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求婚公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求婚公告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噗——”一道年轻稚嫩的女性娇笑声在此时格外清晰,让打得正精彩的两人这才想到还有旁人。

  媺玫从蓝拓怀里冒出头来,发现那些正在运动的老爷爷、老奶奶们,都在笑他们。

  “小如,没礼貌。”一个年迈的老妇轻斥身旁的孙女。

  “他们很幼稚嘛,比哥交女朋友还要好笑,我记得小弟上幼稚园交女朋友的时候,也没有他们这么逊——”一个年约十三、四岁左右的小女生,体贴的站在老妇身旁殷勤照顾。

  “咳咳咳咳……”老妇人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把少女吓了好大一跳,连忙掏出随身包包里的外套披在老妇人身上,扶著她坐在凉亭椅子上,轻拍她的背。

  “奶奶,都叫你别出来了,你身体才刚好而已,要是又病了,大家都会担心,大哥又会急著想从美国冲回来看你。”小如无奈地叹息。“奶奶,回去了好不好?要是你又受寒,老爸会打死我的!”说是这么说,可态度不怎么强硬,拿出保温瓶,她倒了杯温水给老妇人。“妈也一定会扣我零用钱,你忍心吗?”

  “没这么严重,大惊小怪。”接过孙女递过来的热茶,她轻喝一口润润喉。

  唉,是参茶,又让儿子媳妇破费了,为了她这个老婆子——

  好一对感情深厚的祖孙,媺玫看了十分动容,可想到刚刚被个小女生说自己幼稚,就觉得很丢脸。

  “走了啦。”四周传来窃笑和偷觑的眼光,令她非常不自在,催促著蓝拓快走。

  “等一等。”这回他倒是不想走了,看著那对祖孙,脸上浮现一抹犹豫。

  “你干么?”顺著他的眼光看过去,发现他正在看那对祖孙。

  那名老奶奶头发花白,脸上布满皱纹,但眉眼十分慈祥,只可惜身子单薄了点,手臂细瘦,脸色有些苍白,明显体力不佳。

  吸引蓝拓眼光的,是那名清秀的少女,他低头凑近媺玫耳边,小小声道:“那名少女,跟捣蛋鬼很像……”就是因为太像了,才让他忍不住再三探看。

  “是哦?很像吗?”媺玫没看过捣蛋鬼,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如果说那名少女很像捣蛋鬼的话,那——“哇,真像哦?那他长得应该不错吧?”

  “这是重点吗?”他不禁翻白眼,对她感到头疼。

  “不是,哈哈哈,我去问问看。”想也没想的,媺玫就跑到两人面前打招呼,蓝拓连想阻止都来下及。“早啊。”

  “你早。”小如回应她时,嘴角还不自觉挂著窃笑。

  “妹妹你好可爱哦,今年几岁?”

  “我想……跟你差不多吧。”看著那圆圆的脸,比自己还矮半个头的身材,她如是猜想。“也许我比你大一点,我十四岁,要升国三了,你呢?”

  “噗哈哈哈哈——”蓝拓听见忍不住抱著肚子狂笑。

  媺玫真是无言,完全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好。“我二十四岁了,小妹妹……”

  “怎么可能?”小如直接的反应又一次黥伤了媺玫脆弱的心灵。

  她立即转头告状,“呜,蓝拓,她欺负我啦!”

  无奈他没什么同情心。“老实说,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以为你小学五年级……”搞不好小学五年级生的发育都比她好。

  “蓝拓!”她气炸了。

  “小如,没礼貌。”老奶奶轻斥率直的孙女,抱歉的对媺玫道:“抱歉,我孙女不懂事,有冒犯的地方,请你见谅。”

  “没关系啦。”她豁达的挥挥手。“冒犯的是我们,因为啊,觉得她很像一个人……”

  “小如啊,她像她爷爷,不论长相还是体贴的个性。”老奶奶的神情慈祥温柔。

  体贴?那一定不是捣蛋鬼,他哪懂什么叫体贴啊?蓝拓和媺玫两人相觑,从交流的视线中达成共识。

  “咳咳咳咳咳……”说没几句话,老人家又咳了起来。

  “奶奶,你一直咳,回家了啦,明天再来。”小如担心得愁眉苦脸。

  “就是啊,你快点回去吧,孙女在担心了呢。”

  “不是才大病初愈?你啊,别太逞强了。”

  其他进行晨间运动的老先生、老太太们也纷纷劝阻。

  “你都等了这么多年,还怕多等那么些时间吗?”

  被力劝回家的老奶奶,实在不敌其他人的热情,只有顺了大家的意思。“我是怕啊,这身老骨头,再等也没几个日子了。”神情落寞的苦笑。

  “奶奶,你又乱说话,我要生气了!”见奶奶露出如此落寞的神情,还讲这种话,小如又难过又是生气,眼眶都红了。“我要陪你一起等,说好的,你不可以每次都说这种话……”

  老奶奶心疼的拍拍孙女的手背,笑了笑,在她的扶持之下,缓缓下山。

  看著祖孙俩相偕而去的背影消失在小径那一头,气候也渐渐暖了。

  “我孙子孙女,没一个能跟小如比,想不到啊,一转眼都快十年了,以前是阿绫牵著孙女,现在,换孙女照顾她了。”

  “是啊,她命好哪,儿子孝顺又有出息,五个孙子个个优秀,长孙还在美国念医学院呢。”

  “就可惜没个伴儿,都这么多年了,她还在傻傻的等啊……”

  等了半天以为等不到他们要找的人,却听见意外的消息。

  “那个,请问——”媺玫好奇地凑过去。“那个老奶奶,在等什么人啊?”

