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家小闺女(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家小闺女(下) 第四十二章 喜迎心上人(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又过了半个月,杨家收了庄户们的田租,家里就玉米泛滥了。杨山即便欢喜的恨不得在玉米堆上睡觉,也不得不忍痛割爱,卖了大半给城里的粮铺。

  连家因为没有主子在,杨山生怕家安同几个护卫照管不好,糟蹋了好粮食,也作主把玉米一起卖掉了,两家各得了银钱,最后却都归到杨柳儿手里。

  杨柳儿日日摸着钱匣子发呆,想起他说下雪就回来,可眼见时日已经进了十月,还是不见人影,就忍不住气恼起来。

  “说话不算数的骗子,再不回来,就把你的银子都花掉,心疼死你!”

  春分在一旁拾掇衣衫,把单薄的衣裙放进柜子,再把大毛衣衫和棉袄取出来,听到这话,偷偷瞧了小姐一眼就若无其事继续忙了。如今全家上下,除了心思粗的堪比屋檩的老爷依旧认为小姐在想念兄长之外,怕是人人都知道小姐更惦念的其实是另一个人。

  杨柳儿尚且不知自己的心事已经人尽皆知,她正无精打采的望着油灯出神,这时冬雪端了一碗红枣枸杞粥从外面进来,一边搓着冻得通红的双手一边抱怨道:“白日里瞧着还好,这会居然下雪了,害得我差点……”

  不等她的话说完,杨柳儿已从炕上一跃而起,“你说什么,外面下雪了?”

  “啊!”冬雪被吓了一跳,不明白下雪这般平常的事情小姐为何如此惊讶,但还是应道:“下了,刚刚落了薄薄一层。”

  杨柳儿欢呼一声,跳下地也来不及穿棉鞋,只趿着一双软鞋就跑了出去。

  “小姐,小姐!你这是去哪儿?外面冷啊!”春分喊了几句,却无人应理,无奈之下,随手抓了一件棉袄就追了出去。

  杨柳儿憋了一口气,一直跑出院子、跑出庄园,直到村口才气喘吁吁的停了脚步。

  他说过,下雪的日子就会回来,如今雪落满天,人呢,人在哪里?

  她顾不得北风呼啸,不管雪花落进脖子是不是凉得刺骨,只知伸长脖子往远方张望,可是四周一片漆黑,安静的怕人,哪里有半个人影。

  “骗子……大骗子!”忍耐了多日的眼泪再也藏不住,滴滴答答的砸在地上,很快又被北风刮起的雪花掩盖了起来。

  春分一路追来,就见自家小姐像孩子一样蹲在村口大哭,吓得赶紧上前替她裹了大袄,急忙安慰道:“小姐,你别哭啊,风该把脸吹花了,咱们快回家去吧!”

  “花就花,左右也没人看了!”杨柳儿赌气的甩开大袄,胡乱抹着脸上的眼泪。

  春分见多了杨柳儿爽利又精明的样子,倒极少见她这般耍脾气,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了,怔楞了好一会,末了,到底还是杨柳儿坚持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春分这才回过神来,赶紧上前再次替她披上棉袄。

  她小心翼翼的劝道:“小姐,天太冷了,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如今大少爷和二少爷又不在家,你若是染了风寒,老爷怕是要跟着惦记呢。”

  杨柳儿听了这话就泄了气,沉默片刻到底怏怏不乐起了身,“走吧,回去了。”

  “好啊,小姐,天黑,你扶着奴婢的手。”

  主仆两个说着话就要往回走,村口几户人家养的老狗在木门里探头探脑的看了几眼,许是认出是自家人,又夹着尾巴跑回窝里暖和去了。

  心上人失约未至,杨柳儿沮丧不已,只觉得再没有比今晚更寒冷、更寂静的冬夜了,就在她刚要抬步回家时,突然听见夜风里隐隐有铃铛的声音传来,当即停下脚步,问道:“春分,你听,是不是有什么声音?”

  春风侧耳听了听,也惊讶的道:“是好像有声音,许是官路上有马车经过吧。”

  “不对,是二哥他们回来了,是连大哥回来了!”杨柳儿喜得转身就往山路上跑。

  舂分听了恨不能撞墙,不明白今日小姐到底是怎么了,但再多抱怨也只能拎着大袄又追上去,边追边喊着,“小姐,天黑了,咱们回去吧!就算是家里的车队,咱们多等一会就成了,不用往前迎!”

  可惜杨柳儿却是充耳不闻,主仆两个一前一后借着雪光跑了足足二三里,当真见到山路上迎面走来一队车马。

  “连大哥、二哥!”杨柳儿扶着路旁大石,拚尽全力喊着,“是你们回来了吗?连大哥!”

  似是听见她的呼喊,车队里应声跑出一匹快马,眨眼间就到了眼前,马上一人飞身跃下,猛力把杨柳儿抱在怀里,激动的道:“柳儿,是我,我回来了!”

  “呜呜……呜呜……”杨柳儿用力把脸埋在熟悉的肩窝里,终于放声大哭,“你还知道回来,我以为你出事了!整晚作恶梦,你就是个大骗子!”

  “好、好,我是骗子。我回来了,不哭,不哭!”王君轩喉咙也哽咽得厉害,双臂紧了又紧,恨不能把想念了一百多个日夜的人儿直接揉碎,混进自己的骨血里。

  “咳咳!”

