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俪人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俪人行 尾声
上一页 目录  
  他不知道她会来。

  他正在种玉米。惯于拿剑的手,拿起锄头来竟也很快就捉住诀窍,有模有样的耕起田来。

  城郊的农民几乎无人亲眼见过名震东陵的紫衣将军,对于英雄,他们是用瞻仰天的方式在崇敬着。

  也因此,他们只当他是一般老百姓,迁居到这山中来,是个孤家寡人的可怜汉子。甚至有几位朴实的庄稼汉见他勤奋老实,提议将女儿嫁给他。

  当他正在婉拒一个最新的婚嫁提议时,一名穿着素净衣裳的女子缓缓走了过来。他抬头看了一眼,随即楞住。

  庄稼汉说的话都转不进他心里了,他丢下锄头,大步走向那名穿着女装的女子,黝黑的脸颊上露出一抹开怀的笑容。「张六叔,谢谢你的好意,可是我说我已经成过亲了,是说真的。」

  张六叔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见一名清灵秀逸的女子。他们双手紧紧相握,看起来十分地亲近。「啊,难道这位就是……」

  卫齐岚笑着介绍道:「她就是我的妻子。我们夫妻分离很久了,现在才团圆。」

  只见那女子点头微笑,举手投足全无一般东陵女子小家碧玉的羞涩腼腆,反倒有股不凡的气质。她……应该不是寻常人吧?

  再看一眼她身边这名在这山凹附近住了好一段时间的年轻男子,他眉宇间竟也藏着无法错认的非凡气势。

  这对夫妻……难不成会是什么不得了的人物,隐居在这偏僻山间吗?

  然而张六叔的疑问恐怕是无人可以回答了。

  卫齐岚的眼中早早只剩下她的身影。他们告辞离去时,连锄头都忘了带走,仿佛急切地想要与对方分享什么秘密似的。

  一回到屋中,卫齐岚得再三碰触她,才能确定她的确真真切切地站在他面前。

  她穿着女装,梳着简单的女子发髻。这可是意谓着,她终于回来了吗?

  「妳……妳现在是谁?」是新政的改革者项少初,抑或是他的妻子秦潇君?他非得一问,却无法克制声音中的颤抖。

  她对他缓缓微笑。「咦,大将军好记性,我是秦潇君,你的妻子啊。」

  「潇君!我以为我得等到下辈子。」他胸中几欲发狂。

  她抚摸他的脸颊。「你还没听说吧?项少初已经辞官了,或许他也不愿意你继续空等下去呢……你的伤,好多了吗?」他身负重伤地回到王城,已是半年前的事了,只要回想起那时他伤重的模样,她就很难保持镇定。

  「我早已痊愈了。」他丰牢捉住她的手。「妳说项少初辞宫了?为什么?」

  她很慢很慢地告诉他。「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辞官,不过我得先问问你,大将军,五年后,倘若我以女子的身分参加东陵国试,你会不会反对?」

  他花了好半晌的时间才理解她的话意。「妳是说,我将有一名状元妻?」

  她笑了出来。「对,你会有一名状元妻。反对吗?」

  「不反对。」他眼色转柔,伸手揽住她纤细的腰身,将她拉近。「可是,妳会介意妳丈夫是个种田的大老粗吗?」

  「王上想要你帮他守边……」

  「不。」

  「真的不?」

  「真的不,那离妳太远了,没有办法时时刻刻盯牢妳的话,我拒绝。」他坚定地说。

  她动容地叹息了声。「谁想得到呢?名震东陵的紫衣将军……」

  「如果连自己的家都照顾不了,还算什么英雄好汉。」是她主动回来找他的,他不会再放手了。「这位将军打算今后只听命于他的妻。」

  「那好吧,大将军,你有五年的时间可以带我游山玩水,好好的对待我——」他深深地看着她,看到她脸都红了。「你、你在看什么?」

  「我第一次正眼看见妳穿着女装的样子,我不知道原来我妻子这么好看。」他贪看着她,百看不厌。以前他是瞎了吗?竟会放着娇妻在家空等!

  「是吗?秧儿替我选的。」她不自在地理理衣裙。「很久没这么穿了……还是男装方便些……」

  「不,有些时候,女装方便些。」他低沉地说。

  「真的?比方什么时候?」她问。

  他微笑透露。「洞房花烛的时候。」

  她倏地满脸通红。「我、我没打算这么快……」虽是夫妻,但严格来说,他们还未曾真正一起生活过。

  「不要紧,我等妳。」他明快地说。

  她终于恢复镇定,这才发现他是认真的想要等下去。

  她因此将双手叉在腰后,摆出十足小女子的模样。「将军人人,我都已经来到你面前了,而你却还要等?」

  她的语气使他忍不住笑了出来,同时领悟到……

  「潇君,我真等到妳了!」

  即使未来,她还是要回到朝廷中继续未竟的事业。但他不贪心,他愿意等,等她完全属于他的那一天到来。

  在那之前,他可以陪她走遍任何她想去的地方。过去,他是无家之人,如今,他的家,就是有她所在的地方。

  「是的,我不让你等了。」她投入他等待的怀中,不再矜持,她张开手臂抱住他。

  这是她自小恋慕的丈夫。只是他已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天,如今她与他平起平坐,反而更能清楚地看见这男人的坚强与脆弱。

  他的坚强,足够支持她继续前行;他的脆弱,将使她学习怜惜他。

  好半晌后,她说:「听说容军师去了西梁国,改日,我们去找他叙叙旧吧。」

  他紧拥住她,心中充满了无可言喻的情感。「好。一切都好。」

  而后他笑起来。她问他为什么笑。

  他告诉她;「容四郎不知道妳是我的妻,届时若见到女装的妳,他的下巴大概会掉下来吧。」这位青衣诸葛一直以为他有断袖之癖。

  她也笑了。他问她为什么笑。

  她告诉他:「如果人们知道我是你的妻,那么东陵许多崇尚男风的人们恐怕会很失望吧。」

  她听过一种说法,在民间,有不少人因为紫将的断袖而更加地拥戴支持。

  只见这名将军一脸受到惊吓的样子,而他的娇妻则在他的怀抱中,笑得不可自己。

  为了不让她继续笑下去,将军吻住了她。

  他们即将成为名符其实的夫与妻。并在许多年后,分别担任东陵文武两朝的重要职位,合力打造自己理想的家园与国家。

  然而眼前最重要的是,俪影成双,不再分离。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