个老婆。”可恶的现实鬼,太过分了,每次都吃定她爱他,把她治得死死的。

  “我好像闻到一股酸酸的味道,该不会有人打翻醋坛子了吧?”他打趣道。

  “对啊!”她理直气壮地抬起小巧的下颚。“我就是吃醋怎么样?拿走一块看你怎么拼完。”

  “你喔,我刚刚跟你开玩笑的,把那块拼图还给我吧。”瞿牧怀伸手向她索讨拼图。

  “我不要,谁叫你都不陪我。”她委屈地嘟起小嘴,可怜兮兮的模样就像受到主人冷落的小狗。

  “我答应你,以后绝对会陪你。”他宠溺地轻揉她的脸颊。

  “来不及了,瞿先生,你的信用已经破产了,我再也不相信你说的话。”她不悦地娇嗔。

  这回她一定要端出“瞿太太”的威势驯服他,让他知道为人丈夫的责任与义务。标准丈夫守则一不能冷落娇妻。

  看著她双手盘在胸前,一副要和他算帐的模样,自知理亏的他连忙伸手将她揽进怀里。

  他知道她心里的委屈,他这阵子因为忙于公事和找出昔日陷害父亲破产的原凶,常常把她“晾”在家里,她会抗议是自然的。

  “瞿太太,我以我对你的爱发誓,这个月忙完公司的事后,就带你去夏威夷补度蜜月,并且带你回台湾定居。”

  “我们可以回台湾定居?”她错愕地瞠大水眸。

  她和瞿牧怀是在纽约一场艺术展览中相识,当时她担任策展人员,而他任职的“亚瑟科技”恰好是赞助厂商,相同的语言和背景让两人火速坠入爱河。

  相恋不到半年,江映雨就被他半哄半骗地拐到Las  Vegas结婚,仓促到连婚纱都没有,穿著轻便的洋装就进入教堂闪电结婚。

  两人婚后定居在曼哈顿,他依然忙于公事,而她则辞去工作当他体贴的小娇妻。

  “五月份后,我被公司派到台湾担任亚洲区执行长,到时候我们就能够到台湾定居。”瞿牧怀温和地解释道,邃亮的眼眸里却飞掠过一抹残忍的阴鸷与冷酷。

  这次回到台湾对瞿牧怀而言是个好机会,不只接掌“亚瑟科技”亚洲区执行长的位子,同时也可以了结十五年前的恩怨,一想到此,复仇的快感充满他的胸臆。

  她搂住他的脖子,开心地欢呼。“终于可以回到台湾了,太赞了,老公,你好厉害,我最爱你了……”

  “好了,那你可以把拼图还给我了吧?”瞿牧怀柔声诱哄。

  “不要,我就是不想还你。”她耍起无赖。

  “瞿太太,你今天很皮哦!”他爱怜地捏捏她粉嫩的小脸。“快把拼图还给我,少了一块拼图就不完整了。”

  “那我更不能还给你,代表你的生命若失去我,就像缺了一块的拼图,再也不完整了。所以,你必须要很爱很爱我……”她傻气地要求著。

  虽然他的个性沉郁内敛、事业心较重,也不是一个会把“爱”挂在嘴边的男人,但是从生活上的细节和互动,她仍旧可以感觉到他的宠溺与温柔,她明白他是爱她的。

  “好,瞿太太,我一定会很爱很爱你,不要耍脾气了,快还给我。”瞿牧怀再一次伸手向她索讨拼图。

  她耍赖地将拼图藏进衣服里和他唱反调,藉此抗议他连日来的冷落。“我就是不还你,怎样?”

  “那就别怪我没有给你机会……”瞿牧怀的薄唇勾起一抹坏坏的笑意,猛地伸手搔向她的腰部,惹得她轻笑不止。“怎么样,要不要投降?”

  她躺卧在地毯上,蜷缩著四肢闪躲他的攻势,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仍倔强地不肯妥协,娇笑回应。“不……要……”

  瞿牧怀伟岸的身躯压覆在她的身上,扣住她的手,居高临下地觑著她娇弱无助的模样。

  长期孤单漂泊的生活,让他习惯把感情藏得很深,而她却一次又一次地用她的温柔和热情抚慰了他受伤疲惫的心。

  她的出现让瞿牧怀明白,即使人生经历了最痛的曲折,他还是有爱人的能力,他还是有对感情的渴望、对婚姻的憧憬。

  “牧怀……”她无助地被困在他的身下,被他灼烫的眼神瞅得心慌意乱。

  她胸前的蝴蝶结在嬉闹中松开来,敞露出白皙的体肤,两人的身躯亲密地贴靠在一起,一股暧昧的情动气氛在他们之间蔓延开来。

  “既然你不肯乖乖交出拼图,那我就自己找……”他扣住她的双手,将她禁锢在他身下,手指顺著她的膝盖而上,撩起她身上的长衫,不断地往上移动。

  迎上他炯亮的目光,她的心跳悄悄地乱了节拍,粉嫩的双颊浮上一抹羞怯的红晕。

  他觑著她娇弱的模样,轻如雨点的吻落在她微颤的浓密眼睫、翘挺的鼻尖和殷红的小嘴上,吞噬她未竟的话语。

  他以最直接原始的方式来表达对她的爱,把满腔浓烈的爱化为热情,勒索著她的甜蜜回应。

  随著他们的吻越发甜蜜,肢体就愈加亲密,漫天的欲焰袭来,温炽了冷冽的黑夜……

  窗外月光悄悄隐遁,乌云遮去了星斗,忽然之间,下起了倾盆大雨,打湿了庭院里的玫瑰花,花瓣一片片坠落在泥地里,成为醒目的残红,仿佛是在预先哀悼他们即将逝去的恋情……

  半年后 台湾

  栉比鳞次的高楼矗立在水泥丛林里,纵横交错的街道上车潮如群兽般奔窜,熙来攘往的人群沿著满街霓虹灯行走。

  “亚瑟科技”台湾分公司位于信义计划区的高楼大厦内,光洁敞亮的玻璃帷幕可以将市区的景致尽收眼底,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

