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家小闺女(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家小闺女(下) 第四十五章 荣华归田家(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五年后,又是一个春末。

  整个大宇百姓皆知的贫瘠之地,甘沛,如今再不是往日的荒凉模样。原本裸露着脊背的山梁,有些长满了矮松灌木,有些刚刚种了稀疏的稚嫩树苗,山下的田野里,金黄的麦浪正在尽情摇摆,春风带来的再没有漫天黄沙,除了那些老人和汉子尚且包着各色头巾,爱美的大闺女、小媳妇已是露出了乌黑的发髻,越发娇艳惹人。

  家家户户的院子里摆满了筐篓、镰刀和扁担,只等麦子再晒一晒就开始收获了。

  老人们闲不住,哪怕手里端着老碗,吸溜着面条,也要在田间地头转悠几圈,比一比自家的麦子,再显摆一下儿孙们最近又种了多少树,得了主家多少赏赐。末了,得意的咂巴着嘴,直感慨祖上定然积了福德,否则这辈子怎么会得了这么好的主家。

  如今迷雾山下的六个村落都是王家的庄户了,迷雾山上葬着王家的先祖,而且山顶还有常年翻涌的泉水已经是尽人皆知。

  迷雾山上的水渠扩了又扩,如今成了方圆百里内所有百姓的活命根本,每有大旱,王杨两家都会早早放水。

  百姓感恩,每每在清明和丰收时候拎了香烛纸钱到山下焚烧,叩谢王家先祖遗泽,惠及乡亲。后来王家出银钱在山下建了座两进小庙,请了一位游方和尚坐镇,倒成了附近百姓心有所求时的去处。

  这一日,天气实在晴好,邻近的淘气孩子们又跑来庙门外玩耍。骑马打仗、尿尿和泥,没一会儿就各个都闹得跟泥猴一般。

  正是欢喜的时候,已是铺了青石的山路上远远行来一队车马,一到跟前,当先那辆大马车上的车门一开,就跳下两个胖小子来,一个穿了红色衣裤,一个蓝衣蓝裤,两人手里各拎着一盒子点心,边跑边嚷道:“二狗子、铁蛋、憨娃!小爷回来了,我给你们带皇都的点心来了!”

  一众淘气小子们闻声扭过头来,立时欢呼着迎了过来,“大少爷、连少爷,你们怎么才回来啊。”

  “就是,我们前日去山上掏鸟蛋,你们都没看到,一窝掏了十三个!”

  孩童们到底年纪还小,嘴上叫着少爷,手下可没客气,几巴掌把两个胖小子的衣裤拍得都是泥印子,点心盒子也很快被打开抢光了。

  两个胖小子也不以为意,红衣红裤的那个,拍着胸脯讲起自己在皇都如何打的那些软绵绵的富贵小子们哭爹喊娘,末了感慨道:“他们太窝囊了,小爷我打遍天下无敌手,高手寂寞啊!”

  蓝衣蓝裤的也是得意附和,“就是,那些笨蛋,看见我和大弟就跑,太无趣了!”

  可惜,一众淘小子没有吃人嘴软的习惯,齐齐嘘出声,一个黑小子更是伸腿把蓝衣胖小子绊了个跟头,红小子也没跑掉,其余小子们一哄而上,立时山野里满满都是吱呀怪叫。

  马车里,身形圆润、面色白晰,越发柔美端庄的杨柳儿正懒懒的依靠在夫君肩头,一边好笑的看着窗外同伙伴们笑闹的儿子、侄子,一边苦笑道:“老爷子留在皇都,却把连昊这小子又送回来了,加上咱家三个小子,家里怕是要闹翻天了。我肚里这一胎,可一定要生个娇娇软软的小女儿才好啊!”

  连大少爷的嫡子信哥儿一出生,连老爷子就将他带在身边教养,这孩子倒也活泼爽朗,讨人喜欢。

  已是留起了两抹小胡子的王兴祖,伸手替媳妇正了正脑后的金钗,得意笑道:“小子也好,多生几个,将来好护着妹子!”

  杨柳儿最是见不得他这个模样,伸手狠狠在他腰上掐了一记,嗔怪道:“五年生了三个小子,你还想要几个啊?加上连家的信哥儿,家里都要翻天了,这一胎一定是闺女,再想要儿子,你纳几个妾吧!”

  听得这话,王兴祖赶紧讨好,安慰道:“柳儿不气,这一胎一定是闺女,三个儿子足够了,足够了!”

