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求婚公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求婚公告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又到了两周一次的新货上架,是拍照的日子。

  一大早,媺玫便扛著相机,搬上她的小绵羊,准备出门。

  “咦?发不动?”骑在车上猛催油门,却怎样也发不动,最后小绵羊竟发出噗噗两声,就再也不动了。“啊咧,这样我怎么出门啊?”

  望著抛锚的小绵羊发楞,想著现在打电话叫雅钧来接她会不会被砍?

  一定会的嘛!

  就在她想著该怎么办的时候,隔壁那位邻居,很少在白天清醒的大作家蓝拓,竟然离奇的出了门。

  不但如此,他还穿得很休闲雅痞,戴著一副黑墨镜……他本身就是个混血儿,听说他只有四分之一的东方血统,不过那些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好帅!就像是外国杂志里的超帅男模。

  媺玫看傻了眼。“你是蓝拓吗?”

  “你眼睛瞎了啊?”

  这么恶毒的回答,绝对是没错。

  “太阳还没下山耶,你出门要做什么?”

  “跟经纪人谈新书的日本版权。”讲几百次了,她有没有在听啊?“看我白天出门很奇怪吗?我不是鬼!”他掏出钥匙,按下中控锁。

  房子旁边那个车库门缓缓开启,出现一辆黑亮的休旅车。

  媺玫吃惊的看向车库,“咦?我以为那个是装饰用的。”

  “你少傻了!你以为我怎么出门?走路吗?”

  “不是用飞的吗?”她故意问。“你会移形换影术吧!”

  他笑得很狰狞,“小妹妹,你还想不想吃饭啊?”暗讽他是鬼?

  “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识时务一向是她的强项。

  一来一往的斗嘴胡闹,两人一下子又忘了时间紧迫。

  “你会害我迟到。”他低头看了看腕表,暗自计算驱车前往见面地点会不会迟到?来不来得及找停车位?

  忽然——“蓝拓!”好谄媚,好撒娇的声音。

  他只觉鸡皮疙瘩瞬间掉满地,不禁问:“你被邪灵附身了吗?”或者吃错药?

  “才没咧,能不能送我下山?我车子坏掉了。”媺玫立刻开口求救。

  觑了眼她那辆小绵羊,他想也没想地点头,“你今天要去工作室?东西快拿一拿,我送你去。”

  “YA,救星!”抱著相机,她欢乐的上车。

  他的车子是进口休旅车,十分舒适,空间也很大,她上了副驾驶座后,蓝拓便将车子开下山。

  “你忙完怎么回来?”他好心地问,基于邻居情谊。

  “叫雅钧或小野载我回来,顺便把车子送去修理,没有我心爱的小白,我哪里都不能去。”她把五十西西的白色小绵羊戏称小白。

  “嗯……”握著方向盘,一边想著,该不该好意接她回来?

  最近他们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有一点点不同,像是突然发现对方性别不同,开始别扭起来。

  “手机拿出来。”趁著等红绿灯时,他朝她伸手。

  “干么?”媺玫不疑有他,把手机贡献出来。

  蓝拓不由分说的输入自己的电话号码,然后发送。“好了,我下午还会去出版社一趟,大概会待到四、五点,届时你还没忙完再去接你,拿去,记住我的电话。”

  “噢……”傻傻的接过手机,不敢相信她有了蓝拓的电话号码。

  蓝楼耶——啧啧。

  车子里的气氛突然很诡异,弥漫一股暧昧的氛围,首先沉不住气的人是蓝拓。

  “咳,你腿上那包是什么东西?”她太安静了,他不习惯,只好找话题打破沉默,以免尴尬。

  “这是我心爱的小黑。”收起手机,媺玫掏出她的专业相机,Nikon  D70。

  打开专业相机专用包,除了相机本体之外,还有数颗镜头,长的、短的、闪光灯,拍静物的、动态的,一堆。

  摄影,是一门很深的学问,也是很花钱的嗜好,光那些镜头加起来的总额,就比相机本体还要贵了。

  可钱不是最大的问题,而是对摄影的热情。

  “看不出来你个子这么娇小,却能扛这么重的相机。”

  “这都是因为爱啊!”媺玫很自豪,打开相机浏览她日前在家拍摄的照片,爱不释手的调整镜头,然后,就著蓝拓没注意时,朝他的侧脸拍了一张。

  咔嚓!

  他被拍了?!应该生气的,他向来行事低调,不喜欢出风头,无论哪家电视台开出优渥的条件请他上节目,他都请经纪人婉拒。

  如果今天拍他的人是狗仔,他一定会抓狂,要对方把照片交出来,可对象是她,他竟然不觉得生气。

  也许是因为她总是这样人来疯,他习惯了吧?

  “哇,好值钱的照片哦!”

  “敢泄露出去,我会让你去跟捣蛋鬼作伴。”他阴笑威胁。

  “不愧是写恐怖小说的,连威胁人都这么恐怖。”媺玫大笑,自然没把他的威胁放在眼底。

  反正他这个人的威胁都只是说说。

  因为不顺路,蓝拓把她放生在对街街口,没有特地回转送她到工作室门口。

  “Bye!”她对著蓝拓的车子快乐的挥手道别。

  “那是谁?”

