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求婚公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求婚公告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尴尬,是媺玫住进蓝拓家唯一的感想。

  在他的浴室里洗完澡,穿著清凉的睡衣出来,坐在他卧室的沙发椅上,拿著大毛巾擦拭头发。

  平时呢,三八胡闹惯了,她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气氛如此诡异。一边擦头发,她一边偷瞄靠坐在床上看书的男人,暗暗赞叹他肌理分明的好身材。

  他身形瘦长,不是健壮型的猛男,但肌理也算结实,线条很好看,很符合他的气质——不开口的时候。

  突然心生拍照的冲动,她想拍他,很想很想。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强烈的冲动,想拍一个男人了。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划破静谧的,是手机的来电震动。

  两人的视线同时瞟向摆在矮桌上那不停颤动的手机,可没有人有接起的欲望。

  最后蓝拓忍无可忍,脸色很臭的问:“你还不快接电话?你手机吵死人了。”一整个晚上铃声没断过,她也没接过。

  刚才趁她洗澡的时候,他好奇的看了一下,来电显示为“邵尔凡,不爽接”。

  晚上才把那家伙吓走的,没想到他又拨电话来纠缠,把他原本舒爽的心情搞得很低落。

  “我不想接啦。”躲都来不及,她哪可能接。

  “那你不会关机哦?”他口气很差,因为被气到了。

  什么嘛,行情很好哦,有个男人拚命的打电话,一连打了上百通!

  “要是我妈和雅钧有事找我怎办?当然不能关机。”媺玫解释著她不关机的理由。

  但是这个理由不能说服蓝拓,他只认为是她对那男人旧情难了,想接,却又不接的欲拒还迎。

  “那不然要让它响到天亮吗?吵死了,怎么睡?”

  “哦……不理他就没事了。”除了不理会,让邵尔凡自己死心之外,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雅钧是有替她出主意——叫蓝拓冒充她男友,帮她接电话让邵尔凡死心。

  可她怎么敢开口,那不就跟她自己主动告白一样吗?

  “如果真的没事,他还会骚扰你吗?”蓝拓语气冷冽直接,一举刺中要害。“若不是你给他复合的希望,他何必拿热脸贴冷屁股?”

  他说的话跟雅钧一样,雅钧就说她太软弱,不应该对邵尔凡留情面,对付这种厚脸皮的人,要狠绝一点。

  唉……如果她办得到话,怎么可能会让他抢走属于她的位置?

  “既然余情未了,干么不干脆答应算了?”蓝拓口气越来越差,字句都带酸意。

  她没有反驳,又露出落寞的神情,让他看了更加一肚子火!

  “哪有什么情分啊?都三年了,又不是什么刻骨铭心的恋爱……蓝拓,不然,你帮帮我。”拿著颤动个不停的手机,她鼓起勇气走向他。

  低头瞄了那手机一眼,他挑眉问:“怎么个帮法?”

  “就说……”把心一横,因为不想被蓝拓误会,她喜欢他,不想被人破坏她这份小小的暗恋。“你是我男友,叫他不要来烦我,拜托你。”她很快的说完,但小脸却无法抑制的涨红。“当、当然是骗他的啦,我没有认识别的男人了,我知道这方法很烂,但这是我唯一想到可以摆脱他的方法。”

  当她提出假冒她男友击退牛皮糖前男友时,蓝拓的心毫不犹豫的漏跳一拍,接著狂喜,若没有加后面那一句,他不会有一种被人泼了盆冷水的感觉。

  看著她手上响不停的手机,他还没有接过来的打算。

  “那……算了。”手僵在空中许久,媺玫深觉困窘,觉得自己闹了一个笑话。

  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哪有女孩子会把手机随便拿给一个男人?他连她这点心意都感受不到,真是一个……

