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求婚公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求婚公告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下午六点,夕阳西下,搬家工作也总算告一个段落。

  夏夜,天空无云,月儿弯弯,几颗星星点缀,如此罗曼蒂克,是适合和情人散步的夜晚。

  可当地点转移到这座山区,就会让人联想到恐怖片,要是有情侣散步到这里来,很可能会有什么杀人狂冲出来,对人疯狂乱砍。

  啊呜——

  树林深处,传来疑似狼嗥的叫声,仅有一墙之隔的两栋房子都未将灯光点亮,仅有微微的灯光,从其中一个房间透出。

  “很好。”耳边听著虫鸣狼嗥,蓝拓满意的微笑点头,拿起火柴,点燃餐桌上的蜡烛,就这样一人独自在餐桌旁享用晚餐。

  香醇红酒搭配带血的牛排,他是一名挑剔的美食家,除了要求美食之外,当然还得要有气氛。

  因此,长型餐桌上铺著白底餐巾,烛台是仿十七世纪的银制品,不只是食材,连餐具都很讲究,银制汤匙、英国的WEDGWOOD名牌瓷盘,耳边还播放著悠扬的小提琴奏鸣曲,缓慢的,享受般的,一个人吃晚餐。

  锋利的餐刀轻易划开柔嫩的牛肉,沾上些许酱汁,送入口中。

  “唔。”牛肉仿佛在口中融化,蓝拓满足的闭眼,小心咀嚼,品尝食物的美味。

  再三咀嚼之后,他再执起水晶酒杯,轻啜一口冰镇过的波尔多红酒。

  “啊——”突兀的尖叫声破坏了他精心制造的气氛。

  “噗——”还害得他入口的红酒呛了一下喷出口,他立刻伸手捂唇,但仍阻止不了红酒滴在白色衬衫上。

  原本想赞叹食物的美味以及自己精湛厨技的。

  “Shit!”千言万语,只有这一句能表达他此刻的心情。

  “啊啊啊啊——救命啊——”那害他喷酒的尖叫声并没有缓和的迹象。

  在荧荧烛光中,他微眯起眼,嘴角微微扬起,拿起膝上的餐巾置于餐桌,起身走向窗户,掀开窗帘一角,偷觑。

  “果然啊!”是那吵死人的新邻居,搬来第一晚立刻见识到房子的诡异之处,被吓得哇哇叫了吧。

  她叫什么名字?好像叫妹妹吧,这个妹妹正拔足狂奔,一路从她屋子里逃出来,奔向他家门口。

  等等——她跑到哪?

  砰砰砰砰!激动的拍动门板声,让他有不好的预感。

  “救命,快开门!”媺玫声音带著哭音,害怕得猛拍门求救。“呜,救救我!”

  哎呀,可怜的小家伙,被吓得不轻啊,看来她马上就会搬走了,看在她就要搬走还他清静的份上,大发慈悲日行一善吧。

  移动脚步,蓝拓开了门。

  “那个——”见了他,她就像见了救星,急急忙忙就要扑到人家身上,但看见他白色衬衫上的红印,以及残留在唇边的红色液体,却一时闪了神。

  好像、好像吸血鬼,怎么有这么鬼魅的男人?他到底是不是人啊?

  “有什么事?”怎么突然傻住了?蓝拓不解的看著她。

  “啊!对,救我。”想起了吓掉她三魂七魄的东西,她小脸苍白,眼眶含著两泡泪,小手可怜兮兮的揪著他衣摆。“有、有……呜……有蟑螂,好可怕,快救我!”

  “嗄?”蟑螂?不是跟住在隔壁的打了照面被吓跑?蓝拓表情很怪异,一脸的“怎么会这样”。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媺玫流露出对小强的恐惧,不是假的,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蟑螂。“求求你,救救我——”

  “关我什么事?”他完全不想管她死活,臭脸以对。

  这女人搬来第一天就吵吵闹闹,现在还来破坏他享用晚餐的情绪,亏他今晚牛排煎得这么完美,搭配的酱汁也调得恰到好处。

  “哎呀,好心会有好报的,我们是邻居啊!拜托你啦,请你帮帮忙,以后有事情我一定会帮你的啦,敦亲睦邻啊!”

  “吵死了。”他皱眉冷啐。

  这小鬼——是没看见他给她脸色看吗?完全不管他的自己一路讲下去,像是疲劳轰炸!

  “拜托,求求你!”媺玫双手合十乞求,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小鹿斑比的可怜姿态。“我一定会报答你的,今天我搬新家,我朋友送我一只帝王蟹,我本想煮了吃,可是小强害我不敢待在厨房,拜托,请你帮我赶走那可怕的生物,我愿意把帝王蟹分你!”

  “该死……”蓝拓忍不住低咒。

  可恶,这女人的神情怎么可以这么楚楚可怜?拒绝她像是滔天大罪,如果这时候旁边有人,绝对会以为是脸臭又嘴巴坏的他在欺负她。

  “你就不能让我清静点吗?什么敦亲睦邻,那是什么狗屁东西你再吵我就毒哑你。”嘴巴坏的数落著,但是他双脚像有自己的意志,走向她的房子。“不过是蟑螂,有什么好怕的”比起来,他这人还比鬼怪蟑螂还要恐怖。

  像是在走自家厨房一样,很了解她家的格局,他凶神恶煞的回头朝她伸手,“拖鞋!”

