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就是皇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就是皇后 第11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个月后,太子府——

  一阵冷风灌进,她猛然张开眼。

  她翻身下床,配上长刀,心里略不安。

  窗外正是暗夜天,无月。

  莫名地,她心一跳,感到太子府有些骚动,她推开门,见到圆形拱门外,火光不住闪耀,但没有任何禁卫兵进入她所住的院里。

  她举步轻盈,隐入黑暗避开军兵,临秀匆匆自书房出来,他着禁卫兵服……他是李容治身边的人,绝非小兵小卒,她听得临秀吩咐人道:

  “快去把衣服拿出来,多教几个高手换了衣服,一块入宫护着殿下。”

  她略略迟疑,尾随那人走进另一处,暗地去了一件小兵服迅速换上,再回到那间书房。她手肘轻推窗口,露出一小缝,往内看去,果然是李容治,另一名老人是钱老将军,也就是临秀的父亲。

  她见过一、二次,她记得这老人对她“死而复生”不以为然,更对李容治昭告她是太子妃的举止十分不认同。对了,他府里长女是大魏第一美人,画像至今留在太子府里。

  那老人道:“殿下此番前去必要格外小心。这一年来看似风平浪静,但难保不会在最后一刻闹出事来。”

  最后一刻?她怔住,是老皇帝不行了吗?

  李容治速速落笔,嘴里应道:“父皇临召儿臣,儿臣岂有不去见最后一面之理?宫里本王已有布线,你不必担心。”

  “宫里?得贤王手里的兵马已近京师,眼下该闭城门,封京师四条大道才是,与宫中何干?大魏宫中不动刀枪,殿下……”

  徐达听见廊上有脚步声,她抬眼一看,正好对上庞先生诧异的目光,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匆匆步入书房。

  “殿下。”

  “这是密令与令牌,先生若见宫里施烟,即可率本王名下兵马入宫。”

  “等等,殿下!”老人叫道:“这一步错,全盘输,您将主力放在宫门之外,万一京师……”

  徐达听得他们交谈,才知老皇帝今晚是熬不过了。这一年来,前任太子表面没有动静,但私下与已有领地的皇叔密切联络,其他皇子各有盘算,有的心知与皇位无缘,索性得了领地将手上部分军权出去,一走了之;有的与前任太子同盟,就盼得此刻。

  大魏皇子再怎么争位,也不会在宫里动上刀枪,此时该防的是京师外的兵马,这是气呼呼的前任老将军坚持的。他笃信前任太子失德也不会得了失心疯,甘冒大魏先祖们不讳,敢在宫里弑未来的主儿。

  李容治想法显然与他不同,她后又听得临先生提到一事——

  “殿下是皇上亲自册立的太子,大皇子若真有谋位之嫌,必得对天下交代,臣疑他们会假立遗诏。”

  “本王心里有数。”李容治匆匆而出。

  徐达混进尾随的侍从,临去前回头一看,瞧见那老将军拉住庞先生低声说着:“老夫征战数十年,自是清楚那些小娃子心里是怎么个谋位法,殿下天性聪颖,但毫无经验……老夫跟着去就是……”

  徐达不及细听,见到李容治已翻身上马,连忙追上去。

  方才他走过的道上遗落个小东西,她赶紧拾起,是当日他送给她的蝙蝠佩饰。她先别走腰间,快步跟上,她挑马上去的同时,又听到他对一名随从道:

  “本王离去后,太子府只准出不准进,府里若出了大事,就找庞先生,找不着就直接找徐二小姐,懂么?”

  她眨眨眼,她自认有宽广的肩可以给爱人,但她想,她还没有肩厚到可以顶下大魏太子府,李容治是有新机拖她下水,还是只能将最重要的后方托给真正信赖的人?

