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求婚公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求婚公告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凌晨三点,好梦正甜。

  媺玫睡在四柱大床中,盖棉被吹冷气,是夏天最大的享受,搬进新家的第一个晚上,她睡得安稳,没有认床的问题,发出浅浅的鼾声,翻身抱被,睡得香甜。

  此时天花板浮现一个半透明的人影,先是冒出一颗头,转了一圈看见躺在床上安睡的人儿,那抹影子不爽了,无声无息地突然从天花板中“爬”了出来,浮在空中俯视熟睡的女人。

  是谁?为什么住在我家?这么大胆

  这抹魂,大小像是摆设的娃娃,娇小可爱,如同卡通人物般有一双大眼睛和直挺的鼻子,有手有脚,身上还穿著衣服,是一套旧式的西装,连发型也是古老的西装头,但看起来不显老气,反而觉得可爱。

  他是捣蛋鬼,这栋房子唯一的主人,除了他,他不准任何人——包括鬼,踏进来,他的地盘,不许人侵犯。

  喂,人类,你睡什么睡啊?滚出去啦你!

  可他的声音入不了她的耳。

  吵不醒?这实在有辱鬼格,不想想他赶走多少人了,可是鬼性坚强的好吗!

  飘浮到她上方不到十公分,朝著她的脸,他吹出一口阴风。

  “唔。”结果,她也只是轻轻应了一声,翻身,睡死。

  见状,捣蛋鬼被气到了!他不曾失败过,不曾!

  许是这栋房子的气场,让住进来的人都能轻易接触到灵界,再加上他有心让人看见的情形下,每个住进来后看见他的人都会落荒而逃,也都能轻易察觉他的存在,在半夜惊醒,尖叫,可为什么这人没有?

  因为一股傲气,他决定使出绝活!

  匡啷!

  他摔坏了摆在角落的人高花瓶,发出好大的声响。那是不可能因为一点点动静就落地的花瓶,他洋洋得意,等著有人被吵醒,看见碎裂的花瓶,然后发出迷人的尖叫。

  呼噜噜——尖叫声,没有,但是打呼声有,还很大声。

  他不敢相信,凑近吹开棉被,才发现这女人睡觉还戴耳塞和眼罩,顿时,怒火上升到最高点,握拳愤怒的撂话——

  我跟你拚了!

  *

  MAY-MAY服饰工作室,一个十五坪的套房,这里堆满了上千件的衣服,一个设计桌,两张OA办公桌,两台电脑,还规划出一个小型摄影棚,把空间发挥到了极致。

  “左边,拿高一点,好。”穿著自家工作室设计的服饰,媺玫手里拿著专业照相机猛按快门。

  模特儿自然是工作室的合作伙伴——暴力女雅钧小姐是也,只见她巧笑倩兮,一张张甜蜜可人、温柔婉约的影像立即被镜头捕捉。

  “OK,下一套。”媺玫连拍十数张,之后才满意点头。

  MAY-MAY服饰,不是跟一般成衣厂切货贩卖,所有的衣服款式都是自行设计,再跟厂商下订,每两周便有新品上架,刺激买气,不退流行又具特色的衣服让网拍生意应接不暇,是人气卖家。

  “小妹妹,你气色很好耶,搬进新家感觉神清气爽哦!”雅钧拿著弟弟递过来的衣服,忍不住问好友。

  “对啊,每天都睡好饱。”她笑著回答。“也吃很饱哦。”

  蔡野——雅钧的弟弟,三人工作室中唯一的男仆,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没发生什么事吗?”那栋房子怎么看怎么毛,就像一栋阴宅,她竟然好吃好睡没烦恼

  “没啊,唉。”媺玫一脸可惜。

  雅钧只能暗叹。“傻人有傻福。”既然这神经大条的女人没事,她就不用担心了。

  进浴室换完衣服,众人又继续投入拍摄工作。

  媺玫负责设计、打版、挑布料、和厂商接洽,以及拍摄商品照片,之后的照片上传、修图、网页设计和贩售包装,都是雅钧和弟弟一起负责,三人分工合作,如今已经有三年。

  以他们的年纪来说,有这样的成就是值得骄傲的,一个人每月所得是一般公司经理级的薪资,而且时间自由,不受朝九晚五的限制。

  但是雅钧常常想,这样的生活,是媺玫要的吗?

