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家小闺女(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家小闺女(下) 第三十六章 杨杏儿出嫁(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日子如同风车被北风吹着飞速奔跑,转眼就到了正月末,先前好似一副彻底占领天地的白雪,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悄悄变薄了,太阳公公也开始勤奋起来,挂在天上的时侯越来越长。

  杨家上下忙了一个多月,终于在二月初六的时候把杨杏儿的嫁妆置办全了,这一日上午趁着太阳好,一家人关了院门,开始列单子、装箱子。

  全套的木器,包括床柜、椅桌甚至脚盆恭桶在内,齐刷刷摆了半个院子。虽然还是比不得富贵人家那样一水的黄花梨檀木,但也都是好木料且做工极好,小的精致、大的古朴阔气,光看就觉得气派十足。剩下的衣衫首饰,八铺八盖的被褥,摆件用物,各色小物件也装了三十二抬,单子就足足写了一尺多。

  杨杏儿见家人几乎倾尽一半家财为她撑腰,心里既感激又不舍,看了一会就红了眼眶,借口检查嫁衣躲回屋子里。

  杨柳儿忙得额头蒙了一层汗珠子,扯了帕子胡乱抹了一把,再三确定没有遗漏,这才算放了心。而杨志喊了几个村里后生,一起把新床和几件桌柜之类的大物件先装车送去魏家,安置在新房里。

  等到成亲那日,杨柳儿一早就爬了起来,随着几个魏家送来的喜婆照料姊姊洗澡换衣衫、开脸上妆,看着难得装扮明艳娇媚的姊姊,她到底没忍耐住,大哭了起来。

  见杨柳儿一哭,杨杏儿的眼泪也是成串往下掉,虽然昨晚姊妹俩说了半晚话,该嘱咐的早就嘱咐过了,但她又怎么能放心?

  “小妹,阿姊不在家,你一定要好好照顾阿爹。你也不能再随便耍脾气,养好身子,有事就给阿姊送信……”

  程大娘和里正媳妇在门外听见动静,就赶紧进来劝着姊妹俩收了眼泪。

  几个喜婆也笑道:“今日是大喜的日子,可不能掉眼泪,冲撞喜神就不好了。”

  “是啊,二小姐也别担心,大小姐嫁到魏家一定会享福的,我们出门前,魏掌柜可是没少嘱咐,生怕我们委屈了大小姐,这样心细又疼人的男人可不多啊!”

  众人七嘴八舌的劝了半晌,外面就有人喊着吉时到了。

  杨家没有主母,吴金铃又在外边招呼客人,杨柳儿就亲手为姊姊蒙了红盖头。杨杏儿紧紧握住小妹的手,随着众人到了前院。

  此刻的魏春穿了一身玄色锦缎长袍,头上戴了金翅冠,满脸喜气的站在堂屋中间。杨志、杨诚兄弟俩一想到大妹从此要离开自家,跟了这小子过日子,两人心里就分外的不舒坦,很想把他拉到身边拳打脚踢一番,可惜他们也只能想想。

  一旁的连君轩这会也同样想揍魏春一顿,但原因却是不同。他纯粹是羡慕与嫉妒作祟,想他堂堂连家二少爷、举人老爷,如今还只能偷偷摸摸杨家闺女的小手,魏春居然马上要抱得美人归了,这实在太惹人眼红了。

  众人正各怀心思,一身大红绣花嫁衣的新娘子就进了屋子,魏春赶紧抢上前去接人,再一同并肩给安坐主位的杨山行礼。

  就见杨山红着眼眶,像是极力忍着眼泪。先前两次,都是杨家娶了人家闺女进门,那时他还不觉得如何,可这次却是把养了十几年的闺女双手送人,他这心里疼得简直不知如何是好。

  “杏儿,嫁进魏家要孝顺长辈、相夫教子。阿爹不盼你富贵,只盼你一辈子平平安安。

  不要惦记家里,从今以后魏家就是你的安身地了!”

  “阿爹,我懂。你要好好照顾身子,少喝酒……”正说话间,杨杏儿一时悲从中来,说了两句就哽咽得说不下去了。

  见媳妇难过落泪,魏春赶紧拍胸脯打保证,“岳父大人放心,小婿一定会好好待杏儿,保管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

  叩别礼后,杨山扭头抹了两把眼泪,挥挥手示意他们赶紧出门。

  见状,杨志、杨诚上前,杨志蹲身背起大妹,杨诚护在一旁,由魏春引路,一行人出了院子。魏家的花轿早等在门外,待新娘子坐稳,锣鼓敲起来就往县城走了。

  柳树沟的后生和年轻汉子们有一个算一个,都穿上过年时候的新衣,腰上扎了大红腰带,两人一组的抬起嫁妆箱子跟在花轿后面。

  村人聚在门外看热闹,心里默默算着抬数,最后却是着实惊到了,足足三十二抬,加上已经送去魏家的床柜等物,凑足了四十八之数,这在十里八乡绝对算是头一份丰厚,但更惊奇的还是魏家人。

