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家小闺女(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家小闺女(下) 第三十九章 大闹将军府(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连君轩一路上山,倒是赶的也巧,孙叔正带着小红狐狸在茅草房前烤野鸡,突然见到他上来脸色就是一喜,可惜一瞧清楚他手里只端了一碗米粥,就失望的翻了白眼,问道:“你这臭小子,不带酒肉就算了,偏端了一碗粥,打算喂野猫啊?”

  可一旁的小红狐狸却是欢喜,躐到粥碗前就要大嚼,但刚刚开口却犹豫了,翕动着小鼻子嗅了几下立刻就跳开了,一副嫌弃又厌恶的模样。

  孙叔有些疑惑,又见徒弟摆着一张黑脸,眉宇间的阴郁之气好似更重了,也眯起了眼睛,严正问道:“怎么,这粥有古怪?”

  一路马不停蹄的飞奔上山,连君轩跑的急了,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这才低声应道:“这粥里放了皇都带回来的燕窝,杨家的姨娘喝完后流血不止,差点送了命……”

  “什么?”孙叔闻言不敢怠慢,捡了根树枝,挑起一块凉粥仔细打量,又嗅闻品尝,末了豁然变色,喝骂道:“这下毒的人太歹毒了!燕窝里有凌霄草,男人多吃几次就会被耗光阳气,女子服一次就会落下寒凉之症。杨家那位姨娘是不是正行天癸?怪不得会流血不止,这真是造孽,以后怕是难生养了。”

  一听见这话,连君轩脸色立刻黑透,咬牙切齿地道:“柳儿本来也是身子不舒坦,这燕窝粥是我特意要厨下熬好,亲手送去……”

  他狠狠闭了眼睛,心头恐惧至极。若不是巧姨娘在场,杨柳儿强拉她品尝,这会血流满床、终生不能生养的女子就是他心爱的女子了,而先前他那般憧憬的儿女绕膝、夫妻恩爱就会变成一个笑话!

  “该死,他们都该死!”孙叔也是动了怒,“连老头那个老东西,到底要藏到什么时候?再这么下去,等不到真相大白就……”

  正说着,他不知为何突然住了口,脸上闪过一抹悔色。连君轩心底生疑,开口追问:“孙叔,什么事情没有真相大白,你和老爷子瞒了我什么事?”

  孙叔很心虚,咬牙装了蛮横,喝斥道:“少问这些没用的东西,倒是你个蠢货,告诉你多少次,要谨慎防备,怎么还敢吃皇都送来的东西?”

  连君轩望着这个自小就教他练武的师傅,想起他多年来不曾下山一次,死守墓群,想起祖父对他的信任,还有方才那些话,他心里的疑云越来越重,好似压抑多年的火山骤然迸发了!

  “哎,小子你回来!”

  孙叔还想再说几句,连君轩却是扭头就下了山,他心里咯噔一下,抬脚就要追去,冷不防被小红狐狸咬住裤脚。这么一耽搁,连君轩早就没了影子,气得他把吃里扒外的小狐狸狠狠扔到树上。

  连君轩下了山后直接回到了自家庄园,一下马就直奔库房,须臾,在库房里翻出一只油纸包,然后呼喝一声,喊了连强几个就打马往外跑。

  连强不知自家少爷又在哪里惹了闲气,匆忙分出几个兄弟看守院子,自己带着七八个人追了出去。

  原本他还以为少爷又被杨家的小姐惹恼了,进城走一圈,最后还得买些吃食用物再跑回来讨好人家,不曾想这次马匹却是穿过县城越跑越远,眼见就往府城奔去,几人都是惊疑又惶然,趁着晚上投宿的时候问了两句,连君轩却是阴着脸不肯多说,众人没有办法,只能凑了凑身上的银子,勉强也有百十两,就算要回皇都也够路上花用了,这才勉强安心。

  没想到他们还真的猜对了,一路风餐露宿,真赶回了皇都……

  不说连强一行人日夜赶路,累得是人困马乏,只说杨家众人当晚不见连君轩过来吃饭都有些奇怪,杨柳儿照料巧姨娘的吃食药汤,实在走不开,就托付杨诚去连家探看。

  杨诚也惦记那碗燕窝粥的结果,不过片刻就进了连家的新院子,几个留守的护卫正一边吃饭一边疑惑主子怎么一走就没回来,见得杨诚过来,几人纷纷放下饭碗行礼。

  杨诚温和一笑,开口问道:“你们少爷呢,可是回城了?”

  其中一个年长些的护卫闻言应声道,“回杨少爷的话,我们少爷中午时突然从外边回来,带了一半兄弟骑马走了。”

  “走了?”杨诚心里一动,急忙问道:“他说去哪里了吗?连强也跟去了?”