  “是情人,约好了要一起私奔,听说她的对象当年是个大少爷,闹得满城风雨呢!可没人知道那少爷一家搬到哪了,总之,她就这么一个女人拉拔孩子长大。”知道内情的人说。

  “说是约好了早上五点在这里碰面,超过四十年的时间,阿绫每天都来,风雨无阻,死心眼的相信她的情人会来接她。”

  听到这,两人都不敢相信——这么巧?

  他们不过第一次出来找,就让他们发现了小绫的去向,就是刚才那个虚弱的老奶奶?!

  “谢谢。”媺玫随口道了声谢,跟蓝拓两人对看一眼,然后同时跑向小径,追上祖孙两人,总算在她们进家门前拦住人。

  “老奶奶,等一等。”

  在一栋独院独户的豪宅前,老奶奶和孙女俩正要进门,仆佣特地出门迎接,扶持咳个不停的老妇人。

  “咳咳咳咳,什么事?”

  “请问你——”蓝拓本欲开口,却被媺玫阻止,拉著他到一旁。“你做什么?”

  “我觉得……我不知道。”看著老妇人虚弱的身体,凹陷的眼睛,风中残烛的晚年,她突然间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事情的真相。

  如果她就是小绫,等了这么长久的岁月,她是这么相信她的情人会来接她,一等,就是漫长的五十年。

  这五十年来,她深信著情人仍活著,如果他们就这样突然跳出来告诉她,她的情人、她孩子的父亲,早在他们约定私奔的当天就死了——五十年的漫长等待,换来的是情人的死讯,这情何以堪?

  “奶奶年纪大了,让她知道天人永隔,这样好吗?”媺玫眼眶泛红。“她承受得住吗?有时候无知也是一种幸福,到死都抱著希望,这样……不也很好吗?我们……不要说了,好不好?”

  她这么容易伤感,为了别人……

  蓝拓叹口气,抹去滑过她脸庞的泪水,轻声道:“如果是你呢?你希望一辈子被蒙在鼓里,还是想得到一个答案?你想相信什么?情人还活著却逃避退缩了,还是他并没有违背诺言?”

  “我……”她选择后者,她情愿相信,两人的爱情没有背叛。

  “你无法为她决定。”

  “可是她的身体状况很糟,我怕她承受不住打击,那……问小朋友。”她仍担心。“也许、也许我们找错人了也说不定。”

  她的心肠也未免太软了吧?!

  蓝拓无奈,只能答应由著她。

  媺玫立刻擦干眼泪,回头,漾著无敌的笑容对小女生说:“那个……小妹妹,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噢?有事吗?”小如略感怀疑,想著会不会是她刚才嘲笑这个,呃,小姊姊,她现在想报复?

  拉著她到一旁,媺玫深吸口气,“呃——”突然,话又吞了回去。

  “嗯?”小如更觉得怪了。

  “问你哦,我只是想问你,你不回答没有关系……”她词穷了。“有没有人说过,你长得很像一个叫言靖儒的人?他……好像跟你奶奶有关系……”

  小如脸色迅速刷白,激动的握著她的手臂。“你怎么知道?谁告诉你的?你知道他在哪吗?”

  “如果我告诉你,他不在了呢?”媺玫痛苦的说出口。“你还会想告诉别人吗?”试探的口吻,语气很不确定。

  小如眼眶迅速积满泪水。“骗人。”豆大的泪水滑落面颊。

  “我、那个……”媺玫手忙脚乱。

  “奶奶,哇——”小女生走到奶奶身边,抱住她大哭。

  “小如?”老奶奶奇怪坚强的宝贝孙女怎么会突然大哭,便问:“怎么了?姊姊跟你说了什么?”

  “呜,她说、她说,我跟爷爷长得很像,她说、她说……爷爷不在了,奶奶,哇……”她为奶奶心疼,等了这么久,却仍等不到心爱的人。

  闻言,老奶奶晕眩了下,幸好旁边有仆佣在,众人七手八脚的扶住她,才没让她摔著。

  她抚著胸口,闭上眼,朝媺玫招手。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萧媺玫。”

  “媺玫,是靖让你来告诉我的?那么,你告诉我。”细如枯枝的手指从胸口掏出一条项炼。“这是什么?”她想要确定,如果眼前的女孩真是靖要她来的,那么,她该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

  看见那条项炼,媺玫终于确定了,眼前的老奶奶,就是捣蛋鬼托付他们寻找的小绫。

  “是‘诺言’,他亲自设计,从法国带回来的纪念品,是你们的定情物,奶奶,言靖儒——他说对不起,无法遵守你们的诺言,他走了,不在了,这辈子欠你的,他来生还……”

  老奶奶闻言,泪水已布满老迈的脸,她将“诺言”置于胸口,嘴角噙著笑,喃喃道:“我就知道……他没骗我……靖不会无故抛下我,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我没有白等,没有白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