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求婚公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求婚公告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蓝拓喜欢安静,也一直以为自己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

  可自从隔壁那只哈比人搬来之后,平静这两个字就与他隔绝,以往他可以一人待在房子里,一连三天不说话也不觉得奇怪,但现在,他却觉得周围静得令他不习惯。

  她没有突然冲进他房子呱呱大吵说她饿了,隔壁也没有传来逼疯人的摇滚乐。

  静,周围没有一丁点声音。

  原本以为没有人吵,他可以安心的写稿,结果反而一个字都写不下去,写得烦了,干脆关机,和经纪人联络延后交稿日期,而后离开书房,下楼到厨房准备吃的。

  昏暗的屋内有几抹影子飘过,他看向楼梯转角的座钟,时针指著七,再看看窗外,太阳早已隐没在地平线。

  那女人竟然还没上门吵著要吃的?

  “很好,最好不要再上门来烦我!”突然生起一股气闷,他说著反话。

  自从帮捣蛋鬼找到他的情人后,萧媺玫那女人天天往人家家里跑,跟那老奶奶聊天说话,还把阁楼房间里的东西慢慢搬去送给她。

  为别人忙得团团转,自己的工作都丢著不放,除了有事要问捣蛋鬼的时候,才会上门来找他翻译。

  “利用我利用得很彻底啊——”蓝拓一边洗米一边抱怨,用力搓揉米粒泄愤。

  厨房的流理台前有一扇窗户可以看见她家院子,眼睛不由自主的往隔壁瞟去——可恶,他干么关心她啊?!

  不对!她的房子灯是暗的,表示她并未回来,可她院子里,为何有个探头探脑的人?这时他突然想起捣蛋鬼说过她家怪怪的,像是被人闯空门,东西被人翻动过,可却没有财务上的损失。

  放下洗到一半的米,无声走出家门,往隔壁走过去,看见个“疑似”男人的背影,正在对媺玫家大门动手脚。

  蓝拓好整以暇的双手环胸,看著那家伙努力撬开门,忙得汗流浃背。

  “需要帮忙吗?”他似笑非笑的询问。

  “好啊!”这门怎么这么难开啊?忙了老半天也打不开,正感到头大的邵尔凡本想放弃了,听见有人要帮忙,立刻开心应答。

  一应完才发现,不对!

  为什么会有人?!他确定两栋房子都没人了才来的啊。

  “吓!”他连忙回头,竟然看见一个高大俊美的男人,噙著阴沉的笑容对著他。

  这男人的皮肤自得不像真人,尤其在月光的照射下,泛著一股青光,加上那一黑一蓝的异色瞳,更加诡异。

  哟,是他哦!这男人一转头他就知道他是谁了,邻居的“前男友”,看到他就想到几周前媺玫和这人当众拉扯的画面,再想到——前男友,很亲密嘛,亲密的不得了哦,然后蓝拓的理智线就断了。

  “想进来吗?我帮你开门。”狞笑著走向他,一手搭在他肩上,一手轻松的扭开门把。“来,请进——”

  一股阴风倏地从屋内吹出来,方才邵尔凡怎样也打不开的门,竟然在蓝拓轻轻的一扭下应声而开。

  “欸?”他一脸见鬼的表情。

  他想来跟我们作伴呢,一起来吧……无法离开这房子太远,跟媺玫去见情人的言靖儒就守在门后,刚是他搞的鬼,才没让邵尔凡登堂入室。

  蓝拓一出现,他也跟著现身,用最恐怖的姿态,一手将自己的头抱在胸前,朝他招手。来啊,来喔。

  “啊啊啊啊——”邵尔凡马上脚软,发出尖叫声。

  “我请你喝杯上好的人血,是女人的鲜血,还温热的。”蓝拓落井下石,露出白牙朝他阴笑。“进、来、吧——”

