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俪人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俪人行 第1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再度醒来时,她看见他正坐在门边,手执一柄匕首,在剃胡子。

  一锅肉汤在屋外临时堆起的灶上闷煮着,飘出阵阵香味,她感到有些饿。

  察觉到她的动静,放下匕首,他瞬间来到她身边。

  正伸手要搀扶她,但她摇摇头。「我已经好很多了。而且我要去解手。」

  他胡子剃了一半的脸颊上,竟出现一抹可疑的红晕。

  怪哉,大将军也会脸红吗?

  她笑了笑,却没料到他会一把将她抱起,使她倚在他温暖的怀中,他竟说:「我带妳去。」吓坏了她。

  「不、不用,这种事……」她的拒绝拗不过他的坚持,他打了一把伞,带她去屋外的茅厕。待她解手完毕后,站在雪地上的他,脸上又满是雪花,颧骨上有被冻伤的痕迹。

  她忍不住笑了。

  如果现在的她只是寻常人家的女子,而他只是寻常人家的男子的话,或许他们真能试着平平凡凡地过一生吧。至少她不曾听说过,有哪个丈夫会打理妻子解手私事的,他却毫不避讳地做了,甚至做得那样坦荡荡,使她哑口无言。

  「唉,你……」她轻叹一声,就融化的雪水洗净了手,却差点没被冻着。「好冷。」她低呼。

  他笑出声,将伞交给她,抱起她回到雪天中仿佛已然遗世独立的小屋。

  「沈大夫先前来看过了。」他告诉她;「他说妳伤口事小,但内腑因为伤毒的关系,需要再静养几天,等妳能离开时,我再送妳回去。」

  原以为她会反对,因为先前她一直急着想离开,以免身分被政敌发现。却没想到她听了他的话之后,只是沉吟了半晌,没有作声。

  他立时明白,她不再反对留下来养伤了。

  他因此松了一口气。「想喝点汤吗?」

  她点头。看着他脸上剃到一半的胡子,又开始想笑。

  但回过身去端来肉汤的他没有看见她脸上的表情。他盛了一碗肉汤递给她,看着她一口一口缓慢地进食。

  「妳好很多了。」仿佛要安定自己的心,他说。先前刚回京时,看见濒死的她,差点夺去他的心神。就是在那时候,他发现了自己已经无法回头。

  「这是新鲜的肉!」她尝出滋味来时,有些讶异。「这种大雪天里,沈大夫真是好心。」一般人家在冬季里,大多是吃腌制的肉类的。

  见卫齐岚没有回话。她顿了一顿,看见角落里的弓箭,终于领悟。「是你为我……」在大雪天里去打猎?

  他摇摇头,只说:「快吃。」

  她这才注意到他的憔悴。为了照顾她,他这几天显然瘦了不少。或许也没有睡好,他看起来有些疲倦。脑海中,一个印象一闪而逝。她突然想起来,他风尘仆仆赶到她身边,脸上满是忧虑的神情。他说她是他的妻,他说他不会让她死。

  为她,他七日夜不眠不休地赶路回来,他为何要这么做?

  才搁下手中汤碗,他立即又为她添满一碗。

  她摇摇头,感受到他的用心,但多日未进食使她一时间没办法吃太多东西。忆起他说过的一句话。他说,他欠她……

  是歉疚使他眼色如此忧愁吗?

