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求婚公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求婚公告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布拉德(B1ood),是蓝楼新书《暗魔》的主角,一个活了三千年的吸血鬼,皮肤白皙不见血色,金色长发垂肩,一黑一蓝的异色瞳,传说任何一个见了他的人,都会被他的眼神迷惑,成为他的俘虏。

  书一出,自然登上排行榜第一名,而媺玫一买到书就疯狂的看。

  虽然她是蓝拓的女友,但她很坚持不看草稿,要等热腾腾的新书,把蓝拓和蓝楼分得很清楚,一个是男友,一个是偶像。

  所以她一拿到书就躺在床上。一口气看完,任谁也拉不走,连饭也不吃。

  “呼——布拉德,好帅哦!”看著新书封面,一个异色瞳的金发帅男,不知道在画哪个男明星?

  可她觉得,布拉德应该是蓝拓才对。“异色瞳又阴阳怪气,嘴巴恶毒,根本就是在写自己,但是——妈呀,太吸引人啦!”抱著书,媺玫在床上打滚。

  这时摆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拚命的响著,她如毛毛虫般往床头蠕动,接起电话。

  “喂?”

  “还在工作?回来吃饭了,我有惊喜要给你。”是蓝拓催她回去吃饭的电话。

  虽然两人已经算是同居了,不过基于工作考量,揿玫并未将房子退租,每天回到自己家工作,因为她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又爱乱丢,蓝拓又爱碎碎念,为了减少彼此的摩擦,所以有默契的,将工作的地方隔开。

  “惊喜?你煮了什么好吃的?”花了五个小时把书看完,她肚子真的饿了。“我要吃两碗。”

  “你先过来。”说完即挂上电话。

  这表示她最好乖一点,不然会没得吃。她立刻跳起身,冲下楼往隔壁跑。

  “咦?”她奇怪,怎么不开灯?

  他们同居后,他默许了她开灯的习惯,把他从阴暗的房间拉到太阳底下,原本他的房子是鬼屋,现在,连鬼都剩没几只了。

  狐疑的扭开门把,走进屋里,发现没有灯,但地上却摆满了蜡烛,一路沿伸到厨房,连通往二楼的楼梯都有。

  火光摇曳,人影晃动,气氛诡谲,像是来到了某栋古堡。

  “干么点蜡烛?要是失火怎办?”她没情调的皱眉。“蓝拓你在搞什么鬼?”她大步走向厨房,想搞清楚他在打什么哑谜,同时也是被香气逼人的烤肉香味给引了过去。

  “你——”站在厨房门口,她的声音顿时僵住,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餐桌上的烤牛肉被切成厚厚一大块放在名牌瓷器中,佐以浓稠的酱汁,搭配的红酒已注入水晶高脚杯内,桌于中央除了仿古烛台之外,还有一束盛开的白玫瑰。

  坐在餐桌左手边的男人,披著一头金色长发,穿著英国爵士服,在烛火映照下,一蓝一黑的异色瞳格外魅惑诱人。

  “你……干么这样?”她忍不住问,为什么突然Cosplay起来?扮演啥?贵公子?“蓝拓,你在搞什么?又要求婚啊?”

  蓝拓执起桌面上的红酒,举杯走向她,刻意朝她笑,露出尖锐的犬齿,那一笑,有如魔魅般的诱惑,源源不断的朝媺玫散播!

  “啊——是布拉德!”她立时疯了。“我就知道你是在写自己!”她抓住他的手,发现他连指甲都很敬业的做了假指甲,搽上浅黑色的指甲油。

  一整个鬼气逼人啊!

  “今天你想玩角色扮演哦?那——咬我吧!”她兴奋地伸长脖子。

  要不是蓝拓拚命克制,他真的会笑出来,她上勾了!

