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就是皇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就是皇后 第1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个月后——

  细雨濛濛,宅前的那名男子长身玉立,风神秀雅,头戴玉冠,身着暗紫丝绸魏服,罩着狐毛镶边的朱红披风,袍襬绣着红线蝙蝠,意同洪福之意。

  黄昏的橘光映得他肤色如晶莹白玉,乍看之下,濛濛雨景里搭着这么个俊人儿,简直跟她在大魏字画铺里见到的绝色美人图没两样。

  徐达有些傻眼,心里掠过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他此次赴约打算利用男色,对她先下手为强了。接着,她又失笑,什么先下手为强,他下手快得过她吗?

  是她不好,这两年火里来火里去,心眼渐渐增多,这老是算计的心态一时还是改不了。

  她瞇起有点模糊的目力扫过小巷,没有他身边的侍卫,正合她意。既然他提前赴约,那、那……她心里一阵荡荡悠悠,想到前两天她在大魏看的一出戏,里头小角儿有一句她颇感认同的肺腑之言——

  得不了你的心,得了你的身,将来老了回味也好。

  当然,大魏的戏古板了些,最后这小角没得逞,但,不表示她下场相同。这次再不成,她立下恶誓,来世必要跟温于意一样,嫁个百八十个相公,以弥补这一世连个回味的机会都没有。

  她快步上前,笑道:“陛下,我没料到你会早来,眼下还是大魏新年,你日理万机,我真是……”

  一双黑眸转来,先是恋恋落在她面上,接着,他往下看,噙笑的秀雅面容微的一怔。

  徐达明白他的诧异。今日她换上大魏女装,上身白绢护领,阔袖狭袖口,外头套着及腰桃红短比甲,下身是暗色襦裙,再在裙外着一较短的三色牡丹裙。

  她思量一会儿,面容演出不好意思状。笑道:“陛下来得巧,今天我才第一次穿呢,原想你过几天赴约,我也习惯这样的穿着再穿给陛下看,哈哈,我若有什么不妥之处,陛下莫笑。”

  “……穿给我看?”他扬眉。

  她憋憋气,试着让脸红一红,她不知有没有成功,但她看见李容治朝她探来,她还真心跳一下。

  李容治掌心轻触她冰凉的颊面,柔声道:“你一定是在路上走了许久吧?怎么没带伞呢?”语毕,他笑着脱下连帽披风,改披在她身上,顺道替她兜起帽子。

  她嘴巴掀了掀,最后还是选择“欣然受之”,匆匆抱着酒罈推门而入。“陛下请跟我来。”

  “四下无人,二姑娘可叫我容治。”

  她含糊应了一声,笑道:“陛下,还在年节呢,听说大魏宫宴足有十几天之久,你怎有空今日来?”

  “新皇刚登基,百事待理,夜里宫宴暂停几回。趁此,你信邀约,无论如何我定要来,此刻至明日四更我都空了下来。”他随她走在短廊上,不动声色打量她新租的宅子。

  这一地段,不算极好,如过节庆吵得不能安眠,多是讬租给短期商旅或者偶尔来往的百姓。

  他深深看着她的背影,眼瞳抹过一丝豁出去的狠辣。

  她将屋子门打开,头也不回地走上屋中楼,道:“陛下,此处精小,没有厅,类似客栈,我只承租一房,但目前其它房无人,还请陛下将就些。”

  他柔声道:“我一点也不介意。”

  她来到自己的三号房,一进去,迅速将桌上的书册收起,李容治眼力极好,看见那册上是大魏偏沿海的游历地点。

  “陛下,请坐。”

  徐达笑咪咪地解下披风,取过酒罈倒酒,指尖还有点颤抖呢,她偷觑他一眼,见他注意力在她一身女衫上,不由得暗松口气。

  镇定点镇定点,没什么好罪恶感。她有时虽是无耻一把,但绝不会对心爱的男人搞下药,她只想酒醉好谈事。他对自己克制力极佳,因而微醺即止,但,正因平日微醉止量,一旦灌酒,他一定容易喝醉,到时脑袋浑沌,要允事就方便许多了。

  自李容治登上皇位后,只有一次匆匆回太子府,那时她刚从铁匠铺里订了一把西玄长刀,回去时本想见他一面,不料窃听到他与钱临秀的父亲谈话,言谈中她听到关键字语——

  大魏后妃的清白是很贵重,需要层层检验的。

  换句话说,在大婚那天晚上,在宫里那张床上,在皇帝的身下,一定要是后妃的初次。

  乱雷简直是劈在她头顶。对啊,她怎么健忘了,西玄老皇帝的三宫六院哪位嫔妃不是这样经历过的?

