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就是皇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就是皇后 第1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一怔,低语:“是大魏太子的主意么?”

  “援军不会来了。”她以极低的声量说道。

  乌桐生面色一变,直觉看向身边的西玄徐家人。她面色淡淡,似乎一点也不害怕,就是无奈些。

  与许再给她点时间,她就会说服自己出刀,但她要再细想下去,就得下地府想了,他快速说道:

  “另头火炬是我灭的,我本意并非全灭,想来李容治肯狠心顾全大局,二小姐,我见你扮作禁卫骑兵随他来,我便尾随跟上,黑暗视物在我不是难事,我拼了这条命护你就是。”

  “怎么可以……”

  “自相残杀,削弱敌方武力是他一计,可姚奴是个巨大的障碍,他一刀挥舞,周边皆亡,到最后,我们都会死在他手上,但无论如何,我必要报答二小姐当日相救之恩,不让你死在我之前。”

  徐达深吸口气,道:“我怎能一时心软,教大公子分神顾我?”她看向战场微弱火光处,隐有金刀光芒,每次金光闪烁,就听见数人惨叫。

  她紧紧握着长刀,盯着那头,道:“我要试试,替李容治除去最可怕的障碍。”或许他还有一线生机。

  乌桐生看她一眼。“好。我就在你身后,你不必顾我,我自可避开。”

  她应一声,又是深吸口气,只当来世欠债还人了。她挥刀奔进战场,几滴血珠溅到她的面上,此时此刻李容治在想什么呢?

  在想该如何脱身?

  还是在想……徐达可有生机?

  只要在今晚,他想过一回,她就心满意足了。

  金刀挥向她时,她以长刀格挡,但长德刀竟然断成两截,她虎口剧痛,整个人被震飞出去。

  乌桐生立时托住她的腰身,让她减少冲力滚去一圈,同时他舞动银枪扫过砍向她的刀剑,他自身毫无防备,挨了一刀,徐达翻过后,顺势踢过私人的刀柄,双刀砍向乌桐生身后的敌人。

  乌桐生见她能持双刀,道:“我引金刀,你砍下盘。”

  “好!”徐达以姚奴下盘为目标,数次击去,乌桐生虽引金刀,但外力时时介入,逼得乌桐生不得不分心,以致刀风连连迎向她几次。

  她以双刀相接,缓冲金刀之力,但刀身仍是受到震荡,她又见有人直击金刀,光影间竟是临秀面貌。

  “喂!”她大叫。

  “我非杀了你不可!”临秀咬牙切齿。

  “等——”

  她来不及追上金刀速度,一道血泉自他身上喷出,随即他弹出光影之外。

  她朝他的方向奔去扑前。“喂!喂!还活着么?”

  “……二小姐?”

  这声音气若游丝啊!她红了双眼,才摸上他胸前衣襟就感到一股湿意,血淋淋的……

  “是我徐达!”

  “你还活着啊……你要替我们报仇啊……这把金刀快杀尽我们所有人了……不是开国金刀么?怎么连自己人都杀……”

  “你暂且别说话……”

  “你记得跟我爹说,别逼殿下了……让殿下找个喜欢的姑娘吧……他在西玄的日子我看着眼里,他对人人都好……但从未喜欢过任何一个人……只怕连皇位也称不上喜欢的……眼下你也是活不了了,殿下必定暗自伤心……”

  “喂,你别前后矛盾了。我要活不了,如何转告你父亲?”

  “……我叫临秀,钱临秀!”他忽的撑起,用尽所有力量抓着她的衣袖,咬牙声道:“一定要救出殿下!他才是大魏皇帝!他才是!”

  “二小姐!”乌桐生厉声叫道。

  黑暗里的李容治身形一颤,回头看向远方的发声处,她还……活着吗?

  临秀失了力量,双眼一闭倒了下去。徐达反身奔回,亏得乌大少牵制姚奴,让金刀不再一句伤了许多人,但他声音带虚,显然也受了重伤。

  趁着姚奴全力对付乌桐生时,她弯身滑过姚奴身边,双刀迎向他的赤足。

  姚国人皮厚肉粗,初时双刀如砍在硬木上,接着,她一施力,鲜血尽喷她的眼珠。

  巨人倒地,金刀甩向空中,乌桐生本要接住,但金刀足有千金之重,他力不从心,只能及时以长枪挑开。

  他转头一看金刀飞落之地,惊得大喊:

  “二小姐,让开!”

