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家小闺女(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家小闺女(下) 第四十四章 认祖归宗(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掌管农司的李尚书第一个忍不住,几乎是直接跳了起来,“杨诚,你敢保证这番薯真能达到亩产七百斤?你要知道,大宇最肥沃的田地,稻米也不过亩产三百,麦子不过亩产四百!”

  皇上也是探身向前,许是生怕杨诚被吓住,漏了什么实情,也是极力温声安抚道:“杨诚,你可问过那些红发番人,他们怎么说?”

  杨诚赶紧点头,略带拘谨之意应道:“学生当时问过红发番人,即便语言不通也勉强猜出他们说这番薯在他们那里很多,而且耐存放,这才装到船上做粮食。学生的么妹虽然已把那本看过的破旧异域记引了炉火,但她却记得清楚,这番薯确实高产。学生装了番薯来皇都之前,么妹一个都没舍得吃,说献给皇上,有用自然最好,就是试种之后发现无用,让我再给她寻别的零食就罢了。”

  “噗哧!”即便众人心里再紧张,听到这话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皇上也为这“憨厚耿直”之言翘起了嘴角,直接说道:“放心,爱卿一心为国,即便这番薯产量不高,朕也不会怪罪于你。若是当真高产,朕重重有赏!”

  杨诚赶紧跪倒,磕头谢恩,王君轩也陪着一同三呼万岁。

  旁边有一长相极粗豪的武将,这会仔细打量了王君轩好半晌,突然高声惊叫道:“哎呀,这不是连老将军府上的二小子吗?这两年变了模样,差点就认不得了。”

  听见这话,众人都有些一头雾水,只好将脸转向连老爷子。

  连老爷子赶紧起身离席,正犹豫着如何开口的时候,外面却有小太监飞跑到殿外禀报,“陛下,兵部有紧急公文呈上!”

  太监总管赶紧走到殿门口,接了封印着火漆的公文转送到皇上跟前,皇上三两下打开信封,看了却是一阵勃然大怒,“大胆!该死的周勇夫,欺朕太甚!”

  文武百官见皇上突然震怒,都是惊疑不定,赶紧跪倒听训。不曾想皇上却是开口问向杨诚和王君轩,“你们二人西行归来之时可是救过人?”

  王君轩听到这话,赶紧应道:“回皇上,学生自幼身体不好,同家中武师学过几下拳脚功夫。先前西行归来的时候,路过一个小镇巧遇一伙蛮人追杀一个大宇汉子,学生一时义愤就出手把人救下来了。前几日到了皇都,那位唐大哥才同我们分开……呃,皇上怎知这事?”

  他这话问的无礼又放肆,显然是太过惊讶了。跪倒一地的文武百官们也在心里猜疑,听到这话,难得皇上没有开口喝斥。

  皇上也没吊众人胃口,挥挥手示意众人起身,脸色却依旧铁青。

  “前年有奏折弹劾西北嘉陵关守备周勇夫拥兵自重,心存反意。朕本不欲相信,遂派人前去打探,不曾想今日密探送了详情回报,周勇夫罪证确凿,甚至十九年前西疆大败也是他通敌泄密,实在是可恨至极!”

  “怪不得当年西疆之战败得那么容易,让三万好儿郎死在西疆,当真可恨,可恨!”一个武将气得眼睛通红,恨不得立刻飞去嘉陵关,狠狠咬下周勇夫一块肉!

  其余百官也是义愤填膺,有人就道:“当年西疆大败之后,也是周勇夫一力主张治罪庆安伯。皇上仁德,只发配了庆安伯一家,半路却遇上匪贼,一家子无一活命。如今想来,庆安伯军武出身,家中奴仆多为军中退伍兵卒,怎么可能被区区匪贼杀败?说不定就是周勇夫杀人灭口!”

  众人越说越起劲,没多久,就连周勇夫霸占民女的传言都被拎了出来。

  正热闹的时候,一直沉默的连老爷子却是突然出列跪倒,匍匐在大殿中央痛哭失声。

  他这一哭,让皇上连同一众文武都惊讶不已,赶紧问道:“老将军何故痛哭?”

  连老爷子抬头抹了一把眼泪,哑声应道:“皇上,老臣有下情回禀。求皇上开恩恕罪!”