  “是!”媺玫胆小的躲在他身后,递出一双蓝白拖鞋。

  当蓝拓拿起拖鞋,神勇的一下打死一只小强,还徒手抓起蟑螂触角,丢进马桶里冲掉后,她以充满英雄崇拜的目光看著他。

  “好厉害哦!邻居,你好强,先生,贵姓大名?”忍不住拍拍手,大大赞美救她一命的英雄。

  “蓝拓。”他一边洗手,一边分神回答,一说完却猛然一惊。他竟就这么不设防的告诉她自己的名字?

  这不是他会做的事情,他最讨厌跟人打交道了,总是保持距离,就连工作也选择一个不需跟人接触的行业。

  “蓝拓,我真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才好——咦?”直到他走出浴室,站在她灯火通明的厨房,媺玫才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蓝拓,你是异色眼啊?”

  他的眼珠不同色,右眼蓝,左眼黑,方才在他家里灯光不明未能看清,稍早登门拜访时,他又刻意只露出半张脸,所以她到现在才发现这位邻居的特异之处。

  蓝拓心一紧,随即撇过眼,懊悔自己的多管闲事,一个人独居太久,忘了平时的伪装。

  他总是看到别人对他这对异色眼的指指点点,害怕、恐惧、与他保持距离,像是他这人是邪灵恶鬼。

  而这女人口无遮拦,又会说出什么话来伤人?

  “我听说异色瞳的成因是先天上的基因改变,你是混血儿,是基因的关系吧,真帅,你的视力正常吗?”媺玫眼中盛满了好奇。

  “嗄?”他听错了吧?她说什么?“你不觉得很奇怪?”

  “不会啊。”一脸平静正常。

  不像那些人,看见他的眼睛就像是见了鬼似的,从小他便为这一双异色瞳受尽欺凌嘲笑,他们说他,是鬼。

  所以他住在闹鬼的房子,离群索居,不与人往来接触,独自一个人生活,因为那些对他谩骂的人,用激烈言语咒骂他的人,比鬼还要恐怖。

  这就是为什么他不喜欢人,他讨厌人。

  “哇呜,异色瞳、染血的白衬衫,皮肤又这么白,你说你是黎斯特,我绝对会相信你的!”一失去小强的威胁,媺玫立刻回复她活泼的个性,装熟一直是她的强项。

  太大意了。蓝拓心惊。

  虽然被这个成天呱呱呱的女人勾起不愉快的回忆,但她是第一个没有对他异色瞳露出恐惧的人,他不必在她面前戴蓝色隐形眼镜遮蔽,也不必戴墨镜,反正她一点也不在意。

  不在意到在他面前说他像吸血鬼,还说超适合……

  “你这么喜欢鬼?”忍不住想戳她两下,实在看她欢乐的笑容觉得碍眼。

  他不要别人介入自己平静的生活,只想一个人。

  “你住进来之前没打听过?这栋房子,不干净。”

  “哦?”媺玫一听,耳朵都竖起来了。“是哦是哦?”兴奋的追问。

  “五年前搬来一户人家,听说在夜半听见阁楼传来哭声,住在二楼的大女儿还看见人影从窗口飘过,窗户上留下五指印——”

  她听得眼睛都亮了,一直追问,“哦哦哦?还有呢?”

  咦?她不怕蓝拓见状,又继续说——

  “明明没有人,但音响却会自动播放,还是老歌‘等著你回来’。”

  “哇!”媺玫兴奋极了。

  任何人听见都会尖叫跑掉的故事,她一点也不觉得可怕。

  “有天女主人午睡,突然睁眼,就看见一个小男孩浮在半空中,叫女主人不要睡在他爸妈的床上。”

  “来,慢慢说,茶。”殷勤的倒水奉茶,她一副恭敬的态度。

  “你住的房子是五房,但其实有六个房间,阁楼那个房间上了锁,任何一个想进入那间房间的人,都会遭到不幸。”

  一连说了数个真实发生的故事,怎么没见她露出害怕的神情,还听得津津有味?

  “你……不怕?”蓝拓狐疑的问。

  “怕什么?怕鬼吗?”媺玫眨了眨眼,笑道:“我又没做亏心事,有什么好怕的?况且——”

  “嗯?”

  “会觉得鬼可怕,是因为人对死亡感到恐惧吧,其实真正可怕的,是人。”低下头,她轻啜一口茶。

  他感兴趣的瞥了她一眼,心头冒出一个想法。

  看不出来这矮不隆咚的小女人会有这种阴沉的想法,她,应该有她的故事吧?

  “好,你可以继续说,我最喜欢听鬼故事了。”媺玫抬头,又是笑脸迎人。

  他深感被打败。“你把我说的故事当成什么了?”竟然一点也不怕。

  “床边故事啊,听完会很好睡。”她笑答。

  现在,蓝拓认真觉得,她脑子构造异于常人。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