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俪人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俪人行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忽地,宫外的更漏传来卯时的报晓声。

  官员们这才察觉到,不知不觉中,东陵王在今天的朝议上已经迟了两个时辰,不由得为国家的前程担忧起来。

  正当众人百转回肠之际,一群宫女簇拥着一个身穿东陵王族服饰,头戴金色玉冠,年约十六的俊秀少年往议事厅走来。

  还会是谁?

  当然是摆尽了架子让一票朝臣久候的新王。

  只见他笑容可掬地从正门领头走进了议事厅。「各位早,不好意思让诸位大人久候了。」爽朗的声音中还带着少年人才有的淘气。

  朝官们心中就算不悦,也不敢当着王上的面发作出来,只能勉强微笑以对。

  「首辅大人早,王叔早。」东陵王朝两人颔首致意后,转身登上玉座。

  吏部尚书立即躬身道:「朝议乃一国大事,需要王上主持定夺,万请王上保重贵体。」言下之意,当然是请这位新王要早起,不要贪欢。

  「多谢首辅大人关心,本王身体十分康健。」东陵王笑着应答,脸颊红润,气色果然相当好。

  临王微微噙起唇角,并不说话,只是将视线缓缓投向刚刚趁乱走进朝列中的礼部侍郎项少初。

  众人随着他的视线,准确无误地找到了让王上误了早朝的「祸首」,纷纷投以怨怒的眼光。

  对于这种「万箭齐发」的目光攻击,项少初早已相当习惯。他镇定地走到东陵王玉座的脚边。

  东陵王笑看着他:「项大人,你是我朝中栋梁,可要珍重身体。」

  「多谢王上关心,下官必会珍重。」

  戴着礼冠的他,兼掌朝议进行的次序。

  脸上挂着一抹无人可解的表情,他朗声宣道:「朝议开始,有事上奏,无事退朝。」

  *

  同关在北风的呼啸下,卷起了漫天的沙尘。

  夜里,那刮入耳目的风势才平息下来,为沙尘所覆盖的天空渐渐恢复清澈后,登上名为望京的敌楼,几乎可以看到遥远帝京的灯火——尽管那只是出于思乡的想象,却为戍边的将士们提供了一缕慰藉。

  这是个宁静的夜。

  边关无事,便是好事。这平静意味着,他们远在国境中的家人们正安全地过着快乐的日子。

  兵士们在一日例行的操练后,依然精神抖擞地留意着边界的动静。

  东陵与北宸两国虽然已经维持了三年的和平,但戍边的兵士们仍然不敢轻忽任何可能的危险。

  容四郎站在高耸的城垛上看着清澈如洗的夜空,良久,竟发出一声深长的叹息,令站在附近的兵士有些讶异。

  「军师怎么突然叹起气来了?」

  问话的是一名年轻的士兵。他跟随紫衣将军戍边已经堂堂迈入第三个年头了,从没见过将军身边这名看不出实际年龄的青衣军师叹过一声大气。

  军中的弟兄们都知道,容军师向来莫测高深,满肚子良策宝计。

  听说三年前狼河一战时,便是因为容军师的献策,东陵军才能势如破竹地打败北宸的军队。从那时起,这名原先跟随在当时还是都统的紫衣将军身边的不起眼的青衣男子,才得来一个「料事如神」的封号。

