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求婚公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求婚公告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雅钧,你干么啦?!”媺玫伸长了手欲抢回手机,无奈人矮腿短,号称一五○的身高,哪能跟身材高姚,手长脚长的女王相抗衡?

  所以啊,只能眼睁睁看著人家快乐的抢过手机,报上所在地点,然后收线。

  “这年头哪有这么好心的邻居?我想亲自答谢他照顾你啊。”雅钧娇笑。

  看著好友的巧笑倩兮,媺玫只感到一股恶寒。笑得这么甜美,一定有问题,通常她这样笑,就表示有人要倒大楣了。

  至于那个倒大楣的人,一定是她……

  “有这么简单?”她才不相信好友的立意只有答谢人家,尤其,在知道她对蓝拓有一点点动心之后。

  分明就是想作乱。

  “你说呢?”雅钧对她抛来一记媚眼,吊人胃口的语气。

  “你们讲完了没啊?”在一旁当苦力跑腿的小野被太阳晒得脸红发晕,手上拿著欲换装的衣服,瞪著正在玩闹的两个人。“很热耶,快点拍一拍走人了啦!”

  于是中断的拍摄工作又持续进行。

  只见蔡雅钧一会在篮球场上一边打球拍摄运动风服饰,接著又坐在草坪上穿著甜美的约会决战服,从公园东跑到西,不断的更换衣服,不断变换姿势。

  不愧是训练有素的模特儿,就算被太阳晒得有多晕,脾气有多暴躁多想大骂三字经,一旦面对镜头,她就是能露出最美的笑容,不显疲态。

  “OK,换装。”媺玫拍下此套衣服最后一张照片,放人。

  “我要补妆!小野,你跟我一起去。”雅钧传唤仆人小弟,顶著一张妆花一半的脸,一边把小外套脱掉丢给弟弟,一边冲到工作车上换装补粉。“头发歪掉了,帮我重弄。”

  “好。”小野虽然身高一百八,体型壮硕,常常拍胸膛说自己是铁铮铮的男子汉,可他也能做细微的工作,造型更是他的强项,他很会弄女孩子的头发,也会视服装和背景搭配发饰和身上的小饰品。

  媺玫没跟他们一起回工作车,而是低头检视方才拍摄的照片,再勘查背景,找角度和灯光,以求拍出最好的画面。

  就在她更换镜头时手机响了起来,是蓝拓——

  她一方面怕镜头进尘,又怕漏接了蓝拓的电话,步调突然乱了,越是想动作快就越是手忙脚乱。

  终于,镜头装好了,她立刻接起手机。

  “你到啦?”喜悦欢欣的语气,可电话那头并没有声音,是一串长长的沉默。“蓝拓?”她顿时有不好的预感,迟疑的喊。

  “小玫。”

  听见电话那一头传来的声音,她顿时楞住。

  会这么喊她的人,只有一个。

  “你,过得还好吗?”

  血液逆流,她握著手机发不出声。

  明明四周这么吵,运球的声音、小孩的欢笑声,此刻全部像被按下了静音,她只听见“那个人”的声音。

  “我回来了。”他说,声音沙哑,像是压抑著奔腾的情感。“这些年来,我一直,一直很想念你。”

  他没变,一点变也没有,还是这么会甜言蜜语,她该挂断电话,叫他别来烦她,反正他这个人说的话,全部都是骗人的。

  但是她开不了口,面对这个背叛的男人,她全身僵直,一口气梗在喉头,想吼,却吼不出来。

  他怎么有脸说想念她?凭什么?!媺玫气得浑身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直到感觉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回头,就看见那张化成灰她也认得出来的脸——邵尔凡,他持著手机,清俊的脸庞漾著和煦的笑,含情脉脉的双眼直锁定她。

  “惊讶吗?你知道的,我对你一直很用心。”他笑,一脸的宠溺。“我回来,是来带你走的,小玫,跟我一起走。”

  跟他走?

  她觉得好笑,他怎么这么厚脸皮,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这么笃定他向她伸手,她就会追随他的脚步?!

  邵尔凡如电影情节般走向她,伸手触碰她的小脸,低头,看著她手上握著的相机,脸上闪过一抹怀念笑意。

  “我依旧是你的专属模特儿,小玫。”

  “依旧?”这个字眼,让媺玫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以为,我还是那个被你耍得团团转的萧媺玫?!”越想越有气,小脸沉下,她一掌打掉他的手,抬脚狠狠踹他。“谁跟你没事,你白痴啊?!”

  “小玫,你还正气我,哎哟,你怎么打人?住手,住手!”原本一副风度翩翩王子样的家伙,此刻立即沦为被追打的对象。

  蓝拓提著冰凉饮料和食物来到四号公园,打算慰劳一下邻居,却绕过大半公园才发现她的所在位置。

  结果,竟然看见他那聒噪的邻居,正跟个男人拉拉扯扯,打打闹闹。

  他的脸当场垮了下来,尤其看见那男人一把将她搂住,低头欲强吻,而她则疯狂尖叫捶打,奋力抵抗时——

  一股熊熊怒火自心底涌现,他大步走向前,高头大马的他迅速分开两人,一把揪起那男人的衣领。

  “你干什么?离她远一点!”声音中带著警告意味。

  “蓝拓!”见到他,媺玫顿时大喜,像溺水的人抱到浮木,想也没想的扑到他身后,抱住他的腰。

  两个人都楞住了,奇妙的化学反应发酵,隐藏在心中那点火花迅速加温,让他们无法再骗自己,面对这些日子以来的暧昧。

  哪一种邻居,会当到他们这样?