  “吓!小野,你怎么在这?”媺玫吓了一跳,回头,就看见工作室唯一而且永远的男仆——小野。

  “帮我姊买早餐啊。”他爽朗的亮出手上刚买好的美而美早餐。“有男人送你来耶,哇呜,我要跟我姊讲。”说完,拔腿狂奔。

  “你敢乱说话就死定了!蔡野!”她急忙追过去阻止。

  他们租来当做工作室的套房离蔡家只有两条街,当然是雅钧找的,原因是她每天都得到工作室里收信、回答问题、打包、对帐,要找个离家近一点的地方,否则她会疯掉。

  媺玫气喘吁吁的走进工作室,喘息不已。“死小野……你,别、别跑。”她扛著相机,当然跑不过年轻力壮的小野。

  “嗯,听说你被个男人接送呢,他谁啊?你的新欢吗?”

  一进门,就听见好友这么兴味十足的语气,媺玫不禁哀嚎,知道自己又会被拷问了。

  “死小野,你乱讲话!”她的报复是——抢走小野的早餐,一口吞下肚。

  “喂,吐出来,还我!”两人立刻大战三百回合,闹了起来。

  见状,雅钧仍是慢条斯理的吃著三明治,喝光冰奶茶。不过她表面平静,不代表没打算拷问犯人。

  先拿出相机,她熟练的取出记忆卡,把媺玫这两个星期以来拍著好玩的照片上传到电脑,清空记忆卡的容量,才能够进行他们的拍摄工作。

  她一如以往的,上传完之后将记忆卡内的档案全数删光,再将原本的档案烧成光碟备份。

  就在她选取档案的时候,却发现——

  “这个男人是谁啊?”三十二吋的液晶萤幕霍地被一张俊美的男性侧脸占据。

  皮肤白皙,戴著墨镜看不出他的真实样貌,但从肤色、发色看来,是个混血儿啊!

  “啊——”一股热气冒上头顶,媺玫脸色迅速泛红。

  “老实招来哦,你什么时候又开始拍男人了啊?”雅钧笑容阴险,一副打算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表情。

  “就,他是我邻居啦,我的小白坏了,他送我来啊,在车上很无聊,我在玩相机,不小心按到快门,才不是特地拍的。”当然是违心之论。

  那时就突然冒出一股冲动,对著他的侧脸按下快门,连想也没有想。

  唉,萧媺玫,你实在不会说谎。雅钧叹息。

  “是哦,那怎么画面都没有模糊晃到?光圈还调得刚刚好,角度也掌握得恰到好处,这角度很帅耶,这人皮肤真好,可惜没什么血色,毛细孔好清楚哦,你确定你不是特地等著天时、地利、人和的一瞬间拍这张照片的吗?”想拐她?不想想她谁?

  她是雅钧女王耶!

  “女王,我求求你饶了我,不要问了。”媺玫谄媚的抱著好友大腿求饶。

  “好吧,回答我一个问题,正经回答,不准搞笑,我就饶了你,不拷问你了。”

  “是!”

  回答得太快了,小笨蛋。勾起唇,她微微一笑,“你对这个男人心动了,对不对?”

  “啊啊啊啊——”媺玫惨叫。

  不愧是雅钧,狠角色!一问就问到要点,这叫她怎么回答?

  “快说!小心我鞭打你!”穿著高跟鞋的脚在媺玫面前晃呀晃,以示威胁。

  媺玫的拿手绝招——耍赖、装熟、厚脸皮、装可爱、装无辜,配上她娇小身材和圆润永远不会老的脸蛋,其实要拐人还满容易的。

  但这一切,都对她起不了作用,谁叫她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太了解彼此了。

  媺玫知道,雅钧这三年来很担心她,所以陪在她身边,虽然她强势、霸道,用凶残手段对付她的白目,但这些行为,都在掩饰对她的担忧。

  “唔,嗯……”她回答不出口,否认吗?但她无法摇头,她是真的——还满喜欢蓝拓的。

  所以她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低下头来,红著脸等待雅钧的大声嘲笑。

  结果没有,等了好久,没有听见好友的起哄,她觉得奇怪的抬头,却被雅钧一把抱住,感觉到雅钧抱著她,紧紧的,全身颤抖,抽噎啜泣。

  “雅钧?”

  “呜——臭小妹,我以为你再也不会谈恋爱了……太好了,还说你不会再喜欢人,你可以的嘛,呜——”

  听见这话,媺玫也倏地红了眼眶。“雅钧……”

  “告诉我这家伙叫什么名字?本小姐去会会他,警告他不准辜负你。要是他敢,老娘灭了他!”保护欲旺盛到过了头。

  看著好友一副大姊头的姿态,她忍不住摇头。“你……你黑社会啊!哎哟,八字还没一撇啦!”

  “乖,小妹妹,告诉雅钧女王,这小子混哪里的?嗯?”

  媺玫无言,回头朝女王的弟弟求救,哪知,小野只给她一个爱莫能助的摊手。

  她完蛋了!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