  「你不需要——」她想说他不需要这么拼命,他真的不欠她啊。

  但他打断她的话。「尽量再多吃些吧,多吃一些,体力才能尽快恢复。」

  看见他固执的眼神,她不再推辞,又勉强吃了几口,不想辜负他的用心。

  卫齐岚啊,她心中无言地喊着,我实在不懂你的心思。你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

  她再也吃不下后,他才跟着吃掉剩余的食物。而后他收拾好锅碗,拿起先前的匕首,坐在门槛上继续剃剩下的胡子。

  她躺不住,提着火炉走到他身边,看着他正苦恼地摸索着自己的下巴,锐利的刀锋斜划过去,片刻后,他吃痛一声,一丝血丝从他下巴处渗了出来。

  她拧起眉,放下火炉,接过他手中的匕首。

  他讶异地看着她。半响,他说:「这里没有镜子。」才会不小心刮伤下巴。

  她点点头。「让我帮你。」

  「不用,妳回去休息。」

  「让我帮你。」她坚持地说。然后试着握稳那把锐利的匕首,指尖轻轻沾去他下巴上的血丝,等他仰起脸。

  他从来没有让人替他剃过胡子,因此十分犹豫。

  误以为他是担心她捉不稳匕首,她抬高手让他看个仔细。「看,我的手很隐了,没有在抖。」吃过肉汤后,她的体力恢复了很多。「让我帮你吧。」

  他这才仰起了头,让她看见他下巴上布满的细微疤痕。看来他过去经常弄伤自己。这男人,全身上下,有哪一处是没有伤痕的吗?她想起她偶见过他布满伤疤的胸膛,左胸那里,有几道经年的致命伤。他曾经活在生死边缘,那是一个她无从窥见的世界……不知,他杀过几个人?

  在她匕首落下前,他闭起眼说:「能拿着利刃靠我这么近的,妳是第一位。」

  她从冥想中回过神来,笑出声。「我会小心不割断你的喉咙。」东陵女子在出嫁前,就要先学会如何服侍丈夫,因此她们都精于为丈夫修剪头发和剃胡子。她也不例外,只是她从来没机会这么做过。

  摇摇头,甩去那份突如其来的念头。她谨慎地剃去他的胡髭,牢牢记住逐渐显露出来的英俊面孔。这个男人,要忘记他,不容易。从开始到结束,完全没有割伤他的肌肤。这是一份信任与被信任的极致体验。

  事后,她将匕首还给他。「将军——」

  「不。」他阻止她的同时,也接过那把匕首。「别说。在妳伤愈前,暂时不要,好吗?」

  「不要什么?」她看着他幽深的眼神,不敢妄自猜测他的心思。

  「不要去想妳是谁,或者我是谁,可以吗?」也许这辈子,这短暂的几天,将是他们唯一能相处的时刻。从前他老急着逃离她,现在却无比珍惜与她在一起的片刻,或许这就是报应吧。

  「你是指……不要想起我是秦潇君,而你是我的丈夫?」她试探地问。

  他眼神流转,展臂一揽,下一瞬间,她人已在他怀中。「潇君……」她终于肯正面承认她是他的妻了。

  「唉……」她轻叹一声,依偎在他肩上。「算了,不要说了,都不要说了……」她曾经多么期盼这温暖的怀抱,即使在鬼门关前,最想见到的,也仍是他。所以在几日前,昏沉沉见到他时,她还以为是梦,没想到真是他、真是他呀……在许多年后,他回到了她的身边,眼中只有她的身影。这曾是她奢望了一辈子的……早在九岁那年嫁给他时,她就已经心折……为这男子顶天立地的丰姿……他是她的英雄、她的将军,也是她的夫婿啊……只是,如今已回不去了。

  突然想到一件要紧的事,她惊慌起来,为他。「你私自回京——」要是被人知道,恐怕……

  「别去想。」他沉声说。守将私自离开边城,当然会被惩戒,但是他顾不了那么多了。他背弃过她,因此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绝不再放手。就算被夺去爵衔或军职,也都不要紧。

  天下早已太平,边关无事,他已失去他的战场,既然如此,他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容四郎说他太冲动,其实并非如此,他仔细想过了,在他心中,有件事情比当个将军还要来得更要紧。所以,他来了,回到她身边。

  她可以感觉得到他语气中的平静,像是早已决定了什么事。那份笃定的心情安定了她忧虑的心。「好吧,最坏最坏的结果就是……」

  她的身分曝光,当不成尚书,女子国试无人推动,一切重新来过。而他也当不成将军,被削了爵,也许还会有牢狱之灾……很糟的结果。

  然而,在这白雪纷飞的太冷天里,拥着火炉,坐在他的身边看纷落的飞雪,为何还会觉得很安心呢?

