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就是皇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就是皇后 第1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的名字叫徐达。

  仅止徐达而已。

  天下生四国,西玄与大魏、北瑭、南临土地相连,民风慓悍,以展现自我才能为傲。达官贵族的子孙若有才者,自称前喜加个西玄两字,久而久之,成为西玄一种引以为傲的惯例。

  例如,西玄徐直。例如,西玄徐回。

  非才能出众者,是万万不能加西玄两字。

  例如,徐达。

  徐达出生名门世家,七代的祖先个个轰轰烈烈,不是成为西玄殚精竭力死而后已的朝中栋梁,就是抛头颅洒热血的边疆猛将。

  某位皇帝爷曾偶然提及──

  徐家女子入后宫仅为朕一人得之,乃西玄之憾也。

  从此徐家女子不封妃,不分男女,不出意外,生死性命尽献西玄。

  直到徐达。

  那年她五岁,正逢西玄各地算命看相的神师齐聚京师。西玄对神师很看重,笃信人一生该有的灿烂辉煌,早在生命诞生的那一刻起,已记录在骨髓灵魂里。

  徐长枫与其它西玄人一般,趁着长女徐直生日那天,广邀神师前来为徐家新一代算命。

  每个受邀的神师在算出长女徐直的命盘后,取过笔墨,洋洋洒洒写满一束白纸。徐长枫一一扫过,看了长女徐直一眼,微微一笑。

  “想必大小姐未来前程不可限量吧。”宾客中有人笑道。

  “能为西玄尽忠,是直儿的福气。”

  接着,诸位神师算过幼女徐回的命盘后,徐长枫接过那仍是密密麻麻的纸,眼里闪过惊讶,看向小徐回。

  “这三小姐的未来……”

  “哈哈,不可说不可说。”虽是这么说,但徐长枫眼角眉梢都是满意的笑。

  当他接过写着次女徐达的那张纸时,微觉奇怪,神师这回写得倒是很快……

  轻薄的纸上,只有两行话。

  还是硬拆开来,才凑得好看的两行话。

  当下,他面色一变,连连看了在场九位神师的测算,皆是大同小异。他下意识地瞥了眼五岁的徐达。

  徐达心一跳,也跟着下意识回避父亲凌厉的目光,很想退到徐直跟徐回的后头,不惹人注目就好。

  宾客间有人知道不对劲了,出面缓颊道:

  “西玄神师向来不说谎,但眼下都不算顶尖的。徐大人,要论西玄的尖儿神师,那非袁图大师莫属了,听说,现在他也是在京师的,不如……”

  说曹操,曹操还真在门外等着。徐长枫早就送帖子给这位白发神师过府一聚,见他姗姗来迟,不怒反喜,当年还是这位袁图大师将他的一生料得奇准,连三个女儿不多不少都说得精确。

  “我事先已将三位小姐的命都算过,现在是专程来看三位小姐长相如何。”这位大师笑道,走到长女徐直面前,语露赞赏道:“大小姐有当世男子的长才,其性果决,若走文路,将来必得皇上重用。”

  “正是。小女素不喜武,两个妹妹还在背诗的时候,她就已经懂得写文章了。”徐长枫又听大师细数长女之才,未来前程是光明灿烂留名青史等等诸如此。

  袁图大师又转向幼女徐回。

  他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叹道:“阴间将军,非此女莫属。”

  此话一出,众皆哗然。

  徐长枫掩不住喜色。先前诸位神师所写都很含蓄,唯独袁图一口揭破,让他大有面子。西玄上一任阴间将军是在五十年前,年仅二十五便逝,这虽然是阴间将军的宿命,但,能在徐家出一名阴间女将军绝对是徐家再添一笔的无上荣耀。

  徐长枫赞许地看了眼幼女徐回,转向徐达。“达儿,过来。”

  徐达心里百般不情愿,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前。

  “袁图大师,这是次女徐达……”

  袁图在看向徐达时,面露古怪。

  徐长枫淡淡扫过徐达,道:“大师直说无妨。”

  “大人……何不私下说?”

  徐长枫当下脸色微变,见到宾客个个好奇不已,又强自笑道:

  “无妨无妨,大师尽管说吧。”

  “只有四个字。”

  “四个字?”徐长枫诧道。比两行话更短?

