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求婚公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求婚公告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蓝拓和经纪人约在远企六楼的壹Cafe碰面,十点整,他没有迟到,但经纪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阿拓,坐。”经纪人见他到了,立即收拾桌面凌乱的纸张,招来侍者点餐。

  蓝拓的经纪人英杰,是少数知道蓝拓就是蓝楼的人,两人合作快八年了。

  以蓝楼这个笔名出书两年,蓝拓深觉应付书商、经营网站是一件很累人的事。当时他还在念大学,实在无暇顾及这些琐事,连写作的时间都被这些杂事剥夺了。

  但有天他收到一封电子邮件,写信的人正是英杰,他在信中直言,如果“蓝楼”想让写作生涯长久,那么就必须做好规划,而能够满足蓝楼要求的人,只有他——英杰。

  附加档案是一份合约书草稿,一份确实让蓝拓满意的内容。

  保障他的隐私,毋需插手人情世故,只管写作。

  经过长达半年时间的书信往来,蓝拓才相信这个叫英杰的家伙是来帮他的,而他还是演艺圈小有名气的经纪人。

  “你为什么要帮我?”在第一次见面时,他忍不住问。

  “只是想让我欣赏的作者专心写作,别被这些小事打断,但别以为我有多清高,当你经纪人,我能赚的也不少。”英杰老实承认他为了五斗米折腰。“你不喜欢接触人群,我八面玲珑交游广阔,想坑你,得先经过我这一关。”

  因为英杰的老实坦白,蓝拓决定相信他。

  英杰也没有辜负他的信任,合作多年,一直相处得很愉快。

  “日本有两家书商对你的新书有兴趣,开的条件都不错,不过我回绝了偿高那一方,对方开出的价码很高,但相对要求你赴日开签名会,我只能含泪说ByeBye。”

  “嗯,谢了。”蓝拓拿下墨镜,露出一双蓝眸,他用蓝色隐形眼镜掩饰了他真正的瞳色。

  接过合约书,他仔细察看。

  英杰也不急,徐徐的啜著果汁等待。

  每个月他都与蓝拓碰面,还记得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被他的年轻和俊美吓了好大一跳。

  在演艺圈待了这么多年,俊男美女不计其数,都看到不要看了,但蓝拓,他很特别。

  他的特别不只是畅销作家蓝楼这个身分,而是因为他的外貌,他的气质,不像人。

  如果他愿意公开露面,绝对会将蓝楼推上事业的颠峰,想想,一个高大英俊的作家,会有多强大的吸金力。

  可一旦他公开露面,也就是在告诉那些虎视眈眈的经纪公司,蓝拓是一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钻石矿坑,欢迎大家来抢。

  英杰是聪明的经纪人,对蓝拓十分保护,碰面时一定是在这种五星级饭店,以防狗仔偷拍。

  而且,他也是少数知道蓝拓异色瞳的人。

  “要是你出道当偶像,那些少女一定会疯掉。”

  话说当时,他是满想说服蓝拓当偶像艺人的,但比较起来,外貌表相的东西是很肤浅的,只有脑袋里的东西才是长久,所以他还是选择当蓝拓的稿件经纪人,帮他管理网站,找书商,订合约,比照顾任何一个艺人还要累。

  “你讲不腻啊?”蓝拓好笑地摇头。

  “哈哈哈。”

  英杰之于他,就像一个大哥,对自己照顾有加,他很任性,坏脾气又难搞——尤其是在赶稿的时候,但英杰就是会耐心的哄他、安抚他。

  蓝拓很清楚,自己的个性只有两个字能形容。

  “你很机车耶!”有回媺玫被他的毒舌嘲讽得忍无可忍,破口大骂。

  “辛苦你了。”他略感同情的拍拍英杰的肩膀。

  英杰差点被果汁呛到。“阿拓,你今天……心情很好吗?”不能怪他这么吃惊,这是两人合作多年以来,第一次听到他说这种体恤话。

  “我体贴人很奇怪吗?”蓝拓忍不住问。

  “是啊。”英杰回答得很快,让他为之气结。“你好像……有一点不同。”

  “怎说?”他感兴趣的挑眉。

  英杰仔细打量他,这个自己从少年时期看照著成了个男人的家伙,玩味的支著下巴笑。

  “感觉上没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脸部线条软化很多,似乎——没那么愤世嫉俗了。”身为蓝拓的经纪人,他很了解蓝拓如此阴阳怪气的原因。