  她困惑地想着,不知道那也正是他此刻的感觉。仿佛天地已冻结在这一刻,转瞬中,天长地久。

  怕她冷到,他拥紧她,分享自己的体温。「冷吗?」

  素来畏冷的她摇摇头。「不,不冷。」

  *

  沈大夫每天都会来小屋探视她一次,每次都刚好在她睡着的时候。

  第八天了,这回他来,总算她是清醒的。

  当大夫检视她外伤的愈合情况时,卫齐岚就站在她的身边。大夫所看见的,他也都看见了。

  在他面前,她几乎已经没有隐私。只有真正的夫妻,才会如此亲近。从没想到他俩也会有这样的一天。

  大夫走后,他替她拉拢好她的衣襟,为她披上温暖的裘衣。他的手指粗糙多茧,为她换药时,经常刮痛她的肌肤,但她全无抱怨。

  「从来没有人发现妳是女儿身吗?」忍不住地,他问。

  「一开始见到我时,你曾怀疑过吗?」她反问。

  他回想着当时的情景。初春。她身穿黑色大氅,看起来玉树临风,没有一点儿女儿样态。他摇摇头。「我那时没有想到,只觉得妳看起来比东陵一般的男子削瘦,身量稍矮一点。」

  她面容清俊,不似一般女子举止娇娜多姿,穿上男装后,看起来俨然就是一名清秀的年轻男子。但此刻,她半倚枕上,乌黑的发丝披散两肩,身上只穿着素色的单衣,脸上全无脂粉,只有双颊微微晕红,他却又觉得她比一般女子来得更加妩媚。他因此怀疑起自己怎么可能错认过她,更不用说,她胸前微微的隆起……那不是男人能有的线条。

  他知道他脸红了吗?她好笑地想着,没有戳破他,也没有多做解释。

  女扮男装,或多或少,是有许多难为之处必须克服,她不认为跟他解释那些不方便之处是一件妥当的事。就由他随意去猜好了。

  然而他并没有多花心思去猜测她不打算回答的事情。今天是第八天了,她的伤势已经稳定,也许明天,最迟后天,他一定得想办法送她进城,无法再拖延下去了。然而,此番分别,也许日后很难再见面了。

  他是边关守将,她是朝廷重臣,两人肩上的责任都无法轻易放下。而日后,当他远在边关时,万一她又出了事……届时他能即时赶回她的身边吗?比如这一次,他差点就失去她……七日夜的路程,竟使他感到却步了。

  「你在想什么?」他沉默的太久了,使她也跟着想到了一些无可避免的事。既然无可避免,也只能面对了。或许,他们想的,是同一件事。最迟,在十天之内,她一定得回到城中,出现在朝廷之上。

  在朝中,官员告假,必须经过太医的诊断,除非重病在身,否则不能超过十天不在职守。十天,是底线了。

  她已经在此休养了八天,也就是说,她只能再留两天。便是由于太过清楚自己的底线何在,所以前日她清醒过来之后,才没有坚持立刻离开,而是留下来,用最识时务的方式,将伤给养好。

  大夫继续为她开出温和的药方,他每天亲自她熬药。他不提军务、不提她的官职,想必是与她一样清楚那条底线。不知此刻,他在想什么呢?

  屋外的雪已连续下了许多天,将小屋前后的路径都封闭住了。隐居的生活就像是现在这般吧,没有沉重的责任,也没有尔虞我诈的算计,有的只是彼此关切的相守。这种生活,曾是她一心所盼。曾经。

  他抬起头来,欲言又止。最后他说:「再躺一会儿吧。」说完,要扶她歇下。

  但她捉住他的衣襟,摇了摇头。「不了,我睡得够多了,你陪我坐一会儿。」

  原要起身离开的,闻言,看了她好一会儿后,才又坐了下来。他坐在床沿,凝视她秀逸的面容,仿佛想要牢牢记住,此生再也不忘。

  也许是因为一起想到了必须面对的事实,当她提议:「来下盘棋,如何?」

  他说:「好啊。」

  下棋是东陵国的新流行,打从十多年前,一名海外商人引进象棋后,几乎人人都开始学习这新颖的玩意儿。

  但此刻他们手边没有棋。他们谈棋路,用一张嘴下棋。

  并在用讲的方式「下过一盘棋」后,讶异地看着对方。

  「没想到你的棋艺如此精湛!」她说。

  「妳棋路十分高明!」他也同时说。

  第一回,棋逢敌手。而后他们相视对笑了。却在一笑过后,两双眼睛同时忧愁起来,久久无法再言语。

  是她先开口的。「明日,送我回去吧。」

  这回他没有再反对。他站起身,面向门外。「我去张罗马车。」

  他推开门要走出去,她唤住他。「等等。」

  他回过头来,看着她,等侯着。

  「告诉我,你会再娶一个妻子。」她不会让他为了她而苦苦等候下去。不确定他是不是曾经说过要等她之类的话,那像是个梦。然而他的所有举动,都已经清楚表明了,他不打算放下她,让他们从此各走各的路。

