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求婚公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求婚公告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只闻二楼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不一会儿,媺玫就下楼来,手上没有任何行李,只有类似日记本的东西,朝著蓝拓大喊。

  “等一下!你刚刚说的再说一次,我记下来!”她匆忙打开记事本,因为太兴奋,双手都在抖,一个不小心笔记本掉在地上。

  弯腰捡起笔记本,蓝拓看见上头用奇异笔可爱的写著“MAY——第三类接触百分百”字样,他,沉默了。

  再看见夹在笔记本中的黑色书卡,他略感意外的挑了挑眉。

  “啊,蓝楼的签名!还我!”她尖叫著要他把珍藏的书卡还她。“小心点,不要折到,拜托你,我求求你,那是我前年国际书展排了六小时的队才抢到的限量签名——”

  “不过一张纸,拿去。”他撇了撇嘴,把东西还给她。

  “太好了,来,我们慢慢聊,你把刚才的事再说一次,我记下来,原来我身边有发生灵异事件哦?我都不知道说,下次遇到我会记得的,告诉我捣蛋鬼在哪?他长什么样子?是年轻鬼还是老鬼?”她连珠炮似的发问。

  你才老鬼咧!捣蛋鬼气得七窍生烟——是真的有烟从他眼睛、鼻子、耳朵、嘴巴冒出来。

  一脸奇异的看著兴致勃勃的女人,蓝拓不知该说什么好。

  “我看不到他啦,你帮我问一下捣蛋鬼他需要什么,衣服吗?我可以烧给他哦,大家同住一个屋檐下,不要客气。”

  这一辈子,他看过太多人知道鬼存在后的反应,但绝对不是像她这样兴匆匆的问一堆,而是会先用各种方法驱鬼,在知道无法将留在此地的灵魂驱离后,拔腿狂奔。

  “你,不怕吗?”一股冲动让他开口。

  “怕什么?捣蛋鬼吗?”媺玫好笑的看著他。“我住进来这么久,他没有真正伤害我,不是吗?有什么好怕的?而且我住进来,就是看中这栋房子的‘有问题’。”

  妈的,她意思是不是要继续住下去捣蛋鬼哇啦啦鬼叫中。叫她搬出去啦!

  看著鬼邻居气得全身涨红,头上长角,变成小恶魔的形体,再看看眼前不动如山的怪女人,蓝拓突然觉得她吵归吵,但脑子里好像有点东西,不容小觑。真鲜,他第一次遇到这种人。

  知道他的灵异体质,看见他被人视为妖异的异色瞳,却不把这种事情看在眼底,别人在意的事物,她当成普通正常,她不怕他。

  她不怕他,这件事情对他来说意义重大。

  “噗——”突然他笑了,而且抑制不住,看著她猛笑。“哈哈哈哈哈——”

  “欸,你不要光只是笑,快点重新说一次,我要写下来,以免以后忘记,快点说啊!”媺玫好急,准备振笔疾书。

  这里有个人缠住他,用疲劳轰炸方式一直讲话讲话讲话,楼梯那方也有只鬼以怨恨的眼神瞪著他,朝他吼。

  阿拓,叫她给我滚出去!听见没有捣蛋鬼暴走,用只有他自己听得懂的话开骂。

  来回仔细看,住在这栋房子的一人一鬼,在某方面来说,还满像的嘛。

  思及此,蓝拓又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趴在沙发上猛笑。

  这女人当他邻居,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

  *

  他收回那句话!

  这女人当他邻居,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为什么你一天到晚往我家跑?你家没温暖吗?”正在阅读找寻灵感的蓝拓,因为又被急促的门铃声打扰,不爽的来开门。

  “哎呀,吃饭时间到了嘛,我拿芒果来给你,很好吃哦,玉井的爱文,打成芒果冰沙超好喝。”媺玫抱著一箱散发诱人香气的爱文芒果,让他这美食主义者无力招架。

  “你别老是用吃的当挡箭牌。”话是这么说啦,但还是乖乖闪身让她进门。

  他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个性,也许,就是要一个像她这样热情到近乎厚脸皮的女孩子,才能融化他的冷若冰霜吧?