  “老将军不必行此大礼!起身说。”皇上当初继位时,边疆不稳,连老爷子主动请缨,在外征战守卫边疆十几年,可谓劳苦功高,因而皇上一直待他极为优容,这会儿见他哭得伤心,自然是温声安慰一番。

  不曾想连老爷子却是不肯起身,又磕头一番后才道:“皇上许是还记得老臣同庆安伯有同袍之义。庆安伯两次救过老臣性命,老臣一直待他如兄长一般。

  “当年听闻庆安伯一家被发配南疆,老臣曾快马赶去相送,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他们一家惨死在荒郊野岭。可许是老天有眼,老臣在尸堆里找到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孩童,尚且还存了一丝气息。

  “老臣不忍王家断了血脉,又怀疑庆安伯遇害有蹊跷,害怕有心人得知消息会加害这个孩子,于是就把这孩子收到自家府里,借了个庶孙的名头。今日听到周勇夫罪证确凿,这才斗胆说出实情,还请皇上恕罪!”

  “哦,王家还有血脉留下?”众人都听得瞪大了眼睛。

  不过皇上也不是傻子,低头扫了一眼跪在一旁的王君轩,脸上闪过一抹了然,“老将军所说的孩子,可是这连毅?”

  “正是,皇上。”连老爷子一脸羞愧之意,沉声应道:“老臣疼惜这孩子孤苦,自他一进门就为他取了一个字叫君轩,盼着他同君子一般气宇高昂,不因身世孤苦而妄自鄙薄。老臣待他照顾有加,不想……哎,老臣治家不严,这孩子遭了不少劫难,老臣无奈之下就把他送到甘沛。这孩子也是个争气的,半点没依仗连家的名头,读书科考,直到头上戴了秀才方巾,老臣才听到消息,去年更是上了皇榜,成了举子,这全都是托了皇上洪福,也是庆安伯在天有灵。”

  众人听完,都有些不知如何应对。连家后院那点阴私谁都听说过,可今日得知,这一直受歧视的庶孙居然是庆安伯唯一的血脉,文采出众又献了高产番薯,若是再加上搭救密探,揭露周勇夫罪行的功劳,等洗刷了庆安伯的冤屈之后,承继爵位简直是顺理成章之事。

  不到二十岁的庆安伯,又是新科进士,且有大功于朝廷,简直就是一飞冲天的架势……

  众人这般想着,又都齐齐望向跪在连老爷子身旁的王君轩,见他神色怔楞,显然也是第一次听说自己的身世,众人难免又起了怜悯之意。毕竟突然听见自己叫了十几年的爹娘祖父都不是血脉亲人,也要惊得没了魂吧?

  “哎,连老将军起来吧,当年之事,朕也有失察之责。”说罢,皇上抬手再次示意连老爷子起身,接着高声吩咐道:“着兵部、刑部、吏部,三司会审,查抄周勇夫积年罪行,速速报上来!”

  “吾皇圣明!”文武百官赶紧再次跪倒,三呼万岁。

  皇上病体初愈,今日这出戏又是一波三折,实在耗费精力,他也不耐烦再亲自阅卷,扔给内阁重臣们就回后宫去了。

  一众文武百官互相递了个眼色,成群结队退出了阳明堂。相对于沉默的文臣们,一众武将显然更是欢喜,虽然皇上没有明言,但只要长了脑子的都能猜得出,周家这次绝对是在劫难逃。

  而王家必然会是皇上安抚民心的最好棋子,庆安伯府再次崛起,势不可挡。就是杨诚这个小进士,因为进献番薯有功,加上得了皇上亲口夸赞,以后的仕途也必定平顺。

  世人从来都是锦上添花的多,这会两人身上还没披上官衣,一干官员已是把他们当做同僚看待了。一路亲近说笑,临走时还纷纷开口邀约喝酒赏梅、填词吟诗,无一不缺。

  杨诚和王君轩不好推托,连老爷子却是不客套,几句话就替两人解了围,更撵了两人回别院就闭门谢客了。

  果然,不出两日,三司会审后洋洋洒洒地揪出周勇夫十二条罪状,其中之一就有诬陷庆安伯并杀人灭口之事。

  皇上立刻下旨收回周勇夫的兵权,周家满门下狱。

  以周家原本的势力是不该如此轻易俯首,但多年的风平浪静早就磨灭了周家的戒心,包括周勇夫在内,谁都没有想到当年灭口时还留了一个孩童,更没想到连老爷子如此重情重义,硬是暗中筹谋了十几年;甚至当年那个孩童无意救回的密探也都带着他的确凿罪证……

  诸多巧合和谋算归到一处,就成了所谓的天意,周家轰然倒塌。

  杨诚和王君轩隐隐担心周勇夫狗急跳墙,连老爷子却要他们把心放到肚子里,朝中重臣多的是老狐狸,皇上对兵权也从未放松,更何况还是这般墙倒众人推的时候,因此不必皇上开口,嘉陵关的几位副将就主动把周勇夫装进囚车,送来皇都了。

