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俪人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俪人行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两个月啊……怎么竟感觉时间有点漫长?大概是天气转暖了吧,季节替换,使人都懒洋洋起来了。

  礼部官署内,身着官服的项少初一边整理公文、一边打着呵欠。

  「大人累了吗?」手下一名文书官吏好奇地看着正掩着嘴打呵欠的项少纫。

  这些文书官员都是在吏部试中得不到好成绩的老进士,擢升无望,也没机会进入内廷与其他人臣共同议事,平日大多负责协助各部首长办公。

  依照东陵官制,尚书以下,设有侍郎一到二人。由于礼部尚书年纪老迈,早已不大管事,早早把实权交到侍郎手中,因此当今礼部事实上几乎由项少初一个人作主。

  与朝中官吏的态度相反,礼部的文书官员们对项少初这上司大多没有恶感,有的甚至还相当敬佩他。只是人人都不明白,当项少初深受王上宠信之际,百官职位任他挑选,想做多大的官都不是问题,何以在众多职位当中,他独独来到礼部,担任起副长之职?

  项少初搁下手,挥了挥道;「没事,只是昨晚没睡好。」

  不得不承认,由卫齐岚片面定下的双月之约,令他辗转难眠。而且,使他忆起了很久以前的事……

  回头继续处理起面前一堆枯燥的公文来,又令他忍不住想打呵欠。

  在朝廷里,礼部不像户部、吏部这些地方,需要大量的人力来支援全国的行政公务,因此可以算是外廷中较为清闲的一个部门,平日不外管管宗庙祭祀、国家仪典、官吏考核……等等,只有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国试才由礼部官员全权负责。

  从主考官的推荐到命题,全都交由礼部负责,这一关称为「礼部试」。礼部试依据东陵试法,分为乡试、会试和京试。基本上三年举行一次,每试间隔一季,以便远在全国各地的士子能在考试时间到来之前,就赶赴设有考场的州城与王都。京试选拔出来的人材将进行最后一关殿试,由君王即席命题,当场决定新科进士的等第,亲选状元、榜眼、及采花等,考选有实力的官员备选。

  至于新进官员及第后的任命,则由吏部另外举行考试,以「身、言、书、判」等方面来分派官职,这一关就称为「吏部试」。

  因此说起来,现今的吏部尚书还称得上是提拔过他项少初的恩师呢。

  毕竟当初就是吏部尚书将项少初分派到礼部作一名副官,再加上当今王上的倚重,使项少初的权位虽然还不到权倾朝廷的地步,但他的存在,在朝中确实扮演着相当微妙的角色。

  不过大概不会有人仔细去追问他的来历吧?毕竟多数人都认为他的官职是王上直接任命的,而非凭真本事得来。人红是非多,他扬扬嘴,兀自苦笑一番。

  批改完了一些例行公文,正要召唤公署的杂役将桌上一迭签署好的文书送到吏部去。坐了大半天,腰背有点酸痛,突然转念一想,决定不招来杂役,自己抱着公文往吏部走去。

  吏部和礼部在外廷的官署相当接近,走过一个宫院就到了。

  手下见项少初自行捧起公文,纷纷站起了身。「大人,要叫杂役来吗?」

  项少初摇头。「不用,我想顺道去吏部走走。」

  见手下脸色犹豫,项少初咧嘴一笑。「不必担心,我虽然名声不好,可到吏部走动走动,还不至于就被千刀万剐。」顿了顿,又道:「再说,外廷就属吏部和礼部离内廷最近,万一真有不测,我高声一呼,说不定王上就听见了呢。」

  说完,也不理那些一个个面有惭愧的属下,自个儿走出了官署。

  气候逐渐转为温和,阳光高照,天气甚好。

  项少初怀着好心情一路走进了吏部所在的宫院里。

  认得他脸孔的人大多双眼圆睁地看着他。人人皆知,吏部尚书对礼部侍郎素来没什么好感,这人怎还敢来?忍不住便多瞧了几眼。又听说项少初甚得王上宠信,可再怎么瞧,也实在看不出他有什么魅惑人心的本事。