  包括他不为人知的身世背景,那双与生俱来的异色瞳,是他被遗弃的原因。

  生下他的父母说,他是被恶魔诅咒的孩子。

  他以为中国人才会迷信,想不到外国人也很迷信,那对外国夫妻吓得不敢抱亲生儿子,让他目瞪口呆。

  但多年后,蓝楼的名气传到了欧美,好莱坞甚至重金买下电影版权,拍摄叫好叫座的恐怖电影,蓝楼一夕之间声名大噪,那对原本对儿子诸多排斥的美国夫妇竟然又开始调查他的下落。

  “我很好奇是什么改变你,女人吗?没听说过你交过女朋友,你到底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啊?”

  “我当然喜欢女人!”蓝拓慎重表明。

  “噢——我还以为。”英杰笑,不言而喻。

  “没跟女人交往过,不代表我喜欢男人。”他没交过女友,感情上一片空白,是因为保护自己的他,不愿对人敞开心门。“我也会去夜店。”解决生理需求的时候。

  “噗——”英杰又喷茶了。“你的防人之心,未免太重了。”

  他淡淡一笑,不想解释为什么。

  他的灵异体质,他的异色瞳,被亲生父母抛在台湾的伤痛,让他无法相信人。

  尤其是他的灵异体质,会让他看见很多女孩身上缠著鬼魂,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还有婴灵。

  他实在对这种事情很头痛,感觉跟人交往会被监视,所以尽管有生理上的需求,也少有一夜情,没有感情为基础的肉体关系,只是让人空虚而已。

  不过这也让他想起来,他没看见那小妹妹身边有任何灵体——捣蛋鬼例外。

  “噗——”

  “你笑什么?”英杰好奇地问,不过一个月,怎么蓝拓的改变这么大?

  不再冷冰冰的,像个人了。

  “想到我新搬来的邻居。”萧媺玫,小妹妹,她很自豪自己永远被人叫小妹妹,二十四岁还爱装年轻的女人。

  “嗄?你隔壁那栋鬼屋有人敢住?”他对蓝拓所住的房子当然是敬而远之,绝对不会靠近方圆五百公尺。

  “嗯,还住了一个多月。”能住这么久,算她厉害。

  英杰咋舌。“除了你这个怪咖,还有人敢住在那里,还是个女的——”胆子大到让他无言以对。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著,把合约的事忘得一干二净,直到电话声催促,才打断了两人的闲聊。

  “出版社总编要我过去一趟,八成又想要搞签名会这种事,你要去吗?”

  “那不了,说我没空。”蓝拓立刻打退堂鼓,把事情都交给信任的经纪人处理。“都交给你了。”

  两人结帐离开饭店,蓝拓去取车,看了看时间,十二点半。

  “不知道那笨蛋在哪?”掏出手机,拨号。

  “喂?”

  “你在哪?饿死了没?”一开口就没好话。

  “蓝拓,你讲话很难听耶,我在外拍啦,你要回去了吗?”

  “嗯。”奇怪,听见她的声音,为什么他有一种平静的感觉?她的声音明明就呱呱呱的吵死人啊。“我忙完了,你呢?”

  “才要出来外拍咧,今天太阳很棒,我想可以拍到四点吧,不然你先回去,我再想办法回家就好了,不用担心我啦,我很坚强的。”媺玫搞笑的说。

  他应该说好,挂上电话把车子掉头,开往回家的方向,尤其今天气温高达三十八度,热死人了。

  但是他没有,反而反常的开口问:“你们要去哪?下午没事,我去帮忙。”

  “嗄?你来帮忙?”媺玫吓得差点握不住手机,还把心爱的相机掉在地上。“不、不用了啦。”开玩笑,要是他来,雅钧不泄露她的秘密才怪。

  她对他的感觉,其实还有那么一点不确定,不确定她对他的好感是女人对男人,还是单纯的偶像崇拜?

  “要来帮忙哦?太好了。”耳尖的雅钧女王不由分说,抢过手机就报上外拍地址,最后还得寸进尺的要求。“带好吃的好喝的来哦,掰!”

  “雅钧——”媺玫懊恼的尖叫声,是蓝拓在电话被挂断以前听到的美妙声音。

  他没发现自己眉眼都在笑,取下蓝芽耳机,哼著歌开车,当个好心的邻居。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