  不知哪生出来的力气,邵尔凡用力挣脱钳制,尖叫著一路下山。

  蓝拓冷冷的看著被吓得屁滚尿流的白目人,阴沉多日的脸庞总算浮上一抹笑,那松了一口气的神情看在言靖儒眼中,却是了然于胸。

  将头重新摆回脖子上,调整角度,确定没装歪后,他才语重心长的对著蓝拓凉凉道:男人嫉妒的样子真是丑陋哦。

  “你在说什么?”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他一点也不怕捣蛋鬼方才做的恐怖举动。

  听不懂我说什么?怎么可能?明明就一副醋坛子打翻的嘴脸啊—欸,真没风度,转身走人,真是,对自己诚实点吧,蓝拓!言靖儒叹了口气,坐在自家门前的台阶,抬头看著挂在天空的明月。你看看我,连亲口说爱的机会都没有了,你想到天人永隔时才来后悔吗?

  蓝拓停下脚步,背对著他,把他的话听进耳里。

  有这么明显吗?

  当然明显啊,只有那个笨女人才没发现,你啊——明明就很在意,为什么不问她呢?你以为闷不吭声就可以得到你要的幸福?言靖儒忍不住撇嘴嘲笑。在爱情面前,有什么好骄傲的?坦率一点吧你。

  你又懂了?蓝拓回头扫他一眼,不开口说话,仅以心语回应。

  这只鬼灵力似乎越来越强,连别人的心声也能听见。

  是比你懂一些啦,否则,我怎么有小绫呢?对了,你今晚跟那只哈比人说,请她带口信给小绫,我——

  “你是把我当成翻译吗?”忍无可忍的蓝拓出声抗议。“我也有事情要忙的好吗?”

  你确定?明明进度就严重落后。言靖儒似笑非笑的觑著他。心神不定,你有什么好忙的?

  “你这只鬼真是烦死人了!”被说中心事的蓝拓恼羞成怒地咆哮。

  “咦?蓝拓,你怎么在我家?”总算知道回家的媺玫终于出现。

  “哟,这么早?”见她回来,蓝拓心中的大石落地,但仍忍不住酸两句。“绫奶奶——怎么来了?”他立即看向坐在门口台阶上的鬼,就见他露出了惊讶、不敢相信的神情,最终竟然流下感动的泪水,站在老迈的绫奶奶面前,深情款款。

  小绫……啊,这么多年了啊……

  他倒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啊。蓝拓心想。

  “绫奶奶感冒好多了,这几天我常常跟她聊关于捣蛋鬼的事情,奶奶一直想来我家住一晚,她想见捣蛋鬼嘛。”

  “打扰了。”气色比起之前好很多的绫奶奶,脸色不再苍白无血色,只不过还是需要人扶著。

  媺玫就担负这个任务,负责照顾年迈的绫奶奶。

  “绫奶奶,你家人同意你……”蓝拓忍不住问,这两栋是有名的鬼屋耶,她家人怎么肯让她来住一晚?

  “所以奶奶才听话好好休息,不逞强早上五点去凉亭等捣蛋鬼嘛。”媺玫没说的是,绫奶奶那已经五十多岁的独子,也激动的要与母亲一同来见父亲,是担心,也是因为对父亲的孺慕之情。

  可在绫奶奶的坚持下,她的家人们都没跟来,仅有媺玫一人,带著绫奶奶回到她家。

  绫奶奶是这么跟儿子说的——

  “那是言家主屋,我这辈子不曾从大门走进去过,只有年轻时帮家里送货,从后门出入。和你爸爸幽会,也是偷偷摸摸瞒著众人……也许我有机会见到你父亲,分别五十几年的重逢,你忍心打断我的约会?”她就像回到少女时期,提到情人时,眼神充满了少女的梦幻神采。

  “有我在,有你在,有捣蛋鬼在,安啦!”媺玫拍胸脯保证。“今天,绫奶奶就住在我家喽。我问你,你看得见捣蛋鬼吗?他在哪?他知道了吧?有没有开心?”