  她会耽误他的。

  他原本要出门去张罗马车,但她的话使他再度大步地走了回来。

  他来到她身边,蹙着眉。「妳说什么傻话,东陵男子一生不得二妻,妳忘了吗?J

  「没忘,但是——」她已经不能当他的妻子了呀。

  「没有但是。」他直接打断她的话。「妳就是我的妻子。」

  他说得如此笃定,使她无法反驳。「所以……那是真的吗?」她问:「你说你要等我?」清醒后这两天,她断断续续想起一些疑似在梦中说过的话,但她不能确定那是真或假。

  他先是瞇起眼,而后笑了。

  「一辈子。」他这么说。

  她的心沉沉地震了一下。「是什么原因,让你在有机会从一桩你不想要的婚姻中脱身时,你却执意要将自己困住?」

  他有点讶异她竟会不知道原因。「妳看不清楚吗?」

  「你是指,看清楚你是个重情重义的男人,为了弥补一件过往的错误,不惜毁掉自己的前程从边城回来救我?」在她心中,他早已不是当年她心目中那位无情无义的英雄将军。相反的,他有情有义到使她几乎痛恨起他们不可挽回的处境。

  没料到冰雪聪明的她在处理自身的事情时,竟会如此盲目。他伸手向她,握住她的肩,眼中闪现炙热的情感。

  「当年我不敢把妳放在我的心上,也许就是因为,一旦心中有了妳的位置,就再也无法放下了。我对妳的亏欠,只怕一辈子也无法还清,但那不是我真正放不开的理由。」与先前捉住她时一样突兀地,他放开她,脸上露出无奈的笑。「潇君,我放不开,是因为……我想这么做,跟我亏欠妳多少,没有关系。」

  生平第一回,她怔住了。她不迟钝,甚至擅于察言观色,她当然看得出来他对她有感情。好不容易才找回舌头,她吞吞吐吐:「每个人都认为项少初是个祸国殃民的小人……」而人人钦敬爱慕的大将军怎么可能会爱上一个小人?他的眼睛都在看些什么东西呀?

  「项少初真是个小人吗?」他在她身边重新落坐,手指不自觉把玩着她垂落的长发。「或许,在政敌的眼中,他是。可是在我眼中,他所做的事却比其他人都要来得更加正确。他要改革国试,我赞同;他要改变这国家长久以来男尊女卑的陋习,我也支持。在朝中,如果要选择朋友,我会选择站在他这一边。不为了私人的交谊,只因为他心比天高,却不是为了恋栈权位才做下这一切。倘若他是一名女子,我定会登门求亲;倘若他『正好』是我妻子,我会……」

