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就是皇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就是皇后 第1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徐达?”那声音极为低沉。

  “……这……真是……令人……无比……”她斟酌言词,最后沙哑道:“无比快活啊……”她言不由衷。如今多庆幸是蒙了眼,不然好肯定瞪凸了眼。她本想再拍拍马屁,接句“陛下果然了得”、“陛下不同凡响”之类,但想来她不是弄臣料子,实在无法说出违心之论。

  “徐达,你面容流露狰狞、失望,与你言语大有不合呢。”

  她嘴角微微翘起,苦笑着:“女子初夜,我心里早有准备。这就跟我当年学骑马般,初时老是被甩下马,甩得鼻青脸肿,马儿在我身下,我总是没法了解旁人为何能意气风发策马而行,直到我练了半年多,不再甩下马,这才了解驰骋的好处。谁不是都这样过来的?先苦后乐总比先乐后苦好吧。”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身上的男人竟僵了僵。半天,他才轻轻吻着她的鼻尖,压抑着不稳的呼吸,柔声道:“这事是会渐入佳境的,以后咱俩有无数相亲的夜晚,那时你就不会如这次疼到有些许失望了。”

  她当没听见他说的无数夜,笑道:“陛下,反正我们一整夜,那也不必拘泥在这种小事上,咱们慢慢来,总能寻得快活妙方。”只是,下半夜交给她吧。

  “……快活妙方啊……”那声音略略五味杂陈。似乎对她没有得到半丝快活而感到意味复杂。

  “好比说,我挺喜欢与陛下相拥,这肌肤相亲也是一种快活……”

  “容治。”他忽道。

  她一愣,动了动嘴,最后不忍拂他,低声道:“容治,你可放开我的手了,我还不济到略略吃了一点痛就胡乱打人的地步。”

  “……再叫一次。”

  “容治。”她的脸烧个遍地不留了。

  她感觉他终于松了她的手,她笑着亲暱环住他的腰身,让彼此不留空隙。忽地,她肩头剧痛,随即恍悟是他狠狠咬了一口。

  ……大魏的闺房之乐?互相残杀?怎么她觉得他有点恼她呢?

  她嘴角一扬,低低一笑,张口也咬上人孤肩头。这有趣,若是大魏男欢女爱这般亲暱,她想她会喜欢的。

  遗憾啊遗憾,再多给她几夜吧,她想看看他嘴里渐入佳境可以到什么地步……她想、想再多独占他些日子。人果然是贪念极重的,有了起点,那就会索求无度到不想要放手了。

  “……徐达,留下来陪我……留下来联我走到这一世终点……这一世算我欠你……”那声音充满寂寥。

  这一口才咬到一半,卡在嘴里发涩。两人对人生的目标本就不同,她不要这种生活,他却执意要走向这条路;明知她不喜,但他执意挽留她,是他真的找不到旁人陪,还是、还是……

  她喃喃道:“李容治,你心里有我,是因为喜欢我,你知道么?”

  “我怎会不知?如果不是心里喜欢上你,我怎会强逼你走在我身边?”

  徐达几乎有片刻动摇了。

  她咬咬牙,用力扯下锦布,隐有水光的美目对上他的眼瞳。

  从头到尾该令人迷乱的欢爱,他却一直专注在她神色细微的变化吗?就为了说服她么?

  她心里一个发狠,道:“如此良宵美景,何必扯些喜不喜欢的事?”语毕,她使了巧劲,趁他不备,将他强压在床,反客为主,墙上交缠的影子立时也跟着颠倒过来。

  得不到他的心,得了他的身子也好。

  得了他的心,却只得到一半,那……身子还是照得的好!

  快四更时,好忽地张眼。

  屋子黑沉沉的,烛火早已灭去。墙上的人影与黑暗融合,再也看不清她与李容治交缠的身影,但此刻她却觉得自己被抱得死紧。

  唔,不只他抱得紧,她回抱的姿势也挺使力的。两人肌肤早已降温,她抿嘴一笑,非常喜欢这种相互依偎的错觉。

  沉稳的鼻息持续落在她的面颊,她这才发现她一直抑着脸入睡,就为感受他的生气。

  她嘴角又扬,反正只有一夜,自然要好好珍惜一下,可惜已经快四更,要不,叫醒他再让良宵延长一点也不错。

  她轻轻要拉开抱住她腰的长臂,忽地,她感觉他动了下。

  “嗯?”

