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求婚公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求婚公告 第1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租屋启事

  名家设计豪华别墅出租,格局雅致环境清幽含水电包网路!

  价格便宜免押金,月租只要一万元。

  意者请洽02-2394  -  ×××× 林小姐

  “建坪八十,两层楼中楼设计,五房两厅三套卫浴,附家具,房租含水电瓦斯,只要一只皮箱就可以搬进来,只租一万块!你看看这里环境清幽,远离市区,在台北要找这样的房子,很难能可贵呢!”房租仲介端著笑,努力推销。“而且不用您付仲介费,房东愿意支付哦——”

  “是哦?为什么条件这么好的房子,到现在还租不出去?”

  站在房屋仲介身边的萧媺玫,个子娇小,号称一五○,脸蛋圆润可爱,但问出来的话跟可爱搭不上边。

  她经常出入的捷运站,有一面专门贴房屋出租的告示版,而这一则租屋启事起码贴了一年。奇怪,条件这么好的房子,为什么没有人要租呢?

  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她拨了电话给这位林小姐说要看房子,就来到这里——离市区约半小时车程,人烟罕见的半山腰,这里只有两栋洋房,离最近的一家便利商店要骑车十分钟。

  至于房子嘛,嗯哼,一看就觉得怪怪的。

  两层楼的洋房,看起来屋龄久远,白色墙面斑驳发黄,雕花大门被藤蔓缠绕成一片绿色大门,围墙上爬满了不知名的绿色植物,本该是绿意盎然,生气勃勃,但房子左侧那棵遮蔽阳光的大树,让这栋房子笼罩在诡谲的氛围里。

  媺玫眯眼,看著那棵高耸入天,长得比房子还要高大的树,只觉这么的突兀,这么的……怪异。

  “而且啊……”她嘴角勾起可爱的笑,杀伤力十足的“询问”仲介小姐。“我也不是没请仲介找房子,可站在门外看房子,听仲介介绍格局还是头一次耶。”

  林小姐可掬的笑容僵在脸上,在夏季气温最高的这一天,冷汗涔涔。

  “呃,呵呵呵呵——”除了干笑之外,还能怎么办呢?借口,快想个借口啊!“其实啊,我没有这栋别墅的钥匙,房东想租给有缘人嘛,所以——”千万不要叫她踏进这栋房子啊!

  哇咧听你在屁!

  媺玫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笑道:“哎呀,别墅会租这么便宜,当然是‘有问题’喽,你不用骗我了,林小姐。”

  “咦?”被拆穿了吗?她的笑容明明很真诚啊!为什么会被识破咧?

  双手叉腰,媺玫兴致勃勃的看著这栋租金便宜到不行的别墅,豪气万千地一拍胸脯,“这栋房子,我租了!”异常兴奋的口吻。

  “啊?”林小姐下巴差点掉下来,一脸见到怪物的神情,看著非常开心的萧媺玫,完全……不懂这年头的小女生脑子里都装什么东西。

  有问题的房子也敢住,这真是太神奇了!

  *

  鲜血,染红了洁白的学生制服。

  奈美犹如被控制般,两眼空洞无神,走在漆黑的长廊,随著她所经之路,手上那把甫自阿沁胸腔拔出的利刃,仍有余温的血,滴落在长廊上。

  午夜十二点,校园的钟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当——当——当——当——

  闪电划过乌云密布的天空,雷声随之而来,闪电映照出奈美鹅蛋脸上,那片腥红的血。

  已经分不清了,她身上、脸上、头发,沾染的是谁的血?

  走向理科实验室,刷地一声拉开门。

  躲在桌子底下捂唇瑟瑟发抖的佳琪不敢发出半点声音,黑白分明的大眼透露了她的恐惧、害怕,谁能想像,是她平时带头欺负奈美这个柔弱的转学生呢?

  答答答,皮鞋踩在地面的声音,清晰得令人胆战心惊,游走在教室内,慢慢的旋出教室。

  就在佳琪以为发了狂的奈美离开后,松了一口气的她小心翼翼的爬出桌子底下,屏住呼吸,蹑手蹑脚的不发出脚步声,走出教室。

  “没人,不在这里,快跑!”她拔腿狂奔,脸上带著惊魂未定,当她快步走下楼梯时,在楼梯转角,发现一具无头男尸。

  奈美就跪坐在男尸身旁,捧著头颅用手中利刃猛刺,佳琪不想知道,那溅洒在奈美身上的红白液体是什么。

  转过头,奈美脸上挂著前所未有的开心笑容朝她说:“轮到你了——”

  佳琪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恐惧,失声尖叫……

  *

  “喂,小心一点,那箱是我的书!”