  阿拓,我有件事情麻烦你!言靖儒激动的对蓝拓道,还正经的跪坐在他面前,一脸凝重。

  蓝拓觉得有股自己又被拖下水的感觉。

  “为什么你不自己跟绫奶奶说?我不想当翻译……”他咕哝的抱怨。

  可是她现在还看不见我啊……言靖儒叹息。小绫现在只能感觉到我。浮别半空中,他伸出透明的手,轻触绫奶奶布满皱纹的脸。

  “靖,你在这儿?”像是被烫著了似的,绫奶奶吓了一跳,四处低喊,“靖,是你吗?”

  “奶奶,你不要太激动。”媺玫连忙安抚激动的老妇人。“蓝拓,捣蛋鬼是不是在附近啊?”

  阿拓,今晚是月圆。

  “嗯哼?”他轻应一声。

  午夜是我力量最强的时候,凭我跟小绫的牵绊,我能以原来的样貌见她,请你帮我。

  眯起眼,他总觉得捣蛋鬼要他帮的忙,一定会让他抓狂。

  “你想怎样?”他双手环胸,瞪著绫奶奶身旁的空位。

  我想跟她独处。言靖儒微笑。我不想让个笨女人在旁边问问问,她体质不易接触灵界,一定会很好奇我跟小绫的约会——简单的说,我不希望有个吵死人的女人在旁边打断我和小绫的约会。

  “然后?”

  让她去你那住一晚,房子留给我和小绫。

  “我不要!”蓝拓当然是拒绝。

  “什么?你不要什么?捣蛋鬼说什么?”媺玫好奇地问。“他见到绫奶奶了吧?他开心对不对?有没有说什么?为什么绫奶奶也看不见他啊?他到底出现了没有?”

  捣蛋鬼说的没错,她真是吵死了。

  你看吧?言靖儒翻了个白眼。帮我这个忙,以后不会再烦你了。

  以后不会再烦他?什么意思?蓝拓奇怪的看著他。

  我该走了,我感觉到时间不多了。他苦笑。也许就是今晚……

  “鬼魂留在人间,是因为牵挂……你心愿已了?”蓝拓明白了。

  嗯……算吧。

  “好吧,就帮你最后一次。”尤其,那女人真的很会坏事。

  媺玫已在旁边跳脚,“蓝拓,你跟捣蛋鬼在密谋什么?我也要知道啦!”

  “这是我最后一次翻译给你听。”为什么他会这么爽快答应呢?当然是因为这个原因喽。

  他很庆幸自己告诉她住在这里的鬼只有捣蛋鬼一只,如果告诉她,他家还有几只故事很精彩的鬼,她一定会缠著他猛问。

  “今天晚上,你来我家睡。”他脸色不自然地命令。“不要去打扰捣蛋鬼和绫奶奶。”

  “怎么能算打扰?我也想知道他们的事情啊!”她为自己辩白。

  “绫奶奶见了捣蛋鬼之后会告诉你,反正,捣蛋鬼都说了,不希望你留下来坏事。”他一脸的爱莫能助。“我也不想收留你好吗?”

  “什么东西啊,可恶的捣蛋鬼。”媺玫握拳,不爽的咆哮。“这是我家耶!你赶我走哦!”

  抱歉,我在这里出生,本少爷住得比你久,哼!言靖儒朝她哼气。滚出我的房子啦,死女人。

  看著一人一鬼斗气,蓝拓不禁噗哧一声笑出来。

  “东西拿一拿,给我过来。”

  “呜,奶奶,你有事情就大声叫哦,我会马上来救你的。”媺玫被押著去收东西,没能留下来见鬼,十分的扼腕。

  被留下的绫奶奶——许筱绫,一人静静的待在房子里,言靖儒则深情的坐在她身旁,等待能量最强的那一瞬间,与情人面对面。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