  “等等。”他突然伸手,连同她的手一并拉过来,她踉跄一下,跌坐在他床沿。“你跟那家伙分手多久了?为什么分手?说清楚。”他刻意板著脸问,不愿让她发现他的焦虑和嫉妒。

  媺玫意外他会问,原本,她是不想提起这段感情的,但他好像很在意……

  她叹了口气。“他大我两岁,是我大学学长,分手——有三年了,为什么分手呢?嗯……这个嘛,其实也没什么,就他偷了我设计的作品参加选拔,得到原本属于我的出国机会,就这样,所以我甩了他。”她洒脱道,像是那根本就没有什么。

  蓝拓不敢相信的瞪著她。剽窃!对创意人来说,这是多大的创伤?

  “你没有揭发他的真面目,把属于你的东西抢回来?”比起她的云淡风轻,他可气炸了!

  “没,我休学了。”媺玫耸肩。

  “什么?!你就为了那个烂人休学?!”他大吼。“你应该要继续留在学校,参加比赛——”

  “是啊,然后再让别人来偷走我的心血……”她苦笑著打断。“创意、设计被偷、被学,这是业界常态,我的设计被偷了又怎样?难道被偷了那一份设计,我就再也设计不出新的衣服吗?我还年轻,有大脑,有创意,就算不能出国,一辈子都无法成为名牌首席设计师,可总有一天,我会拥有自己的品牌,靠我自己的双手,现在做不了高级订作服,不代表十年后的我办不到。”

  她志气之高,著实令蓝拓刮目相看。

  “但我难过的是,偷这些东西的人,不是朋友,不是同学,也不是敌人,而是我的男朋友……辜负我对他的信任背叛我……你能想像最亲密的人竟然是背后捅你一刀的凶手那种感觉吗?这么可怕的事……当然只有人才做得出来!”所以为什么她不怕鬼。

  如果邵尔凡是她的对手,她的普通朋友什么的,她不会这么失望,会继续待在学校,再参加比赛,努力拿到好成绩,得到国际知名度,不会像现在这样,选择一条辛苦的路,慢慢的往上爬。

  “都分手三年了,他突然回台湾找我,说一直很想念我,要带我走,不难想像他八成在法国混不下去了,三年前他从我这里偷走的设计稿,不论好坏,少说也有两、三百张,回头找我,是以为我会再帮他画图吧。”她忍不住垮下肩,“当年,我到底喜欢他什么?”

  “没眼光。”蓝拓凉凉地落井下石。

  “喂,干么嘲笑人家?”她只不过梦幻了一点,想要有个王子般的男友,谁知道……唉,就当她年纪小不懂事吧。

  没理会她的喳呼,他直接朝她伸手。“拿来。”

  “啥?”

  “手机啊,你蠢哦。”

  那手机,从他们讲话到现在不曾断过,拚命的震动、震动、震动。

  “噢……”傻傻的把手松开,任凭蓝拓拿走她的手机。

  才按下通话键,电话那头立刻传来邵尔凡咄咄逼人的声音。

  “为什么现在才接电话?!你在做什么?为什么要躲我?这是你对我的试探?够了!不要惹我生气,你知道我——”

  回应这一连串质问的,只有蓝拓一句淡淡的——“你找哪位?”

  “你是谁?”男人的声音,他是谁?“为什么接小玫的电话?”

  “你说,这么晚了还帮她接电话,你认为我是谁呢?”他轻笑。“这么久没接电话,是因为刚才我们在‘忙’。”语气暧昧,存心让人想偏。

  啪——

  媺玫红著脸轻拍他手背,鼓著腮帮子抗议他乱讲话。

  蓝拓只是伸出空著的那一手捏她脸,以口型道——闭嘴。

  “什么?你跟她……可恶、该死,叫她给我听电话!”怒火攻心的邵尔凡大少爷脾气立时发作。

  “我才想问你这么晚找她做什么?”蓝拓语气故做防备。“她睡了,你找她什么事?讲清楚!”

