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家小闺女(下) 第三十五章 双喜临门(2)

作者:宁馨
  瑞雪兆丰年,柳树沟的大年就在风雪交加中到来了。杨家上下只要一想起等杨杏儿嫁了,以后过年饭桌上就不齐全了,于是憋着劲想要过个热闹的大年夜。不只杨志夫妇关了铺门赶回来,就是杨田一家也被杨山喊来一起过年。

  本来程大妮还有些犹豫,掐算着日子,她的产期都超过半个月了,但肚里的孩子还是没有动静,不过转念想想也不差这几日,于是就挺着肚子一同住到大院。

  吴金铃自从先前小产就一直没有再怀孕,这会一众老少女子们聚在灶间忙碌,她眼见程大妮的大肚子就有些心酸,但她身为杨家长媳,平日要照管铺子,不常回大院来,这会正是应该出力的时候,特别是小姑子还要出嫁了,就勉强打起精神,帮着煎炒烹炸。

  不知是不是有些疲倦还是屋子里油烟气太重,吴金铃刚刚伸手炒了两个菜就觉胃里翻涌,慌忙跑去门边,不想却撞到起身走动的程大妮。

  这下可不得了,程大妮一屁股坐到地上,惊得脸色煞白,吴金铃也是吓懵了,但一开口却吐了出来。

  “这是怎么了?”程大娘正带着杨柳儿剥蒜,见此跌跌撞撞就跑了过来,慌忙扶起闺女,一抹裙子就更急了,“快,快,这是要生了!”

  众人谁也顾不得锅里了,杨杏儿帮着程大娘扶着四婶往外走,杨柳儿帮不上忙,又见嫂子也是脸色不好,就赶紧扶了她,问道:“嫂子,你是不是也哪里不舒坦?赶紧回屋,一会大夫来了一起看看。”

  吴金铃闯了祸,心里本就很是忐忑,这会听到小姑子关心她,好似抓到救命稻草,“小妹,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吐,不知道怎么就碰到四婶了!”

  “嫂子别担心,没人怪你,都是意外!咱们赶紧去帮忙!”

  姑嫂两个说着话就往后跑,前院正房住着杨山,东厢是杨诚和连君轩的,西厢住着杨志夫妇,杨田一家偶尔会来小住,就归到了杨柳儿姊妹俩的后院。

  屋子里,程大娘已经把自家闺女的棉裤脱了下来,一见只淌了羊水,没有什么血迹就稍稍放了心。回身嘱咐杨杏儿,“赶紧喊你四叔去请稳婆,再找几个生过孩子的媳妇儿,你们这些姑娘都帮不上忙。”

  “好,大娘你先照顾四婶啊。”杨杏儿也顾不得害羞,飞跑去前院报信。

  杨家的灶间设在二进正房旁边的耳房,冬日里又关门关窗,堂屋里的杨家老少爷儿们都没听见动静,这会一听吴金铃呕吐撞倒了程大妮,都是大惊,请大夫的请大夫,找稳婆的找稳婆。

  村里有相熟的人家听到消息也赶来帮忙,一时间杨家的院子聚了一二十人。

  男人们帮不上忙就坐在堂屋里喝茶水等消息,小媳妇们帮着烧水,准备剪刀细布,经验丰富的老太太们就进屋子帮着稳婆打下手。

  这般足足折腾了两个时辰,在天色将黑的时候,程大妮平安产下一个白胖的小子。

  杨田抱着小小的红色襁褓,简直乐傻了,不管别人说什么都只应那么一句,“我当爹了!”

  杨山自然替弟弟欢喜,但心里难免又有些羡慕,若是没有那场祸事,他的孙儿怕是也要出生了……

  许是老天爷听见了杨山的心声,正这般想着,就听有人在外边喊着什么,不一会,杨志跌跌撞撞跑进来,“扑通”一声跪在父亲跟前,“阿爹,有了,有了!”

  “什么有了?”

  杨山听得一头雾水,还好随后跟进来的杨柳儿喜滋滋的替兄长补充,“阿爹,我嫂子有孕了,我要当姑姑了!”

  “啊,真的?”杨山喜得几乎蹦了起来,当即哈哈大笑,“好啊,我杨家有后了,有后了!”

  一旁的村人纷纷开口道喜,杨老四刚得了个胖小子,杨家又要添人进口了,虽然农家人没读过多少书,但也明白人丁兴旺就是发家之本,这绝对是个好兆头。而他们作为杨家的庄户和乡亲,只要不自己作死,就算得不了大富贵,起码也能衣食无忧,这般想着,众人的道喜话就说的越发真心,屋子里也热闹得差点掀了房顶。

  喜上加喜让一向豪爽的杨山大手一挥,打算留下众人一起吃饭喝酒,可家家都准备了年夜饭,老四媳妇又刚刚生产完,正需要歇息,众人自然不会留下,纷纷说过几日再来讨酒喝。

  杨山哪里肯就这么轻飘飘地揭过去,开口就喊了站在门口的关五,“去猪圈里挑头最肥的猪,杀了分肉,一家五斤!”

