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就是皇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就是皇后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救命啊!

  从未有这么一刻,徐达这般狼狈,不,该说是,从未有这么一刻,她这般受人欢迎。

  幸得小倌馆里烛光不明,否则此刻她早已身陷狼群。她略略苦笑,听得足音上阶,她屏住呼吸。

  “徐二小姐说是透个气,怎么一眨眼人便不见了?”两名小倌结伴上楼找人,东张西望。

  “莫不是被其他人带入房了吧?”

  “那可不好,好不容易有机会脱离此地,要让人捷足先登,我不甘心。”

  “听说徐三姑娘少近男色,她将是西玄朝堂上重要角色,要能借二小姐这条路得识三小姐,这也是挺划算的。”

  徐达连连苦笑了,正是如此,瞧她傻呼得很呢,还以为今晚不会有小倌上门,哪知,来的有十人以上。

  温于意与她聊了大半夜,才心不甘情不愿去清风姑娘那儿,她回房本要合个眼等天亮就走,哪知一推门,里头已有满室的小倌在等她了。

  有的是本就不喜男色,只是因贫而卖身,想借她脱离此地;有的想借她之门进入皇室或徐家,甚至想以她为跳板,引诱徐直或徐回。

  她暗叹口气,小倌们舌灿莲花,但她不是傻子,怎会看不出呢?

  等到那两名小倌寻去它处,她才自隐暗处现身,垂着首沉思。难道,真要随意挑一个?

  她至今虽与情爱无缘,但也是认认真真想找一个人作伴。她要求明明不高啊,甚至有些残疾也无妨,只要对方有点心思在她身上,肯给她一些温暖,这也就够了啊。

  思及此,她有点死心了。

  她听见那两名小倌又在楼梯下说着:“会不会漏掉哪了?”语气似有再上楼一次的打算,她心一跳,实在不愿再看着他们的脸,听着他们说违心之论。

  这两名小倌之前对她产的是“二小姐,百闻不如一见,今日见你,方知京师谣传太夸张……”等等,什么沉鱼落雁都出笼,与他们刚才的真心话差了个十万八千里。

  这两名小倌一踩上阶梯,她连连打量四周。这里只有一扇门,门缝下乌漆抹黑不见灯光,她心一狠,推门而入后,立即掩上门。

  “你说她躲了?有什么好躲的?明明眼下任她挑选,以后不见得有这机会啊。瞧,这最新版也没人……”

  “不会在这房里吧?”

  她瞪大眼,听见木门竟然被推动,她直觉奔入内室,撩过床幔,上床一滚,撞上一具身躯。

  “谁……”

  床上有人啊!她惊讶,仍是滚过那人,翻到内侧。她捂住那人温温凉凉的嘴唇,低语:“别动别叫,让我躲躲,我没其它意思。”

  门轻轻被推开了。

  “真没人呢……”

  “这间房好像是……快出去,她不可能躲在这里!”

  门立即被关上了。

  徐达等了再等,确定他俩不会再进来,这才松口气。她连忙松手,坐起。

  “真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要骚扰你……”这是谁啊?小倌儿?还是来玩的大爷?

  “你……”

  那声音粗哑,像受了风寒。如果是来玩的大爷,怎会没人照顾呢?定是受风寒的小倌儿在休息,今晚才没出现在厅里。她更显歉意,低声道:

  “我姓徐,那个……今晚能不能借我一躲?”

  “……躲?二姑娘在躲什么?”

  她一怔。“你知道我是谁?”

  “会入小倌馆的女人只有徐家人。二皇子与太子对大姑娘素有好感,岂容许她入小倌门;三姑娘一心崇武,要挑小倌,约莫也要双十之后,删去这两人后,只剩二姑娘了。”他掩嘴咳了几声。

  她眨眨眼。“原来你们也会研究这种事啊……你叫什么?”

  “……我?”那声音有点诧异。“难道你还……”

  徐达有点尴尬笑道:“你别担心,我不是要选你。你若不情愿,我是不会乱来的。”她坐在床上,不小心碰到他在被下的手指,她一愣,下意识抓住他滚烫的手掌。“你看大夫了没?”

  “……还没。”

  “还没?这里的嬷嬷怎么没替你找大夫呢?”语毕,她觉得不妥,翻身下床。依她料想,眼前这小倌儿九成不是个显眼人,这才招致嬷嬷冷落吧。“唉,我去找人请大夫来吧。”

  他反手攥住她的手。“二姑娘,你不是在躲人吗?”