  夜色如喷墨,将天地染黑,今晚没有星月,全仗火把找地。骏马行进极快,却极有纪律,没有发出半点声量。

  中途她肩临秀骑着快马加入,追上李容治低语:

  “殿下,我眼皮直跳着,想想不妥,将事交给月明,我跟着殿下入宫吧。”

  徐达摸摸自己的眼皮。说起来,从小到大她眼皮还没跳过呢,她见过临秀退到禁卫骑士间,看着他发现自己父亲也混入时的瞠目结舌。

  夜风冽冽,没有多久,就来到宫门,交了令牌,快骑连过两道宫门,将至第三道时,李容治忽地停马了。

  徐达听说骑马入宫,到第三道九重宫门前必下马而入,她本也要下马,但胯下骏马有些骚动不安。

  李容治连下马的动作也没有。

  “殿下?”主未下马,尾随的禁卫骑兵连动也没动。

  “放烟火。”李容治平静道:“把刀给本王。”

  徐达暗叫不妙,往钱林秀的父亲瞟去,只见那老人在火光下面色发白。

  烟火瞬间飞升,短暂的照亮夜空,顺道将九重宫门后密密麻麻的人影照个隐约。

  紧跟着,九重宫门后一把把火炬亮起,如日阳初升,顿时亮光满地。

  不是错眼。

  宫门后是个个持刀的士兵。

  “皇兄,父皇已经归天了么?”李容治淡声问着。

  九重宫门后,穿着战袍为首的皇室子孙笑道:

  “殿下在说笑,父皇正等着你去见他最后一面呢。”

  “既然父皇尚未归天,你在宫门之后领着这些人是想干什么?”

  “父皇老了,他昏庸,不知你底细,错册立你为东宫太子。儿臣不愿他老人家在身后在大魏史书上留下臭名,自然得为他清除这唯一的污点。”

  “我底细?”李容治微笑。“在父皇病重时,你做这些逆天之事,以为不会流传后世么?”

  “逆天?李容治!你觊觎金龙皇位有多久了?你陷害我失德!毁我名声、夺我的皇位!该是我的就是我的!你以为我会窜改遗诏,在父皇身边安置许多人,但,我何须窜改遗诏,我是天命所归啊!

  “天命所归?”李容治略略挑眉,语气平和,却隐约带着些许不以为然。

  徐达知道他在拖延时间等自己名下的兵马,但……她苦笑,又看了钱临秀的父亲一眼。

  这老人家不敢说,她也不能说。

  一说了,士气一减,必死无疑。

  李容治等了这么久的皇位……谋了这么久的皇位……在西玄忍气吞声,只为在此刻登上皇位啊!

  “……父皇昏庸时册立的太子又如何?他老人家不过是大魏历代皇帝里的一名,比得上顺应天命的开过金刀么?金刀在此!李容治,你在大魏史书上将只是个谋位的皇子罢了!”

  金刀被三名大魏壮汉扛了出来,李容治眼皮一颤,认出了这把金刀绝非假造,更令他心里暗叹的是尾随在后一名约九尺身量的壮汉,此人皮肤黝黑,正是北塘附近姚国里的百姓。北塘常买该国男子为奴,又称姚九尺或以姚奴相称,大魏因地处遥远,至今尚未有姚奴出现。

  此奴肩宽背厚,饥饿时尚可一力抬起两名大魏士兵,何况饱腹时?李容治见此奴轻松持起开过金刀,金刀一挥,竟生起强风来。

  金刀杀皇室子孙,免罪。

  他闭目片刻,再张开那双无波墨眸时,微笑到:

  “皇兄是要扫去眼前的阻碍了?”

  “我是为大魏着想,为父皇着想啊!他看不清试试,我只好背着弑杀太子之名让他明白他错误所在。”

  李容治仰头哈哈一笑,头也不回道:

  “我李容治再次起誓,这是最后一次。李容治登上皇位后,大魏皇室绝不再叫无辜将是为皇位之争而死!众军听令,大皇子失德在前,欲弑太子在后,开国金刀被窃,此番我们战败,大魏国运垂矣。”一顿,他深吸口气,意思悲痛道:“援军将至,若然有人可取得大皇子项上人头,李容治必允他一个心愿!”

  刹那间,他身后将是皆称是,气势如虹,己寡他多,两方交会,一时之间竟呈现不败之相。

  徐达抽起长刀,策马上前杀人去。

  自从杀了第一个人后,她发现杀人时什么都不要想,才有余力避开来人刀剑。她想苦笑啊,她以前老觉得自己无能,为无法加入西玄权力中心而遗憾,现在她却为了想得到大魏权力的李容治在这里杀人。

  原来徐直、徐回也不好过啊,如果她的前十九年不曾杀人是为集中在这两年,那么她就一次杀尽,以后绝不再动刀剑。

  还来世欢喜呢!她来世做牛做马都不够偿还这些人命!

