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求婚公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求婚公告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答答答答——十指在键盘上快速敲动,是书房内唯一的声音。

  蓝拓聚精会神的盯著电脑萤幕,打字速度飞快,文思泉涌,脑中字句化成文字,同时Key进档案中。

  当天空泛起鱼肚白时,他敲下最后一个句点,完稿。

  在寄出前,他快速的浏览,润饰文句,改动一些不通顺的字句。

  待他润完稿子、寄出,已经是早上八点。

  “我寄了。”拨了通电话给经纪人,要他快快起床收稿件。“快开信箱,我要去睡了。”

  “蓝大作家,你又爆肝赶稿啦?这一次又是赶在截稿前交件,算你狠!”一早就被挖醒的经纪人也没生气,睡眼惺忪的一边打哈哈,一边认命起床开电脑收稿。“收到,你可以去睡了。”

  一得到稿件顺利寄出的消息,蓝拓立刻挂断电话,电脑关机,如游魂般飘出书房,进入浴室冲了个澡后趴在床上,秒睡。

  啾啾啾啾——扰人清梦的电铃声,不留情的响起。

  “谁来把按电铃的丢出去——”他痛苦呻吟,拿起枕头盖住耳朵,逃避。

  啾啾啾啾——依旧不死心,刺耳的声音仍响个不停。

  他认输了,痛苦的爬出柔软舒适的被窝,一开门,就看见那张睡得很饱的圆脸,精力十足的粲笑,这让睡眠严重不足的他深觉刺眼。

  “蓝拓,早安啊!我要去买早餐,要不要帮你带一份?”媺玫她把小绵羊机车停在他家院子口,亮亮手上的钥匙。

  “不必。”他脸色阴寒的瞪著她。“你安静点就行了!”

  “哎哟,我好心耶!现在哪里找像我这么热情的邻居啊!”她叉著腰,抬头看他,为自己抱不平。

  可这一看,才发现他苍白的脸上有两轮明显的黑眼圈。

  “哦,看来你通宵赶工作,那——你休息吧,我自己去吃早餐。”

  “你的人生除了吃之外,还有别的吗?”蓝拓半是嘲弄半是好笑地问。

  每次见到这女人,她除吃了还是吃!

  “当然,这么辛苦工作赚钱,不就是为了要吃饭?”她理直气壮的回答,一点也不觉得不对。

  他也无从反驳,因为她说得有道理。

  “难得我想请你吃早餐,不领情就算了。”亏她难得心虚,想说每次都吃他的,偶尔也要礼尚往来一下。

  “叫我吃外面的速食早餐?我才不吃!”美食家蓝拓嗤之以鼻。

  “好啦好啦,全世界人都知道你挑嘴,行了吧?”朝他翻白眼,心里猛嘀咕这人怎么有资格说她人生除了吃之外没有别的。

  花三小时熬煮酱汁的人,是谁啊?

  经过一周以来的“殷勤”拜访,她知道这位平时不与人打交道,总是昼伏夜出的邻居是一名文字工作者——当然他是在被缠著追问到受不了,才脱口告诉她的,至于写哪方面的文章,他绝口不提。

  同是在家工作的SOHO族,同是做创意工作的人,她很能了解那种为了赶东西而熬夜的痛苦。

  还记得念服装设计系的时候,她为了展览忙得无法回住处,最后干脆跟同学睡在教室里——呃,怎么想到以前了?

  摇摇头,甩掉她不愿想起的过去,骑著小绵羊,她以超高速飙去吃早餐。

  送走了噪音制造机,蓝拓甩上大门,立刻回到房间躺平。

  半个小时后,吃饱喝足的媺玫骑著小绵羊回到家,停好车,正要拿下飞行镜造型的安全帽,又转头看向隔壁。

  “嗯——看在有人长两个大黑轮的份上,今天安静点。”

