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家小闺女(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家小闺女(下) 第四十二章 喜迎心上人(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王君轩这一觉就睡到日上三竿,杨柳儿一次次跑去东厢门口探看,就连杨诚也难得赖了床,路上是何等辛苦可见一斑。

  而在杨柳儿热了第三次早饭的时候,东厢房的门才终于打了开来。

  杨诚换了一件宝蓝色的棉袍,头上系了儒巾,本该是温润如玉的翩翩佳公子,这会却因为一张黝黑的脸孔,破坏了大半美感。再看王君轩,脸色同样跟涂了一层墨汁一般,衬着一袭竹青色锦缎袍子,更是诡异滑稽。

  昨晚天色黑又是久别团圆,谁也不曾仔细打量,这会杨家众人乍然一见,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杨山倒是心疼他们,赶紧撵了笑得抱着肚子的小女儿去准备饭菜,待两人吃饱,这才询问起西域之行路上的事。

  但凡懂事的儿女之于父母,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杨诚和王君轩自然也早有商定,两人只拣了路上不同的风俗和趣事来说,惹得又赶来凑热闹的杨田一家也是听得津津有味,说到一半时,陈家两位舅舅,还有让杨志扶着大肚子的杨杏儿也都进门了。

  吴金铃在城里坐月子,出不了门,至于魏春,天色冷了以后就没在家里出现过几次,一心都扑在那个蜂窝煤生意上了,惹得杨杏儿时常抱怨小妹带着自家夫君一起掉钱眼里了。好在杨志心疼大妹,常去探看不说,这次也特意接了她一起回来。

  众人聚在一起说笑更是热闹,不用多说,午饭又摆了酒席。

  冬雪掌管灶间如今已有大半年了,早就能够独当一面,这会也不用自家小姐动手,直接喊了姊姊弟弟帮忙,洗菜切肉、煎炒烹炸,灶间里很快就盈满了香气。

  程大娘本来还想帮忙,见了这样也就笑着回去照顾外孙了。

  杨诚同王君轩陪着家里人说了一会话就寻个借口出来,一出门,就见杨柳儿已经笑咪咪的等在东厢门外了。

  杨诚又好笑又好气的伸手揉着小妹的脑袋,说道:“你啊,一遇到银钱之事就精得跟狐狸似的。”

  “哎呀,二哥,我都快十五了,别拿我当小孩子!”杨柳儿伸手护住头上漂亮的花苞,还有特意插上去的几粒小珍珠。

  杨诚混不在意,神色间难得带了丝痞意,“你就是八十岁,也是我的小妹。”

  听到这话,杨柳儿嗔怪的瞪向王君轩,抱怨道:“都是你把我二哥带坏了,好好的端方君子,居然都会斗嘴了。”

  无端被牵连,王君轩极无辜的苦了脸,“这黑锅可别往我身上背,要怪也得怪唐大哥——”

  “好了,进屋说。”杨诚听到一半,急忙开口打断,拉了师弟和妹妹进屋。

  等屋门关好,细听院子里也没什么动静,他这才低声对杨柳儿解释道:“小妹,我们从西域归来的路上救了一个人,因为某些缘由,他的身分不能曝露。正好师弟手下有个护卫先前出了事,就让唐大哥顶了他的名头,一起随着车队回来。若是有外人问起,你就装作不知道,懂吗?”

  这话让杨柳儿想起昨晚看见的生面孔,尽管此刻她心下好奇不已,但见二哥脸色沉肃,冲到嘴边的话就又咽了回去,还郑重的点头应下。

  有时候知道的太清楚,再装作不知道反倒更容易露破锭,还不如根本不听不问,这样才最保险。

  王君轩生怕杨柳儿心里不舒坦,赶紧抱了先前藏起的那只箱子过来,笑着招呼道:“柳儿快来看,我和师兄这次实在走运,得了不少好东西。”

  这话果然让杨柳儿兴致大起,探头看向箱子里,眼睛立时就亮得如同探照灯一样。

  “啊,这是珍珠,怎么这么大!”

  “这是钻石?这得多少颗啊?”

  “金砖?你们盗古墓了?”

  这木箱看着只有一尺见方,里面却分了很多层格,杨柳儿每打开一层都欢喜的直跳脚。

  不是她眼皮子浅,实在是杨诚和王君轩带回的东西太珍贵了,有一层装的统统都是珍珠,个个圆润莹白,大的如同葡萄一样,最小的也有拇指甲那么大。还有一层整个是钻石,一粒粒切割的很是完美,映射着窗缝里照进的光线,美得如梦似幻,更别说箱子底下满满两层都是巴掌宽的金砖了。

  怪不得王君轩要亲自照管,这一箱子的东西若是都卖掉,绝对能换回几万两银子!

