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俪人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俪人行 第1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在他的细心照料下,她复原的状况极佳。沈大夫没有坚持要留人,再最后一回看诊后,他们双双谢过大夫,便启程上路。

  在下了连日的大雪后,难得今日雪止天晴。

  他驾车送她,来到城门三里亭前时,她让他停下马车。「行了,到这里就好,将军也请快回同关吧。」景禾会在稍后到这里与他们会合,送她回尚书府。因此他可以不用进城,以免泄漏了他私自回京的行踪。

  他勒住马,声音从马车外传进车厢内。「今日一别,恐怕难再相见,务必多珍重。」他真的很担心她会再出事。

  「戍守边关日久劳累,将军亦然。」

  「……等景禾来,我再走。」

  受不了见不到他的人,只听得见他的声音,她推门下车,身上穿着轻暖的氅衣。是她惯穿的黑色与男性的装束。

  她面色如雪,发丝与一双黑玉般的眼睛是这银白雪地上唯一的色彩。他贪看她这模样,想牢牢记住。

  雪、天与她的面孔仿佛融成了一色。他为这情景震慑住。想起当年初见男装打扮的她时,也曾为她一双冷静到仿佛能看穿人心的眼眸所吸引。原来,当时他就动了心。

  偏在这地久天长的时刻,远处的雪原传来马蹄奔驰的声音。

  一眼望去。「糟了!」他说。

  她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也道:「糟了。」

  一队轻骑正朝他们所在的方向疾驰而来。为首者穿着一件鲜红色的大氅,头戴珠冠,面如点玉。正是这国家最尊贵之王。

  他们连躲藏的时间都没有。

  那队轻骑转瞬间已来到他们面前,两列的骑兵将他们环绕围住。

  他们双双躬身行礼。「王上。」

  少王高踞马上,看着雪地上的两人,朗声笑问:「两位爱卿快快请起。」待他们抬起头来,才又道:「咦,听闻项大人这几日身体不适,无法上朝,却没料到会在城外三里亭中遇到你啊……更奇怪的是,卫将军,你要回京,怎么没先知会本王呢?虽说这几年边关无事,将领若有要务,随时可以上书告假回京,可本王似乎不记得有看到你的奏章,难道是底下人送丢了吗?」

  只见项少初沉稳地道;「回禀王上,这都是微臣的错。」

  「不,是我的错。请王上——」

  「紫衣将军,我正在听项大人的解释。」少年王脸上看不出喜怒地打断卫齐岚的话。卫齐岚只能噤声,耐心等候她的解释。

  项少初继续说:「禀王上,日前臣受伤一事,人尽皆知,卫将军因为担心臣的伤势,才会临时起意,远从边关回京探视。但由于臣已无大碍,因此今日才出城送将军回关,不料惊动了王上,还请王上降罪于臣。」

  「爱卿已无大碍,很好很好,只是这其中怎么有句话本王听不大懂?」少年王疑惑地说:「为何你受伤,紫将会担忧你的伤势?」

  「臣该死。」卫齐岚单膝跪地请罪道:「臣因担忧项大人的伤势,是故一时间乱了主意,才匆匆从边关带回专治刀伤的金创药。」

  少年王看着雪地上的两人,他不作声地抬起一只手臂,示意护卫离开,远离他们听力可及的范围。这才道:「两位爱卿,在此只有你我三人,我们明眼人不说瞎话,说吧,紫将,你恋上少初已有多久了?东陵男风之盛,我是心知吐明的。若非如此,你身为将领,怎会无视军令,私自离关?」

