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求婚公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求婚公告 尾声
上一页 目录  
  五十年前,在报上刊登爱情宣言,是一件惊世骇俗的事,当时民风保守,男女婚嫁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五十年后,二十一世纪,在这个速食爱情和离婚率极高的年代,登报刊登爱的宣言、求婚台词,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但往后若离婚,则会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话题。

  但不管五十年前还是五十年后,做这件事情,都必须要有豁出去的勇气。

  今日,各大版面的头条,是一则结婚公告,其实这种公告也没什么,但,如果公告出自一个有名气的人,那就是大新闻了。

  结婚公告

  我,愿意帮小妹抓蟑琅、煮饭、洗衣,

  这一生一世,任凭你处理——蓝楼

  我不是小妹,可我愿意嫁给你,只要你帮我抓蟑螂,

  还有,煮好吃的东西给我吃,嘻——May

  公告下方,是一张交叠著双手的照片,一大一小的两只手,戴著成对的婚戒,没有泄露本人的模样,低调的公开喜讯。

  许多媒体记者纷纷致电给蓝楼的经纪人,要求拍摄婚礼的画面,但都遭拒。

  “婚礼已经举行过了,只有邀请至亲好友参与,很低调,很温馨,蓝楼要我谢谢大家的祝福,他很幸福,谢谢大家。”英杰八面玲珑的应付记者,脸上挂著笑,其实肚子里满愎无奈。

  蓝拓和媺玫的婚礼,实在太疯狂了——这两个人扮成了吸血鬼走入礼堂,原因是新娘喜欢,把个好好的婚礼搞得阴风惨惨,原本跟蓝拓说好要公开结婚照的,但拿到照片之后,英杰后悔了。

  每一张照片,都有怪怪的影子……唉。

  蓝拓之所以公开这则婚讯,主要是要让媺玫死心塌地,否则,她一直记恨他使了下三滥的计谋诱骗她结婚,她不甘心。

  那一则结婚公告,让她联想到言靖儒和许筱绫,她觉得很浪漫,很感动,也就乖乖的结婚了。

  在蓝拓和媺玫新婚后蜜月回台湾不久,就接到了一个令人伤心的消息。

  “小姊姊,奶奶昨天在梦中,过世了。”小如眼眶泛红,亲自登门,告诉新婚的蓝拓和媺玫这个消息。“奶奶很安详,脸上还带著笑哦……奶奶有东西要给你。”

  媺玫犹如青天霹雳,听见这消息,她不知道要难过,还是要开心才好。

  “绫奶奶……”

  蓝拓和媺玫立刻到许家见绫奶奶最后一面,绫奶奶看起来真的很安详,像是睡著了一样。

  媺玫红了眼眶,不舍的落泪。“奶奶……呜……”

  蓝拓将妻子揽进怀里,低声安慰。

  “小妹,这是妈要给你的东西。”许筱绫和言靖儒的独子许念儒,强忍著伤痛,尽力维持著开朗笑意,将母亲的遗物递给媺玫。“谢谢你们为我妈做的一切,谢谢你们……她这阵子很快乐,从没有这么快乐过,现在我妈……跟我父亲,应该已经在一起了吧?”

  已有五十岁的许念儒,慎重的握著媺玫的手,神情激动。

  媺玫眼眶含著泪水,拿起从长辈手中接过的一只信封,好奇绫奶奶留了什么东西给她。

  她从信封里面,拿出一张泛黄的黑白照片,照片中是个高瘦斯文的男人,五官十分俊秀,穿衬衫和吊带裤,很有玉树临风的味道。

  媺玫一楞,狐疑道:“这人长真帅,谁啊?”

  “你不是说你没见过爷爷吗?这是奶奶上个星期突然找到的,就一直说要拿给你看,后来忘了……我们早上整理她的遗物,在她床头发现这只信封,上头写了你的名字,小姊姊……爷爷很帅耶,你说对不对?”

  对……帅到让她不敢相信,照片中玉树临风的男人,就是那个捣蛋鬼?!

  “拓,真的假的?你看到的捣蛋鬼就长这样?”

  “嗯……差不多。”蓝拓模棱两可的回答,捣蛋鬼只有在月圆之夜能够恢复到生前的体态样貌,他看到的魂魄都是如此。

  平时呢,就像尊小人偶,可他不想解释太清楚,免得她又问一堆。

  “是哦,原来捣蛋鬼长这样,真不像……完全看不出来是一个这么皮的鬼……骗人……这张脸骗人……”她忍不住喃喃自语。

  怎样?我天生就这张脸,是碍到你了哦?睁开你的眼睛!本少爷可是很帅的好不好?!言靖儒的魂魄出现在媺玫身边,对她吹胡子瞪眼。

  靖,你真是幼稚,你不要这样子!跟在捣蛋鬼身旁的,是不久前仙逝的许筱绫,她不是年迈的样貌,是以年轻貌美的姿态站在爱人身旁。

  蓝拓挑了挑眉,扫了眼分别站在媺玫身旁的一对鬼,暗暗觉得好笑。

  你们两个,怎么还在这儿?他用心语问道。

  我想看看这蠢女人见到我帅气样貌时赞叹的嘴脸。捣蛋鬼说得理直气壮,一旁的许筱绫则觉得丢脸的撇过头。

  “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不是在一起?”媺玫的眼泪落在照片上,眼前一片模糊。“蓝拓,我应该为他们开心对不对?但为什么我好难过好难过……”

  小玫,不要哭了,乖,奶奶很好噢,谢谢你。许筱绫温柔的轻拍她的头,在她睑上轻吻。

  当然,媺玫什么也没看见。

  啧……面对媺玫的泪水,这五十几年来,鬼性磨得很精的捣蛋鬼也不禁动容,全身不自在。

  可恶,怎么这丫头也爱哭啊?阿拓,你跟她说……含在嘴里的几个字。走了!

  靖,你等等,不要这么急,唉……真是,脸皮这么薄,逞强的个性都没变……被拉走的许筱绫在后头碎碎念。

  看著他们深情款款的相偕飘去,蓝拓心头大受颤动。

  “他们说很好,别哭了。”伸手抹去她脸上的泪,蓝拓轻声道:“捣蛋鬼要我跟你说谢谢。”

  那句狗屁的“我很帅吧!早就跟你说了!”就不用告诉她了。

  “你看见他了?那奶奶呢?他们在一起吗?现在呢?”媺玫激动的问。

  “他们刚刚走了,捣蛋鬼是来接奶奶的,他们很好,看起来很快乐,他们总算能厮守了,你应该为他们开心,别哭了,嗯?”

  “好啦……”她抹去眼泪,故做坚强的说:“奶奶很幸福,我要开心笑,奶奶一定不希望我们哭著送她……”

  明明就很难过,还这么逞强,这女人噢,为什么总能牵引出他藏在内心深处的柔情呢?

  “百年后,我们会碰面的,到时候,你再好好跟捣蛋鬼打招呼吧。”蓝拓轻声哄,牵著她的手,离开许家。

  走在回家的路上,经过那座破败的凉亭,蓝拓和媺玫两人有默契的站在原地,十指交扣,凝望著言靖儒和许筱绫约定的“老地方”。

  媺玫伸手,抚著垂放在胸口的“诺言”,倚靠著身旁的老公。

  他们的“诺言”在她这里,她会将这一份情,永远流传下去。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