  两人正是情浓,突然听到旁边有人干咳,这才想起如今的样子实在有些不妥,便赶紧松了手,分开站好。

  杨柳儿红着脸瞄了一眼站在两步开外的二哥,笑嘻嘻的凑了过去,也不行礼,直接抱住二哥的胳膊,撒娇道:“二哥,你终于回来了!家里人都惦记你呢,阿爹差点就把村口的青石都踩碎了。你们再不回来,大哥都要往西边路上迎去了!”

  杨诚几个月没见到小妹,这会又见她且说且笑,哪里还记得气恼,开口就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还跑出来?大袄也不穿一件,是不是又想喝苦药了?”

  杨柳儿嘿嘿傻笑着企图蒙混过关,倒是春分极有眼色的上前,那件大袄终于成功的披上杨柳儿的肩头,杨诚见了,脸色这才好了许多。

  正当杨诚还要再说话的时候,旁边却是有一人小声打趣道:“怪不得连兄弟没日没夜的催着大伙赶路,原来是家里有人等啊。”

  杨柳儿听见这话虽觉得有些轻佻,但语气却并不惹人讨厌,想要抬头仔细瞧瞧的时候,王君轩却是上前挡住她的视线,扭头高声对众人说:“大伙加把劲啊,赶紧回家,好酒好菜应有尽有,大伙管够吃喝!”

  “好啊,快走,快走!”

  充当车夫的连家护卫们都是欢呼起来,纷纷挥动手里的马鞭,催促着拉车的高头大马赶紧走完最后的几里路。

  王君轩顶着师兄的白眼,到底把杨柳儿揽在身前,同骑一匹马,一抖缰绳当先跑进村子了,杨诚拿他们没办法,喊了春分坐在头车的车辕,也赶紧打马追了上去。

  听说远行的车队终于回来了,杨连两家的院子立刻就沸腾了。廊檐下的一排灯笼都点了起来,照得院子里亮如白昼。

  杨山抓住二儿子的手,哭得是老泪纵横,一直念叨着,“儿啊,你总算回来了!”

  杨诚也是哭倒在父亲脚下,哽咽难言。

  杨柳儿带着春分冬雪,还有闻讯赶来的程大妮、程大娘,忙着烧水、做饭、炒菜,巧姨娘大着胆子上前劝了又劝,好不容易才让父子俩进屋说话。

  王君轩回去自家院子转了一圈也赶了过来,指挥着众人把车上的箱笼都卸下,直接送进正房旁边的空耳房,其中有一个箱子,更是被他亲手抱进东厢书房。

  杨柳儿高悬心头的大石这会落了地,免不了又犯了财迷的老毛病,一边在灶间里忙碌,一边不时伸出头往院子里探看,让王君轩看了直觉好笑,偷偷同她比了个手势,杨柳儿见了就乐颠颠的回了个手势,两人成功“接头”,都是心情大好。

  酒席很快就摆开了,因为夜半,众人又是饿得狠了,杨柳儿也没整治什么精致菜色。白日里正好熬了一锅骨头汤,直接烧开,下了现擀的面条,再铺上鲜红的腊肉、黑黝黝的木耳,翠绿的葱花,不论主子还是护卫,每人分上一个老碗,浇上辣子油,大口吃下肚,几乎是立刻就驱散了满身的寒意,再就着几样小菜,喝上几口最烈的烧刀子,好似奔波几个月的疲惫也瞬间远去了。

  杨柳儿趁着众人吃喝的时候,仔细分辨了好半晌,还真被她发现了其中有一个生面孔,看着不像是连家的护卫,但同连强等人又很熟识的样子,倒惹得她好奇极了,不过她也没有开口问,左右人都回来了,以后有的是空闲慢慢计较。

  整整三大盆的热汤面、五坛子烈酒,被众人风卷残云般都塞到肚子里,许是五脏庙安静了,周公就找上来了,没等喝完一碗醒酒茶,众人就都困得不成样子了。

  连强等人互相搀扶着回连家大院睡觉,杨山虽然很好奇二儿子的西域之行,但也心疼他一路辛苦,亲自送他回屋去睡。

  王君轩假模假样的随在后面走了几步,就悄悄拐去后院,杨柳儿已经躲在柿子树后面了。

  时隔几个月,两人再次坐在柿子树上望夜景,千般思念,万般惦记,到了这一刻反倒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两个人只这么紧紧抱着,好似呼啸的北风都变得和煦,寒鸦的鸣叫也悦耳之极。

  “这一趟走的累了吧?”到底还是杨柳儿忍不住,当先问了一句。

  “唔。”王君轩许是累极了,趴在杨柳儿肩上轻轻应了一声。

  “路上还算平安吗,没受伤吧?”

  “没有。”

  “那……没赔本吧?”

  “没赔。”

  听他回答的简单,杨柳儿不禁有些气闷,怀里好似装了只小耗子在一直挠啊挠,挠得她心痒极了,偏偏又不愿直接问出口。

  王君轩忍笑也忍得辛苦,低头瞧着她别扭的模样,终是笑道:“放心,这一趟我们走了好运,不但没赔本还大赚了一笔。我有足够的银子置办聘礼了,你就放心吧,我还给你带了礼物,保管你喜欢。”

  “真的?”杨柳儿听得满眼都是小星星,欢喜的主动献了一记香吻。

  王君轩这匹饿狼,几月不识“肉”味,这会哪里忍得住,逮住那两片柔嫩的唇瓣恨不得能吞进肚子里。

  两人心里装了无数柔情蜜意,奈何北风太凉,王君轩奔波几个月也太过疲惫,暂时解了相思之情就跳下树去,各自回房歇着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