  努力扮演自己笔下的人物——吸血鬼布拉德,这些日子以来,他吃尽苦头,对著镜子捕捉神韵,虽然很多人都说他不用演就很像。

  再来是这一头假发和装在他嘴里的犬齿,真是太伤脑筋了,他自己觉得很好笑,很蠢,很呆,这种求婚方式真是有够瞎。

  可她偏偏很喜欢,吃这一套。

  喝了口红酒,他含在嘴里,捧著她的小脸吻上,用煽情的方式哺喂她喝下。

  “唔——”她瞪眼,想不到他会有这一招,退开来时,看见他嘴角沾染上的红酒,真的很像血,他也真的就像吸血鬼一样。

  怎么办?心跳得好快,他都不说话,就像是他笔下那不多话,一开口不是毒死人就是为了某种目的的布拉德。

  他没有伸手抹去嘴角的红酒,只是噙著笑望著她,偶尔舔舔尖牙,像是等著要进食般。

  “你是刻意来闹我的哦?”她被迷得心神不定,可恶,她就是受不了吸血鬼的诱惑,他这样分明就是故意的!

  咕噜噜——

  桌上的烤牛肉飘著诱人的香气,她好饿,以她的个性,本该冲上前大吃一顿,但眼前的他,更加秀色可餐。

  忍不住诱惑,她主动捧著他的脸,吻去他嘴边的红酒,双手再圈上他颈子,自动献吻。

  尝到他嘴里的红酒味,她醉了。

  “拜托你饶了我吧。”她举白旗投降。“我要兽性大发了!”以往都是他主动,但现在换她想扑倒他——

  蓝拓笑,依旧没有出声,张嘴舔了舔獠牙,就著她的颈子,张嘴——

  “嗯——”媺玫闭眼,颤抖等待被咬的那一瞬间。

  他的气息喷在她细致的颈间,却并未如她所愿的一口咬下,反倒是开了尊口,“想被咬吗?我能满足你心中的渴望,不过,你得拿出等价的东西交换。”声音压低,充满诱惑的语气。

  “不公平——”她皱眉。这……根本就是他书里面的对话,她甚至可以预见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任你处置。”

  温热的气息在颈间游移,把她弄得脖子好痒,连心也痒痒的,明知道这是陷井,她还是傻傻的跳进去。

  “什、什么要求?”

  筹备了这么久,就为了等她入坑,蓝拓立刻笑答,“嫁给我。”

  “我就知道……”媺玫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了。“你这个趁人之危的小人!”哪有人这样的?

  “答应我的要求,我就任凭你处置,来吧,答应吧。”他继续在她颈间作乱,张嘴要咬不咬,把她搞得很心急。

  “噢——我恨你。”被撩拨的欲火难耐,媺玫抱著他泄愤一咬。

  “嫁给我,就任凭你处置,很划算的,不是吗?”

  是啊是啊,她可以尽情享用他的身体——奇怪,怎么觉得吃亏的人还是她啊?

  但是……她就是禁不起他的男色,尤其还是刻意用这副姿态来对付她。

  她沦陷得很惨啊!

  “啊~~萧媺玫你这个意志不坚的女人!大笨蛋!”她仰头对天咆哮,然后豁出去的朝一脸坏笑的男友吼,“好啦好啦,结婚就结婚,但是你要先让我觉得,我就像电影、小说中,被吸血鬼吸血的绝世美女!”

  计谋得逞的蓝拓眼眸一闪,快乐的照办。

  “遵命。”炽热的吻沿著颈子一路往下,来到她丰满的胸前,就著她心口,他张嘴轻啃。

  仿彿吃下她的心,她这一辈子就是他一人的。

  只是……明明说了答应嫁给他,今晚他就任凭处置,结果到了后来,被处置的还是那哈比人大美女啊!

  不知道这算不算赔了夫人又折兵?

  数道烟雾般的影子,快速飘向蓝拓的房子,几个“新来的”想进去看看,找个好位置蹲个十年半载的,却立刻被其他“先来的”阻止。

  欸,别乱闯,阿拓在跟女友亲热,他很小器,别去打扰他,小心啊,偷看一眼会被折成两半,又得费工夫凝神耗费力量,不值,别跟他起冲突,只要不犯著他,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别以为阿拓看不见,他啊,没有什么看不见的,只有他的女人,才什么都看不见……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