  “这件上衣颜色比较浅,灯光不要打太亮,以免色差太大,小野,反光板收起来,把布景移位一下。”媺玫指挥若定,神情严肃认真,跟平时傻呼呼的模样差别可大了。“雅钧,你鼻头出油了,补一补。”透过高倍数的镜头,毛细孔一览无遗,连粉刺都拍得一清二楚。

  她对工作的要求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吹毛求疵。

  每两周一次的新货上架,是工作室三人最痛苦的时候,雅钧和小野这对姊弟,在这一天总会被整得死去活来,却又只能任凭摆布。

  “嗯,趁还有太阳,接下来我们外拍吧。”大师一声令下,另外两个人只能脸色发白的准备外拍需要的东西。

  正中午,大太阳底下,穿著土耳其蓝背心裙的雅钧,在公园里被迫露出笑容,摆出阳光健美的可爱姿势,冒著被晒伤的危险,被媺玫蹂躏。

  “笑容再柔一点,想像眼前有一个大帅哥,你要去勾引他——”摄影大师媺玫小姐,正在指导模特儿露出迷人的眼神。

  被晒得头昏眼花的雅钧漾著甜笑,以不符她甜美外貌的阴狠语气回答,“我只想扁死你这个矮冬瓜——”

  平时呢,媺玫的少根筋总让雅钧欺负著玩,她只有两周一次的威风时刻,不知道是她求好心切,还是藉机报复,总是把蔡家姊弟俩整得要死要活。

  “OK,收工。”下午四点,太阳热力大大削弱,媺玫检视完所有照片,确定拍出她要的成果了才满意点头。

  “雅钧,我们去吃芒果冰!”刚才那拚命三郎的神情顿时消逝无踪,眼睛巴望著对街的芒果冰专卖店。“好热哦!”

  你还知道热哦两姊弟差点把她抓起来摇晃殴打。

  “我要回家睡觉,累死我了!”被操得很累的雅钧白了她一眼,不管好友眼巴巴的等她说好,偕弟弟一起回家。“回去还有得忙咧,还要上传照片和更新拍卖,标尺寸什么的,明天一早厂商还要送货来,等下还要对帐包装……我要睡觉补眠,还有美容我这一身被晒伤的肌肤……”

  “啊,可是芒果冰很好吃耶——”被拒绝的媺玫脸上失望的神色只有维持三秒钟。“没关系,我回家也可以吃冰淇淋。”于是分道扬镳,各自打道回府。

  骑著心爱的小绵羊,她一路以时速八十的速度狂飙回家,当太阳隐没在山头,大地被黑夜笼罩后,总算到了爱的小窝。

  车子停在家门前,熄火。

  “咕噜噜。”肚皮发出饥饿的悲鸣,她不由自主的走向隔壁邻居家,没忘了她置物箱里的土鸡和蔬菜——蔡妈妈怕她一个人住会饿死,硬塞给她,要她带回来自己煮。

  啾啾啾啾——老式的门铃响起,不一会儿,蓝拓拉开一小条门缝,防备的看著门外人,以防她又登门造访。

  “这个给你——”媺玫拎起鸡肉和蔬菜。

  “然后煮给你吃?不必了!”他立刻拒绝。“自己拿回去!”

