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求婚公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求婚公告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绫奶奶说的没错,当女人主动跨出一步,其他的交给男人就够了,只要得到足够的暗示,男人啊,动作都很快。

  快到让她像在坐云霄飞车,到现在还在晕。

  “想知道我的回答吗?”看完电影回家后,拿下掩饰的蓝色隐形眼镜,蓝拓倚在楼梯口引诱。

  一黑一蓝的异色瞳眸闪烁著邪气,连微微扬起的嘴角,都透露了“我很危险”的讯息。

  “跟我上楼,我再告诉你。”

  尽管媺玫知道那是陷阱,但仍不由自主的跟随他的脚步。

  “招惹我的下场是很严重的,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以说不,我当做没听见你今晚在电影院说的话。”食指在她圆润的脸上游移,语调极度危险。

  她咽了口口水,坚定地道:“我喜欢你。”

  蓝拓的异色瞳同时一黯,迅速将她抱起丢到床上。“那么,你是我的了。”

  等一下!这根本不对吧!

  先告白的人是她耶,主导权也应该是在她手上吧!怎么这个人厚脸皮厚成这样啊?

  “未免也太快了吧……”捣著脸,她哀叹自己竟然如此容易受男色所诱。

  一早被蓝拓送来工作室后,她就呆坐在电脑桌前,哀声叹息。

  早上出门前还被他闹,两人嬉嬉闹闹的在床上又滚了一圈,她现在腰还在酸,那男人他……体力未免好得不像人。

  他不说喜欢,总说她是他的,她可不满这种说法,一定要一个肯定答案,不然都被吃干抹净了的她不是亏大了?

  “你在发什么呆啊?”一进工作室就发现一脸傻样的媺玫,雅钧忍不住想巴下去的冲动,往她后脑勺打下去。

  “啊,雅钧,你来啦,这是新的网站”OGO,你上传吧。”把光碟片递给好友之后,媺玫继续装死。

  “姊,妹妹病得不轻耶!”蔡野一进工作室就以神速吃早餐,因为有只野兽会来跟他抢,连吃过的也不放过。

  可他今天都吃了一半了,那只猛兽还没来抢,这不是很奇怪吗?

  雅钧冷哼一声。“为赋新词强说愁。”没有理会好友一早就醉生梦死的原因,她拿起相机,取出记忆卡,放进读卡机里,读取里头的档案。

  “咦?今天的档案有点多,你这两周都拍了什么啊?”比以往还要多的档案,让雅钧心中打了个突。

  点开照片,以为又会是她拍的树、人行道,或她家一些奇奇怪怪的角落,奇奇怪怪的照片,想不到——

  “哇~~”她的尖叫声引起另外两个人的注意,蔡野不愧是雅钧的亲弟,立刻弹跳起来冲到电脑前,知道少有事情会引起女王般的姊姊如此惊叫。

  “哇靠,好帅,这谁啊?”蔡野兴奋的大叫。“哪来的男人?身材真好,什么时候拍的啊?看起来是白天?晚上?还都没穿耶,什么关系啊?小妹?”

  “啊!不可以看!”媺玫分神回头,一看立即惊跳起来,急著阻止雅钧看照片。“关掉!那是我的!”

  “小野。”雅钧女王只有轻喊一声。

  “是!”小野立刻架住人,不让她有机会破坏他们看照片。

  “呜——不可以看,你们这些坏人。”媺玫红著脸,捣脸哀嚎。

  那是这两周以来她帮蓝拓拍的照片,有家居生活照,也有拍摄他工作时的侧脸,她拍得欲罢不能,快门按不停。

  其中最多的,是在卧室的照片,无论是他刚出浴时的性感半身照,熟睡无防备的侧脸,刚睡醒时的慵懒性感,几乎所有的照片,都将他那双异色瞳拍得一清二楚,一黑一蓝,没有隐藏,甚至还有他眼睛的特写。