  “我是她男朋友!你叫她起来接电话!”以为声音大就赢人,语气咄咄逼人,十足的大少爷。

  可蓝拓才没把他放在眼底咧,什么东西?没用的角色!不过看到捣蛋鬼就吓得屁滚尿流,这种男人,没种。“你再骚扰她没关系,今晚你经历的那件令你屁滚尿流的事,绝对,每晚上演,你若不害怕黑夜,尽可能来烦她,没关系。”

  啊?今晚的事?不就是——哦,为什么这个人会知道?萧媺玫跟什么人在一起?

  想到晚上看见的男子,那双妖异的异色瞳,他记得媺玫最爱恐怖片,难不成,她跟个鬼在一起?

  “啊~~”邵尔凡一边尖叫一边把电话丢出去,吓得快疯了。

  听见电话被摔碎的声音,然后断线,很好,想必那家伙不会再来骚扰她了。

  “好了,睡觉。”蓝拓心情突然大好,因为解决了一个眼中钉,连压在胸口的那抹闷气也随之化解。

  反正是个不成气候的东西,毋需挂记。

  “没事了?”媺玫红著脸,傻傻的接过手机。

  刚才他的口气,真的好像人家的男朋友,狠劲十足耶!好帅,也好Man!

  “对,睡觉。”他挪动身体,把自己塞进棉被里。

  “晚安。”她抱著被单,走到一旁的沙发椅,打算就在沙发上窝一晚。

  想也知道这嘴巴恶毒的家伙才不可能让她睡床咧,他家跟她家差不多,其实能用的房间只有一个……

  “你去哪?不是叫你睡觉了?过来!”只见他的脸色怪异别扭,粗声朝她喊。

  嫩攻心中打了个突,疑惑的回头看,发现他挪出了床的一半。

  轰!小脸迅速转红。

  “跟、跟你睡?!”

  “床很大,让你一半,我警告你,不准偷袭我。”他把丑话说在前头,其实脸皮薄的他不愿意承认,他不舍她在沙发上睡到天亮。

  “那句话应该是我的吧。”她边抱怨边躺上床,与他面对面相视。

  突然,一见面就斗嘴斗不停的两个人都没了声音,眼中只有对方,就这样相互凝视著,视线没有转移。

  像是有一世纪那么久——其实只有短短十秒钟,雨人便同时觉得尴尬的翻身,背对著对方。

  “晚安。”蓝拓眯眼,压抑自己内心的骚动。

  媺玫突然轻声唤道:“蓝拓。”以前所未有的娇媚语气。

  “嗯?”

  “谢谢你……”我很高兴,在我身边的人,是你。

  “不客气。”

  不久,蓝拓就听见她均匀的呼吸声,不禁叹息。为什么——受煎熬的人是他?

  唔,睡了耶。

  有个女人睡在他床上,我看,米娜要失恋了。

  皮肤不错,真想咬一口。

  他忘了,他的房子里住的可不是只有他一人,翻身,就看见几道鬼魂浮在身旁女人上方,品头论足。

  正当他要出声口头训斥一下,叫他们别太过分时,其中一个说的鬼话,却让他的理智线瞬间断裂。

  身材也不错,看不出来个子娇小,但该有的都没少,啊呜——唔,放手!

  蓝拓的异色瞳闪过一抹诡异红光,他伸手将那抹魂捞过来,一手握住他颈子。

  “你偷看她洗澡?是吗?”随著狞笑加深,手上的力道也加剧,最后,魂的头被他扭断,随手丢到墙角。

  滚出去。蓝拓以眼神警告。“再招惹她,我就把你们全部赶出去!”

  魂飞鸟兽散,大伙纷纷逃的逃、躲的躲,也没有忘了带走被撕成两半的同伴,准备回去好好修补。

  这就是蓝拓能够住在鬼屋里不受影响的原因,他,比鬼还恐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