  “哦,这个丢进水里煮熟了就能吃吗?蔡妈妈说这是花莲的玉米鸡,肉质很鲜甜说,我来试试看。”外食多年厨艺仍不开窍的媺玫,自行想著土鸡的料理方法。

  “等一下!”美食家蓝拓不能忍受这种糟蹋食材的做法。“拿来。”还是开门让她登堂入室。

  一进门就闻到一股香气,她深吸口气,然后带著垂涎的眼神看著臭脸男。“是咖哩——”哦,她的口水要流一地了。

  蓝拓不禁头痛。

  自从那一晚,他帮她杀小强还外带讲了一堆这两栋房子的鬼故事之后,两人就莫名其妙的熟了起来——是她,她真是很爱装熟,脸皮超厚的!

  那晚他无法忍受她将一只好好的帝王蟹给毁了,便动手把那只重达两公斤的帝王蟹,就她冰箱里现有的食材,好好的做了一道螃蟹大餐。

  从此,永无宁日。

  她一天起码往他这里跑一趟,死皮赖脸的跟他要饭吃,而她人缘似乎不错,常常有很好的食材送到她手上,偏偏,她的拿手菜是泡面加蛋。

  “先洗手,不准动我的碗橱!拿你硬留下来那个碗公!”前几天,她差点摔坏蓝拓珍藏的WEDGWOOD瓷器组,吓得他想把她丢出去!

  “好。”一得到特赦令,媺玫立刻开心的冲进厨房,自行找吃的。

  奇怪……都一个星期了,她怎么没事?

  他百思不得其解,究竟哪里有问题?

  十八岁搬到这里,他一住就是十年,这十年来隔壁不是没人住过,但通常住不到一星期就会立刻搬家走人,再也待不下去。

  在这座山头的好兄弟都知道,这两栋别墅,分别有两个老大。

  一栋住著人的,只要不犯著他的忌讳,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井水不犯河水。

  另一栋嘛——是一只鬼的地盘。

  那个鬼啊,也不是什么厉鬼,而是比厉鬼还要恐怖的捣蛋鬼。

  一个专门破坏、捣蛋,就是不让任何人、鬼住进他房子的鸭霸鬼,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谁去隔避找一下捣蛋鬼?告诉他我找他。”他低声问,身边立刻出现两条淡影,飘向隔壁别墅。

  不多久,墙面便冒出一个小小的头,接著是身体,穿墙而过。

  阿拓,你找我做什么?

  捣蛋鬼双手背在身后,脸臭得可以,口气听起来两人像很熟。

  见他臭脸,蓝拓眼接著瞟向厨房,看了眼那正趴在餐桌猛扒饭的女人,再回头过来,和捣蛋鬼两人——错,是一人一鬼,相对无语。

  “她怎么还在这里?你太不敬业了吧!”他不喜欢被打扰的生活,因为他是一个生活不正常的人,少有白天是醒著的,除非要出门采购,或者是要和经纪人见面。

  而她呢,生活正常,就是太正常了,所以打扰到他的作息。

  白天他正要入睡,隔壁就会传来重金属摇滚乐,但让他最痛苦的,是她五音不全的歌声,有回他忍无可忍,起床直接到她家门口按门铃,问她在搞什么鬼……

  “工作啊!咦?原来你白天可以离开棺材,不会被太阳晒成灰烬呀?”媺玫一脸惊讶的神情,恍然大悟道:“原来你真的是人。”

  “你才不是人咧,谁睡棺材啊?”被气得七窍生烟的他,毫不理智的伸手拉扯她的脸。“你给我安静一点!”咬牙切齿的发狠。

  你以为我想吗?捣蛋鬼幽怨的语气听来阴森恐怖,搭配那张漂亮但没有人气的脸蛋,实在很诡异。这个女人——难缠。

  “哦?怎么说?”蓝拓意外,竟然有捣蛋鬼搞不定的人!而且是里面那只生活白痴,为什么会搞不定?

  只见他双手环胸,身子浮在空中盘腿而坐,面色凝重道:这就说来话长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