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就是皇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就是皇后 楔子
  目录 下一页
  现在唱的是哪出戏,可否有人稍微提点一下?

  满屋子伏跪在地的外国官员一头雾水,暗地顺了顺这几日发生的事情──

  西玄的徐达在大魏急病而亡,都入棺摆灵堂了,眼见天一亮,送葬队伍就要出发回故土,偏在这大半夜里,大魏太子出现了!

  一入四方馆,不走正厅,反倒一路走进偏厅。

  偏厅……是灵堂啊!

  伏跪在地的西玄使节抬眼偷觑。那一身锦衣的大魏东宫太子自眼前走过,衣着不见凌乱,连鞋子也干净得紧,就是脸色异常的发白,连眼珠子也是血红血红。

  「殿下,于礼不合啊……」他低语,见这位太子殿下没有停步,不由得暗自哀号。

  明明就要登基的天子,自甘来触楣头也就算了,有没有想过他们底下人?要是闹出什么事,他这个西玄驻大魏的小官员怕也要送出脑袋了。

  「殿下。」灵堂旁唯一站着的女子微地欠身。

  年轻的殿下目光从灵堂略略扫过这女子。他声音略哑:

  「徐学士来得真凑巧。」

  「徐达一生顺遂,临死前有亲人在旁送终,去时也无疼痛,也是老天给她最后的福气。」徐学士不疾不徐地答着。

  「……这就是她的顺遂么?」他停顿半晌,才又道:「徐达最后一面,本王还看得到吗?」

  「棺木未封,殿下想见自是见得。」语毕,这位徐达的胞姊徐学士撩过白幔,往后面走去。

  他紧跟入内。

  上等棺木就在眼前,棺盖尚未封起,他跨前一看,棺内果然是徐达。

  他伸出手,想触碰徐达,有人以袍袖轻轻拉住他的手腕。「殿下,舍妹死前未论婚嫁,死时尚是清白之身,虽说这在西玄人眼里是丢脸事,但也不能让她死后遭男子碰触,请殿下自重。」

  他不理,挥袖弹开,摸上棺里熟悉的颊面。那脸颊微微地冷、微微地硬,如死尸一般……他指尖移向徐达鼻下,确然已无呼息。

  「……急病而亡?」他沙哑问。

  「这两日得了风寒不去看大夫,没想到病情加重,就这么突然走了。」

  「是吗……」他目光片刻不离棺木里的人儿。过了一会儿,他轻声问:「她想葬在西玄?」

  「她临终前遗言。天一亮就出发,日夜兼程。」

  「日夜兼程也快不过尸身腐烂。」他淡淡说着。

  「殿下不必担心,舍妹棺木夹层放有寒玉,可保三十天尸身不坏。」

  他闻言,深深看向这个西玄宫中女学士。良久,他才哑声道:

  「三十天?三十天出得了大魏边境么?」

  「徐家的子孙必葬西玄。出不了,便落地火焚,由徐回引路,徐达定能归乡。」徐学士指向角落里一名始终没有跪下的少女。

  李容治顺着看去,果然是徐达之妹徐回。

  他眼色遽冷,道:

  「徐直、徐回竟一块在大魏现身,真真出乎本王意料之外,连阴间路的小将军都来得如此凑巧了。」目光落回尸体面上,咬牙道:「徐达,妳当真绝情?连死后都不肯留在有本王的土地上么?」

  他得不到回答,该回答他的人死了,不该回答的也齐齐跪在地上不敢答。

  「殿下,封棺时辰到了。」

  他动也不动,指腹来回抚着棺内徐达的墨发。

  「殿下,封棺时辰到了。」

  他慢慢俯下头,吻上徐达冰凉略硬的唇瓣。

  「殿下!」徐学士蛾眉微皱。

  他直起身,正欲开口,忽地点点鲜血从嘴里喷出来。棺木上沾满腥红,连棺木里的尸体都被溅上血珠。

  「殿下!殿下!」原本肃静的灵堂剎那轰炸了,伏跪在地的官员们有的连声急叫快请御医,有的大喊阻止殿下,人人皆是面露惊恐、手足无措。

  李容治不看徐学士,也不看厅内官员,就这么直勾勾地望着棺木里的红颜尸身,厉声喝道:

  「从今天开始,西玄徐达就是本王李容治的王妃。今日太子妃,明日就是大魏皇后,谁有这本事自本王眼下带走太子妃,谁敢带她离开大魏土地?」

  众皆傻眼。

  满室俱静。

  ※

  谁也没有料到,就在这一夜,那么恰恰巧有位来访的闲客,以眼睛记录了这一切,又那么恰恰好他未来不巧得了一个史官的职位。

  数十年后,当他白发苍苍时,他摇着羽扇,惆怅着:

  当时觉得这是一段真挚动人的感情,后来一数这位大魏皇帝大半生的不良记录,这才发现原来当夜的感动给得太早,那一夜,纯属这位大魏皇帝癖好发作。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