  项少初面貌宜男宜女,但顶多堪称清秀而已。他身材纤瘦高挑,一双雪亮的眼睛黑白分明,时常瞧得人打自内心底发麻。除此之外,论相貌,最多只是中上之姿,别无其它可说的地方。

  正因他不是一个足以颠倒众生的美人,却还坐拥东陵王全心全意的宠信,也因此人们更想知道个中的缘由,可至今仍然没有人能够窥破其中的奥秘。

  民间甚至有人谣传项少初深谙房中之道,才能迷得君王不肯早朝。但真相究竟如何?恐怕便不是人们所能窥知的了。

  走进吏部官署,将文书交给负责收受的官员,项少初便径自往官署外一条通向「兰台」的小径走去。

  兰台中藏有上万卷书籍,是国之府库。

  历来只有学问最渊博的官吏才能够担任兰台大夫。

  通常担任这项官职的人对朝政大多没什么兴趣,镇日与书为伍,钻研知识才是他们最大的心愿。

  「日安,月海大人。」项少初躬身作揖。

  正在钻研一捆以先古文字简册的月海正是兰台之长。

  见是项少初,也没回礼,便急忙招他到身边。

  「项侍郎,你来看看,这个字究竟是『车』还是『串』?」这批古字因为简牍年代久远的缘故,有许多字已经难以辨识。

  项少初站在月海身边,仔细地判读了简上的前后文句后才道:

  「应该是『车』字,四个字和起来就是『有车东来』,若是『串』字的话,就变成『有串东来』,文句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能通了。」

  「好好好,我也觉得是『车』字。」说完,便又埋首继续他的钻研,再不理会项少初到兰台来做什么。

  熟知月海个性的项少初也不以为意,径自往兰台藏书的「文瑛阁」更深处走去,直到他瞧见一名站在书架前,正寻找着所需书籍的老者。

  远远的,项少初便躬身一揖。「大人。」

  老者转过身来,威严的相貌只消望去一眼,便足以使人望之肃然起敬。

  「礼部难道没有杂役吗?居然要劳动项侍郎亲自送例行公文来!」

  这名老者竟正是掌控着半壁朝政的吏部尚书。

  项少初淡笑回应道:「坐久了,起来活动活动也是好的。」

  「不怕被拆吃入腹的话,你尽管往吏部多多走动,出了事我可不会理会。」

  「我若在吏部出事,大人对王上也交代不过去吧,底下的大臣们对这一点也都还有些分寸。」

  老者哼笑了声。「伶牙俐齿!」

  「大人精神看起来还不错。」就着天光,项少初仔仔细细地端详了吏部尚书的脸色。

  「托你洪福,成天烦恼要收拾某人留下的烂摊子,哪里有空闲生病!」

  「听说大人日前受了风寒,记得多让厨子熬些姜汤怯寒,三月天最容易受凉。」

  「哪有什么风寒,别听底下人胡说了。倒是你,这种暖天里还穿着冬衣,怕冷也不是这样,让人帮你补一补才是真的。我记得……你那随身丫头叫什么儿来着?J

  「秧儿。」

  「那丫头厨艺挺好,回头让她给你炖只鸡。」

  「哪里需要吩咐,我已经吃了好几天鸡汤,正想换换口味呢。」

  两人一来一往,交换着听来平常,却不该出现在这两人之间的对话。

  此时此刻,若是有人闯进来听见了,或许会大感错愕吧。这两人,一老一少,不是明争暗斗的厉害吗?怎会……像旧识般嘘寒问暖起来了?