  “二小姐一生,平顺、温良。”

  ※

  春风正甚,吹起浅浅沙土。

  锦衣青年以宽袖遮风,撩过红幔,走进红色的雅棚笑道:

  “容治兄,可否借小弟搭个位看角抵,我那儿正迎风,弄得一鼻子灰呢。”

  被叫李容治的青年,雍容尔雅,含笑道:

  “西玄童谣笑称春天的风像闹脾气的孩儿,果然不假。临秀,还不快替北瑭王爷搬张椅子。”

  这间棚子是大魏质子李容治所有,来访的是北瑭质子温于意。

  天下虽然主分四大国,但也有边旁小国夹缝中求生存。自百年前四国主张以交换质子换来和平后,如今的西玄京师有着来自各国的质子,其它小国的质子自然不如四国质子来得备受礼遇,而大魏与北瑭正是四大国中的两个。

  西玄皇族、百姓极喜角抵,时常一场赛事造成京师万人空巷,今日角抵赛将为连日的比赛划下终点,内围的棚子都被皇族占去,外围才是一票难求的百姓区。侍从临秀连忙搬来椅子,放上锦垫,送上新茶,不敢怠慢。

  温于意笑着撩袍坐下,懒洋洋道:

  “上个月容治兄府里遭贼啊,听说这贼厮误杀你府里侍从,最后眼见逃不了,就咬舌自尽了,是不?”

  “什么事都避不开你的眼。”李容治亲切地微笑,转头对着临秀道:“风停了,把幔子打开吧。”

  挡风的红幔被拉开,由这角度望出去,正是观看角抵的最佳视野。

  “两个大男人光着身挤来推去的,有什么好看的?”温于意嘴里说着,但仍是兴致勃勃地看着,同时下了句评语:“若是西玄女子光着身玩角抵,那大有看头。本王必会次次欣赏,绝不放过。”

  李容治只是微微一笑。场中rou体相互角力,忽而壮汉抓住对方肉搏下的漏洞,借力托起那庞大身躯抛了出去,大喝:“下去!”

  一时之间,只见场中黄沙滚滚,振奋鼓声立起,百姓激动鼎沸了。

  李容治虽然很捧场地观看,但这样的暴力与他本性相违背,没多久就见他心不在焉,有时还不忍地撇过眼去。

  棚子里的仆役彼此对望一眼,暗暗感慨自家主子果然是面善心软的好人。

  北瑭温于意嘲讽一笑,东张西望一番。场子旁有个配着长刀的眼熟人影。他美目一亮,笑道:“容治兄,你瞧,那是谁?”

  李容治顺着看去。那身影太眼熟,这两年时有交错,交情也甚好,见她就令人感到愉快。他噙笑道:“原来是徐二姑娘。”

  “是啊,真难得见徐达出现在角抵赛上。这般远的距离,你猜我是怎么认出来的?西玄姑娘喜穿曲裾深衣,虽是半分不肯露,但那腰身显得极美,她衣襬上没有任何凤凰绣纹,这正是本王认出她的关键。”温于意正以欣赏美人的角度在看徐达。明明那腰身、那在深衣裙襬下行走都如此美丽,怎么没个男人察觉呢?

  温于意再道:“人人都道本王府里的美人们是西玄数一数二的美人,可照本王眼光来看,美人虽是美人,穿上西玄衣裳美极,脱光后总失几分颜色,倒是徐达,依本王阅过多女的经验,脱下这骗人的衣裳后,必是窈窕娇躯……”

  李容治淡淡瞥他一眼。

  温于意讶了一下,拿扇子敲了下嘴。“是本王一时失言。”他语气真诚,让人真的相信他是不小心说出口。

  李容治笑道:“二姑娘是个很好的姑娘,王爷以后说话要小心了。”他回头看一下棚内的仆役,柔声道:“今儿个什么话都没听到,懂么?”

  众仆皆称是。

  “唉!”温于意感叹道:“说起来时也命也运也,是不?容治兄,你是德晋二十三年来的,恰恰晚上我两年,没赶上当时的好戏。那年徐家邀帖送到我手里,我爱热闹就去了,顺道看看这个西玄徐家到底怎生回事?当老袁图说出徐达一生平顺、温良时,我往徐长枫面上瞧去,啧啧,他的脸简直都泛青了,就可惜当时小徐达连句话都不敢吭呢。”转眼间,变成美人了啊!温于意连眼里都笑着,直直望着那个环臂观看角抵的美人。

  李容治不置可否,与他一同望向徐达。

  温于意勺起桌上方盘里的蛤蜊汤喝着。他咂咂嘴,笑道:

  “平顺、温良不管在大魏或者北瑭,对女娃儿来说都是好事,坏就坏在她出身西玄。西玄笃信浴火凤凰,徐家历代子孙哪个不是能人之辈?那些神师说话也不看场子说话,非要毁了小姑娘一生不可。她命中注定平稳不出奇,其性优柔寡断,非但不是大鸣大放之辈,连那凤凰的边都沾不上,真是十足的小可怜。”