  她愿意拍的男人只有男友,而一向讨厌镜头的他,只愿意被她拍,两人一拍即合。

  背景有白天,也有夜晚,白天的他像个刚出世的魔王子,夜晚的他,就是魔本身。

  “就连背部全裸也有名模风范。”雅钧带著赞叹的眼神看著照片中的美男子。“不就是前几个月送饮料来,还帮你赶走牛皮糖邵尔凡那位邻居嘛!怎么没多久,你们就打得这么火热了?”还有洗澡淋浴的照片咧,她才不相信这男的只是让媺玫拍,两人八成有一腿。

  “欸,不准看,眼睛闭起来!”蓝拓的背部全裸照被看光了,媺玫急急忙忙的喊停。

  其实,不是因为小器怕人看啦,蓝拓很帅,说照片中令人垂涎的猛男是她男友,她会很有面子。

  但是,他不会喜欢自己的屁股被人看光光。

  “拜托你们,看看就好,不要说出去,我求求你们。”媺玫双手合十,乞求两位伙伴。

  雅钧好心的关掉视窗,不再看照片。随著照片越来越大胆豪放,她可以想见,之后的照片一定更刺激。

  “那就要看你老不老实喽,快说吧,从实招来,你跟他什么关系啊?”

  可恶,她好想看哦!

  依媺玫对摄影的大胆和投入,搞不好自己也会全裸入镜耶,这一直是她疯狂愿望的其中之一——想跟男友拍拍看这种火辣照片,自己收藏。

  媺玫松了口气,因为再没几张照片,就是真的儿童不宜了,被雅钧料中,她真的全裸入镜,和蓝拓的互动真是……想到都会脸红。

  她明明换了记忆卡,为什么还会被雅钧抓到?

  “就……我那个邻居嘛。”无奈的坐在好友面前,乖乖回答问题。

  “只是邻居?没上床?”雅钧的问话一直都这么犀利直接。

  “有。”她不敢说谎,只是感叹。“只是动作快得让我措手不及……”

  “哦?”她感兴趣地挑眉。“你们什么时候开始在一起的啊?”

  媺玫眼神闪烁。“就……看完怨偶首映。”

  屈指算来,雅钧用力拍了下大腿。“那也不过两个星期,你这女人动作倒是很快啊!”

  “动作快的人不是我,我只有说喜欢而已。”她也很想踩煞车啊。“为什么……怎么会这样呢?”

  “只要喜欢的女孩子先说喜欢,男生的动作就会越来越快,相信我。”蔡野以过来人的语气道,语重心长的拍拍她肩膀。“妹妹,你长大了!”感动啊!

  “他叫蓝拓,对吧?我应该没记错才是。”思及那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再看看眼前娇小圆润,像个小妹妹的媺玫……“傻人有傻福。”雅钧再一次叹息,为何自己没有这种男人缘?

  “他眼睛一黑一蓝,不像是戴隐形眼镜。”她隐约记得初次见到蓝拓时,他是戴著墨镜的。

  “在他面别说他眼睛的事,他很介意别人提他的异色瞳,出门不是戴墨镜就是戴隐形眼镜。”

  蔡野一脸的不明就里。“为什么要介意?我觉得很酷啊。”

  “就是说啊,又没有什么,有什么好在意的?”雅钧也觉得蓝拓这样很奇怪。

  “不愧是我的好友,跟我想的一样。”媺玫深感物以类聚果然是一句精辟的成语。

  “既然你跟他都到这层关系了,什么时候来拜码头?”雅钧一副大姊头的姿态。“他不打算来巴结吗?”

  “他哦——我不知道。”媺玫无奈的回答。

  雅钧立即危险的眯眼。“什么?”这小子这么不懂人情世故,是找死!

  “他说我们要出去拍照的时候叫我打电话给他,他会出来帮忙。”媺玫照实说。

  蔡野竖起大拇指,“上道。”每次外拍,都是他跟他姊两个人累得像条狗,有人来帮忙被奴役,真是谢天谢地。

  “那好,叫他每次外拍都来。”雅钧满意的点头。“不准迟到。”

  比起敲他竹杠请吃的喝的,每半个月来帮忙一次,这种巴结才有诚意。

  “可他也要忙耶,如果碰上赶稿期的话,怎么好意思叫他来?”媺玫一脸为难。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