  片刻后,项少初打住闲话家常,转换了话题——

  「听说他出发往风川前,去了趟临王府。」

  「是吗?他去那里做什么?」吏部尚书问道。仿佛相当清楚项少初口中的「他」是何许人。

  「不知道。不过我有点苦恼。」

  「苦恼什么?」吏部尚书望之俨然的表情底下,似乎有着另一张他人难以捉摸的真正面貌,而此刻,那张面貌正展现在没有其他闲杂人等的图书收藏室中。

  「我烦恼他或许猜出了什么。」

  「哦,他猜出了什么?」

  「他问我有没有接受赐花,我照实回答了他。」

  「只是这样?」

  「还有……」项少初沉吟,眉宇间流露出乎日少见的凝重神态。「他喝了我煮的茶。」

  吏部尚书明了地点点头。「卫齐岚终究不是笨蛋。」

  「他确实不是,我猜他很快就会想起来。」

  吏部尚书微笑。「不过他也不算绝顶聪明,就算他现在想到了,那也太迟了。」

  「是太迟了没有错。」项少初点头同意。「不瞒大人,其实少初最近已经有点不太能安于现状了。」

  定定看了眼眼前这名年轻人,老者神色转为凝重地说:「也该是时候了,还以为你都不打算有所行动了呢。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你该知道的是,有一天若你做出了危及国家根基的事,我还是会亲手毁掉你。」

  「我知道。」项少初相信这老人所说的每一个字。「不过大人,我想您也应该相当清楚,有时候如果不掀得彻底一些,很多事情根本不可能改变。」

  「当然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点他也是同意的。

  项少初再次躬身行了个礼道:「我想您应该也不会否认,替我收拾烂摊子的同时,其实您还满乐在其中的。」

  吏部尚书只是微微扯动了嘴角,没有否认也没有赞同。「有一天,当你站在我这个位子上,成了三代老臣时,你也会跟我一样。」

  「不,我不确定。」项少初还没有心思想到那么远的未来去,眼前,他只关注着一件事。「那么,金虎上将死前,确实是到过临王府了?当天临王爷在府中吗?」项少初缓慢地推敲斟酌起来。

  吏部尚书看着眼前这名陷入沉思的年轻人,眉梢不由得微微蹙起。「我还以为你说你早就已经不在意了是说真的,看样子,你还是挺放心不下的啊。」

  回神过来,项少初有点讶异地道:「是吗?原来我给您这种感觉啊?虽然我得承认,他跟我记忆中的那个人的确不太一样。」

  事隔三余年,有时过往记忆仍会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但三年前的他,与现在的他,早已今非昔比。如今他是项少初,东陵王最宠信的近臣,同时也是众人眼中的奸佞之徒。三年前,他从没想到事情会如此演变。

  从书架上挑出几本书迭在小几上,吏部尚书苍老的声音中带有一丝调侃。

  「那你可能也得承认,事隔多年,如果你都不再是当年的你,卫齐岚或许也不再是当年抛家弃妻的那名无情将军了。」

  项少初叹笑了两声。「还很难说,毕竟,他到现在都还想不起我是什么人。」

  如果真的曾有一点点情分在的话,不可能在见到他之后,还想不起来他是谁。可见得十一年名存实亡的关系,浅薄到连留存在他记忆一角都不曾。如今想来都觉得可叹,为那多年的等待。

  他曾经……痴心地等待过一个人,只因他们有着共同的家园。然而如今,家已破,人已散,想来是再也回不去了。

  吏部尚书端详着项少初年轻的脸庞,若有所思的噙起一抹与严肃的脸庞不搭调的温和微笑。「少初,你怨恨过他吗?」

  站在窗边的项少初在日光下透亮的脸庞微微一怔,突然想起似乎曾经听过这句话。「好巧,老师,他也问过我这个问题。」

  「那你怎么答呢?」吏部尚书十分好奇地问。

  「我说我不知道。」他转过身去,看着窗外兀自绽放的朱槿花。

  「等待十一年的感觉,难道连你自己也说不清楚?」

  项少初苦笑地扯了扯嘴角。「或许是当局者迷吧。我只确定当时的我如果再等下去,我一定会疯掉。而我,怎么能怨恨一个保家卫国,牺牲了自己的家庭以换取边关和平的大英雄?」

  吏部尚书表情若有所思地评论道:「看来当个英雄之妻并不容易啊。」

  「我不知道换作别人的话,容不容易,但当年的我的确做不到。」他从来都不喜欢等待的滋味。

  「那你想,如果他发现你就是……」

  项少初只是摇摇头。「太迟了。」他深切地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回头成为从前的那个自己了。事情已无可挽回。