  李容治眼眉略略挑起,仍是没有接腔。

  忽地,徐达对上温于意这头的目光,他笑着朝她招招手,要她过来寒暄几句。也不知从何时养成习惯,这两年见到徐达,总要跟她说说话,心里才快活些。

  他瞟瞟李容治。李容治也没反对他招徐达来。是了,是聪明人都该与徐达保持友好关系。

  徐达官任职凤羽令,俸禄比千石,虽然职称很好听,但其实西玄皇帝为此烦恼过一阵。京师算是皇族大本营,个个职官都是精挑细选,岂容任何不适任者插入,偏偏又是徐家人……于是硬生生另设一个不怎么重要的职位,凤羽兵卒专司京师质子府间小事,例如月前有不识相的小贼爬进大魏质子的府里,正好撞见凤羽令徐达在里头吃饭,及时护住李容治,那贼才误杀大魏侍从后自尽。

  又如上个月北瑭质子温于意自京师某大户后花园翻墙逃出,好好一个人衣衫不整,浑身都是脂粉味儿,那后花园恰恰紧连大户宠妾房,当时徐达正好在树下躲雨,这一跳下来差点压死她。

  于是两人相看无语,最后由负责质子“家务小事人身小安全”的凤羽令徐达硬着头皮出面调解,温于意名下帐目顿时短少二千两玄币,那名宠妾就这么欢天喜地进入北瑭质子府,成为第十八夫人。

  凤羽郎专干这种众人眼里鸡毛蒜皮的小事,平日归在维持京师治安的执金吾秦大永名下,若京师有治安上的大事件,只要凤羽郎当期无事者,也一并支援。

  “你可曾发现,自徐达任职凤羽令后,质子少有人出事?”温于意状似自言自语着,那声音刻意地压低,不教那些仆役听去。

  李容治正喝着茶的动作一顿。

  “许多事就是这么神奇,一个命中平顺的人,竟也能让身边的人平顺,容治兄,你是否也觉得不可思议?”温于意笑着,又感慨着:“唉,美人啊美人,为什么妳叫徐达呢?”

  正好弯身入帐的徐达闻言,笑道:“母亲赐的名,徐达也没办法更改啊。”

  “妳要不是徐达,我早将妳迎回家了,不然,妳变丑些,我就不会时时有这念头。”言下大有惋惜之意。

  徐达面皮一抽。每次北瑭这位质子王爷见到她,总是说着这样暧昧的言词,她也只能充耳不闻。

  “二姑娘辛苦了。”

  徐达转头对上李容治温煦的问候,打从心里乐了起来。她笑瞇眼:“不辛苦不辛苦,这都是卑职的本分啊!”

  温于意见状,似笑非笑地。“秦大永呢?这场角抵赛事几乎是以西玄皇室为主,他不来盯着行吗?”

  “嫂子产后受了风寒,反反复覆病着,头儿跟宫里请了假,陪着她两天。”

  温于意扬起墨眉,仔仔细细看着她带笑的面庞。“生的是男是女?”

  徐达诧异地看他一眼,答道:“男的。”

  “妳去瞧过了吗?”

  “……还没有。”

  “徐达,听说秦夫人不怎么喜欢妳,是不?”

  徐达一怔,随即笑容满面道:“这世上怎么可能有每个人都喜欢的人呢?”

  李容治不动声色,转头对着仆役温声道:“你们先下去备轿吧。晚些赛事一结束,人群必挤得可怕,不如先行离去吧。”

  徐达立时双眼发光,感动地望向李容治。要是她有尾巴,此刻早就摇尾讨好了。

  待到仆役都出去了,温于意才不以为然道:“容治兄倒是会做好人,我也不过是暗指相貌清秀的秦夫人妒忌徐达的美貌罢了,你们都想到哪去了?”

  李容治眼儿弯弯,笑道: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要误传二姑娘喜欢执金吾,岂不坏了她的名节?”

  徐达张口欲言,温于意再懒洋洋道:

  “就凭他?论相貌、论家世,论学识,他万万不及本王。就连容治兄……”他打量着坦然的李容治,笑道:“除了身子比我清白外,也没哪点比我强啊!”

  徐达眼观鼻,鼻观心。以前她不知道质子间怀着怎样的心思,但自两年前她上任后,在质子府间接触多了,发现质子王爷们表面功夫都很好,私底下再怎么有敌意,台面上都能做得跟真兄弟似的。

  当然,大魏质子王爷李容治例外。他是她看过脾气最最亲切的一个质子……不,应该说他品性温润如玉,其性高洁,如芝兰般美好,没有尖锐的角,只有春风拂面的温柔,教人安心不用防备,是她所识的男人里最得她心的人。

  嫁人当嫁李容治。

  这是她自个儿心里话,每回一见他,她总会下意识地整整衣衫,以最好的一面来面对他。

  思及此,她暗暗拉衣袖,确定今天穿的颜色不会衬得皮肤过黑。她肤色较一般西玄女子略略黑些,如果衣裙色彩配得不妥,很容易被当成被雷劈过的焦木。

  她眼角忽地瞟到桌上方盘,愣住。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