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俪人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俪人行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名退隐的军医就住在城南郊野的一处隐蔽的林子里。

  四年前,卫齐岚曾经来拜访过,因此知道该怎么找到他。

  他们顺利地离开了王城,来到郊野,一间低矮的茅屋就坐落在银白的雪色土地上一片快被积雪压垮的矮林当中。

  卫齐岚抱着妻子,厚实的肩膀为她挡住纷飞的夜雪。

  景禾负责敲门。「开门!快开门啊!」

  不一会儿,门开了,一张老到发皱的脸从门中探了出来。

  「沈大夫。」卫齐岚认出了那张脸,率先唤道。

  「卫将军……」老人眼睛蓦地一睁,打开了门。然后将视线投注在在场唯一一名无法开口说话的病患身上。「她受了什么伤?」已隐约猜到,这雪夜来客的目的。

  「是刀伤?」卫齐岚不确定地说。

  「不,是斧伤。」景禾更正道。「是被一把锈斧砍伤的。」

  老大夫点亮屋里的烛火——但其实有点不必要,因为房中天井处,正烧着一炉火。屋里既明亮又温暖。

  「来,把她放下来,让我看看。」他指着炉火旁一处放着软榻的地方。

  卫齐岚依言将妻子轻轻放在榻上。看着老大夫微微掀开她的外袍,仔细检查她的伤势,他则用半侧身体挡住妻子。但景禾已经悄悄站到角落,看着屋外的雪。

  「怎么样?」半晌,卫齐岚问。

  「确实是斧伤。」大夫说。

  「你能治疗吗?」他又问。

  「这斧伤很不寻常。」老大夫瞇起一双满是皱纹的眼。「前些日子才听说,城里有个大人物被斧头砍伤的事呢。」

  「你能治疗吗?」卫齐岚只关心这件事。

  「如果是那个大人物的话,我就不能治。」沈大夫说。「人人都说当今礼部尚书是个祸国殃民的大奸臣。」

  「那么你一定得医治她。」卫齐岚目光紧紧锁住老人说。

  「不知道她是谁呢?卫将军。」沈大夫有个怪癖,他不救来路不明或没有身分的人。另外,奸臣贼子也不救。只是过去从没听人说过,当今礼部尚书竟是女儿身。

  卫齐岚毫不迟疑地回答:「她是我的妻子,请沈老你务必救她。」

  老人再度将惊讶写在脸上。他深深地看了伤患一眼,喃喃地站了起来。「看来传言不实啊。如果当今的礼部尚书并不真的是个大奸臣……那么,传言又是如何传出来的?」他走到一旁的橱柜上,开始取出几样药草、干净的布,以及一把崭新的刀子。

  「那边那个小伙子。」老人喊着一旁的景禾。「帮忙去外头打点干净的水来,若水井结冰打不出水的话,就敲几块干净的雪砖来融。」

  景禾飞快地跑出屋外取水。

  「还有你,将军,麻烦你先去洗把脸。你脸上都是土,万一沾到她身上可不太好。」看见卫齐岚迟疑地站起来,准备照做之后,老人才满意地将所有东西都拿到炉火旁边。

  「去,去后头炕上睡个觉。一看就知道你已经好几天没睡了,我可不希望待会儿我还要照顾另一个病人。」

  卫齐岚拒绝离开。「我等你治好她。」

  「她真是你的妻子?」老大夫问。

  「我唯一的妻子。」他毫不迟疑地说。

  「那么我会治。」老人说;「只是她伤毒攻心,内腑已经受损,得等伤口先痊愈后再慢慢调养,以后才不会出问题。所以这段期间,她得留在我这里。」老人另一个怪癖是,要救人,就要救到底。不然宁愿拉倒不救。如果这伤患无法长时间留在这里接受医治的话,他可要把丑话说在前头。

  「我会跟她一起留在这里。」卫齐岚说。

  「那好。现在,去看看外头那小伙子到底把我要的水弄到哪里去了。」

  大将军毫无异议地被支使到外头去挑水。

  在拿到干净的水后,老人便毫不客气地将两个男人驱逐出门,关起门来治疗伤患。

  *

  两个时辰后,治疗结束了。

  他来到她身边,倾听她的呼息已经恢复了稳定,一颗从七天前听到她遇刺受伤的传闻后就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她没事了,很好、很好……

  景禾虽不甘心,却又莫可奈何地看着卫齐岚毫无芥蒂地照顾着他的大人。毕竟,他们曾经是夫妻……此刻由这男人来照料自己的妻子,似乎是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

  他在一旁看着,忍不住出声询问:「大人她,没事了吗?」

  仿佛察觉到景禾的想法,卫齐岚抬起头来,直祝着这少年忧虑的眼睛。仿佛看出了什么,他将先前沈大夫对他说过的话再复述一次,见景禾深锁的眉头稍稍舒开,这才说:「是的,暂时应该没事了。现在得劳你回去为你家大人办一件事。」

  「什么事?」景禾紧张地问。

  「你仔细听,这件事很重要,关系到你家大人的安危。」顿了顿,确定他有在听,卫齐岚才又继续说:「如果十天后,我们还没回去,那么你得这么做……」

  景禾一边听、一边点头。为了大人,他什么都肯做。因为,今天事情会演变成这样,只怪他,怪他那天没有跟在大人的身边保护她,大人才会受伤……

  卫齐岚在景禾身上看见了他少年的憧憬,他不知道这少年跟她的关系,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都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她。

  只不知,他的脸上,是否也有像这名少年一般的神情?

  交代完所有的事情,卫齐岚突然问:「少年,你叫什么名字?」

  景禾一愣,仿佛在犹豫着是否要回答这问题。未了,他回答说:「景禾,我叫景禾。」

  「先前那名小姑娘又是谁?」

  「景秧,我妹子。」

  卫齐岚点点头。「我如果说,我会用我的生命来保护你家大人,你能信任我吗?」

  这男人是认真的。景禾无法说一个不字。早在他先前突然闯进大人房中时,他就已经知道他会那么做。那使他忍不住想问;「如果你这么看重我家大人……何以……何以当年你……」

  不用等景禾说完,卫齐岚已经知道少年未出口的话了。他悠悠一笑,笑自己。「因为当年的我,很愚蠢。」

  这句话使景禾稍稍能够原谅他。

  「请将军一定要照顾好我家大人。」临走前,景禾大声地道。

  「你也一定要记得,十天后……」

  「我会的。」景禾说。当视线接触的那一刻,两个男人,一成熟、一年少,彼此心有戚戚焉。他们会为了守护同一个人而不惜牺牲一切,奋力一战。

  关键日期是「十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