  卫齐岚无话可说。没想到王上会朝这方向去推敲。只能硬着头皮承认:「回禀王上,臣万死。」

  少年王看向项少初。「爱卿,既然紫将不说,那就换你说吧。」

  项少初也拱手跪地道:「禀王上,紫将以国家大事为重,一直不曾对微臣表明心意,直至此番,微臣才看见紫将的用心。还请王上见谅。」

  他们都很明白,东陵王绝非那种可以戏耍的君王。既然他有意将事情误导到这方面,他们也只能苦笑配合。

  果然,王笑了。他朗声道;「此事若是一男一女,必然传为佳话,可东陵尽管男风盛行,却也不曾正面赞扬过男男相慕之事。告诉我,卫将军,倘若你真有心于少初,你会怎么做?」

  「禀王上,我会等。」

  「等什么呢?」王问。

  「等有朝一日,我不再是将军,而他也不再是朝臣的时候,那个时候,我门会归隐深山,渔樵耕读,日日相守。」

  「可这有点难呢。」少王说:「眼下我需要将军为我出征,也需要少初为我主持国试,改革朝政,试办新法。难道将军就一辈子等候下去?」

  「是的。」他沉稳地回答。「我会一直等下去。」

  少王笑了出来。「难怪当年将军会拒绝了先王的指婚,原来将军只爱才俊,不爱美人。」

  卫齐岚被少王戏弄的无法反驳。他相信这位王,老早已经知道他的大臣是女非男,今朝来此,也是有意为他们掩饰,以免暴露了她的真实身分。如他所说,他需要她为他来推动新政。他并不打算放她走。

  而对一名违抗王令的将军,王上显然也不打算轻易让他过关。这名少王,很贪心。

  项少初无奈地看着卫齐岚,心中所想,竟与他不谋而合。

  有时,不点破事实,只是为了能更彻底地运用棋子的力量。他们两个就是这位君王手中的两只棋。

  「少初。」少王唤道。

  「臣在。」

  「如果我现在准许你们回乡归隐,你会走吗?」

  「不会。」

  东陵少王满意地点点头。「好,很好。只可惜了将军一片情深意重啊。」

  「臣甘之如饴。」他说。

  「好个甘之如饴。那么卫将军,如果本王要你率领一支军队去帮助南夜国呢?昨日本王才收到南夜国女王的紧急书函,说她们遭到一支边境叛军的攻击。南夜国素来与东陵友好,你愿意率军去帮助她们平定国内的战乱吗?」

  战争。项少初脸上写着担忧。但卫齐岚已点头应诺,「臣谨尊王旨。」

  东陵少王满意地笑了。「很好,带着金虎营中十五万的大军,去为本王宣扬东陵的国威吧。至于少初,本王会替将军好好照顾他的。」

  换句话说,掌握住卫齐岚最重视的人,也就掌握住了这位不驯的将军。东陵少王的如意算盘正是如此打算的。

  这结果,使他们来不及私下告别。

  当天他就前往军营点兵,并写信请容四郎来军中与他会合。而她,则回到尚书府中,着手推动国家的新政。

  他们都没有料到,接下来几年,东陵王的羽翼逐渐丰厚。卫齐岚为他出征邻国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戍边的将领换了人。紫衣将军的威名威震了邻近数国,纷纷前来朝谨。一个国与国之间的势力拔河即将展开。

  天圣五年。女子国试正式推行。

  主考官为礼部尚书奉请王上钦点的翰林学士李善缘。监试是同为翰林学士的穆英殊。

  参加国试的女子上从官员子女,下至平民百姓皆有之。

  最令人惊异的是,向来深居宫中的公主也出面应试,并一举摘下探花的头衔。

  当第一批应试中举的女子进入朝廷后,东陵国的内政开始出现了许多的变革。当然,过程中有道不尽的难题需要解决,但在主事者坚定的毅力下,最终都迎刃而解了。

  到了天圣八年时,朝中官员的新进官吏,已有三分之一是女性官员。

  而人们心中的英雄紫将,却在这一年的秋天,一次出征后,率军回国途甲,传来被两支身分不明的军队突袭的消息。

  军情急送回京。得知将军死生不明,使礼部尚书当场从朝议中告病退席,俩朝文武,议论纷纷。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