  杨诚和王君轩站在一旁,看着杨柳儿摸摸这个,拍拍那个,欢喜得像掉进面缸的小老鼠,两人心里都是好笑又满足。

  “小妹,你喜欢哪样就拿出来单放,等我们去皇都的时候,找个手艺好的匠人给你打几套好头面。”

  “是啊,柳儿,那金砖成色极好,先打十副八副金头面,珍珠也要几套,还有那个钻石,听说皇都这两年极兴这个,你也打两套。我和师兄运气好,穿过沙漠刚到了那边就碰到遇难的海船靠岸,师兄带人给那些红头发的番人送了些吃喝,他们就把我们的绸缎瓷器都收了,给了这些珍珠钻石。”

  王君轩兴致勃勃说起当日的奇遇,很有些得意的模样,末了又道:“你要的那些古怪种子,我挑容易存放的也带了一些回来。另外,那些红毛番人吃的一种“洋土豆”很甜,我想着你许是爱吃,也带了两箱回来……”

  “什么洋土豆,带我去看看!”杨柳儿听说有种子,立刻扔下满箱的珍珠宝石,扯了王君轩就要往外走。

  “都在这里呢,你等会!”王君轩赶紧拉她回来,又从床底下拉出两口大箱子。一口装了七八只小布袋,她接连打开嗅闻品尝,末了却是有些失望,原因无他,她只认识其中一种是孜然,烤肉的绝好调料,至于其余几样就半点不知了,不过等她看见布袋下面掩盖着的那些褐红色的番薯,她立时喜得蹦了起来。

  “番薯!居然是番薯!”

  杨诚和王君轩闻言,纷纷惊讶不已,杨诚问道:“小妹见过这洋土豆?”

  “呃……”惊觉自己露了狐狸尾巴,杨柳儿赶紧扯了个借口遮掩,“没亲眼见过,但我在一本旧书上看过图画,画上就是这个样子。据说这东西极容易种植,房前屋后,荒地也都能种,三个月就能收获,一亩地能产一千斤,蒸煮烤炖怎么吃都成,就是秧蔓都能炒菜。碰上灾年,有两袋子这东西,混点稀粥就能养活一家子人呢!”

  “真的?”杨诚和王君轩激动的死死抓住杨柳儿的手臂,“这东西当真一亩能产一千斤?”

  杨柳儿的胳膊被抓得有些疼,但也明白自己方才的话确实太让人震惊了,这个时空的大宇同她前世的唐宋时期有些相似,农耕技术很落后,就是南边有名的鱼米之乡,一亩地一年两季只能收获六百斤粳米,更别说甘陇这样的荒僻之地,即便雨水调和,麦子也就亩产三百斤左右,玉米五百斤,若这番薯真的高产又容易种植,对于大宇的百姓来说简直就是活命的仙丹!

  “真的,真能出产这么多!”杨柳儿疼得边说边吸气。

  到底还是王君轩先醒过神来,他赶紧松开手,小心翼翼地替她揉着胳膊,“是不是捏疼你了?我是一时太欢喜了!”

  “是啊,小妹别恼!”杨诚随后也松了手,但神色依旧有些呆滞,显见还没从这样惊人的消息里回过神来。

  杨柳儿也怕自己搞出什么大乌龙,脑子里极力回想前世听说过的零碎消息。记得上大学的时候,她有一阵子特别喜欢吃烤番薯,有时候大早上就站在人家摊子前面等第一批番薯出炉。偶尔跟小贩聊上几句,就曾说起过这番薯产量特别高,当时她还很惊讶,所以记忆极深刻。

  再说了,前世那些战乱年代,很多老百姓确实是靠吃番薯活下来的,可见这东西是多产又好种。

  这般想着,她语带试探的道:“二哥,连大哥,这番薯怎么种我也知道一点,不如咱们家里先种一年,等到秋日收获,也有经验了,到时候献给朝廷,惠泽百姓?”

  杨诚和王君轩闻言对视一眼,却是看出彼此眼里的犹豫,这番薯等上一年再献上去,对于他们正谋划的事就没有帮助了。若能立刻献上去,自然是最好,但没经过自家种植,万一有个差错,更容易被人捉了把柄。

  这是个两难的选择,风险和机遇并存。

  “小妹,这番薯确实能产一千斤吗?事关重大,你一定仔细想想。还有种植的法子……”任凭杨诚再沉稳,遇到这样的大事也是有些语无伦次。

  王君轩倒是生怕杨柳儿跟着悬心,赶紧安抚道:“柳儿,你别担心。师兄一向谨慎惯了,你知道多少说多少就成。”

  杨柳儿沉默了好半晌,心里再次把前世那些记忆理顺,而后郑重点头,“二哥,连大哥,这番薯确实高产。你们若是怕有误差,可以说七八百斤。而且种起来也容易,我先把法子默写下来,你们看看再决定。”说罢,她就取了笔墨,在纸上刷刷写了起来。

  她所记得的重点无非是热炕育苗、分苗栽种、掐蔓限长等等,不一会就写完了。

  杨诚不等墨迹干透就抓在手里细读,末了连连点头,“这法子真是不难。”

  王君轩也接过去,扫了一眼也道:“确实很容易,找些经验丰富的老农就能种好。”说完,两人对视一眼,就心有灵犀的走去火盆旁边,一把火把纸张烧了。

  杨柳儿猜两人如此神秘必有原因,她也不掺和,把几只装了种子的小布袋拣了出来,笑道:“番薯归你们折腾了,这几个可是我的了,万一种出金山银山也没你们的分!”

  见状,杨诚和王君轩都笑起来,还豪气地道:“好,都归你!”说着又要拣些珍珠和钻石出来,杨柳儿却是极力拒绝。这么贵重的东西,摸一摸,过过瘾就好了,怎么能真留下。

  方才用餐时,虽然兄长两人把这一趟西域行说的有趣又轻松,但她也不是小孩子了,自然猜得出其中凶险和艰苦。他们拿命换回的金银财宝,自然要用到他们的仕途和正事上,她怎么能为了漂亮,戴在头上招摇过市,或者压在箱底偶尔赏玩?

  杨诚和王君轩自有打算,倒也没深劝,三人又闲话几句就收了箱子,各自离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