  “躲人哪有治病来得重要?”她苦笑。

  他还是没放手。“……不能找大夫……我不过这几日过累才受点风寒……要是让人知情,怕是会……病上加病,还请二姑娘不要请大夫。”

  病上加病?徐达恍然大悟,面露深切同情。原来,小倌馆也有内门,而且这病榻男子曾有过惨痛经验,才会连生个病都怕人下毒药。

  她叹息,犹豫半天,柔声道:“好,我不请,你先放开手,我替公子倒杯水吧。病中多饮点水,对身子总有点好处。”

  那头似乎也犹豫了一会儿,滚烫的手温才自她手中抽离。她摸到桌上,倒了杯水,微嚐一口。是水,不是茶,而且这水还温热温热。

  她暗松口气,坐回床边,又摸上他的手,让他端着水喝。

  “公子,这样吧,你借我躲一晚,我照顾你一夜,如何?”

  那头又没声音了。

  她连忙澄清:“我不会让嬷嬷误会。天一亮,我悄悄离去,不让人知道你陪了我一夜……到那时,你还没好转,你把病征告诉我,我亲自上药铺叫大夫抓药,再差人送到你手上。虽然你我素昧生平,徐达也不是多好的人才,但徐家的底就在那儿,再怎么不济,我也不会害你的,你自可信我。”

  “……二姑娘何苦贬低自己呢?”

  他没正面回答,她就当他默默同意了。她取过半空的杯子放回桌上,又回床边,摸到他的额面,察觉他想回避,她立即收回手。

  她听门外又有人在走动,她心里一抖,放下床幔,一步跨到床的内侧坐下。

  “公子莫慌,我只是怕突然有人进来,再者,你身子发烫,床幔还是放下的好。我不会对你乱来的。”语毕,她失笑。她把自己说得像是yin荡采花贼似的。

  “二姑娘既然来小倌馆,就是来挑人的,怎么避他们如蛇蝎呢?”

  “唉,要挑总要挑个自己顺眼、他对我也顺眼的人啊。”她微微笑着,心知今晚不会有什么顺眼的人,更甚者,以后也不会有了吧。

  她又碰触到他的手,她笑叹:“公子请放心,我真真不会动你……我来小倌馆找伴,也不过是想经历一下人的一生该有的感情罢了,并非有恶虎扑郎之心。你可以躺下,我绝不欺你。”她心里有点酸涩,却还是笑着把他的手放进厚暖的棉被里。

  她感觉到他慢慢躺下,顺道替他盖妥被子,正要抽手,忽听得他柔声道:

  “二姑娘切莫误会……只是我……不曾跟姑娘家同床同被过。”那声音有点别扭。

  徐达一顿,嘴里哦了一声,应道:“若是公子对女子没有兴趣,那不曾同床同被过也不意外。”

  “……我不喜欢男子。”

  徐达又是一顿,再哦了一声。滚烫的男人手掌在她手里,她一时迟疑,鬼迷心窍地没有放手。要是平常避她如蛇蝎的,只怕早就强调有多喜欢男子了,现在他澄清……是别有含意吗?

  这人说话斯文有礼,跟其他西玄人不大一样,没有锐角,令她感觉甚好。

  方才听那些小倌自我介绍时,老是喜欢比较来比较去,虽说是西玄人说话的特色,但,正因她时常被人比较,自然格外敏感些。

  她该不该放手呢?他也没挣脱啊……她脸颊微微发热,又听见他说:

  “二姑娘,你挑选的条件是什么呢?改日我听见合适人选,定会替你从中接线,以报你今日照顾之恩。”

  “……”原来他对她没意思啊,是她多想了。

  她慢慢松了手,面带微笑。过了一会儿,她想起这里头黑濛濛的,就算不笑也没人看见,但她还是习惯地带着笑容。

  她垂下眼。如果人生能再来一次就好了,如果再来一次,她在投胎前,一定要祈求老天给她最潇洒的命。

  如果非要这么被人看不起的命,那至少给她洒脱的个性,不把任何人放在心里。

  哪怕只要徐回一点点的无情也好,不必在乎外人的看法,只要自己活得好,那就够了。

  “……二姑娘?”

