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求婚公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求婚公告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蓝拓……唉。

  “我不知道……”她抱著头呻吟,觉得头痛。

  她跟蓝拓之间,到底算什么?

  邻居,不像。

  朋友,也不像。

  情人,那更不像了。

  唯一的解释只有——宿主和寄生兽的关系,宿主是蓝拓,她是寄生兽。

  “好糟啊!”她呻吟,发现自己干了太多蠢事,实在不像女孩子会在喜欢的人面前表现的,好比——

  在他面前表现拿手菜——泡面加蛋,是吃了会拉肚子的那种,被他嗤之以鼻。

  她看见他的第一句话通常都是——“我好饿!”然后用眼巴巴的眼神望著他,希望他赏点吃的。

  被前男友纠缠的时候,她大大方方的告诉他那就是她前男友。这怎么可以说?还一副云淡风轻的语气,她应该要多一点怨恨,这样才有说服力啊!

  捣鬼蛋说的没错,她用装疯卖傻掩饰对蓝拓的喜欢,因为她是胆小鬼,怕被背叛,但又希望蓝拓能表白,能够喜欢她。

  她都不爱的自己,又怎能奢求别人来爱她?

  邵尔凡的出卖背叛,对她造成的伤害,原来比她想像中的还要深啊。

  “奶奶……”媺玫垂头丧气。“我……是不是没指望了?如果我坦率一点就好了。”

  “现在也不迟。”许筱绫微笑著将“诺言”放进她手中。“加油,我年纪大了,等不了太久,你要记得,奶奶我啊,等着喝你的喜酒,连同靖的份,红包一定会包很大包。”

  “奶奶,你这样我压力好大!”这样不就表示她不成功便得成仁?

  哎哟喂呀……

  *

  现在开始表现淑女的一面,会不会太晚了点?

  “你被邪灵附身吗?”蓝拓垂眸,看著一旁秀气斯文切著牛排吃的女人,一整个不对劲。

  来不及了——媺玫在心中哀叹,表面上还是故意维持她的“气质”。

  “我想好好品尝你精心做的菜,不行吗?”

  “免了,你这个用筷子吃牛排的女人,把牛肉切成这样,再好吃的食物都被你糟蹋了,喏,筷子拿去,快点吃一吃,电影快开演了。”受不了她的慢动作,蓝拓好心的拿了筷子给她。

  接过筷子,媺玫果然动作快很多,三两下就把食物吃完,几乎是用吞的。

  “唔,好好吃。”一口气吃光再一口气干掉红酒,满足的叹息。

  “一辈子都别指望你上高级餐厅吃饭,没救了你。”他摇头叹道。

  虽然是这么说,但看她吃东西的样子是一种乐趣,看她吃得满足,他心里也会很满足踏实。

  只是用食物绑住一个女人,这一招……感觉还满烂的。

  “出门,快点,迟到了。”

  “好啦好啦。”媺玫把盘子放进流理台,蓝拓用眼神示意她靠边站。

  一个大男人开始清洗碗盘,那是因为他珍藏的名牌瓷器组,只要经过她的手就会遭到不幸,他认了,家事还是自己来吧。

  “蓝拓,你一定会是很棒的主夫。”她坐在一旁吃布丁,看著他的背影,忍不住说道。

  “主你的大头——”他在她额头轻轻一敲。“出门了。”爱干净的他非得把家事都做完,才会放心出门。

  今天是蓝楼的畅销作品《怨偶》被改拍成电影的首映。

  名作家蓝楼向来不出席这种公众场合,这是众所皆知的事,可事实上,电影的首映,蓝拓一定会到场。

  “有免费电影看为什么不去?坐远一点就好了。”伪装成一般民众,这不难。

  知道他有公关票,她也不用去排队或托朋友关说买首映门票,媺玫直接缠著蓝拓说也要一起去。

  想想也没差,他便答应了,在举行首映的电影院门口前,先和经纪人打招呼。

  “阿拓,你来了。”英杰从公事包中取出门票,原本只拿一张,可看到他身旁那娇小可爱,像个学生般的女孩,楞了一下,疑惑地问:“两张票吗?”

  “嗯。”他不自然的撇过脸。

  英杰眼眸一闪,笑容很刻意,问法当然也是。“这位可爱的小姐是?”这可是阿拓头一回带女孩子出现,表示这女孩地位超凡吧?

