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求婚公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求婚公告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哈哈哈哈哈哈——”不客气的大笑声出自于爽朗大方的雅钧小姐是也。

  在气氛好、灯光佳,价格也不便宜的饭店一楼咖啡厅,她趁机狠狠削了蓝拓一顿。

  “原来是因为——你想问我怎么攻破她心防哦?真是笑死我了。”她还以为是什么事咧,神神秘秘的,当下还以为蓝拓要背著媺玫勾引她,才会约她在饭店碰面。

  结果她误会了,不是去开房间,而是在饭店请她吃了一顿大餐,在精品店采购他付帐,她还狠狠的敲了他一笔,最后在咖啡厅休息歇脚,他才吞吞吐吐的说出求婚失败,需要她的帮忙。

  “你这人真妙,不会早说哦?你早说我就不会以为你想爬墙,藉机敲你一笔了。”她突然觉得很不好意思,竟然把好友的男友当冤大头。

  人家只是想跟她密谋而已。

  “老实说,这也算是我的试探。”他双手一摊,无所谓地说:“你从头到尾都对我很恶劣,表示你很重视媺玫。”他话点到为止,没有细说。

  因为她是那种非常亮眼的女孩,身材高挑,容貌秀丽,个性又活泼大方,光看外表,会认为她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还会踩著朋友的头往上爬。

  “拜托,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耶,要不是她国中爸妈决定搬到新竹,我们国中也会是同班同学,好不容易捱过三年,我们才能念同一所高中,老实说,我跟媺玫要不因为都是女的,搞不好会在一起。”

  “噗——”蓝拓被她的话吓到喷茶。

  “从小我们一起打架,考试互相Cover,我这个人的座右铭是‘姊妹如手足,男人如衣服’,虽然我老爱欺负她,不过要是别人敢动她,我会让那人死得很难看,所以呀,邵尔凡才会老是被我扁。”雅钧的脸是那种娇滴滴、需要人照顾的大小姐,可个性却是很大姊头,突兀得很。

  “我见识过了……”突然从远方冲过来飞踢,还没有弄乱衣服,依旧是美美的样子,这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办到的。

  雅钧眼神锐利,充满了试探的意味,与蓝拓凝望良久,最后,相信了他无声传递的诚意。

  “我大概知道几个方法,可能让那死女人投降,不过,我很好奇,你这人——为什么会喜欢我家妹妹?”不是她怀疑好友的魅力,而是这个人——蓝拓,他有一份高薪而且别人无可取代的工作,拥有的财富非一般人能想像,但他很怪,怪到……不像人。

  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发现他传达出来的讯息——别靠近我!

  尽管他很帅,但个性阴阳怪气就扣分。

  可他却喜欢媺玫,一旦开始就煞不住车,就像媺玫不时跟她哭喊的,蓝拓动作很快,快得令人措手不及。

  她向他告白的第一天,他们上床,之后顺理成章的同居,蓝拓不说喜欢,但他主导一切。

  不到两个月,他开始求婚,媺玫告诉她其实她很开心,却觉得这样太快了。

  “如果我没料错,你应该很讨厌跟人打交道,可你却为了媺玫开始接触人。”雅钧分析著。

  “我确实不喜欢人,对人有防备之心,老实说我没有朋友,一个也没有,在认识媺玫之前,唯一相信的人只有经纪人,这种信任是建立在互利合作上,要说真正的友情,其实很淡薄。”他叹。“我也以为自己会一个人孤单过一生,直到有一个厚脸皮的女生,不畏我的冷言冷语,每天不厌其烦的来我家烦我。”

  用那尖锐得像小女孩的声音,魔音穿脑般的喊他的名字,蓝拓蓝拓蓝拓。

  “我跟她,都曾为人性失望。”她被至亲男友背叛,他被亲生父母遗弃嫌恶。“但她并不像我,她对人还是很友善,为了别人的事伤心难过,尽管那人跟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她还是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助别人……”他常常觉得,她连自己都照顾不来,怎么去照顾别人?!

  “就拿捣蛋鬼来说好了,你知道我有灵异体质吧?能看见很多东西,不想看都不行,她相反,她什么都看不见,想知道灵异的事,都得经过我转告,她——真是鸡婆。”嘴里说她鸡婆,但语气可不是抱怨,而是带著宠溺。

  “你一定觉得别人的死活都跟你没关系。”雅钧理解他的想法。

  “没错。”他大方承认,自己以前确实是这种心态。

  “但是看她为了别人劳心劳力很快乐。”现在想来,她之所以缠著他,不也是想拉他走进人群吗?

  与世隔绝,离群索居,这世上没有人喜欢孤独,现在的他,也无法想像一个人生活的日子,所以他走进她的世界,放弃无谓的在意。

  正因为不想失去这种幸福的日子,他才想抓住她。

  “好吧,我替你下结论,你就是爱上媺玫的白目。”她完全不想帮好友留点面子。

  “这样说又有点不对——”但又无从反驳。

  “反正你喜欢就好了,好吧,来谈正事。”确定了这家伙的认真,不是讲假的,她便决定帮到底了。

  她把这二十几年来自己所知道的媺玫全部都告诉他,再告诉他,媺玫觉得他的动作太快了。

  “之前都没反应,比赛看谁比较别扭,可现在是怎样?你不觉得交往三个月就结婚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吗?”

  “多少情侣爱情长跑多年,最后还不是无疾而终?重点不是交往时间的长短,而是有没有一同生活的勇气,同居跟结婚,毕竟是两码子事。”他有自己的考量。

  雅钧忍不住又笑了。“说穿了你就是没安全感,早说嘛!”

  蓝拓颊上泛起可疑的红晕,被说中心事。

  “唉……媺玫她啊,还满神经的,小学的时候看了电影‘夜访吸血鬼’,就疯狂迷上黎斯特,之后还努力存钱买书回来收藏,不时发神经说要去探险,也许有一天她会遇到真正的吸血鬼,被咬也甘愿。你哦,试试看把自己扮成吸血鬼求婚吧,我知道这样很蠢,但她上当的机率很高。”雅钧捣脸怨叹朋友的没智商。

  “确实很蠢,但我有一个计谋。”蓝拓心中盘算了一下,心中已有计策。“到时,要请你和小野帮忙,有一些东西,我真的搞不定。”

  “啥?”他有什么好办法?不会真的要打扮成吸血鬼去求婚吧?

  “下个月我新书出版后,她就是我的了。”他握拳狞笑,一脸的胸有成竹。

  为什么他的笑容,有股阴阴的感觉……雅钧不禁打了个冷颤。把好友送到这人手上,是不是明确的选择啊?

  她好犹豫哦,让她再考虑一下行不行?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