  “嘿咻——”媺玫抱著芒果要进门,但蓝拓先一步接过,轻松的扛进屋里。

  她微微笑,因为他这不自觉的体贴举动,让她觉得很窝心。

  厨房传来果汁机的声音,她就在客厅等待。

  有回她好奇的问为什么他很少开灯?连窗帘都很少拉开,他的回答令她喷饭。

  “我喜欢。”

  就这么简单,没有别的。

  但她总会偷偷的把他的窗帘掀开,或者趁他不注意开灯,而他没骂她,也没给她冷眼,几次之后,她更大大方方的做了。

  咻一声,她拉开窗帘。

  喂,你这女人小心点,太阳晒到我了,笨蛋。

  她听不见这声音,但拥有灵异体质的蓝拓却听得见这声碎碎念。

  他捧著两杯现打的芒果冰沙走出厨房,媺玫一看立刻冲上前,膜拜似的接过。

  “你好厉害哦,蓝拓!会打蟑螂又会煮菜,以后谁娶你谁好命——哎哟,你干么打我头啦?”

  白了她一眼,对她的口无遮拦很没辙,什么谁娶他?他是男的耶!

  “冰沙打好了,你可以回去了,我要看书,没空理你。”

  “你都看什么书啊?”她好奇地问。

  想起数周前捡到她珍藏的作家签名书卡的事,她这么喜欢蓝楼,那应该对他的藏书很有兴趣才是。

  也许,是想看她发现时,会有什么表情吧?

  “你可以上来挑你喜欢的,借你,要还我。”他难得的大方,连捣蛋鬼都发现了。

  阿拓,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大方?

  “你怎么跟著跑来了?她不在家吵闹,不是正合你意?”略过问题,他迳自问。

  “咦?捣蛋鬼也在这里吗?帮我问问他,新衣服他喜不喜欢?”媺玫抓到机会,赶紧要好邻居当翻译。

  蓝拓这才发现捣蛋鬼换了一身新衣服,他挑了挑眉,像是在询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只见捣蛋鬼躲著阳光站在阴暗处,青绿的脸上有可疑的红晕。

  咳,她硬要烧给我,我也没办法——

  他忍不住喷笑,看这一人一鬼的相处模式,当中间人传话翻译,是他近来最大的乐趣。

  明明只有捣蛋鬼一个在唱独脚戏,媺玫什么都看不到,她还是能一头热的忙著,而且,被他耍得团团转。

  “他说他很喜欢,谢谢你,下辈子会好好报答。”身为中间人,他开始乱造谣。“他说有个不情之请,他的内裤几十年没换了。”

  屁啦!阿拓,你少乱讲!我根本就没穿内裤——靠,我怎么说了?

  “真的哦?跟他说别客气啦!我过几天忙完再做给他。新货上架,我又要忙了。”媺玫喜孜孜地点头说好。“帮我问一下,他内裤穿什么尺寸,S吗?”

  我哪有这么小!捣蛋鬼气得脸红脖子粗。

  耳边听著鸡同鸭讲的对话,蓝拓又一次笑到上气不接下气。

  “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啊?”媺玫都不懂他为什么每次都可以笑到快断气。

  “捣蛋鬼害羞的表情太好笑,我忍不住。”完完全全的,乱讲。

  捣蛋鬼彻底无言,不想再多说话让人嘲笑,索性直接闭嘴,双手环胸生闷气。

  一边乱聊一边走上二楼,他们来到蓝拓的书房。

  平时不开灯,窗帘始终挡著外头的阳光,今天为了媺玫的到来,难得的大放光明,也害得捣蛋鬼只能躲在桌子底下,不见天日。

  “哇——”看著那惊人的收藏,媺玫不禁咋舌。“好多——天哪,全部都是恐怖文学,还有惊悚小说!吼——蓝楼全集!”眼尖的她立刻发现最醒目的一套书,是她最喜欢的网路文学作者蓝楼的作品集。