  吏部尚书端详着项少初越见坚毅的脸庞,不禁问道:「或者,有没有可能,你们两人其实谁也不曾真正了解过谁呢?」

  还记得当年第一次见到落难的项少初时,他脸上那份不甘心的表情。或许正是为那份不甘,贵为一国首辅的他,才会一手提拔……

  项少初还未及回答,月海刚好走了进来,看见小几上的一小迭书,便道:「要用的书都找到啦,朱罂?」

  放眼满朝文武,大概也只剩下眼前这名掌理全国珍贵图书与重要知识的兰台大夫胆敢直呼吏部尚书的名讳了。

  吏部尚书回神过来,板起脸孔道:「我很久没用那个名字了,别那样称呼我。」

  月海耸肩,毫不在意地说:「就因为你很久没用了,如果我不提醒你,万一有一天,连你自己都忘了你的名字时可怎么办?」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项少初,随口便问道:「项侍郎,人是不可以忘记父母给的名字的,你说是不是?」

  项少初微愣了下,但立刻又反应过来,也不反驳,只是笑问;「那么,月海大人,你的名字果真是『月海』吗?」

  月海闻言,不禁也错愕了那么一下,而后转为哈哈大笑。「好、好、好,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吏部尚书理应苍老的眼中有着看不出实际年龄的光芒。「老书虫,你还是啃你的书去吧。」

  「我一直都在啃书啊。」月海笑道:「只是这满屋子书又没长脚,不会跑,可劳你首辅大人亲自来借书的机会却不多,都多少年朋友了,总得拨出一点时间叙叙旧吧。」

  「有什么好叙的?我跟你似乎还不到可以叙旧的交情吧?」

  据闻月海大人与吏部尚书是同年入朝的进士,不过那是很多年很多年以前的事了,偶尔谈论起此事的人,大多记不得当年谁是第一、谁是第二了。当然,若真要找出榜单,查出实情并不困难。只是那样做的话,事情就没意思了呀。

  吏部尚书年事已高,须发尽白,声音听来也颇为苍老。而月海大人则不管怎么看,都看不出头发还乌黑漆亮的他,年纪有可能跟吏部尚书差不多。

  但如果仔细一瞧,便会发现,吏部尚书的皮肤还带着年轻人才有的弹性和红润。有时项少初也会怀疑起这位当朝首辅的实际年龄是否真有外传的那么老?

  项少初带着有趣又好奇地眼光看着眼前这两名年纪照理说应该都有一大把的前王遗臣,一方面既为两人的驻颜有术感到惊奇,一方面又为这两人似友非友、似敌非敌的交情感到新鲜。

  两人都身穿朝服,只不过首辅的朝服穿得端正不苟,而月海大人的朝眼却穿得像是披挂似的,很有些漫不经心的江湖味道。

  这两个个性南辕北辙的人不知是怎么凑在一起的?其中应有些秘辛吧……

  大约是察觉到被一双好奇的眼睛注视着,正你往我来,舌斗得好不精彩的两名老臣不约而同地转过身来。

  一个十足严肃、一个笑容满面的看着项少初说:

  「项侍郎,你应该还有事要忙吧?」是吏部尚书。

  呃哦,赶人了。项少初识趣地点点头。忽然想到最近流传在这个国家里的一个传闻——东陵男风日盛……

  不知为何,他不敢纵容自己再乱想下去。唉唉唉,胡思乱想也是要有节制的,何况他现在还有别的事得烦恼勒。「那么,两位大人,我就先告退了。」

  「不送。」两位大人异口同声地说。

  项少初微一耸肩,转过身,踩着沉稳的步伐离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