  甘沛有晒嫁妆的习俗,魏春扯着大红绸把杨杏儿引进魏家门,跨了火盆、拜了天地之后,杨杏儿就坐在新床上坐福,她的嫁妆却是在院子里一字排开,大大方方的让一众乡邻和亲朋们探看。

  那一匹匹上好的绸缎、金灿灿的首饰、精美的玉摆件、手工精细的木器,以及满箱子的四季衣衫,看得众人眼花缭乱。原本心里还存了轻视的人就有些酸溜溜,再听说新娘子的兄长是新晋举人老爷,更是立刻堆了满脸笑,跑去前边同魏春道喜。

  不提魏家如何欢喜热闹,只说杨家嫁女不同娶媳,简单摆了几桌请帮忙的亲朋们吃了一顿饭就罢了。

  陈老太太心疼杨柳儿这个小外孙女,撵了儿子、儿媳回去,她留下来给外孙女作伴。

  杨柳儿当晚抱着外祖母的胳膊哭得眼睛红肿,心疼的躲在门外着急的连君轩差点挠墙。

  好不容易熬了两日,第三天回门,杨柳儿一大早就守在自家门口,等了许久,魏春夫妻俩终于回来了。

  杨柳儿几乎是飞奔进姊姊怀里,欢喜的大嚷大叫,“阿姊,你可回来了!我想去看你,阿爹他们都不让,阿姊,我想你想的睡不着觉!”

  杨杏儿穿了一件大红绣花袄,下边系了银红的百褶裙,绣花的绒面鞋子。一头黑发挽起双螺髻,插着一支金簪,卡了一只雕花玉梳,脸上薄施脂粉,退去少女的青涩,多了三分娇媚,分外的喜气。

  这会见到小妹撒娇,杨杏儿也是鼻子发酸,但眼角扫过一脸尴尬的夫君,只得笑着嗔怪小妹,“你啊,想我是假,怕是想我回来给你做饭吃才是真的吧。”

  听见这打趣自己的话,杨柳儿不由得脸红,嘴上却依旧不依不饶,“阿姊就会瞧不起人,这几日家里都是我在张罗饭菜呢。”

  杨志、杨诚和连君轩也迎了出来,听到这话就道:“是啊,小妹做菜好吃着呢。就是这几日杂货铺子的盐便宜,差点把我们咸死!”

  闻言,杨柳儿恼得跺脚,“你们不想吃就饿着,亏我连个懒觉都没睡成。”

  “别啊,我吃着不咸,味道特别好。”连君轩赶紧开口救场,果然得了杨柳儿一个隐蔽又甜蜜的媚眼。

  众人这般说笑着进了堂屋,屋内,陈老太太连同杨山和杨田都等急了,待得一众小辈进门,杨山一见大女儿的模样,知道她这几日过得不错,也就放了心。

  魏春同杨杏儿跪倒磕头,待起身之后,杨杏儿还要帮小妹张罗茶水,不想却被陈老太太拉住。

  闺女嫁出去了,再回娘家就是客了。即便以后不用这般客套,回门之日却是坚决不能碰活计,否则婆家人听说了,该看低媳妇了。

  吴金铃和程大娘都知道杨杏儿、杨柳儿姊妹俩感情好,便大包大揽灶间的所有活计,笑着撵了她们回房去说体己话。

  一回房,杨柳儿不等姊姊坐下喝口茶水,就连珠炮似的问开了,“阿姊,魏大哥没欺负你吧?魏老爹脾气好不好,有为难你吗?他们家里那些下人服管教吗?你可别心软,省得他们给你添乱。还有……”

  “好了,好了。”杨杏儿听得哭笑不得,若是外人听见了,只怕会把小妹当自己娘亲了,当真是唠叨的太仔细了。

  “你别担心,我们掌柜的待我好着呢。公爹也是好脾气的,虽然身子不舒坦,但看着神色还好。院子里听用的马家两口子也都得力,你放心就是了。”

  听到这些,杨柳儿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接着依偎进姊姊的怀抱,只觉千般亲切,万般怀念。

  杨杏儿也想问家里如何,但想一想又闭了嘴。不过两日,家里怎么会有什么变化,她即便再担心也已经嫁了人,还不如相信小妹,把一切都交给她。

  “小妹,以后家里就交给你了。”

  “唔,阿姊,我知道。”杨柳儿轻轻应了一声,手下却越发抱的紧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