  而他的身分、来历更引起诸多的揣测。

  他的相貌乍看之下并不起眼,甚至有些平凡,但若细瞧,会发现他有一对极为修长的眉以及微微上扬的凤目,与东陵男子生来粗眉大眼不太相同。

  他的身骨看起来并不强壮,身量一般。他从不穿戎装,只作轻便的文士打扮。

  由于他一年四季都穿着藏青色的衣裳,因此军中的弟兄们私底下都称呼他作「青衣诸葛」。

  这样一名儒士却能耐得住北漠沙尘之地的艰苦,与他们一起长年守边,着实令人感到钦佩。只是不知为何,从不叹气的他,今日却竟然叹气了,这实在不像是他平日的举动。

  容四郎收回观看天象的视线,转看向站立在他身边的年轻士兵,不答反问:「砚青,你今年几岁啦?」

  被唤作砚青的年轻兵士并不意外容军师知道他是谁。

  戍边八千兵士,将军和军师不仅知道,也记得每一个兵士的名字和相貌。

  「回禀军师,我今年一十有九。」

  容四郎点头笑道:「十九岁啊,你知道吗?紫将当年在你这个年纪时,也是一个戍边的兵士。」

  砚青立即道:「紫衣将军英勇无敌,是个盖世英雄,砚青怎么敢跟将军相比。」言语中透露出对上司无比的敬佩与崇拜。

  「怎么不能?」一个不怒而威的声音介入了他们的谈话。

  来者正是被营中兵±们视为盖世英雄的紫衣将军卫齐岚。

  只见他身穿御赐紫金战袍,腰间配戴一把锋利无比的银蟠宝剑,剑鞘没有额外的装饰,只有一枚鸡蛋大的御赐明珠悬于剑柄,却跟配戴宝剑的男子一样,使人不敢抗颜直视。

  其实,如果有人胆敢仔细地看一眼这名威震八方的青年将军,便会发现,他的身形不但没有传说中像龙虎一样的高大威猛,目光也不似鹰隼般锐利骇人。相反的,他颀长的身量因常年习武而结实俐落,双眉间蕴藏豪迈之气,眼神中却有一股武人少有的温和暖意。

  这名将军虽称不上俊逸无双,却也是个相当英俊的男子。御赐紫金战袍穿在他身上不但没有让他行动迟缓,反而更衬得他英雄的盖世锋芒。

  狼河战后,他受册为紫衣将军,而追随他身侧的将士们,皆称他为「紫将」。

  紫将之名,威震边关。

  同关三年无事,邻国不敢边犯,关内的百姓们都认为是因为有这名英雄将军驻守的缘故。他不仅免除了边地之民遭受战乱的痛苦,还带领着兵士们在同关城内垦地囤田,为边地艰苦的生活带来了希望。

  私底下,他们爱他、敬他如神祇。但人们不知,三年前他加官封爵,手中更握有十万兵力,与两位上将军兵权三分,俨然成为国中第一武将,正是意气风发之时,怎么会突然自释兵权,离开王城,来到这荒凉边地,仅仅领着八千人马戍守关防?

  「将、将军!」砚青急忙打直双腿,崇敬地看着他。

  卫齐岚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必紧张。

  「砚青,你听好。名义上我是将军,你是下士,但只要你同我一起站在这道城墙上的一日,我们便同是东陵的兵士,没有尊卑之分。这句话我不会说第二遍,但我要确定每个人心里都清楚这一点。」

  砚青立即精神一振,「是的,将军。砚青明白了。」

  容四郎微笑地看着砚青精神抖擞的挺直身体,他转头对卫齐岚说:「将军请随我来,我带你看样东西。」两人只有在部属面前,才会以军衔相称。

  卫齐岚点点头,跟着容四郎移步到烽火台前,无声地遣退站岗的士兵。

  两人一同抬头看向毫无遮蔽的天象。

  只见遥远的东方,两星一明一烁,一团带紫的云气缓缓聚于两星之间。

  卫齐岚不懂观天象,他等候精通此道的容四郎解释。

  容四郎不无忧虑地说:「岁犯右星,将军有难。」

  卫齐岚仔细地看着那星象的变化,良久,他低头转看向城墙外辽阔的荒漠。「看来得准备回京了。」

  *

  七日后,一名从王城快马加鞭赶赴边关的使者传来紧急军令。

  上将军之一,金虎将军暴毙身亡。

  朝廷有令,同关暂由副将代为戍守,紫衣将军即刻入宫听诏。

  *

  项少初经常作着梦。

  这一回,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身在梦中,可是却控制不了梦境的发展。

  当他满头大汗地挣脱梦境清醒过来的时候,梦魇初醒,他也看清了情势。

  金虎上将突然暴毙身亡,朝中分水的两派势力即将漫淹东陵。

  他披上外衣,走出了王上亲赐的豪华「侍郎宅邸」,看着桂中银蟾。

  皎洁的月光洒在他单薄的身形上,银色的浅月恍似被嵌在夜幕中的明珠。

  叹息声中,没有人知道,这名在两年前孤身闯进了朝廷,进了王宫,使君王「偶尔」不早朝的男子,此时此刻,肠中千回百转的思绪。

  他的随身女侍秧儿发现主子醒了,连忙推开门扉,拿着一件保暖的披风走了出来。「大人,外头天冷,还是回房歇息吧。」

  肩头披上温暖的披风,他摇摇头,挥手道:「你去睡吧,我想练会儿字。」

  正欲举步,已经停了许多天的雪又毫无预警地落了下来,一片羽绒似的雪花飘落在他脸颊上,轻轻一抹便化了。

  看来春天快来了呢,这是最后一场春雪了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