  哼著歌进家门,开始她预定的工作。

  将买回来的布料按版型裁剪,搬出陪她征战多年的缝纫机,她开始车衣服。

  但工作的时候没有一点音乐实在很无聊,于是,一如每天工作时的习惯,媺玫扭开音响,播放她最爱的摇滚乐团CD。

  “Yes!”音量要放到最大,这样才有临场感,就像是看现场演唱会那种会震破耳膜的音量一样,听得忘情便大声跟著主唱嘶吼,这样她就能效率极佳的工作。

  完全,忘了自己五分钟前才说过今天要安静点的话。

  当那震天价响的音乐声又从隔璧传出来的时候,蓝拓立即把头埋进棉被里,可待媺玫那恐怖的歌声响起时,他再也忍受不住。

  不是这两栋房子的隔音不好,而是她——这个没公德心的女人,放音乐不把窗户关上,她的歌声要是在半夜出现,不用说人了,连鬼都会吓到。

  才睡了半小时的他就这样在床上翻来覆去,最后认命睁眼。

  “为什么——”他平静的日子会被破坏?这女人,她有没有神经?

  想起昨天晚上住在隔壁的捣蛋鬼跟他抱怨的事,再加上今天早上被吵醒——他认真觉得,这个女人有够烦。

  再这样下去,他会因为睡眠不足重病,他的肝……

  可恶,就说他讨厌人吧,麻烦死了!

  “难道要我亲自出马?”连捣蛋鬼都赶不走她,难道要他亲自出面吓死她?

  那个女人,神经有够大条——

  昨晚捣蛋鬼气呼呼的告诉他,他的恶作剧无用武之地,都是因为那女人总能为不合理的状况找到合理的借口。

  她看不见我,这才是让我最吐血的!捣蛋鬼气急败坏的抱怨。

  “既然这样,只好我亲自出马。”最好他说的话能把她吓得马上搬走,不然再这样下去,他的生活绝对被她搞得一团乱。

  随意套上轻便衣物,蓝拓踏出家门,皮肤苍白得近乎透明,可以看见淡淡的血管纹路,异色瞳在阳光照射下更为透亮。

  站在邻居家门口,深吸口气逼自己冷静,绝对不能看见她就想伸手掐死她,他按下门铃,等待她来应门。

  音乐突然暂停,接著叭哒叭哒,里面的人正趿著拖鞋走出来应门。

  “谁啊?吓——”开门就看见蓝拓站在家门口,她惊讶极了,一时之间还有些受宠若惊。“蓝拓,你不是要睡觉?”

  “你也知道我要休息?”他掀唇,凉凉讪笑。“你音乐倒是开得很大声嘛!”

  “呃,哈哈哈哈——”媺玫僵笑。“就、一时之间太High,忘了咩!”

  “你的歌声,真是有够——”他好心的将话说到一半,但阴沉的脸色让她知道,她的五音不全得罪到人了。

  “你不要说!我不听!”她掩耳拒听,虽然相处不过一周,但她已经体会过多次蓝拓的毒舌派攻击,那实在很伤人,要不是她个性乐观进取,一定会哭著跑回家的。

  “哼。”轻哼一声,他懒懒的看了她一眼。“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让人在门口罚站?”因为被白目邻居吵得不能睡,他的口气酸得可以。

  “你要来我家哦?真是难得。”媺玫没有防备的让他进门。

  她不是单纯好骗,而是觉得这人虽然拒人于千里之外,还冷言冷语,讲话又毒,但其实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不然,每回她厚著脸皮上门,把亲朋好友送的菜送给他——说好听点是送,其实是趁机讨吃的,她不会煮嘛!

