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俪人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俪人行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一年,卫齐岚就留在边关,与一群士兵们在烽火台旁守岁。

  年关结束后,又下了一场雪。

  像这种时候,君王常常会「照例」误了早朝。

  当天早晨,延迟举行的朝议结束后,新任的礼部尚书步行离开宫中,往礼部的官署走去。一名埋伏在他必经道路上的刺客持利器杀伤了他。

  因为王宫中都有卫士,且距离官署很近,因此没有人料想得到,竟会有人如此大胆。

  据说遇刺的礼部尚书身上的鲜血当场像喷泉一般,从伤处喷了出来。官署前的雪地上,因此渗入了大片的血迹。

  据目睹此事发生的卫兵们说,那名刺客在杀伤他之前,已经在官署附近徘徊了好几天。凶手是一名被未婚妻所抛弃的樵夫,凶器是一把斧头。行凶理由据大理寺审问结果,竟是因为这位大人积极推动女子参加国试一事,使他的未婚妻子拒绝如期与他成婚,才因此萌动了杀机。

  消息辗转传到同关的时候,戍边的将军正在进行例行的操练。

  听到这件事时,将军脸色没有太大的改变,操练也没有停下来。

  然而两个时辰后,一名轻装骑士飞箭也似的离开了同关,他的身影消失在通往王城凤天的方向。

  *

  「太冲动了。」容四郎说。

  礼部尚书被杀伤的消息传到同关来,少说也已经过了大半个月,而诸多说法里,都没有提到这位大人身故的讯息。

  那么事隔那么多天,等到卫齐岚终于到了凤天,说不定那位大人都已经好端端地坐在自己官署里处理政务了哩。

  「他这一回去,不就等于在告诉所有人,他跟项少初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暧昧关系吗?」容四郎一边整理着卫齐岚交代下来的军务,一边喃喃自语:「东陵男风确实日盛啊……」要是底下士兵们「上行下效」,那可怎么办才好?

  *

  项少初的伤势其实比外传的还要来得更加严重。

  那一斧,砍伤了她的胸腹。约莫三吋长的伤口。

  而且她拒绝让太医为她裹伤,只让自己的贴身婢女为她包扎敷药。没想到几天后,不但没有痊愈,她甚至还开始发起高烧。

  家中仆人,除了景禾、景秧兄妹外,全都不知道这件事。都还以为自家大人只是受了一点轻伤,外传血流遍地的现场其实只是夸大不实的谣言。

  然而,项少初确实是流了那么多血。但她在自行裹伤后,仍勉强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假装一切无碍。

  所有的人都没料到她的伤势会足以要她的命。连吏部尚书也错以为她的伤势不非常要紧。因为她在受伤后还命人去大理寺里,释放了那名砍伤她的粗汉。

  但三天后,她就无法再起身,伤口的感染使她意识开始不清。

  卫齐岚赶往凤天,甫听见她受伤的消息后,他心中就有股不祥的预感。

  他在沿途的驿站中换了三匹马,七日夜马不停蹄地在风雪中奔波赶路。

  七夜没有合眼的他在夜色中闯入她的卧房时,景禾手中的剑差点刺穿他的心。但他挥臂格挡住,没有浪费时间地命令:「让开!」

  不再顾虑其他人的想法,他挥开纱帐,看着面色潮红的她。

  她发着高烧,快要死了。她一定没有让大夫来处理她的伤势。

  在碰触她之前,他理智地先洗净了沾满尘土的双手。

  冰冷的手覆住她的额头,很烫。

  然后他扯开她单薄的内衫,检视她纤瘦身躯上的伤口。伤口不大,可是已经化脓,与药草混在了一起,看起来极为可怕。

  秧儿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拉住卫齐岚的手臂。「你做什么?」

  她短暂地掀开眼皮,看见了他,眨眨眼后,她虚弱地说:「是你……」

  是作梦吗?否则怎么会看见此时应该远在同关的他呢……他记得的,他说过,从同关到凤天,得七日夜马不停蹄……

  「是我。」他伸手覆住她的眼皮,随即头也不回地再次明确地命令在房中随侍的两人:「立刻去准备一辆不会引人注目的普通马车,里面要有软榻和暖炉。」

  景禾兄妹俩面面相觑了一眼。「可是大人他……他不许我们找人来帮忙。」尽管也为大人的伤势心急如焚,可事涉大人的真实身分……他们也不敢随意作主,深怕泄漏了风声。

  卫齐岚咆哮出声,「该死的,她都快死了,你们看不出来吗?」在军队中,他看过太多因为一点小刀伤而高烧丧命的士兵了。「快照我的话去做。你——」指向景禾。「你去准备马车。而妳——」指向景秧。「小姑娘,妳去帮妳家大人找几件宽松干净的袍子来。」两兄妹这才迅速地各自行动。

  意识短暂清醒的片刻,了解到他想做什么,项少初慌乱地捉住他的手说:「不、不能找大夫……身分、身分会……」

  在东陵,女子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扮装为官,若被发现,可能会被国法严厉处置,下场是唯一死刑。虽然女子国试正如火如荼地推动当中,但毕竟还没获得全盘的成功。在那之前,她的女儿身分无论如何一定得隐瞒住。

  「不会,妳放心。」卫齐岚安抚地说:「我认识一名口风很紧的大夫,他以前是军医,退隐在凤天城外,他不会认出妳的,我会说妳是我妻子。」

  「你妻子……」她迟疑地喘着气。

  他笃定地说服她,也说服自己:「我不会让妳死。不会。」

  她又昏过去了,没有听见他的誓言。

  秧儿在这时拿来了一件宽大的外袍。卫齐岚一把接过,动作快而轻巧地裹住她的身躯。随后他轻轻将她抱起,来不及为她的消瘦叹息,他布满血丝的双眼与满是尘土的脸庞和胡髭差一点让秧儿尖叫出声。

  她当然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也清楚他跟她家大人的关系,可是、可是他就这样大剌剌地闯了进来,不知道会不会带来什么麻烦?然而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大人命在旦夕啊!她连忙说:「将军,请让我跟着一起去。」

  「不,留在这里,假装妳家大人只是受了轻伤,正好好地待在家里休养。在我们回来以前,别让任何人来探望,假装一切如常,三餐都要送进房里,亲自送,空盘端出,妳懂吗?」他飞快地命令着,在看见秧儿点点头后,他捉起一件披在椅子上的披风,将怀中人紧紧包住,然后便走出门去——

  景禾驾车。秧儿收拾了一个简单的行李塞进马车里。

  他们从后门离开,没有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

  马车一路南行,往人烟稀少的南城门外奔驰而去。马车中,卫齐岚稳稳地将妻子抱在怀里,不让路途的颠簸撕裂她身上的伤。

  一路上,她都没有再清醒过。她命在旦夕,若不是因为找大夫到她府中为她治疗,可能会有走漏风声的顾虑,他不会冒险在这种大雪天里移动她。

  「别死。」他喃喃地说:「妳不是还有一个国试要主持吗?千万别死啊。」她的气息微弱到几不可察,有一瞬间,他几乎要以为他已经再一次失去了她。不!不可以!「撑下去,妳不会有事的。」他没有察觉自己心中的恐惧,甚至比在战场上面对敌人的千军万马时,还要来得更加心惊胆战。

  他现在只能想着要赶紧治愈她,绝不能让她就此死去。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