  杨诚和王君轩听得是半信半疑,但很快殿试的皇榜也发布了,新科进士扬名天下。杨诚和王君轩凭借皇上的赏识,虽然没有捞到状元、榜眼或探花,但也分别排在一甲第七和第八。

  又一日大朝会,皇上再次召了杨诚和王君轩上朝,当场封了杨诚一个六品官,入农司,另外又派驻巡风使一人,农司笔吏两人,一同暂挂甘陇府衙,明年专司在甘沛一地试种番薯。杨诚当即跪倒谢恩,高呼万岁。

  轮到王君轩之时,皇上不但恢复了庆安伯的爵位,甚至赐下了一座新府邸,等要再赏赐官职,王君轩却是跪下恳求,“皇上下旨昭雪王家冤屈,又着学生承继爵位,学生已是感激不尽。本欲一腔热血报效皇上恩德,但无奈王家只留存学生一条血脉。自古忠孝不能两全,还望皇上恕罪,准学生长住甘沛,为父辈守墓,延续王家香火。王家阖族在天之灵,都会感念皇恩浩荡,恳请皇上成全!”

  皇上本就是心存试探,毕竟好不容易把周家拔掉,若是王家再度起势,他岂不是拆了东墙补西墙,撵走猛虎又迎进豺狼?这会听到王君轩主动提出不入仕途,要回乡守墓,他怎么会不愿意,但转念一想又觉大宇错失一位人才,于是叹道:“庆安伯若是在天有灵,定然会欢喜王家有如此好儿郎。罢了,朕就成全你一片孝心,准你回乡守墓,你如今回归王家,可有名字?”

  “回皇上,尚未取名字,求皇上金口赐下。”

  “好,王家沉冤得雪,如今正是中兴之时。先前连老将军取的毅字很是不错,留下吧。朕再赏赐你一个字,兴祖。”

  “谢皇上赏赐!”王君轩……不,如今正式回归本家的王毅王兴祖,三呼万岁,叩谢天恩。

  皇上点头,顺口又赏了大批的金银财物,甚至把甘沛县每年一半税赋作为庆安伯俸禄。

  这次,当年几位同庆安伯有过同袍之义的武将也一同跪倒谢恩,看得皇上更是龙颜大悦。

  身为同天子住在一城的皇都人,好似一出生就带着千里眼顺风耳,但凡朝堂上有个风吹草动,不过几个时辰,茶馆、酒楼就能传得绘声绘色。

  而连老爷子如何义薄云天抚养好友血脉,假作庶孙遮人耳目,如今王家沉冤得雪,后继有人。这样的故事简直是茶余饭后最好的新奇段子,几乎是没一日,连水沟里的老鼠耳朵里也都塞满了王兴祖的名字。

  有人羡慕、有人嫉妒、有人感慨,而连家后宅里,更是酸味刺鼻了。

  被关在佛堂吃了半年素的连大夫人,从送饭婆子那里听到消息,实在忍不住,冒着被休的风险跑了出来。

  连老爷和连大少爷总算找到了主心骨,一家三口撵了丫鬟婆子,凑在一处都是恨得咬牙切齿。

  早知道那个野种不是连家人,他们何苦算计了这么多年,枉做小人。早知道那个野种有这样的大福分,他们就是装也要装出个慈爱父母,兄友弟恭,可惜那么多死结卡在中间,如今想要轻易化解,怕是不可能了。

  连大少爷一想起昨晚酒桌上那些狐朋狗友的嘲讽,就恼得额头青筋暴起。

  新科进士、少年英才、加官进爵,这些怎么都会落到那个野种头上?他这个堂堂将军府大少爷,反倒沦落成了陪衬和笑柄。

  想到这,他愤恨的道:“爹,娘,赶紧让人去唤那野种回来。也不必如何客套,他吃了我们连家二十年的饭,穿了二十年的衣衫,别说如今只是小小的伯爵,不入流的进士,就是官拜内阁,见了你们也得磕头行礼。生恩不如养恩重,他若是敢不恭敬,就写张状子扔去大理寺,让全天下都看看他如何忘恩负义,狼心狗肺!”

  这话连老爷越听越觉有道理,这么多年来一直看成垃圾一样的小子,突然要他卑躬屈膝,以礼相待,他怎么想也弯不下那个腰,撑不起那个笑脸,于是也跟着附和道:“安哥儿说的有理,我们连家养了他快二十年,受他几个头也不算什么!”

  倒是连大夫人难得转了心思,开口劝道:“他如今毕竟不同了,咱们也莫要让他难堪,还是要拉拢一下。我记得我娘家还有个庶出的侄女未曾婚配,不如一会劝劝老爷子,把人许给那个野种,以后也不怕他翻了天去。”

  闻言,连老爷同儿子对视一眼,父子俩齐声赞道:“这办法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