  杨柳儿瞪了他一眼,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后车里却是响起了孩子的哭声,王兴祖赶紧吩咐两个护卫去照管着庙门前两个淘气小子,马车继续前行,很快就到了山脚的庄园。

  王家大院还是五年前初建的模样,并没有因为如今门第显赫就如何修葺扩建。荣华富贵在皇都里享受就好,夫妻俩有默契的把这里当成一家人的安宁归处。

  一旁的杨家庄园也是老样子,番薯种植成功,杨诚升了官,又娶了好友唐令的妹妹为妻,留在皇都,杨山住习惯了这院子,也不耐烦大兴土木,所以任凭外人如何羡慕两家的富贵,两家人倒依旧同原来一般模样。

  王家院子里,一身水蓝衣裙的杨杏儿抱着自家小闺女坐在椅子上,指挥着一众丫鬟仆役们打扫庭院房间,突然见到小妹回来,欢喜的迎上前,笑道:“你们怎么提前回来了?我还以为要明日呢。阿爹上山去猎锦鸡了,说要给信哥儿他们几个小子烤着吃呢。”

  杨柳儿抱起软软糯糯的小外甥女亲了又亲,这才应道:“我这几日吐的不厉害,路上也就走的快了些。”

  杨杏儿瞄了瞄小妹的肚皮,笑道:“你可自己生个闺女吧,否则我家萱儿都要长在你这里了。”

  闻言,杨柳儿笑嘻嘻的抱住姊姊的胳膊撒娇,嗔怪道:“阿姊真小气,不过是多留萱儿几日,你又舍不得了!”

  杨杏儿被小妹晃的心头又暖又软,好笑道:“都是三个孩子的娘了,还这样孩子气,也不怕人家笑话。”

  姊妹俩正说着话,后面车上的丫鬟奶娘已是抱了两个孩子进来,一番忙乱之后,终于喂饱了两个小子,这会他们又闹着要找哥哥玩耍。

  王兴祖换下了锦袍玉带,穿了一套家常的棉布衣衫出来,见状,闲话几句就举起秀气瘦弱的二儿子,让他骑自己在脖子上,怀里又抱了刚刚会走路的小儿子,父子三个笑嘻嘻的出门了。

  杨柳儿也换下了华贵的衣裙,简单裹了套宽松的襦裙,坐在院子里同姊姊说起这几个月家里的琐事。

  杨家的铺子已是开了十几家,不只甘沛,就是甘陇府城甚至皇都有买卖。

  杨志一个人打理,整日忙得团团转,魏春天生精明,如今舅兄连襟又都得势,自然也是把生意做得顺风顺水。

  杨山把庄园交给杨田打理,安心做起了老太爷,平日带着孙女孙子们玩耍,若是闲了就上山找孙叔闲话、打猎,居然也跟着学了几手小巧功夫,身体越发康健了。

  而巧姨娘自从得了蜂窝煤生意的大笔分红,许是自觉老有所依,越发安心留在杨家,所有心思都扑在杨山的衣食之上,很是本分。

  杨柳儿揽着乖巧的小外甥女,半靠在躺椅上,耳边听着姊姊柔声说着家事,不知为何就想起了当初她刚刚来到杨家的那段时日,想起了自己蹲在墙根下吃沙土,想起了乌黑的杂粮团子,想起了那碗珍贵的疙瘩汤……

  “阿姊,做你的妹妹,真好。”

  杨杏儿听得一楞,瞧着微微眯眼晒太阳的小妹,心里藏了多少年的疑惑差点脱口而出,但转瞬又咽了回去。

  她轻轻握起小妹的手,柔柔说道:“不,你能来到咱家,做我的小妹,是我的福分,也是……咱们全家的福分。”

  姊妹俩的头轻轻靠在一处,两支金凤钗轻撞,发出一声脆响,惹得懵懂的萱儿疑惑的扭头望向娘亲和姨母,瞧了一会也凑热闹一样挤了过去。春风吹拂在院外的柳条上,那枝上的叶片分外翠碧鲜亮,杨柳儿沐浴在柔柔的春色里,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梦里那些高楼大厦,那冷冰冰的房间已是模糊,留存下来的是那个疼她入骨的倔强少年,是如今只手擎天的汉子,是调皮又聪慧的儿子们,是淳朴又良善的父兄和姊姊……

  温暖和幸福,从来都是在经历过寒冬的苦痛之后才会越发显得珍贵。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