  真正铁石心肠的人,才不会理会她的装可怜,只有好友雅钧吃她这一套,虽然免不了会被抓去捏两下。

  他大可把她丢出门外的,可他没有,反而一次又一次的让她登堂入室,吃他煮的菜,偶尔还外带回家当宵夜吃。

  “嗯,来关心一下。”蓝拓不自在地回答。

  他难能可贵的造访邻居,自然不是来敦亲睦邻,而是来打探一些事,看看能不能顺势把她赶走。

  “喝果汁好不好?我昨天买的。”媺玫蹦蹦跳跳进厨房翻冰箱,看有什么东西可以招待贵客。

  蓝拓就趁著她进厨房时,四下查看。

  她的客厅只剩下一张三人沙发,正对著超大电视,有一个超大柜子,摆满了各种颜色的布,一张双人床差不多大的桌子,上头有一叠A4大小的纸张。

  他好奇,于是走过去拿起一张细看。

  是手绘的服装设计图,还上了颜色,他不懂流行时尚,光从平面来看,只觉得是时下年轻人喜欢的东西。

  客厅一角,摆著一台缝纫机,上头还放著车到一半的衣服。

  你来了……

  幽怨的声音似远似近,在他耳畔响起。

  回头,就看见一脸不开心的捣蛋鬼,躲在楼梯角落太阳晒不到的地方,用一双幽绿的眼睛看著他。

  他微微笑。这女人的住处总是大放光明,就算阴气这么重的房子,她也不受影响,跟他不一样。

  他不太开灯,习惯黑夜般的生活,不与人接触,都快变成鬼了。

  也许他心里头,真的住了一只鬼。

  “给你。”媺玫从冰箱挖出两瓶每日,一瓶递给他。

  “嗯……”蓝拓看看她,一脸的灿烂笑容,再对照一下她身后捣蛋鬼的阴沉,“噗——”

  “怎么了?什么事这么好笑?”她不解,眼角看见他手上拿著她的设计图,圆圆的眼睛闪了闪,光芒稍纵即逝。

  笑屁啊!快把她赶出去啦!吼——捣蛋鬼张牙舞爪的在她身后发飙,但怕阳光的他无法离开阴暗的角落。

  “住进来这么久,你没有觉得奇怪的地方吗?”蓝拓放下手中的设计图,转过头来问。

  “会有什么奇怪?”她觉得他问这个很怪。“你很希望我住得不舒服吗?”

  他闻言一窒,差点说不出话。

  看她单纯呆傻,想不到还是有杀伤力的,差点让人招架不住。

  “没,只是关心。”他说谎。

  “哦,谢谢你。”她回了一记粲笑。

  打什么官腔啊?阿拓!你给我讲重点!捣蛋鬼龇牙咧嘴,巴不得冲上前自己来,不过前提是,他得不怕阳光才行。

  “不要怪我危言耸听,这件事情我没有告诉过别人,你是第一个知道的人。”为了把她吓走,蓝拓可是豁出去了。“我有灵异体质。”

  “嗄?”媺玫杏眼圆睁。

  他用那对没有掩饰的异色瞳,刻意营造出诡异的恐怖气氛。“我能看见一般人看不见的东西,在你家,正有一个虎视眈眈瞪著你的鬼魂。”

  闻言,她捂著唇,倒吸口气,压抑涌上的尖叫。

  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兴奋!可是,她的反应让蓝拓和捣蛋鬼都误以为她被吓到了。

  见状,蓝拓立刻将所有事情全盘托出。

  “其实你这栋房子住了一只捣蛋鬼,很多人搬进来不到一周就搬走了,都是因为捣蛋鬼的关系。你没发现,明明关了的灯为什么一转身就突然亮了?”

  “对啊!你怎么知道?那不是因为开关老旧,线路接触不良的关系吗?”她眨了眨眼,面露疑惑。

  没想到她是科学理论派,蓝拓又继续说:“放在客厅的杯子,会突然跑到厨房。”

  “我常常丢三落四耶,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她还是不觉得那些事情跟鬼有关系。

  他瞪了她一眼,再接再厉,“常常会有易碎物品半夜自己掉下来,包括你房间那只比你还高的花瓶。”

  “有可能是我梦游的时候不小心撞倒的啊,以前跟雅钧住,我真的会半夜起来梦游耶,她说我会起床把她柜子里的衣服拿出来,闭著眼睛拆掉再重新车好,而且不只一次哦。”

  气死!“你的马桶半夜会自己冲水,从水管发出奇怪的声音,也有不明的哭声从阁楼传出来……”

  媺玫大受震惊。“我睡觉习惯戴耳塞和眼罩,而且一睡著,除非地震,不然在我耳边吼我也爬不起来,可恶,竟然趁我睡觉的时候——等一下,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她扼腕到一半,想到重要的一点。

  “因为那个捣蛋鬼就坐在楼梯转角晒不到太阳的地方,他告诉我的。”

  “原来如此。”

  说完这句,她迅速奔向二楼,那动作太急太快,让蓝拓措手不及。

  “八成吓坏了吧。”他微笑,等著她拿行李冲下来,急急忙忙的搬走。

  然后,他就可以回去睡他安稳的大头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