  护卫点头,接着却是有些尴尬挠头,“少爷也没说去哪里,都这时候了,怕是回县城大宅了吧。”

  听到这话,杨诚没有安心的感觉,反而隐隐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拱手拜托护卫道:“劳烦兄弟还是快马去县城看看,不管你们少爷在不在,都送个消息回来。”

  那护卫也不推辞,痛快应了就去前院牵马回县城了,结果一个时辰不到,人就回来了。

  连君轩不在县城,有人说看见他们一行骑马穿城而过,直奔府城去了。

  这下就是傻子也能猜得出,能在连老爷子送的东西上做手脚,除了那几位姓连的主子就没有别人了。

  杨诚更是气得恨不得大骂,这小子定然回京都找下毒之人算帐去了。

  大宇以孝道治国,嫡庶分明,不管连君轩有何原因,只要打骂了爹娘还是嫡亲兄长,他头上的举人帽子就别想再戴了,那些整日闲着没事的御史一定上本参奏,说不定顺带还要咬连老爷子一口……

  可惜不管杨诚怎么懊恼担心,一边还犹豫着回去怎么同小妹说时,几乎恨不得自己能化身飞鸟,拦住进京报仇的某人了!

  皇都的五月虽然没有甘陇那般干热,但也着实不算清凉。连家三代富贵,家财雄厚,几位主子的屋里便早早就放了冰盆。

  连大夫人掏出帕子,狠狠擦去额角混合了汗迹的胭脂,脸色实在有些不好。两个站在她身旁打扇的丫鬟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小心翼翼地挥动手里的扇子,恨不得自己不在这。

  连旺媳妇从外面进来,偷偷扫了一眼连大夫人的脸色,也是心里惴惴不安,但依旧挂着笑脸上前行礼,末了挥手撵了两个丫鬟,亲自为主子打扇。

  两个丫鬟如蒙大赦,赶紧快步退了出去,一时屋子里就剩了主仆两人。

  “夫人这脸色真不好,是不是昨晚没睡好?一会奴婢去厨下炖碗安神汤敬上来,夫人可得保重身子啊,这满府一大家子人都指望夫人呢!”

  连大夫人听了这话心里舒坦,脸色稍稍好了一些,但开口还是抱怨道:“这满府也就你还算贴心,后院那个孽子又跑出去包戏子了,惹得那泼妇一早就来闹了一通。他们若是有你一半,我也不至于气得胸口疼。”

  “哎呀,大夫人你可不能这么想。咱家大少爷那是孩子脾气,心善又仗义,最看不得人家受苦,那些戏子哭几句,大少爷就动了恻隐之心,这事也怪不得大少爷啊。再说了,满皇都算一算,谁家少爷也没咱家大少爷这样文武双全啊。至于后院那位……既然都嫁进咱们连家了,可容不得她耍脾气,等大夫人养好了身子,寻些好女子送过去,让大少爷收收心,也算敲打那位几下。你说呢?”

  天底下哪有当真看不上自己孩子的母亲,就算孩子真犯了错,那也是别人的罪过。

  连大夫人这么一听后脸色果然更好,点头道:“你这话倒是不错,荣安这孩子从小就是个孝顺知礼的,不像那个野种……”说到这里,她又皱了眉头,恼道:“北边还没消息传来吗?当初真该寻个迅速的法子,这般提心吊胆不说,万一那野种天生贱命,受不得那些好东西,岂不是被他逃过去了。”

  下慢性毒的主意,当初也是连旺媳妇贡献的,这会赶紧辩解道:“大夫人莫要着急,老爷子那里看得严实,生怕那贱种有个闪失,若是着急下手反倒不好,隔了时日越久,他毒发时去寻了阎王爷,就算老爷子有些怀疑,也抓不到大夫人的把柄。”

  连大夫人心里虽然还有些担忧,但她手臂再长也伸不到甘沛去,只能勉强揭了过去。

  主仆两人又说了几句闲话,连大夫人正要起身去内室躺一会,不想却听到前面院子里吵闹起来,她沉了脸就喝骂道:“哪个不长眼的,又闹什么?”

  连旺媳妇正想讨好的去前面帮忙询问,怎料还没等开口,院子门已经被人一脚踹了开来,就见风尘仆仆的连君轩大步跨进院门,手里还拎着一个满身是血的人,接着听见“碰”一声,将手上的人重重扔到院子中间。

  见状,连大夫人大惊,脸色立时就绷了起来,开口想要大骂,但抬头扫到连君轩血红的眼睛,她又塌了肩膀,一边冲着连旺媳妇使眼色,一边装腔作势嚷道:“放肆!老二,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嫡母吗?私闯主母院门,你可知罪?”

  闻言,连君轩冷冷一笑,一个侧步滑到旁边,揪住想要贴着墙根逃跑的连旺媳妇,手臂一角力,“啪”的一声,惊得院内所有人都噤了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