  蓝楼,十年前在网路上撰写文章,一周一万字,以连载的方式写作,原本只是觉得张贴文章好玩,结果却造成广大回响,进而有出版商接洽,开始了长达十年的销售保证。

  以恐怖、鬼怪奇幻小说创下惊人销售量,他的故事连电影圈都感兴趣,其中拍成电影的两部作品都创下票房纪录,版权也卖到欧美日本。

  出版版权、电视版权、电影版权,让蓝楼这个作者版税抽不完,必须请经纪人打理这些事,才能安静创作。

  “连绝版书你都有”她忍不住眼红,爱不释手的取出她找了很久,有钱也买不到的蓝楼初版小说——《夜之子》。“蓝拓,卖我,求求你,价格随你开!”已经绝版,确定不再再版的《夜之子》只要在网拍上出现,立刻就会引起抢标热潮,她每回都差在最后一秒钟,抢标失败。

  “这么喜欢?”他挑眉笑问。“那,就送你吧。”大方得令媺玫想尖叫。

  “啊?送我?很贵耶!你确定?”说是这样说啦,她还是把书揣进怀里抱紧。

  “嗯,我好像还有……十来本吧。”每回出书,出版社便会送来十几二十本的公关书,他都留著,多得需要用仓库装。

  “为什么这么多?”她又是惊讶,又是好奇。“你买的哦?”

  “出版社赠书。”坐在躺椅上,蓝拓看著从国外网站买回来的原文书籍。

  他下年度想写一套六本关于吸血鬼的故事,现在已经开始收集资料,各种关于吸血鬼的故事都看,好让脑中的灵感化为完整的架构。

  “咦?赠书?出版社送的啊,这么好哦!”找了个位子坐下,她开始翻阅刚到手的高价绝版书,回话回得心不在焉。

  “嗯,那书我写的。”

  胡乱点头,“原来是这样。”她随口应答,眼睛盯著书,很快融入书中世界。

  五分钟后——

  “等一下!”她突然醒过来,伸出颤抖的食指,指著手上的书问:“这本书,你写的?”

  “嗯。”蓝拓不动声色,专注看著自己的书,没去看她,其实心里早就笑翻了。

  她珍藏的签名书卡,是他前年为了国际书展签的,因为他说什么也不愿上台,只好被经纪人ㄠ出签名书,他原本连想也不想就拒绝,可经纪人用疲劳轰炸策略,一天打上百通电话骚扰他,所以他只好勉为其难的签了二十本,连同附赠的书卡。

  听说,当时上千名读者为了这限量二十本签名书彻夜排队抽签,想不到她也是这种热情的读者啊!

  “你是蓝楼?你——”媺玫完全不敢相信,这一个月以来被她缠著煮饭、打小强的邻居,竟然是她最喜欢的作家!她竟然在他面前丑态尽出,不但厚脸皮、装熟,还很八婆!

  “我、我的老天……”她把蓝拓当成没有性别的同伴,如今知道他就是蓝楼,立即联想到他这个人笔下的故事。

  很血腥,但是很男人,她这才意识到,他,是男的耶……

  “噗——”蓝拓喷笑,因为她脸红了,而且像个小媳妇似的缩在椅子上,把脸藏在书里面,只敢偷偷看他,不像方才大剌剌的说笑。

  她竟然有这么淑女的一面原来,她害羞是这样,还……挺可爱的嘛。

  没有像平时把他的毒舌发挥到极致,他嘴角噙著一抹玩味的笑,神色自若的看著自己的书。

  闷了很久的捣蛋鬼看看这、看看那,最后皱眉吐出一句中肯的话——

  啧,粉红色不适合你们两个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