  那声音沙哑得令她再度想入非非,她不由得摸黑吻上他的嘴角。

  他似乎要将她压在身下,她兴致勃勃,完全不介意多得他几次,哪知他一顿,问道:“何时?”

  “……快四更了。”她沮丧了,果然他又躺了回去。接着她振作笑道:“我口渴,下床喝个水,你再睡睡吧。”他意志力惊人中了,就算偶尔放纵也不允自己过头,说了四更就是四更结束一切。

  他应了一声,柔声道:“天冷,床旁有披风,披着吧。”

  “好。”她笑着,下了床,替他盖上被子。等听见他均匀呼息后,这才到盛水的脸盆旁,细细用冷水擦了擦身子。

  接着,她又取出备好的干净深衣换上。

  她不是不肯再换回大魏女衫,而是她穿了二十年的连身长衣,连眼睛闭着都能穿得妥妥当当。她瞟向床上,眨了眨模糊的目力,方才听他声音带有倦意,此时此刻恐怕他又入睡了,但他一向浅眠……

  她坐在凳上,静静地在黑暗里联着他一会儿。她嘴角愉快扬起,细细品尝着昨晚的旖旎春光。

  能得全部的身心固然是好,但,不得心,得了身也好,果然有它的道理在,原来,大魏还是有厉害处,以后连戏都不能小觑。

  她笑咪咪地,非常有耐心地让昨晚回忆陪着她一阵,直到她猜测他应是驚不动了,这才起身继续摸黑拾起他地上的衣物,一一折好,放在床头。

  她顺手解下床幔,有些欢爱的气息飘过鼻间,她不害臊反而笑容扩大,可惜昨晚她比他早睡些,要不就能见到他睡着的模样,以后也好幻想幻想……

  她盘算着,四更要到了,她不如出去吃个夜宵,等她回来时他也应该走了。

  她寻思片刻,又怕他起床时乌漆抹黑的,遂点了烛火,将烛台移到椅上,让高大的桌子掩去大部分的光芒。

  她自腰间掏出备好的字条搁在桌上,上头写着她去吃夜宵了。她还不至马上走,总要等到他国事繁忙到一个月都不出宫门时,她才一走了之,到那时千山万水任她游历……她等了等,始终没等到心里那股远走他乡的兴奋感。

  她暗叹一声。她不再回头,来到门前,轻轻一推——

  她美目瞪大,心里无比震撼。岂只心头震撼,她连身子都猛然一震,亏得她镇定功力极好,否则,就差那么一点,她就要脱口喷出血了。

  她冷静地閤上门,偏头沉思一会儿,深吸口气,再开门轻声笑道:“喂,你们刚到吧?陛下不小心睡着,我想再晚些……”

  “临秀,在下钱临秀,日前封为御前带刀护卫,我们已在此守候一整夜。”临秀试图平静地说,但清秀的脸蛋满面通红,似乎颇为尴尬。

  徐达当作没有看见他——这人,在九重宫门前被她误以为断气,哪知他根本一息尚存,事后她前去探望,却听得这人在跟他老父狂笑:“当下我心知我重伤在身,是帮不了陛下了,反正命悬一线,死了便罢,没死的话,若大皇子真害死殿下,我也是死路一条,索性就在二姑娘面前装作必死无疑,求她拚死力助陛下。”

  她的脸刹那青绿了。

  当钱临秀看见她带补药出现在门口时,面色也青绿了。他呐呐道:“二姑娘切莫难受,咱们下棋,什么棋子都可以抛,只求保帅,若是帅死,那真是全盘皆输。如今你将要是皇后,而且还是历代从末有过的金刀皇后,将来只有他人保你,不再有你保他人之事了。”

  那满面的愧意,让她发作不得。他跟着李容治在西玄,自是明白她在西玄随时都可被人丢弃利用的处境,但,他与李容治依旧在利用她了。

  他们身在棋局中,万不得已,而她,始终在棋局之外,心里想着,不管是谁,都万万丢不得。

  钱临秀轻咳一声,回头看看那楼梯间一排内廷老宦官与女官,低声道:“烦请二……烦请皇后陛下,待得陛下清醒后,叫唤一声。”

  她立即掩上门,接着,她来到窗前,一开——

  默然无语。

  窗外是小巷,天色尚末清明,她完全看不清有没有人,但自幼学习的武击之术也已经让她察觉小巷密密麻麻立满了禁卫军。

  让她……插翅也难飞吗?