  他还病着呢,病人不是都寂寞?她记得,以前自己生病时,不至于像他一般不敢请大夫,徐家的儿女呢,谁敢怠慢?只是,那时她年幼,躺在床上寂寞得要命,每天看着门口,时时盼着父亲出现来看她一眼。

  至少,五岁前,她有不适时,父亲会来探她几次的,哪知五岁后生病只有自己一人……

  病中寂寞她完全感同身受,甚至,还会有点可笑的恐慌,怕自己病死没人在意,所以,从那时起她总是把自己照顾得妥妥当当,不想那样的心情再来一次。

  将心比心她是懂的。她柔声道:

  “我条件也很简单。年龄别太小,面貌不拘,身家不拘,只要他明白跟的对象是徐家徐达就好。”停顿一会儿,她又笑:“当然,也不是要他跟上一辈子,约莫五、六年就好。就这五、六年他一心一意待我就好,之后,我不幸身亡,他也不必等我坟头泥土干,就可自寻春天去。在我活着时,我也会一心一意待他,咳,平常我嗜吃海产,这他不能管,但他要严管我其它事也随他,不瞒公子,其实我连求爱曲儿都准备好了。”

  “求爱曲吗?”

  “是啊。”她笑得很开心,想起这阵子练得很愉快,因为她真的以为能找出一个心目中的好伴。

  西玄男女求爱,多半是男人唱,表示爱此人护此人一生。她要求多,当然由她唱,她愿在活着的时候只呵护只心爱此人,只求此人能真心诚意待她。

  她深吸口气,笑道:“公子呢?公子不喜男色,待在这种地方‘工作’是蹧蹋你了,你钱攒够了吗?”

  “……嗯。”他含糊答着。

  “如此甚好,早早脱离此处。它日你若在京师撑不下去,也可以找我徐达……”她一时也不知找什么话题,只好反问:“公子心里可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黑暗里,躺着的男子明显一怔,她等了等,以为他已经睡了,他才慢慢道:

  “我没想过……”

  “没想过啊。你是西玄人吗?公子口音是西玄人,但又有点不像……”

  “……我是在西玄住了许久的外国人……”

  “原来如此,原来外国男子也有像公子一般斯文有礼……”一顿,她想起李容治也是如他这般。“公子来自大魏?”

  “……嗯。”

  “千里迢迢啊,大魏男子果然湿润如玉,你们大魏皇室的王爷跟你一样,是个如月般明亮温暖的男子呢。”

  他迟疑一下,问道:“如月亮?”

  “日阳会晒伤人,公子可曾听过月亮会照死人?”她失笑。“只是个比喻而已,公子莫当真。这么说来,公子将来是要回国挑大魏女子了?”

  “……兴许是的。”

  “大魏女子不知生得如何?”

  “……生得如何啊?”他终于有了笑意。“我离家之时才几岁,还来不及思春就来西玄了,哪记得她们生得如何?我只记得,从小服侍我的宫……婢女们貌生柔弱,个子不高,身有香气而已。”

  听起来很诱人啊。小鸟依人,正合男人的喜好,有几次温于意一听大魏女子,那满面是光,他还感慨西玄女子高了点,很鄙视她的身长。

  论高,她当然高不过温于意,但他主张女子的头顶最好到他胸口,这样一抱起来,下巴才不会抵得难受。

  现在他光是想像,也觉得那小小的个头真是很美好啊。

  “听起来,大魏男女都很好啊。”她想像着。

  “二姑娘不妨出国走走,也许另有一番遭遇。”他暗示着。

  这男子真不错,竟劝她离开京师,另有一番新生活,她笑:“鱼是离不开水的,我舍不得这里。何况,这一来一去,路上会遭遇什么?能不能再回来,都是问题……”

  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此,正是她的愿望。袁图大师说得没错,她就是这个样了,完全没有轰轰烈烈开拓自身未来的期盼。

  她听见他咳了几声,回神,低语:“我替你再倒杯水吧。”

  “不用。”他拉住她的手。“不劳二姑娘,我不渴。”

  “那你也累了吧,不如闭个眼睡?”她才这么说着,忽听见门被推动的声音,她一愣,再听得有人道:“这里没人……”

  她吓了一跳,听出这人正是小倌之一,再一定睛,随着门被打开,床幔外竟有淡淡光晕。

  她吓死了,这些人在点灯找她吗?太积极了点吧!她只是徐达啊,她这个跳板完全没法让他们跳。床幔是丝纱,要是烛光一照,她的身影必露。就算找不到伴,她也不想被人当跳板。

  她倒卧极快,用只有他听得见的声音道:“对不住,借躲一下。”她一掀被子,连头也埋住。

  他先是一怔,张口欲言,而后发觉她躲得太积极,把他的暖被抢了大半。他寻思片刻,握着她的手安抚地用了点力。找个伴,能找成像她这么窝囊,他还是生平仅见。他听见门口有人冷声道:

  “你们在做什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