  “小野,你很闲哦?还不快点帮忙!”

  外头嘻嘻哈哈的声音打断了蓝拓的文思泉涌,他十指僵在键盘上,无法再Key进一个字。

  “吵死了!”皱眉低咒出声。

  暗无光线的书房里,只有桌上那台笔记型电脑的微弱亮光,他很适应这种生活,仿佛化为黑暗的一部分。

  哒哒哒哒——刺耳的除草机马达声,赶走他脑中最后一丝灵感。

  “Shit!”他大骂三字经,懊恼不已。

  这回灵感跑了,他又得花上一星期找,在工作时,他不能忍受四周有一丁点的声音——全部都是隔壁害的!他忍无可忍,走向窗边,掀起厚重的窗帘一角,眯眼细看。

  “隔壁有人搬进来?”挑眉,不敢相信的口吻。

  当初选择这里居住——交通不方便,生活机能差到不行,没有人烟,没错,就是没有“人”,他才决定搬进来。

  搬进来后呢,果然不出他所料,一个人都没有,可有很多“好邻居”和“好室友”,这一点正合他的意,他的工作需要这些“好朋友”帮忙。

  但现在隔壁却搬来了人,而且搬来的第一天就吵吵闹闹!

  “可恶!”眯眼咒骂,因为生活大受影响,这对习惯安静的他来说,简直是忍无可忍。

  啾啾啾啾——

  刺耳的门铃声响起,他皱眉。

  “有没有人在啊?我是隔壁新搬来的!”砰砰砰,按门铃还不够,还在他家门口用力拍打。

  蓝拓老大不爽的走出书房,走过光线一样不充足的客厅,手握著门把时,突然想起他没戴隐形眼镜,墨镜也在房间里——

  “何必为了一个住不久的新邻居特地麻烦?”想了想,决定算了。

  缓缓扭开三段式门锁,门只拉开一道十公分左右的小缝,他露出半张脸,低头,才看见那按门铃又猛拍门的小家伙。

  这小鬼几岁啊?矮不隆咚的,小学五年级吧?

  “你好!”媺玫热情的朝邻居挥手。“我是新搬来的,我叫萧媺玫,这是一点心意……吓!”自我介绍只说到一半,她抬头看著这位只露半张脸的邻居。

  虽然只有半张脸,但,他很帅耶!

  “啊,你的眼睛是蓝色的哦,哇,你好高,有没有一百八啊?分我五公分该有多好……你皮肤好白,是不是混血儿?咦?你客厅好暗,不开灯?”夸张的看著他,她叽哩呱啦开始讲一大堆话。“你为什么不开门?是怕阳光照进门里会融化吗?你是不是人啊?”小脑袋里的思路诡异曲折。

  他好像吸血鬼哦!

  高瘦的身材,苍白不见血色的皮肤,湛蓝的眼珠,五官立体,发色还是深棕色,这——只要再加两颗尖锐的犬齿,就是她心目中的吸血鬼化身。

  这小鬼吵死了!蓝拓蹙眉,眼中浮现浓烈的不耐烦。“跟你妈妈说谢谢,就这样。”他顺手接过她递来表示友好的礼物,不管她脸上流露出来的讶异,直接把门关上。

  媺玫一阵错愕,“跟你妈妈说谢谢,就这样……”

  跟你妈妈说谢谢、跟你妈妈说谢谢、跟你妈妈说谢谢……

  直到门当著她的狠狠关上,她才猛然惊觉!

  “可恶,我不是小孩子啦!”她猛踹邻居家门大吼大叫。“我一个人住,可恶的——咦?他叫什么名字?”后知后觉的想到,她这位“友善”的好邻居,根本就没有回应她的自我介绍。

  全部都是她一个人在唱独脚戏!

  “懂不懂敦亲睦邻啊?”她捏拳,站在邻居家门口怒吼。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