  “朋友。”蓝拓回答,不是邻居这种定位,而是朋友,一个未来发展不确定的朋友。“她叫媺玫,媺玫,这是我经纪人,他叫英杰。”

  “你好,叫我妹妹就可以了。”她爽朗的笑。

  “妹妹?挺可爱的名字。”

  聪明人都会被蓝拓那生人回避的脸色杀死,乖乖不再多嘴,可英杰没有放过他的打算,开玩笑,这可是蓝楼的独家新闻耶,身为经纪人,当然要多关心一下,所以,他很不识相的继续问。

  “约会啊?”玩著电影门票,一副兴味十足的口吻。

  “要你管。”蓝拓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抢过他拿在手上晃动的门票就牵著嫩玫进场。

  不用回头都知道,他那经纪人,此刻脸上一定挂著讨人厌的笑容。

  经过这一段插曲,给了媺玫很大的自信。

  他没有否认,还牵著她的手……她脸红了,低下头来看手上的电影简介。

  “怨偶”是描写一对爱已消逝,只剩怨怼的夫妻,他们貌合神离,互看对方不顺眼,想离婚却又不愿先开口,将一半的财产平白送给对方当赡养费,于是开始了一连串的谍对谍,想置对方于死地的算计,在脑中想像如何杀了对方,完美而且不留犯罪痕迹,是一部描写人性隐藏的血腥,刻画人性阴暗面十分成功的作品。

  “爆米花、可乐,拿去。”蓝拓体贴的准备了看电影必备的食物,虽然吃饱才出门,但他很清楚这个女人有另一个胃装零食。

  “谢谢。”她接过爆米花和可乐时,灯光暗了下来。

  聚光灯打在舞台上,妙语如珠的主持人介绍这部片片的导演、演员,以及畅销作家蓝楼的经纪人,在英杰提到蓝楼本年度将给读者一连六本,另类的吸血鬼故事时,引起现场一阵骚动。

  电影开演了,媺玫吃著爆米花,还不时喂到身旁的蓝拓嘴边,逼他吃。

  “难吃。”他小小声嘀咕,张嘴吞下她喂来的爆米花。

  他的唇刷过她的掌心,引起一阵颤栗。

  “啊——”

  随著剧情的高潮起伏,四周传来抽气声和影迷们的尖叫,但媺玫却没把心思放在她最爱的恐怖电影上。

  她的心,被身边的男人牵引著。

  男人举起武士刀,刀起、刀落,鲜血喷洒在脸上,他不露惊慌,反而笑,举刀追逐,却被伺机埋伏的妻子从身后偷袭,突如其来的意外,把观众的情绪带到最高点。

  “啊——”媺玫跟著剧情尖叫,不是因为电影太恐怖,而是她要发泄一下。

  绫奶奶要她主动一点,坦率一点,喜欢就要大声说,这样的个性比较可爱。

  不要怕受伤害,不要怕被拒绝,他是蓝拓,她很喜欢很喜欢的人,帮她赶跑烦人的前男友,觉得她很烦还是边抱怨边帮她,他的好,她怎能一次说明白?

  这是长久以来的相处,才会得知的优点。

  他很体贴——虽然会用不屑和厌烦的语气掩饰。

  他对她很好,好得令她不想再这样下去,她想,成为他的情人。

  “啊——”剧情在高潮,砍来砍去血花四溅,好不刺激。

  “蓝拓!”媺玫一边跟著其他人尖叫,一边躲进蓝拓的臂弯,尖声嘶吼,“我喜欢你!”

  她的声音,她的告白,被淹没在震天价响的尖叫声中。

  电影院里光线太暗,她看不见蓝拓脸亡的表情,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听进了她的告白。

  唉,要是没听到,不是很糗?

  眼前在上演杀来砍去的恐怖电影,她在这里大声示爱,实在是不搭。

  “啊——”下一声尖叫声又响起。

  “蓝拓我喜欢你!”豁出去了,她再说一次。

  没反应,她懊恼的抱紧他手臂,再次等待机会——

  “啊~~”

  “蓝拓我——唔?!”这个……堵住她唇的东西,软软的,温温的,是啥?他……在吻她吗?

  就大家屏气凝神,眼睛盯著萤幕时,台下有一对不知道该怎么定位的人正打得火热。

  媺玫闭上眼,感受他轻柔的吻,而后,听见他的声音,带著笑意,在她耳边轻声说:“我听见了,笨女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