  此时,徐达双眼俱是鲜血,看不清眼前事物,只知有物击向她。

  她弃了双刀,抹去血泪,终于看清是金刀,她避之不及,双手承接。

  重若磐石。

  她只来得及攒住刀柄,刀刃直砍入地面,起了阵阵火光,最后煞住在她的靴前。

  乌桐生愣住了。就差那么一点,她整个人就要被刀锋劈成两半。

  蓦然间,他想起袁图的话。

  她一世平顺。

  “啊啊啊——”徐达大喝,竟凭双手之力举起了金刀,她大叫:“大魏开国金刀在徐达手上,顺应天命的是李容治,还不住手!”

  近日徐达之名在京师流传,全是从死人棺木里爬出的事迹,因此她大名一报,有几名军兵居然停手。

  李容治心思运转极快,喝道:“今日之事,全由大皇子李既年一人所为,他名下所有将士迫于无奈相从,本王既往不咎!立即放下刀,趁夜回所属兵营,本王不曾看见你们真貌,自不会定罪!”

  战场上交刃的兵器显然缓了下来。

  大皇子面色惊惧,立时跟着大吼道:“开国金刀在西玄人手里!此女人有鬼神入体复活,它日必能一一揪出各位!唯有取回金刀,杀了这个假冒真命天子的李容治,大魏才有生机,诸位,若然今日擒下李容治,明日本王登基时,活人封王,死者追封!万不叫你们委屈!”

  不知道是谁的一声惨叫,激起了众人狂性,霎那间,战局再起。

  徐达心知今日是要大开杀戒了。方才砍下姚奴双足,如砍在巨木上,要是一刀砍下便断就算了,但那一刀她砍得好久,久到她心里起颤,直盼是在做梦了!

  此时什么也不要再想了,她咬着牙,双手举起这把血腥金刀,奔入黑暗中不再分敌我,举刀就挥——

  “啊啊啊——”泪水涌出,狂流不止。

  大魏清晨的寒风凌凌,带着浓重的血腥味,拂着她面颊好刺痛。

  第一道天光渐起时,仿佛有人自远处喊道:

  “皇上驾崩了!皇上驾崩了!”那声音好远,像从天际传来。

  她躺在地上,失神地望着蓝天上的白云,无数的步伐震得地面微颤……军队来了?

  她想起来了,这声音的主人是个老太监,当年曾受李容治母妃点滴之恩,后来跟在老皇帝身边……李容治一直没忘这个太监,原装远在西玄时仍不时与这名太监联系,这是李容治说的。他总有意无意让她融入大魏皇室、朝廷。

  “皇帝遗诏,还不跪下听旨?”那太监大喊:“皇子李既年违逆人伦,逆天而行,竟软禁……”

  她听不清楚,只知在诉说大皇子的罪行。一个人的罪,有这么长么?那还要不要有下辈子啊?天上的云很洁净啊,半丝尘垢也沾不得……她呢?

  “……太子李容治即刻登基……”

  终于登基了吗?她松了口气。总算,总算到……她闭上眸。

  “殿下?”老太监顺着李容治的目光,看向一名穿着禁卫服的高大男子。

  那男子拼命翻着所有人的尸体。尸体有什么好凡的?如今九重宫门染满上百人血腥,就连太子殿下一身衣衫也全是斑斑血迹,能撑到此刻,已是奇迹了。

  “……是,臣遵旨。”李容治回过神,上前接过遗诏。

  那声音,怎么一点喜意也没有?也是,在此时此刻露出喜色,那真是不妥啊,她还以为他会至少先找一下她,找一下为他卖命的徐达,哪怕是尸体……她不求太多,只要他肯为她的逝去落落泪,她就满足了,可惜……

  果然先喜欢的就输了,她一直是输家,从来没有变过……

  “老臣请罪啊!如果不是老夫自仗殿下年轻,逼庞先生拿着殿下令牌封锁京师,援军不会如此晚到……”

  李容治又看向那不住翻尸的男人,苦笑扶起他。“这实非你之罪……”

  他似乎有点心不在焉,她一直在等,但,他连问她一句的念头都没有。她心里叹息,她就是个不知死心的傻子,一次又一次,她总是在希望与破灭中来回重复着。

  忽然间,有人喊道:

  “二小姐!”

