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俪人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俪人行 第1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紫将失踪的第十八天,有两个人骑着马赶到了军队的驻扎地。

  大军现由金隶儿将军统领,早在统帅遇袭的当下,他已经派出大批人马四区搜寻。但回报的结果都是没有发现将军的踪影,他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而那两支突袭紫将的军队虽然即时剿灭,但摔下山崖的紫将却依旧下落不明。

  项少初一直无法相信卫齐岚会这么简单就死去,在她心中,他几乎已是不会战败的英雄,他决不可能会轻易地死在他人手中。

  为了验证他的生死,她立即请命赶往大军的驻军处。

  容四郎见到她时,只是摇了摇头。「你来晚了,项大人,卫将军他可能已经凶多吉少。」他将事情发生的经过简单地重述了一遍。

  当时由于敌军已经投降,所以他们只带着少数几个士兵做例行的侦察。是卫齐岚发现情况有异的,但已经来不及通知后方的主军。

  敌军的残部突然出现,将军为了断后,坐骑中箭,竟跌落险峻的山谷。虽然他们即时将吊桥砍断,阻止了敌人的进袭,但是也失去了将军的下落。

  听完说明后,项少初只说了一句话;「拨给我十五个人,我定会找到他。」他带着王上的印信前来,奉旨探查紫衣将军的生死。

  他们没有办法拒绝他。容四郎自愿带着十五个人陪同她寻找卫齐岚的下落。

  在卫齐岚失踪的第二十八天,他们在一个险峻的山谷中,找到了他。

  他身负重伤,但并未死去。

  每个人都看到了,当将军被找到时,项少初脸上无法掩饰的情意。

  在场的人都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传言当今紫将与礼部尚书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私情一事,果然是真的。

  当时这位从王城来的大人说:「你不能死。」

  而受伤的紫将则说:「我不会死。」

  *

  天圣九年。卫齐岚选在城郊一个僻静的山谷中筑室休养。他受不了人潮汹涌的将军府,也无家可归,因此在山中筑室。项少初已经许多日不曾来探望他。但其实他已伤愈,只是不想太快离开京城。

  过去几年,他被王上以各种名目派到各地去打仗,两人见面的次数寥寥可数,仅能藉由少数的信件了解对方的状况。

  如果他能有一个好理由待在她身边,他实在不想轻易放过这个机会,因此总是对外声称自己尚未伤愈。

  看着悬挂在墙上的银蟠宝剑,他渴望能收起这把剑,改拿锄头耕地。他在新筑小屋的周遭开垦了一小块田地,种起了豆子和玉米。

  他不知道,此刻,朝廷里正发生着一件大事。

  吏部尚书告老退职,王上任命礼部尚书改任吏部尚书,接任首辅之位。朝中人事发生巨大的变动。

  有这么多的恩宠加诸在项少初身上,然而他却拒绝了这项升迁的命令。

  「很抱歉,王上,微臣恐怕无法胜任首辅大位的重责。也请吏部尚书重新考虑去留的问题,尚书大人身体仍然十分硬朗,应足以继续担任朝廷之栋梁。」

  每个人都讶异地看着项少初继续说下去:「倒是微臣,这几年来为了东陵的新政劳心劳力,身心都不堪负荷,还请王上恩准臣退职还乡。」

  东陵王脸上闪过一瞬间的恼怒。「爱卿此言差矣,新政是由爱卿所主导推动的,要是爱卿就此退职,那么谁能继续推动这些政策?爱卿难道忍心看着五年多来的新政成果付诸流水?」

  左侧,站着一批由项少初亲手提拔上来的官员,其中有男有女,他们都持反对的意见。「请项大人三思。」

  「如果真是体力不堪负荷,那么准假半年如何,或者一年也没问题。爱卿可以在休假期间好好调养身体,不必因此轻率退职。」东陵王提议。

  但项少初只是仰头微笑,他的视线一一望向朝中的女性官员,最后,停留在东陵王脸上。「王上可还记得当年您亲手赐花一事?」

  东陵王记忆极佳,他当然记得。「当年爱卿并未接受本王的赐花。」使他耿耿于怀。

  「事隔多年,王上可想知道原因?」

  东陵王点头。他当然想知道到底为何他最看重的大臣始终不愿受花。「爱卿现在是要告诉本王,你改变心意了吗?」

  项少初摇头。「当年少初受王上钦点为新科进上,曲江宴上,却无法接受王上的赐花。只因为当时,臣,名不正、言不顺。」

  他继续朗声说:「如今,朝中有多位女性大臣,女子参加国试已是定局,东陵朝政将不同于过去,因此微臣恳请王上能恩准微臣的请退。」

  听到这里,东陵王终于领悟过来。他先摒退满朝的文武,只留下项少初一个人。代现场清空后,他走下王座,平视着项少初道:「少初,如果本王允你退职,还有机会再见到你吗?」

  他恭敬地回答:「如果王上想再看见的是项少初,那么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东陵王扯了扯嘴角。「那么,如果本王想看到的,是秦潇君呢?」

  只见项少初莞尔一笑。「那就要看潇君是否有能力通过王上的国试了。」

  君臣相视一笑。

  「为何做出这个决定?」东陵王问。尽管早已知道原因。

  她以秦潇君的身分回答。「有个人在等我,我总不能真的让他一直傻等下去。」上回,他差一点死去,已经足够点醒她了。比起一整个国家的前程,她心中仍有一个更重要的人是放不下的啊。

  东陵王心中犹有不舍。「你确定你不是为了脱身,才骗本王说会以秦潇君的身分参加国试的吧?」

  项少初以他最谦卑的口吻道:「诚如王上所言,少初壮志未酬,怎会轻易离开。」

  「所以你们不会一起跑去隐居,让本王找不到人?」东陵王急切地问。

  「只要王上不要为了一点点的缘由,一直派遣他去打仗,劳民伤财不说,也动摇国本。」项少初也提出他的条件。

  「你不懂吗?本王在替你教训他啊。」

  项少初微笑。「少初谢过王上。不过,我真的不怪他。」

  「那,他还会肯替我守边吗?」

  「很难说,这些事情,王上恐怕得自己问他一问。」

  「好吧,」最后,东陵王痛下一个不知是否会让他悔恨终身的决定。「你就走吧。但是五年之内,我定要在新科进士宴上看到秦潇君这个人。」

  项少初眼中闪过深深的感激,他躬身行礼道:「少初谢过王上。」

  东陵王虽已长成青年,但面貌仍有少年时的稚气。他看着眼前这名陪伴他从幼主继位迄今的大臣,想起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情景,这才释然一笑。

  「少初,还记得当年你救我一命的事吗?」那时有刺客闯进宫中行刺,是这名勇敢的臣子不顾自身的安危救了他。

  「少初记得。天佑吾王,王上毫发无伤。」

  「但是你却受伤了。」东陵王说。「光凭这一点,我就不能阻挠你。去吧,去做你想做的事,只是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

  项少初点头答应。「那么,再会了,王上,请务必与临王好好相处。」

  「真啰唆,快走快走。」东陵王转过身去。已经开始为未来必须独坐玉座之上,感到无限的凄凉。

  项少初看着君王的背影,只微笑道:「王上,我喜欢杏花,届时送我一株杏花吧。」这是最后的告别了。从此以后,项少初将不会再出现于这世上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