  「你会如何?」

  他看着她,不愠不火地说:「我会倾我一生。」

  他的话深深地渗进了她的心中。她从没想到能从他身上得到这么多的赞同与肯定。但她仍要问他一句,「那么,在你眼中,我是项少初,还是秦潇君?」

  他如她所愿地深深地凝视着她,让他的眼瞳中映现她的倒影。「都是。在我眼中,妳是成为项少初之后的秦潇君,是我敬佩的朝友,也是我的妻。」

  她动容地闪动着眸子。「你真傻。」

  他抚摸她的脸颊,如夫对妻。「妳何尝不是?」

  她双手覆住他的大掌。「我想要你别等,我等过,很明白等待是痛苦的——不,我早已不怪你了——就因为等待如此痛苦,所以我不愿意你也这么做。」

  「妳无法阻止我。」他决意地说。

  她因此叹息了声。「如果我请王上再一次为你赐婚!」逼他另娶。

  「别这么做。」他坚定地说:「我不会答应的。既然如此,何必弄得大家都不愉快?」

  「你若决意如此,我会没办法放开你。」

  他笑了。「那就别放开好了。」

  她脸上露出苦恼的表情,像一个坠入情网而不自觉的女子。无计可施之余,她叹息。「卫齐岚,有没有人说你非常执拗?」

  卫齐岚微一点头。「有啊,就是妳。」

  她看着他,很清楚地知道,有些人、有些事是会挂记心上一辈子的。如他所说:倾我一生。

  *

  夜里,她入睡后,卫齐岚换上一身劲装,离开小屋,疾行回京。

  去为她办一件事。

  人人都认为砍伤她的樵子只是单纯地因为婚事不果,而对主张改革国试的她心怀怨恨,他却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

  这几天,他已经交代景禾秘密采访,结果果然不出所料。

  这件事是有心人所设下的陷阱。背后主使者,正是她的政敌之一。

  他绕路进城,没让任何人发现他的踪迹。

  三更时,他已像抹黑夜的影子般,出现在主事者的床边,锐利的匕首架上当今京畿京辅张天翼的脖子上,唬得自睡梦中惊醒的张天翼冷汗直流。张天翼表面上归属于吏部阵营,实际上却与朝中几位大臣存有二心。

  「壮、壮士……深夜来访,有何贵干?」

  蒙住半张脸,只露出一双锐利的眼睛的他,刻意压低声音,低沉地警告:「倘若当今礼部尚书再有任何闪失,你的人头也会不保。记住,我会在暗处盯着你,随时都准备取你一条性命。」

  撂下警告,他与来时一样,无声无息地消失在黑夜中。

  当晚,京辅大臣的宅邸,灯火通明,事后有好几天不敢入睡。不过,这是后话了。

  *

  他在天亮前回到她身边,马车已经备妥,只要沈大夫不反对,今天就能离开了。

  没料到她已经醒来,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看着他拂去身上残雪,拭汗,换上干净的衣物。没有询问他的行踪,她只说:「外头很冷吧。」

  他来到她身边,为她将棉被拢好。「怎么不睡?天还没亮。」

  你去找张天翼,我怎么睡得着?她暗自心想。「下次别这么做了。」

  简单对话中,他已经明白她知道他去了哪里,以及,做了什么。「妳既然知道,怎么还让大理寺放人?」这不是纵虎归山吗?

  「过来点儿。」她说:「我很冷。」

  才说完,他已经坐上床沿,将她拥进怀里,供她取暖。「答案呢?」

  她叹了口气,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贪恋他的温暖。这几日,她已经变得太过熟悉他的温度了,没有他在身边,这么冷的夜里,她根本睡不着。

  「你想想看,我的政敌又不只有张天翼一人,这件事,就算他不做,也会有其他人做的。既然如此,我何必费心思去对付他们,只要我做好我的事,他们又能奈我何?」

  女子国试之路,还漫长得很。这种事,以后只会层出不穷,直到一个世代的人们观念改变为止。她无法让所有反对的人在一瞬间全部都转向支持她的做法,只能步步为营,慢慢去做。

  他沉默了良久,才道:「如果能够,我真想带妳隐居到没有这一切烦恼的地方,快快乐乐的过日子,就妳和我。」

  她笑了。「多傻啊,你明知道那不是我们能走的路。未来,分道扬镳,还是无法避免的结果。」

  他继续沉默。

  她摸索着他的胸膛,找到他的心跳。「将军,你也许一辈子都无法等到我的回头。」

  「那么我就一辈子站在妳的身后,看着妳昂首阔步走妳要走的路。」

  他令她万分动容。「我心怀感激。」

  「不必,因为我知道妳不会真的让我等不到人。」

  「当真如此?」

  「必然如此。」他说:「未来不管我身何处,只要妳回过头来,就能看到我。」

  「如果这辈子我都不回头呢?」

  「那么我下辈子还会继续等下去。」

  「下辈子啊……好吧,我答应你,下辈子一定不会让你空等。」

  「那就这么说定了。」

  他朗朗笑出声。她却开始为他伤神。

  天将大白了。

  天亮后,他们将各走各的路。这样的结局难道真是无法避免的吗?她不敢想象他们能有重逢的一天。但是她知道,她会一辈子记得他曾经为她如此情深意重。这是不会被忘记的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