  白绢!

  她回头,疾奔向床,才撩开床幔,就见李容治已穿妥衣物,白绢就在床上,上头还沾着血……

  她伸手欲抢过,却见他动也没动,就这么定定地凝视她,仿佛在怨好狠心……她狠心吗?她……只是、只是……

  “……你早就这么打算了?”

  “你托人送信来,我就已经猜到了。”李容治轻哑道:“如果你没这份心思,我万万不会如此做,但,这般做了也好,我……令你受得的委屈够多了,不想你再在这上头受屈。大魏后妃本就不多,关卡更严了些,女官在大婚前检视你清白身,大婚当晚,床幔外六名老宦官候着,就等着后妃破身验绢,再次确认清白。”

  她脸色微变,难以想像昨晚要有人站在床外等着,她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李容治又道:“我道你是西玄人,不适大魏这种规矩,加上宫里人明晓金刀意义,自然对你另眼相看,于是就稍稍破例一回,以此绢为凭,你夫为证,此房不通第二门,老宦官与女官在听不到咱们欢爱的门外候着,等交出此绢后,你已实质为后,只是名分待到大婚后才定下罢了。”

  她面色发白,慢慢地坐在床缘。

  “陛下……如此牺牲色相……”她苦涩道:“就为了逼我么?”

  李容治望着她,忽道:“喜欢一个人,如此苦涩么?我却道,喜欢一个人太危险了。徐达,我心头有你,却非无可自拔,若放你走,也不是不行,只是一想到未来帝王之路独行,就觉万般孤寂,令人难以忍受。如果你愿放弃你这一世的未来,与我相互共行,来世我就走你想要走的路,可好?”

  她摇头失笑:“陛下,真有来世,我愿这一世我所认识的人都不要降生在我的来世里,与我搅和着。”她看向他黑得不见底的眼,笑问:“若然我不允呢?陛下,你正值壮年,要再喜欢上一个姑娘,也不是难事啊。有她联你走这条路,你又何必委屈求全赖着我呢?”

  他眼角一颤,眉头皱起,随即又舒开,微微一笑道:“我首次喜欢上一个人,初时只觉奇异、懵懂,而后认为不碍事就任着它了,岂料它竟是粒种子,如今渐在我心头生根,如果是别人砍了它也就算,但要我亲手手刃我却是百般不捨。徐达,喜欢一个人太危险了,这种事我不愿再遇上,但真不幸又喜欢上了,我只好一刀先杀了她,以免重蹈覆辙。”

  她撇过脸,又问:“我是西玄人,它日大魏若是有意打向西玄……”

  “自你离开西玄时你已经不是西玄人,自九重宫门之变后你已是大魏的一分子了。”

  她轻哼一声,心里明白他这句话无异是他不排除在兵强马壮时打西玄,到时,她不是西玄人,她是大魏人。战事一起,她的家只能在大魏,在他的身边,而非西玄徐家。

  她不喜那般拘束的生活,却也很明白,自己心里正在抗争犹豫。

  先喜欢那人、喜欢较多的那人,必输无疑。

  她曾设想过她若一走了之,他这个大魏皇帝势必得再找个皇后,他又以祖制为首,帝后并治,就算将来他改变想法纳妃子享享乐儿,恐怕也要等到大魏有了新气象。眼下,要找谁呢?谁才能分担他肩上的重量?

