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俪人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俪人行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凤天城外设有十里亭,历来出城的官员都会在此亭设宴送行。

  送行最远,以十里为限。送到此地,便宾主尽欢,不再相送。

  时间大约是午时左右,两名轻骑从城外平原上快速地朝王城乾门的方向而来。

  候在十里亭内的众人一见远处烟尘,纷纷奔出亭外。只不过,今日众人不是为了送行,而是为了迎接一名远从边关归来的将军。

  卫齐岚眼力极佳,远远地便见到十里亭中的动静与杂杳的人影。

  容四郎随后也瞧见了。

  两人脸上的表情除了有些疲惫外,都看不出任何异状,在接近十里亭时,便被十来个仆人打扮的人给阻了下来。

  「来者可是紫衣将军?」不知何人高声问道。

  「正是卫齐岚。」高大的骏马上传来沉声回应。

  只见候在亭中,几名穿着东陵朝服的官员们先后来到马前。

  一名胸前绣有白鹤图黻的官员急急走向卫齐岚,拱手作揖。

  「凤天京辅张天翼,率同御史台吴有信大人、大理寺丞李谨言大人恭候将军多时,烦劳将军下马洗尘。」

  「多谢诸位大人,卫齐岚心领了。奉王令即刻入宫,不敢在此停歇。」卫齐岚端坐马上,没有下马之意。

  见卫齐岚没有下马洗尘之意,官员们突感被泼了盆冷水,面面相觑,不知作何是好。

  张天翼立即转向卫齐岚身边那名作儒士打扮的男子道:「想必这位便是大名鼎鼎的容军师,今日有幸一见,果真惊为天人。」

  没想到自己也会被点名,从刚才便一直忍着不敢笑出来的容四郎见机不可失,立即笑道:「容某素来丑得惊为天人,也难怪大人受惊了。」

  听见自己的恭维被扭曲误解,张天翼连忙干笑两声:「青衣诸葛果然风趣十足,还请容军师随同将军一同下马洗尘,喝杯水酒再进城。」

  容四郎脸色和悦地低头悄声说道:「一路快马加鞭地赶回王城,确实是有点饥渴了,可惜容某只是区区一名军师,连个军等都没有,不敢违抗将令,还请京辅大人见谅才好。」

  容四郎话才出口,众人就瞥见卫齐岚脸上出现不耐的神色。连身下坐骑都不耐烦地喷起气来。

  「将军……」张天翼似乎还不打算放弃。

  「嗯?」卫齐岚脸色如铁地横瞪容四郎一眼,立刻让众人心里一震。

  「我说过,大人好意,末将心领了。」

  张天翼总算明白卫齐岚是真不打算下马接受洗尘了,心里头不由得不悦起来,但随即又摆出笑脸。「既然如此,天翼就不为难将军了,还请将军将这番好意记在心上。」

  卫齐岚面无表情地看着挡住去路的仆人,眉头倏地一竖,露出一张常出现在武人脸上,好恶毫不加以掩饰的表情,同时冷「哼」一声。

  张天翼等人连忙命家仆让路。

  人群才让出开口,卫齐岚身下坐骑便似风般飙了出去,方向正是王城四城门中位于西北方的乾兑门。

  殿后的容四郎则一面喃喃道歉,说什么武人不拘小节,比较粗鲁无文,望请见谅之类的话,随后才快马加鞭地跟上早已驰远的将军。

  而身后众人,在两骑扬尘离去后,纷纷面露难色地看向为首的张天翼温文的脸色遽变,将设于十里亭中的酒食一袖子打翻。

  *

  容四郎直至远离了十里亭才与缓下来的卫齐岚并肩同骑,同时伸出一只手来,得意地扬起眉。「喏,拿来。」

  「愿赌服输。」卫齐岚二话不说,掏出一两银子交到容四郎手中。

  赌赢这看不透他心思的大将军,让容四郎欣喜了好半晌。

  「万万没想到,这次回城,事情会这么复杂。」容四郎边笑边摇头。

  十里亭的受阻并非第一回,早在凤天三十里外,便有人在那里恭候紫衣将军大驾了。随后的二十里路程中,卫齐岚总共被拦下六次,前前后后加起来,总共有六组人马想在半途中拦截这位奉命入宫的边关将领。

  而卫齐岚一杯洗尘酒也没喝。

  两人曾在刚入风川地界时打赌,猜测谁会是第一个出面接风的人。

  卫齐岚原以为会是吏部或是临王的人马,却没料到竟然一个也不是。

  来接风的人都是京畿的官员,却没有明显归属于目前朝中权势的哪一边,实在有些不寻常。

  而容四郎正好猜中了这一点,果真料事如神。让卫齐岚不得不佩服。

  这情形只代表了一件事,朝廷中的明争暗斗,恐怕远比他们先前想象的来得暗潮汹涌。只不知,这六组人马,哪些暗里是吏部的人?又哪些是临王手下的人?或者还有其他可能性?

