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家小闺女(下) 第四十章 身世之谜惹惆怅(2)

作者:宁馨
  看她这副模样,王君轩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即便心里有再多的悲伤迷茫也被杨柳儿几句话敲得碎了满地,再被山风一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他叹了口气,把杨柳儿紧紧抱在怀里,沉默半晌才低声道:“你当真不害怕吗?”

  杨柳儿收起玩笑的心态,白晰的小脸在他肩头爱娇的蹭了蹭,这才诚实应道:“怕,怎么可能不怕!我不过是个普通的农家姑娘,这些仇杀争斗从来没有经历过,但怕也没有用,你是男子汉,有些事逃避不了。而我选了你,也是躲不过。不如大着胆子争一争,你若是赢了,我跟你同享富贵;你若是输了……嗯,我就换个人嫁了,照样生孩子过日子!”

  王君轩本来还听得感动莫名,最后却是气得差点吐血,“放心,我绝对不会给你改嫁的机会。我一定会娶你进门,生十几个孩子,整日看他们吵闹玩耍!”

  听到这话,杨柳儿撇了撇嘴,“你还是先把小命保住再说吧。还有连家那边呢,不管好歹也养了你十几年,老太爷是个好的,但那些人可不见得会消停,别忘了,这世上还有一个词叫“挟恩图报”呢。”

  王君轩笑着点头,“放心,这些我都会处置好。”说罢,他对着墓群又磕了个头,然后跳下大石,活动几下僵硬的膝盖,对着火红的晚霞伸了个懒腰,良久才低低道:“柳儿,我要走了。过沙漠,去西域,不要拦着我!”他要趁着年轻拚搏一把,要脱离连家那些人,靠真金白银才能断得干净。

  去西域?杨柳儿怔了一下,半垂了眉眼,半晌抬头粲然一笑,“好啊,只要记得回来就成!”他会这么决定,一定有他的理由,她能做的便是支持他。

  王君轩扭身,依旧单薄的少年却好像骤然间成长起来了,“今冬第一场雪落下,我定然回来陪你吃火锅!”

  “好,一言为定!”

  天边的最后一抹橘色散尽,暮色终于降临,大地渐渐陷入黑暗,鸟雀归林,好似一切都蛰伏起来,静静等待黎明的来临。

  杨家的晚饭桌上,时隔许久终于又热闹起来。杨山待王君轩当真亲厚,不断招呼他吃菜,甚至又给他倒了酒,直道:“喝几杯解解乏,之后睡一觉,就是再累也歇过来了。”

  王君轩痛快一口喝干,然后又给杨山倒酒,爷俩喝的是热火朝天。

  杨诚本还要拦着,但偶然瞧着小妹虽笑咪咪的张罗饭菜,眼里却好似藏了些什么隐忧,他犹豫了一下也就把话吞了回去。

  果然,酒足饭饱之后,大伙儿换了茶水,王君轩就道:“大叔,师兄,我最近打算走一趟西域,可能要半年才能回来。连家庄园那边就劳烦大叔多照料了,我再留几个护卫给大叔打下手,大叔有事尽管吩咐他们,至于几家铺子也没什么需要照管的,等我回来再打理就是了。”

  听到这话惊得杨山立时放下了茶碗,“什么?去西域!”他倒不是怕累,实在是担心这小子的安危。西行之路虽然是个发家捷径,但也是条不归路。多少人揣着发财梦走上去,最后都变成沙漠中的枯骨……

  杨山苦口劝着,“轩哥儿,不去不成吗?那可不是个好去处,你若是缺了银钱,跟大叔说,大叔家里也有几百两存银……”

  “多谢大叔!”王君轩听了心里感激至极,但依旧坚持道:“我有不得不去的缘由,大叔放心,我会多带护卫,保管平安无事归来。”

  一旁静静听着的杨诚眉头也是紧紧皱成一团,目光在师弟和小妹之间流连良久,最后握了握拳头,插嘴道:“我这些时日也动了出去走走的心思,先生常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没想到师弟同我想到一处去了,那咱们就结伴上路吧。”

  “不成!”一听二儿子也要去,杨山是彻底恼了,西域可不是游山玩水的好地方,怎么一个两个的都削尖脑袋要往沙漠奔?“谁也不许去,今冬就要殿试了,不留在家里温书,怎好出去糟蹋大好时日?”