  “小玫,你跟他……”邵尔凡大大震惊,不敢相信的看著她和这个混血男人的亲密姿态。

  她不是随便的女孩……

  “怎样?你有意见?”蓝拓江湖味十足的“询问”,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只是他松开揪住他领子的手,保护意味浓厚的,将手臂置于身后女人的肩膀,揽到身侧。

  这一揽,将媺玫心中那抹不确定,彻底粉碎。

  心跳得好快,很久很久,没有这种心动的感觉了。

  不是对偶像的崇拜,是身为一个女生,对男生的那种喜欢。

  她喜欢蓝拓,喜欢他一边抱怨一边做菜给她吃的无奈,喜欢他恶毒的言词,更喜欢他此刻保护欲旺盛的将她纳入羽翼之下。

  “小玫,你……”邵尔凡痛心疾首,一脸像是被背叛的神情。“我没想到你会这样对我。”

  “我怎样对你?”身旁有了蓝拓,她突然觉得,过去的事情都不重要了。

  现在仔细看邵尔凡,她觉得当年的自己真是傻,为了一个这样的男人,居然放弃学业,放弃她大好的前程。

  “笑死人了,我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一副情圣的嘴脸在我面前出现?啊?你当我白痴吗?你以为我蠢到会被你骗第二次?邵尔凡,你以为你是谁?”她一口气对他吐出这些年来的怨怼,而且越想越生气的她,抬脚又是一踹。

  “噢,你怎么变成这样?以前你不会打人,一定是姓蔡的……”

  “怎样?姓蔡的惹到你了?”说这句话的,是换好衣服,发型重新梳整,一身甜美碎花小洋装的雅钧女王。

  只见她双手叉腰,双眼布满杀气,然后突然朝邵尔凡飞踢过去。

  “老娘跟你说过,见到一次打一次,你是没听进去的样子!”俐落的身手,像是练过很多次,而且完全没有弄皱衣服。

  “你、你这个泼妇!”被踢倒在地的邵尔凡指著蔡雅钧,眼眶含著委屈的两泡泪。

  “老娘就是泼妇,怎样?你咬我啊!”女王提脚再踹,还用高跟鞋狠狠踩。“对一个没创意又孬种的小偷,我何必跟你客气呢?”她朝著邵尔凡狞笑。

  “好了啦,雅钧,叫他滚,找不想看见他。”媺玫不想计较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闻言,女王总算抬高下巴,冷冷一哼,朝那烂人投以狠狠一记瞪视,才抬脚饶他一命。

  “我、我不会放弃的!”临走之前,还不忘撂一下狠话。

  “他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雅钧一脸的不爽。

  “很难吗?别忘了我妈是大嘴巴,连我新的电话都告诉他了,尤其他是大少爷,要找人调查跟踪我,不是什么难事吧。”媺玫翻白眼。

  “妈的,阴魂不散。”雅钧完全不淑女的骂出脏话。

  可她的不爽,在看见好友跟个大帅哥搂在一起时,全数烟消云散,漾著甜蜜得过分的笑容欺近。

  “你好,我是蔡雅钧,小妹的好朋友,工作室的合伙人,你就是她的邻居吼?谢谢你把她养得头好壮壮,我妈好担心她会饿死哦!”十分热情的握著蓝拓的手,语带感激。

  “蓝拓,你好。”他大方回应美女的热情,可脸上没有笑容,依旧很闷。“一点小东西,大家一起吃吧。”他弯腰拎起被放在地上的饮料和零食,心中仍不断的想著。

  刚那男人,是谁啊?!

  “你身上这套小洋装——我看过,想不到裁成实体,跟设计图上有出入。”他想起曾经在媺玫住处看见这套洋装设计稿,当时看不出所以然,现在倒懂了。

  连他这个对女装不熟的男人,都觉得这套洋装展现出小女人的婉约风情——虽然这个模特儿刚才不淑女的飞踢一个男人。

  “哦?你看过小妹的设计图哦——”雅钧眼睛一亮,笑容诡异的看向一脸不安的女人。

  这些年来,媺玫对自己的设计图保密到一种病态的程度,除了自己,不准别人看,要是被人看到了,她会当场毁掉,绝不让作品有流出去的机会。

  这个叫蓝拓的大帅哥对媺玫来说,地位超凡吧?

  “她很厉害对不对?每两星期都能设计二十件以上的衣服,根本就是天才!”没有拆穿好友的心思,只是朝她投以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所以我们网路服饰店才会生意兴隆啊,我们家的衣服跟别的卖家不一样。”一副与有荣焉的态度。

  他倒没想到这一层,经雅钧这么一提,他才惊觉。

  两周一次新品上架,一次二十到三十件不等,每个月,她就是不断不断的设计衣服,亲自挑选布料、打版、裁缝——她的忙碌,不下于他啊。

  还以为她做网路服饰店生活很悠闲,才能老往他住处跑的骚扰他,跟他打闹著好玩,以为她没事做,其实她时间规划得很好,跟他想像中差了十万八千里。

  好感,也为此增加不少。

  “真是想不到,这个哈比人也有厉害的一面。”为了掩饰内心的骚动,他捏她了下身旁女人的脸。

  “很痛耶!”媺玫尖叫拍打他的手。“蓝拓,放手啦。”

  “我以为你只会吃和吵人而已,想不到啊,想不到。”

  “吼——我跟你拚了。”两人又像平时一样,旁若无人的打闹。

  可看在蔡家姊弟眼中,怎么看都像是在打情骂俏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