  当下,她隐约有个模糊念头,直到那戏里一句:得不了你的心,得了你的身子,将来回味也好。

  轰隆隆地,她的天灵盖被击中了。

  是啊,在将来乏味的人生可以慢慢回味着。

  眼前这大魏陛下口头对外说她将是他的皇后,但他也不是没了她就会死人。她相信依他能力,大魏有很好的未来,依他的深谋算计,她走后他必会再择后妃——除非爱得太深,否则这世上是没有顶替不了的人。

  所以——

  她扫过铜镜,镜里的自己应是美人吧?美人是很容易被取代的,她放心了。

  “陛下,可还记得当日在九重宫门前你所承诺,若是有谁能取了大皇子的项上人头,你必允此人一个心愿?”

  李容治深深注视,微地点头。“我确实说过此话。”

  她笑开怀。“那先喝酒吧!自陛下入宫后,想是经历几番宫廷庆宴,对这小家子气的庆贺不怎么看入眼,但,这是徐达一番心意。这快两年的日子,徐达日日夜夜盼殿下成陛下,如今终于盼成,真是心中宽慰不已。”她举杯。

  李容治笑道:“宫廷庆宴不过是例事,贺过便罢。二姑娘真心为我摆设一场,容治这才是真正打从心底欢喜。”语毕,当着徐达的面,如玉长指扣住酒杯,轻轻与她相击,一饮而尽。

  扑通扑通,她目不转睛看着他举杯喝下。

  她暗自舔舔嘴,再替他斟上一杯,道:“既然如此,徐达再敬陛下一杯,恭祝陛下开启大魏盛世。”

  一杯,一杯,再一杯……

  一罈,一罈,再一罈……

  空了三罈,极好,极好啊!有希望了!有希望了!

  新月初现,她换上烛台,继续干杯。她听得他漫不经心问道:“先前你上哪了?”

  “上四方馆去。”她笑:“四方馆有许多商旅,可以讲述各地风俗民情。”略略迟疑,见他俊朗神态已有诱人的醺意,想是意志容易动摇了。

  她主动拉过凳子,靠近他些,自腰间取出一折纸。道:“徐直差商旅送信来。”

  他扬眉,慢慢接过。她见他打开纸时,那晶莹的白玉手掌微红,真是喝多了……她好心动好心动哪!

  如果此次再不成,她徐达一生就直接称“失败者徐达”吧。

  她见他不答话,以为他正极力整顿浑噩思绪,遂道:“信上说,她听闻九重宫门之变,让大魏误以为我这无能徐达是大魏神话神将之后,若真嫁给陛下,实是徐家之耻,要我速速回西玄去。”九重宫门之变极为隐匿,李容治登基后为护皇室名声,下口谕要史官六十年后方得实记在册,但,当日军队看见了,四国探子无所不在,又怎会不知详情呢?

  李容治应了一声。

  她顿时大胆起来,再靠近他些,假装一块与他同看信。

  她笑:“这确实是徐直字迹,却不是徐直心意,这都是反话,兴许是西玄二皇子的命令。那商旅带着几名侍从,一见那些侍从也知是西玄南军里挑选出来的,那样的体格才是南军所有,想来,是打算没法诱我回去,就要强押我走了。”

  “……那,二姑娘做何打算呢?我可以将你护在我身后,教他永远没法得去你。还是……”他柔声问。“你还在怪我么?可愿给我赎罪的机会?”

  她看着他醉人的明眸,避而不答,微微侧过头吻上他的唇瓣。她浅浅吻着,很快抽离,笑道:“从方才起,我就一直想着,为什么陛下喝起酒来,这酒感觉成了琼浆玉液的仙酒,看起来如此好喝呢?”

  他没答话,就是这么望着她。

  她深吸口气,自腰间取出同心结,塞进他的掌心里。

  “陛下,我忽然想将这同心结送给你了。”

  他目光移向掌心里的同心结,轻声答道:“这东西要有人重视,它才有意义。二姑娘若是重视它,那么,它到我手上,我必是心喜不已。”

  “我自然是重视它的。”

  “这可是证明你我将有夫妻缘分?”

  她再次避而不答,轻轻握紧他的双手,让同心结在两人掌中,她再倾前些,几乎与他鼻息交错。她低声道:“陛下,此生我只要你。”

  “陛下,就算你伤了我千百次,我心里还是只有你。”

  “陛下,大魏的民情里,有一样我觉得特别有趣的地方,男欢女爱,仅仅只要一夜,就是夫妻了。”

  “陛下,当真愿意跟微不足道的徐达做夫妻吗?”