  瞿牧怀以三十岁之龄接掌“亚瑟科技”的亚洲区执行长一职,刚回到台湾就在财经界引起话题,不仅如此,他俊逸的外表和伟岸的身材,更在社交圈掀起一阵旋风。

  他站在个人办公室的玻璃帷幕前,轻吐个烟圈,氤氲的雾气缓缓上升,露出一张立体深邃的五官,那眉宇间冷冽的皱折,仿佛是对这个世界无言的愤怒。

  突地,一阵敲门声打断他的思绪。

  “进来。”瞿牧怀坐回办公桌前,低喝应允。

  尹秘书打开门扉,为难地瞟向瞿牧怀,诚实地报告。“执行长,瞿太太说有重要的事找你谈,我跟她说过您在忙,但她执意要上楼,我拦不住……”

  瞿牧怀阴鸷的目光瞟向门口那抹纤瘦的身影,眉心不由得紧蹙。

  江映雨伫立在门口,清丽的容颜一脸凝重,怯怯地垂下眼眸,没有勇气迎视瞿牧怀那双过分冷锐的眼睛。

  瞿牧怀向秘书吩咐。“尹秘书,你先下去。”

  “是。”尹秘书掩上门,离开办公室。

  倾盆大雨落在市街上,整座城市仿佛浸泡在水牢里。一道道水痕自玻璃帷幕滑下,映出两抹对峙的身影,沉默的死寂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瞿牧怀长腿交叠地坐在皮椅上,佯装忙碌地翻阅著手中的卷宗,用淡漠疏离的态度来压抑内心澎湃沸腾的热情。

  江映雨静静地站在办公室的一隅,像个犯错的小孩,脸垂得低低的,眼角的余光瞟向他紧绷的身影,清晰地感受到他愤怒的情绪。

  “你来这里做什么?”他的声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对她擅自出现在办公室颇为不悦。

  “因为……我有很重要的事想跟你谈……”他质问的口吻令她心慌,不仅声音低低的,连姿态都很低。

  “我还有事情要忙,你先回去,有什么事我们回家再慢慢谈。”瞿牧怀提醒自己维持冷漠,眼神很轻很寒地瞟了她一眼,刻意敷衍地说。

  “牧怀,我不想再这样下去,我们谈谈好吗?”她好不容易才提起勇气到这里,不想就这样退缩。

  “外面在下雨,我叫司机先送你回去。”瞿牧怀听著窗外雷声大作,拿起桌上的电话就要拨打。

  映雨鼓起勇气走向前,执拗地说:“我不走……今天若是不把话说清楚,我是不会离开的。”

  “你想谈什么?”他索性放下话筒,凝睇著她愁悒的小脸。

  “牧怀,我们和好好吗?”她软软地央求,心碎的泪光泛上她的眼眶。“就让我代我爸爸向你道歉,你原谅他好吗?”

  瞿牧怀愤怒地自皮椅上站起身,目光阴鸷地盯著她,冷冷地反问:“凭你一句对不起就能抹灭江振达的罪吗?”

  “我……”她一时语塞,答不上来。

  “你知道你爸爸当年为了自己的利益,对我父亲做了什么吗?”他尖锐地质问,忿忿地低吼。“他不仅掏空公司所有资产,更私自拿著我父亲的资料向银行和地下钱庄借钱,让我们父子俩一夜之间失去所有,天天过著被债主追债的生活……”

  她咬著下唇,任凭心疼的泪水溢出眼眶。“对、对不起……”她自责地垂下眼,没想到她富裕的童年生活,竟是剥夺他的幸福而来。

  他是该恨她,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人比他更有资格恨她,因为她的父亲是造成瞿家悲剧的原凶。

  瞿牧怀一步一步地逼近她,将她困在沙发与他的胸膛之间,一抹残酷的冷笑跃上他的唇角。“一句对不起能换回我所失去的吗?”他情绪失控地钳住她纤细的臂膀,愈吼愈恨。“你知道我父亲是怎么死的吗?为了要偿还你爸爸欠下的债务,他白天送货、晚上开计程车,最后过劳猝死在方向盘上……”

  他永远忘不了父亲猝死在计程车内的景象,那曾经让他依靠的宽伟肩膀,最后仅剩下一坛骨灰,每次回想起来都像有千万根煨过火的针,灼刺著他的心。

  “牧怀……”她痛苦地皱起小脸,却分不清楚这份疼痛是来自他失控的力道,抑或是疼惜他的不幸,还是自己心里的苦涩。

  他别过冷肃的面容,察觉到自己的失控,他退了开来。

  “那你怎么样才愿意原谅我爸爸呢?”她鼓起勇气追问。“你已经拿走了我爸的公司,故意向他的公司下钜额订单,让他无法如期交货,因此赔上大笔违约金……”

  “那都是因为他过度贪心,合约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违约就是要罚款。”他这么做不过是拿回他自瞿家夺走的一部分。

  江映雨隔著氤氲的泪幕瞅著他,卑微地向他恳求。“公司和所有的资产都被你拿走了,这还不够吗?你要的还不够吗?”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