  她曾打听过那些送入大魏宫里的画像主人底儿。兴许是这长年来大魏后宫已偏向其他三国制,女子不学政事,只懂后宫之术。

  现在的李容治,一心在朝政上,讨了这些女子除廷续天子香火外又有什么意义?没人替他分担,他怕没几年就老化得快了,更甚……太操劳的下场是短命。

  拚了这么久的皇位,终于坐上,却因劳心劳力而早死,他不恨死才怪。

  她又悄悄瞟他一眼,暗咒一声。

  这些事她就知道,只是不想去深想。她伸出手拿过那白绢,觑见他的手指动了下,却没阻止她。

  她慢慢折叠起来,嘴里道:“昨晚给你的同心结,是我已不当它是定情允诺物了,这才给得容易。”

  “我心里知道。”

  “昨晚……你快活么?”她觑向他。

  那清俊的面容明显一怔,而后弯眼笑道:“自是快活。”

  她没闭眼,当然不知是不是他在说假话,但,一个一边牺牲色相,一边嘴里忙着说服她的男人会快活才怪。何况,她严重怀疑,他对女色有所节制,对这方面没有特别太大的好恶,当然也不会嫌弃什么或者狂喜什么。

  她叹息:“陛下,你可还记得,在西玄时我曾与你说过,袁图大师曾私下鼓励我,世间轮回联系,我虽拥有西玄最差的命,但,我上辈子是个欢欢喜喜没心眼的人,这辈子即使受了委屈,也会打从心里的快活起来,这就是我前世造的福。”

  “你是说过。”他动也不动,似乎在斟酌她这话题背后的意义,同时不着痕迹地看着她手里的白绢。

  她见状,笑出来:“陛下真是时刻都在用心思,这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她伸出手轻轻碰着他的面颊。“其实,袁图大师确实私下劝慰我,却是说,既然我这一辈子已是如此,何不时时欢喜地过,到了下一世,自然能被前世影响成为一个快活人。我心想,既然如此,我要让我的下辈子快快乐乐的……把我最好的都留给下辈子,再不要这一世的徐达,再不要遇上一个大师说我无能。可是,自我搅和大魏皇室争斗后,我想,这下一世也被我的杀人无数给害了吧。”

  他沉默着。

  她微笑:“陛下可愿承诺我一事?”

  刹那间,他那双黑眸璀璨逼人。“我承诺你,此生不立二后。”

  她一怔,随即哈哈一笑。

  “陛下,人的感情是会变的,这种承诺不要说的好。”一顿,她也没有补充李容治以天下为重,第二顺位才是她,如果有一日,有其他女子对他的大魏天下大有助益,立个妃子卖个色相,也不算违背诺言。

  为了他心里的天下,他确实会这么做。

  果然啊,先付出感情的人输了,但,她输得心甘情愿。不管生了几次希望,明知下一刻可能破灭,她还是会继续怀着希望。

  西玄人说风是风,说雨是雨,要杀就杀,要断就断个干净,哪像她,婆婆妈妈,不干不净,最后捨不下,当年袁图大师就是看穿了她这样优柔寡断的个性吧。她心里微叹,终是认栽了。

  “陛下请允我,有徐达并行,为你分忧后,你不要老得太快,也不准比我先走。徐达已经先输个彻底了,不想临老了,还痛徹心扉。”

  李容治轻轻握住她摸他脸颊的手,与她交握,温柔笑道:“好,我允你。”

  她面色一喜,朝他坐近了些,笑道:“陛下……西玄习俗是有求爱曲儿才算数,请容徐达以西玄人的求爱方式向我心爱的男人求爱。”

  他眼底抹过连自己都末察觉的光彩。“愿闻其详。”

  她清清喉咙,低声清唱:“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摽有梅,顷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她连唱两回,笑着等他回应。

  他看着她。

  “嗯?”她有点讶异他的没回应。

  “……这是大魏的诗。”并非当日她嘴里唱的曲儿。

  她扬眉,又笑:“是大魏的诗,西玄曲儿太粗俗,不适合陛下,我瞧这真真合我心意,不知我心爱的男人愿不愿意说句我要你,我要娶你,我要把你这颗熟透的梅果带回家?”

  还是不肯对他唱西玄求爱曲吗……他心头微地发恼,将她用力搂进怀里,掩饰所有莫名初生的怒意,嘴里笑道:“我要徐达,我要娶徐达,我要把你这颗熟透的梅果带回家!”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