  他离京三年,也许朝中人事早已历经诸多变迁,生出了更复杂的牵扯,远比当年更加凶险。

  这些牵牵扯扯像蛛丝般,牵一发,动全身。这回入城恐怕凶多吉少。

  心思千回百转之际,转眼间,两人已来到凤天城外三里处。

  两人不由得仰头望向那高耸入云的苍色城墙。

  凤天是一处坡度平缓的高原,没有天险阻遏,只有一百里外风川地界有一条金波大江,形成天然险要。因此为了保护毫无天险遮蔽的王城,城池建筑得格外坚固,不仅城墙全用质地坚硬的青石砌成,城墙也建筑得高耸入云,两道护城河分别环绕着内外城墙,就算敌军兵临城外,要攻进城中,绝非一朝一夕可致。

  这是一座堪称固若金汤的城池。

  开国先王定都此地,只因为据说这块平原之下,孕有凤翔九天的浩浩王气,因此才排除万难,从国内各地运来最坚硬的青石打造出一座铜墙铁壁,册名为「凤天」。

  两人从三里外遥遥望去,城池果真像是一只展翅欲翔的青色凤凰。

  先前的嘻笑轻松全然消失殆尽。

  还没入城,他们便合力营造了一个紫衣将军粗鲁无文、不理会人情世故的假面具。而「足智多谋」的容军师也不过是个怕事畏主的草包,更不值得瞧上一眼。

  但这「面具」真能保命防身吗?连容四郎也不敢打包票。

  在东陵凶险的内政中搅和,远比在边关与敌人厮杀来得危险多了。这一进城,只怕有进无出。

  也许是两人都领悟到这一点,一股不寻常的静谧在两人之间蔓衍开来。

  不知过了多久,卫齐岚终于打破沉默。

  「容四郎。」卫齐岚难得这么严肃地直唤他的军师。「倘若我出了事,你先走。」

  容四郎心神一凛,突地哈哈大笑说:「我当然会先走啊,要我跟你死在一起,除非你是我娘。」他容四郎岂是有情有义之辈,竟这般看重他。

  卫齐岚点点头。「记住我说的话,千万别费事救我。」

  说完,他策马往城门驰去,没瞧见容四郎脸上若有所思。

  *

  终于,要进城了。只是卫齐岚万万也没想到,立在城上迎接他的,竟是数面迎风飞扬的凤旗。

  临风中,但见精绣在朱黄色的锻面上的苍色凤鸟张扬着羽翼,直直要迎风飞入天际。

  王旗?!

  王上在此!

  一踏进王城,卫齐岚立即下马,单膝着地,额头叩首伏地。

  「臣,卫齐岚,拜见吾王。」

  东陵素来尊重武将,武将面圣,只需行叩首大礼,不需五体投地。

  容四郎远远跟随在后,立刻有样学样。

  只见端坐城上,身边围绕宫婢与侍卫,一名眉目秀致、仪容尊贵,散发着无比气势的美少年垂目看向这名跪于他足下,一身轻便戎装的紫衣将军。

  少年蹙起眉头,腹中似有沉吟。

  左思右想,最后还是伸手招来身边一名衣着飘逸的玄裳青年,附耳低语:「爱卿,我忘了该说什么了。」

  在场众人皆伸长了脖子想一听究竟,但午时过后,风势转大,吹得旗旌幡动,恰巧遮掩了礼部侍郎与王上的低语。

  「王上,您该说……」

  只见东陵少王点点头,眼色一亮地抬起头。

  不知是不是凑巧,原本强劲的风势忽然止息下来,城中上下皆清楚地听到这位少王清脆的声音。

  「紫衣将军卫齐岚,你可知罪?」

  观看着局势发展的众人皆诧异不已,弄不清楚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王上召将军回城,不是为了论功行赏,犒赏紫将戍边多年的劳苦吗?

  这紫衣将军可是东陵的大英雄啊,怎会有罪?罪从何来?

  孰料从入城后就没有抬起头过的紫衣将军竟叩头认道:「臣知罪。」

  啊,这是怎么一回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