  “陛下,你可还记得你在九重宫门允的诺言?徐达但盼今晚先与你同作交颈鸳鸯,共享夫妻之乐。”

  她环住他的颈子,再次吻上他温温凉凉的唇瓣。她火力全开,就盼他先被她暧昧不清的言语迷惑,再受情欲刺激……然后就……意志不坚,翻滚在床。

  夫妻夫妻,一夜夫妻也是夫妻,大魏民情真奇异,若是不喜欢了,几夜都不算数。

  当她发现他开始回应时,欣喜若狂啊,这正证明他的克制力有缺口,证明他已半醉,证明他醉到已经忘了他这位陛下大婚是要验清白的……也或者,他没忘,只是被情欲冲昏了头,先交颈再说。

  不管如何,她都成功了!

  她想进一步拉他上床,她却发现他将她抱了起来。她眨眨迷濛美目,面色有些古怪。

  “嗯?”

  “……我被人这样抱着,还是第一次……”其实她想说,她有点意外他竟抱得起她。她以为大魏男人都是没什么力量的竹子。

  他轻浅一笑,放她上床。床身极大,她是先看中床,才承租这房的,当她要滚回中间时,他笑道:“稍等。”

  ……稍等?她微地疑惑,见他自袖中取出白绢铺在床上一角,她心里起疑,还来不及问,就见他上床,恰恰压住那白绢,又搂她入怀吻了上来。

  她很快抛去对他充满洁癖动作的疑问,非常热情地回应,她十指勤奋地撩掀他的衣衫,摸上他滚热的胸膛,暗自惊异。

  这人……看似瘦了,但其实还是很结实啊。原来大魏的男装会让人错觉,外如竹子,里头其实健壮光滑,这线条很销魂啊……

  李容治忽地翻身压住她时,她还沉浸在探索他rou体的乐趣里,是以没有察觉彼此交换了位子。

  当她不经意往墙上看去时,发现两具交缠的人影,人影很好分,那男子的身子自是李容治,躺着的长腿女人是她……她黑脸烧得厉害,接着发现这是男上女下,大大的不对啊!

  该是她主欢啊!

  “嗯?徐达,你还没热起来么?竟能分神看它处?”

  “……陛下,唔……可能有点冷吧……”她见他要跟着往墙上看去,连忙搂下他颈子狂亲。

  那样暧昧的交缠影子还是不要让他看见吧。他是陛下,第一次要强压上头也是无可厚非,她有让贤美德,反正还有大半夜……

  温热的肌肤相亲,令她心头跳跳,她发现自己甚为喜欢这样的肢体碰触,甚至已经开始遗憾美好的经历只有一夜。

  他双臂撑在她的两侧,彼此墨发交错,他凝望良久,眼瞳微地迷离,俯身在她耳垂至颈间不住地种下浅浅小小,还不至烫到人失控的火花。

  他每每吻着时,她柔软的肌肤总是微微战慄着,似是既感陌生又十分喜欢,眼底染满欢愉、大胆,未见一丝大魏女子的含羞,他在她耳边沙哑低喃:“徐达,你曾说你老是分不清我在说真心话还是虚心以待……要怎么做,你才能信了我呢?”

  “……”她含糊不清地应了声。

  “徐达?”

  “……我若闭上眼,总能听出几句真假……陛下,这心灵跟肉欲要混在一块,多半两头不能尽兴……是不是先处理眼前要紧事务,再探讨真话假话呢……”

  忽地,她火热的身子凉了凉,她还来不及错愕,那长身又轻轻压了下来,接着,她的眼上蒙了布。

  “……”李容治,你也太猛了点吧!这是否证明,平日太克制的人一放纵,还真的会花样百出,但……她也不弱,完全能配合这种猛烈的床第之乐。

  “……这样好吗?”

  那沙哑的话,尾随着热吻,串串落在她开始敏感的身子上。“……极好……极好……猛得恰到好处……”

  “徐达,我……非要坐上这位子不可……”

  她微地一怔,这话……

  “徐达,九重宫门前,我退无可退,再来一次,我仍会叫你灭光。”那语气有些悲凉。

  “……”

  “徐达,若然我是寻常人,或是闲赋皇子,断然不教你为我牺牲……”

  “……”

  “徐达,我入西玄宫中,得西皇皇帝口谕,冒险带你走……固然是想利用你,但你若非徐达,我万万不会冒此风险。”

  “……”

  “徐达,这一世,我只能将你排在天下之后……”

  “……”

  “徐达……我心里是有你的……我只信你的……”

  火热的接触令得徐达的身子如火烧着疼着,但他断断续续的低语,却是异样清晰透入她的心头。

  真的,真的,他说的全是真的。那语气有着无情、懊恼,还有痛意……他也会痛么?跟她说真心话又有什么用呢?她……她。

  ……

  她嘴紧紧抿着,不接任何腔。他也不再说话,让她暗松口气,今晚就保持情欲上的沟通就够了……

  他不住吻着她的嘴角,忽地握住她不安分的双手,接着,突如其来的不适,令她闷哼一声,本能想踹开眼前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