  “阿爹,我和师弟会带着书本,赶路时正好多看看。再说咱们大宇休战也有十年了,怕是最近又要对边疆用兵,说不定殿试的时候皇上就要以此出题,我跟师弟出去看看,会比在家里啃书本要有用的多。”

  王君轩虽然不知师兄一定要同去的原因,但这会只能附和道:“就是啊大叔,我从皇都回来的路上正好识得一支商队,都是多次出入西域的老手,有他们做向导,肯定会平安归来的。”

  杨山也不应声,抽出腰带上掖着的烟袋锅,点了一锅烟丝吧嗒了好半会,这才叹了气,“你们都大了,想去就去吧。”说完话,他起身回了里屋,留下的众人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

  尤其是杨诚,心里愧疚更甚,但他却不后悔违逆父亲的命令,毕竟他方才那番话也不全是假的,朝廷早晚要对边疆用兵,若是运气好,此行当真能探探西疆外的虚实,他的仕途就定然比别人先行几步,而他护着家人平安的誓言才能不是一句空话……

  “师弟,跟我回书房!”杨诚霍然起身,冷冷喝了一声就抬步出去了。

  王君轩冲着杨柳儿轻轻摇摇头,示意她不要担心,转而就跟了上去。

  这一晚,东厢的灯光一直亮到凌晨才熄灭,没人知道杨诚和王君轩这对师兄弟说了什么,只是第二日,两人就分头忙碌开了。

  杨柳儿熟门熟路的替两人拾掇行囊,这次不同于先前两次出行,什么吃食都不能带,衣衫也尽量选轻薄透气的短衫长裤,顶多加两顶结实的纱帽和一盒子常备的药丸,一来要节省牲口的体力,二来也要听从商队更有经验的向导指点,除此之外就是银钱了。

  深入宝山,空手而归,那是蠢货。既然西域之路如此艰险,回报自然也是巨大的,杨家把所有存银都拿了出来,杨诚也不客气,直接揣到怀里,就是王君轩暗地里有些为难。

  先前身世没有挑明也就罢了,如今知道自己不是连家人,他就不愿再用连家的银钱,可是先前几家铺子孝敬的银钱已经建了庄圔,即便卖了刚收上来的麦子也没有几两银子。俗话说,一文钱难倒英雄汉。这时候他就开始后悔多年吃喝玩乐,虽说没有仗势欺人,但实际上也是个富贵蛀虫,怎么就没有想过自力更生,多攒些产业银钱?

  杨柳儿许是看出了他的为难,找个空闲时候把他唤到后院,摆开帐本和算盘,劈里啪啦算了好一阵子,最后一只精致小巧的盒子推到他面前,里面装了几张单薄的银票。

  “这是烧鸡面铺子的分红,当初我就说过给你留着,如今派上用场了吧。”

  王君轩闻言扫了几眼那银票的面额,见也有四百多两,很是惊讶,“居然这么多?”

  说到这,杨柳儿得意的眯起眼睛,应道:“对啊,薄利多销,烧鸡面铺子看着不大,一月也有几十两的进项呢。”说着她又偷偷瞧了瞧四周,见当真无人才小声道:“这盒子里只有二百六十两是你的,多出那一百五十两是当初那笔赎身银子,左右放在我这里也没用,不如一同借给你去贩货了。到时候你发了财,别忘了付我利息啊。”

  王君轩手里捏着几张单薄的银票,心里只觉万般沉重,但开口却道:“我的以后都是你的,这利息够了吗?”

  这话让杨柳儿听得脸红,嗔怪道:“不够,我是有名的财迷,这点利息就打发了?”

  “那好,我一辈子赚的银钱都给你做利息!”

  “这还差不多!”

