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就是皇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就是皇后 尾声
上一页 目录  
  天德年间——

  元旦日总有半个时辰是只有他俩的。

  虽然这些年来,两人独处的时间多上许多,但元旦这半个时辰的习惯他还是保持下来。

  徐达坐在长榻上,任着她心爱的男人枕在她的大腿上浅眠休息。

  “在想什么?”李容治眼也不张地笑问。

  她双手轻轻阁在他眼皮上,道:

  “徐达在想,你身边的那位带刀侍卫前两天告诉我,你曾画过我三十岁的模样?”

  “……”

  “他还把盒子交给我了呢,我打开看过了。今年我恰恰三十,正是大魏女子如狼似虎的年纪,虽然这如狼似虎的能力在陛下面前只能甘拜下风。陛下,你瞧你画的徐达跟现在的我很像么?”她柔声问着。

  他拉下她的手,张开黑眸定定望着她,弯眼笑道:

  “真人较美。”

  “唔……容治。”

  “嗯?”他合目想再睡一会儿,轻轻牵她的手。寻思着今年该有什么藉口不让她为政事去远地。

  一出京,就容易脱离他的掌控,他总怕……总怕得庆县的事再来一次。

  徐达笑道:“我刚才想起东归曾说,一世只会来找我两次,一次是得庆县,一次则是……”则是她老死时,她那时不明白为何她好好的老死也来找她?如今想来,懂阴阳之术的东归来得好!来助她刚做的选择。

  “东归?怎了?”

  她轻轻摸着他的眼眉,笑道:

  “容治,我跟你提过,但愿来世转生在一个没有这世的人的地方,好好过着那一世。但最近,我心里总想着,来世也能遇上你就好了,只要有你就好了。到时,我要请东先生在我老死后,助我来世能到一个有你的地方。”

  他心思顿住,没有动静。

  “容治,这一辈子是我先喜欢你的。下辈子,你来费心心思让我喜欢吧。”

  “……好。”他又轻轻答一次:“好。”

  搂着她手的力道微地用力,他合着目,长长睫毛轻颤着,哑声道:

  “来世,我只全心全意爱你,没有李家天下,就只有你跟我。”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