  大魏皇室禁卫军不弱,见机砍了胯下马腿,让李容治这方人尽皆落马。她趁着马匹倾跌时翻身下马,挥刀砍过迎面而来的敌人。

  她始终不离李容治附近,当她一见李容治落马时,她弯身避开刀锋,横臂抵着刀面硬挡了砍向李容治右肩的大刀。

  李容治心知身边有人代他挡了右侧一刀,但他没有回头,听得一声“殿下”,他心跳遽漏回头一看——

  徐达!

  她微微一笑,在他耳边将援军不会来的原因低声说出。

  清俊的面容顺时凝住,他迅速回复,低声:“别传出去。”

  “自然。”

  他下意识与她靠背相互支援,挥刀的同时,他寻思着,咬咬牙,眼里抹过不舍,狠绝紧跟在后,他轻声道:“徐达,灭光。”那语气隐隐带着冷意。

  她一怔,灭光?那不是……

  她回头,正好对上他的眸光,

  “你,看得见么?”

  “……看得见。”

  “好。”他当机立断,推了她一把,挥刀挡住砍向她的刀影。他不再看她,道:“我拦着,你去灭。”

  他的意思是,他是众人注目置之死地的对象,唯有她可以去将所有火光灭掉。

  忽然间,有人与李容治同步思想,九重宫门后一方火炬灭了,但火炬无数,定要有人相助,徐达深吸口气,朝他笑道:

  “养兵千日,用在此刻,我既是一世平安,自能保你全身而退!殿下放心,徐达必不负使命!”她转身即走。

  “徐达!”

  她回头看向他。

  “狠心点!”他厉声道。

  她笑了。

  “徐达!”他又叫住她。

  她微的扬眉。

  李容治深深看她一眼,张口欲言,最后做了个口形。

  她微笑满面,没再回应,遁入敌军之中。

  你保重。

  不是你留下命来,而是你保重。此次要逃出生天是难了,他周身一直有人护着,但她可不同……没有援军,能撑多久呢?入宫能带的人本就不多,此刻九重宫门内外成了杀戮战场,却没有其他禁卫军队出现,甚至宫人一个也不见,可见早就被妥善安排好了。

  论动武,她远远不如徐回,成为徐家之耻,但那不表示她武力差到极点。如果徐家是神,她的程度只比普通人好一点,所以,她竟出乎意料苟活到灭掉最后一把大火炬。

  宫门内外,顿时陷入黑暗之中。

  大魏大皇子叫着点火。陆续有人点起火来,但不如预先准备好的巨大火炬,只能隐隐约约照着部分的小角落,紧跟着又被灭,就这样点点灭灭。

  战场上有人喊着自己人别杀,又有人喊着不管是谁都杀!

  她这方,不见五指,只觉周遭有人一直在砍杀。

  她呼吸微地急促,攒刀的手心渗汗了,她完全看不见任何人影,迟迟不敢出刀。

  她看不见。

  黑暗里,她看不见。

  李容治岂会不知?岂会不知?在西玄小倌馆里,正因她看不见,才没认出他的身分来。

  你保重。

  他不说你留下命来,因为在黑暗中,她看不见,怎可能留下命来?

  他深知她犹豫心软的个性,在黑暗中,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人,她怎敢出刀?怎敢出刀!

  她本以为她会狂笑出声,但她意外地平静。

  是啊,她很平静,这是她所选择的路,为他卖命,不就是她一直在说的?送他上皇位后,她一走了之,但其实,她对前程茫然……那,在这里结束,不也很好?

  有人感觉到她这方有人,迎面就是一刀。她直觉举刀格挡,要回刀砍下去,刹那迟疑了一会儿。

  这是谁?

  大皇子的人?

  还是李容治的人?

  若是李容治的人,不就是自己人?她已经杀了许多人,但,连自己人都杀,她真真没救了。

  就这么一迟疑,她听得对方大喝一声,再次挥刀过来。

  她长刀停在半空中。

  “二小姐!”有人扣住她手臂,拖她连退数步,接着,一枪格开来刀,直将来人毙命。

  “大公子!”乌桐生怎么来了?

  乌桐生语气隐有怒意,“二小姐既来灭光,便打着趁乱一搏之心,敌众我寡,此是唯一办法,为何你临时退却?”

  “……我……下不来手啊。”她苦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