  两人说笑了几句,倒是把心里的忐忑和离愁冲淡了许多。

  第二日,杨诚同王君轩结伴进城去见商队的大掌柜,大掌柜对于两个举人老爷同行的要求感到很为难,但又不好拒绝,只能提了很多苛刻要求。在他看来,两个娇生惯养长大的书生,怕是吓唬几句就打退堂鼓了,没想到两人都应了下来,又询问起采买货物的诀窍。

  大掌柜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勉强同意了,不过一听到王君轩还要带上几个护卫之后,他那几分勉强也去掉了,毕竟这一路上沙盗土匪时有出没,多几个会武的总多几分自保之力。

  魏春的牙行口碑一直不错,一手端买家,一手擎卖家,在城里很是吃的开。王君轩和杨诚自然找他帮忙采办货物,于是杨杏儿也知道了西域之行一事。

  虽然杨诚和王君轩都说要出去看看不同的风俗人情,但女人的直觉告诉杨杏儿,这事透着蹊跷,正这么想着,她几乎是立刻雇了马车往娘家赶,哪怕父亲不知道缘由,但小妹绝对门儿清。

  杨柳儿眼看着姊姊眼色如刀,刀刀往自己身上射过来,真是招架不住,但涉及王君轩的身世,即便姊姊不是外人,她也不好多说。只能撒娇卖乖,企图蒙混过关。

  杨杏儿也是无奈,最后只能坐在炕上揽着小妹的肩膀叹气,“你啊,自小就不是个省心的。先前大病一场还以为你变聪明了,没想到更让人惦记,西域之行那么凶险,若是连少爷有个……你该怎么办?”

  “凉拌呗!”杨柳儿笑嘻嘻的岔开话,“咱家菜园的菠菱菜长得特别嫩,一会我让冬雪凉拌一盘,姊姊不是最爱吃这个……呃!”

  杨柳儿说了一通,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姊姊方才的话意有所指,于是试探地问:“阿姊,你知道……嗯,那个……”

  “你这个傻丫头!”杨杏儿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小妹才好,伸手狠狠在她脑门点了一记,“你们那点事,除了阿爹心思粗,看不出来,怕是全家都知道了。你当大伙都是瞎子啊!不过是看你年纪小,连少爷又待你确实好,这才忍耐着不说。但你再过没几个月也十五岁了,马上就是大姑娘了,以后可得记着避嫌。否则,以后你真嫁进连家还好,若是有个意外,坏了名声,看你以后该怎么办?”

  杨柳儿听得脸红,她对男女大防实在没什么概念,隐隐又把王君轩当成男朋友相处,尽管平日极力避开人眼,但在土生土长的家里人眼里恐怕还是有些出格的地方吧。

  杨杏儿摸摸小妹微热的小脸,怕她羞得厉害,以后反倒束手束脚,失了那份天真,就赶紧道:“你也别多想,等到冬日二哥他们回来,你们的事也得有个说法了。只不过那连家……”

  杨柳儿知道姊姊是担心她进了大宅门受欺负,虽然碍于保密不能多说,但还是含糊应道:“阿姊放心,连家老太爷已是发话把连大哥分出来了。”

  “还有这事?”杨杏儿果然大喜,“那可太好了,单门独户过日子最是自在。”

  她嫁进魏家,没有婆婆刁难,夫君也体贴,公爹又是个和气的,日子过得极滋润,所以这才不过几月,身形看着就胖了一圈。

  杨柳儿躺在姊姊腿上,伸手点点她的肚皮,不由取笑道:“姊夫都喂姊姊什么好吃的,都胖出小肚腩了?”

  不想杨杏儿却是赶紧护了肚皮,红着脸吓唬她,“小孩子家家,打听那么多做什么?等你成亲就知道了!”

  见状,杨柳儿一双大眼睛眨呀眨,须臾,翻身坐了起来,惊喜问道:“阿姊,你是不是怀了小外甥?”

  杨杏儿脸色更红,声音好似蚊子叫一样低低应了一句,“才一个多月,不好往外说,过了三个月坐稳胎才好。”

  “啊,我要当小姨了!”杨柳儿喜得满炕打滚,末了跳下地就去寻冬雪整治吃食,恨不得立刻把姊姊喂成一个大胖子。

  杨杏儿想拦小妹,可哪里拦的住,只能红着脸,扶一扶发髻上的金钗,转瞬也是甜甜的笑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