  李容治的动作停住,略略僵硬地往乌桐生的背影看去。

  徐达慢慢张开眼,满脸是血的男人进入她的视野里——

  原来,找到她的是乌桐生。

  原来,想找她的只有乌桐生。

  “哎,大公子……”

  乌桐生见她意识尙清,急连拉开压在她身上的尸体。

  寒风刺骨,冻得她都有些僵直了。

  四周尽是死寂。

  乌桐生盯着压在她腿上的断肢残骸,迟迟不敢动手。她笑道:

  “我没事,我没教人砍断腿,也没教人砍断手,我只是……杀得累了,踢到尸体倒地,昏了一阵而已。”

  乌桐生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拨开那些断肢,一把扶起她来。

  她浑身僵着硬着,四肢施展不开来,行动起来还跟个僵尸没两样,她淡淡笑道:“我一点疼痛都没有,许是没伤吧,全仗大公子护我。”

  “不,不全然是我……”到最后,他也杀红眼了。他想说她福大命大,但对西玄人来说福大命大是个屁,这对她来说反而是侮辱。

  徐达深吸口气,鼻间的血腥只能令她闻到腥味,她看着四周,果然满地尸首,活着的不出十人,都是重伤在地的。

  钱临秀的父亲跪在地上,他身边是临风而立的李容治,全红衣袍被寒风吹得鼓胀,被血染得湿透的墨黑长发略略扬着,却一点也不狼狈……

  她有点恍惚地对上他专注凝视她的眸瞳,下意识避了开去,她再看向那名傻眼的老太监,以及他身后的军队。

  “杀太久了,我脑袋都有点钝了……让我想一下……”她喃喃道,垂目看见自己左手死揪不放的人头。

  她想起来了,金刀最后终于砍了李既年的人头,但她踢到其他尸体,就这么昏了过去。

  砍人头,多可怕啊!

  最可怕的是,当下她发狠砍去,心里居然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

  她试了两次,手指僵得放不开,最后还是乌桐生看穿她的心思,自她手上扯过人头抛出去。

  她弯身双手扛起金刀,往李容治走去。

  刀刃上的冶艳血花奔流,沿着她走过的足迹滴出一道血路来。

  她朝李容治轻轻一笑,把金刀捧到他面前,“殿下……不,是陛下了。陛下,昨晚我借这把刀杀了许多人,也许连你的亲信都杀了。”

  他静静看着她,轻声道:

  “我不得不如此做。”

  她笑道:“我知道。”

  “你……”

  “嗯……”

  “……真没受伤么?”那声音有点轻哑了。

  她想了下,道:“应该没有吧,我胆小,挥刀或许不如旁人快,逃命时却是快了些,陛下,开国金刀呢。”她拿得有点重了。

  李容治不语,只伸出左手略略称了下刀柄重量。

  她注意到他不止左手臂皮开肉绽,就连一身血红衣衫也不全然是他人的血。但,能活下来就够了,是不?

  他笑颜里有些悲凉,道:

  “这金刀,连我也拿不起。徐达,大魏金刀千金之重,也只有姚国人那般厚实壮汉方能拿得动。你代我拿着吧。”他微微垂目,不再看她,低声道:“把金刀高举。”

  那语气淡漠,却有点对她不起的自私意味,举刀有何难?徐达一时没有细想,用尽力量高举开国金刀。

  “二小姐……”乌桐生知她此时脑袋浑沌,才要先指点她一下,就听见九重宫门内外士兵尽皆伏地而跪。

  “陛下万岁万万岁,陛下万岁万万岁——”

  层层叠叠的呼喊如澎湃浪涛,团围着他俩蜂拥来。

  徐达略略惊讶,随即了悟。开国金刀难见,如见出现在李容治手上——虽然是她代拿的,但,这样的跪拜大礼不意外。

  她是西玄人,不跪应是免罪的吧,她看向李容治。

  他朝她轻轻一笑,极是柔软的一个笑容。

  ……一个庆幸她活下来的微笑。

  他伸出手,握住她高举的手腕,看似替她分担金刀重量,但她总觉他扣得太紧,简直是力道过当,存心想折了她的手臂。

  尤其,他手温冰凉,不知是不是太冷,他手指竟不住地轻颤,如攀浮木般紧紧握着她腕间不放。

  一直到很久以后,她才搞清楚状况,大魏历代皇帝或皇子没有一个拿得起这把刀,但,若然一朝有大魏人举起神将金刀,必能重现大魏开国盛世之风采。

  而她,日前大魏陛下曾口头封为大魏皇后,她当然已经是大魏人了。

  以及——

  大魏后期后妃虽皆称娘娘,但在早年则与大魏皇帝并称陛下。

  方才士兵连喊两次,是因为,他们跪的是两个人。

  一个是大魏陛下——简称陛下。

  另一个,是大魏皇后陛下——也简称陛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