  柳树沟的众人因为刚刚成为杨家的庄户,还没交过一季粮食,日子虽不算艰难,但不曾多置办年货,毕竟几里外的村子还有饿肚子的人家呢。而他们得了杨家放水灌溉,如今全家老少能吃饱穿暖就很知足了,这会听到主家要分肉,自然欢喜之极,纷纷行礼谢赏。

  关五很快就带人去抓了一头肥猪,直接抬去里正家,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肥猪扯脖子一声惨叫,整个村子就沸腾了。

  淘气小子们恨不得棉袄都不穿,光着脑袋就钻进人群等着分肉了,惹得他们的老娘一手狗皮帽子,一手端着陶盆,四处喊着,“狗蛋!”、“胖墩儿!”、“栓子,你跑哪里去了?”整个柳树沟就更热闹了。

  而杨家的年夜饭桌虽少了吴金铃和程大妮,可非但没有冷清,反倒欢声笑语更多。

  杨家双喜临门,杨山和杨田抱着肩膀互相拚酒,最后喝的东倒西歪,又一起作伴躺在大炕上呼呼大睡,剩下杨家四兄妹同连君轩一同围在饭桌边,慢慢说话吃菜。

  半开的堂屋门外白雪皑皑,寒风呼啸,屋檐下的大红灯笼摇曳着,落在众人心里都热烘烘的。

  杨柳儿喜爱吃虾,偏偏又是个懒惰的,连君轩就一只只剥好壳,然后隔着桌子把虾仁送到她碗里,杨柳儿就冲着他甜甜一笑,吃的欢喜又满足。

  两人这样相处已是习惯,忘了这会屋里可不止他们俩。

  见此情状,杨志狐疑的停下筷子,杨诚咬牙在桌下狠狠踢了师弟一脚,可惜脚背上没长眼睛,反而被桌腿伤了大脚趾,疼得直抽气。

  连君轩看了不由在心里憋笑,脸上却好似没察觉一般,随口问着杨柳儿,“出了正月,我那院子就开始建了。我画了格局图,一会你看看,最好顺道把各个院子取个名字。”

  “唔。”杨柳儿塞了满口的饭菜,胡乱应了一句,“好啊,我取名难听你可别笑我。”

  “怎么会,你取什么都好。”说着,连君轩又替她添了一碗汤,“还有那水田,我也找了南边的农人打理,到时候你得跟着看一看,不合心意就让他们改。”

  “知道了。”杨柳儿终于放了碗筷,抬眼看见沉默的兄长和姊姊,有些奇怪的眨眨眼睛,“你们怎么都不吃了?”说罢,她想起躺在厢房里歇息的嫂子,又道:“大哥,如今嫂子怀了侄儿,你们在挤在铺子后面住是不是太憋屈了?不如在附近买个小院吧,以后二哥进城走动,若是天晚赶不回来,也有个落脚的地方。”

  可不等杨志应声,连君轩却是不满的道:“师兄怎么没地方落脚了?我家那院子起码空了几十间房呢。”

  一听见这话,杨柳儿忍不住揭他的老底,“你还整日赖在我家呢,你不回去住,我二哥怎么好去投宿?”

  被挑出语病,连君轩只得讪笑着,赶紧应道:“买院子也好,也好。”

  杨志闻声,脑子里乍然开了窍,怪不得他总觉得奇怪,原来是这两人的对话太熟悉了。

  前几个月他修葺面铺后院的时候,他同媳妇也是这么商量的,但他们是夫妻,而小妹和连君轩……

  杨杏儿也为小妹的迟钝气得满头黑线,不得不出言打岔,“太晚了,都睡吧,明日一早来拜年的人怕是少不了。”

  “好啊,阿姊。”杨柳儿一无所觉,打着哈欠就开始拾掇碗筷。

  杨杏儿无奈,扫了一眼笑嘻嘻的连君轩,很担心小妹以后被人家卖了还要乐颠颠帮忙数钱。

  倒是杨诚干咳一声,扯了连君轩就赶紧回房,生怕自家大哥接受不了一个妹妹即将出嫁,一个妹妹也被人家勾走的悲惨事实。

  到了第二日一早,杨家放了鞭炮、吃了饺子后,院子的大门就没关上过。

  杨柳儿姊妹如今也算地主家小姐了,这次不用跟着端茶倒水,自有关五媳妇等几个有眼色的小媳妇接过水壶和托盘。

  桃花也定了亲,许是她天性心思粗,还没有其他村人那般小心翼翼的样子,这会坐在大炕上吃着点心,说起自己婆家来也没个害羞,很是欢喜自己也嫁去县城,虽然夫婿只是个粮店伙计,但也算跟杨杏儿作伴了。

  杨柳儿见她这样,差点把点心堆满桌子。她一直担心姊姊嫁进魏家受委屈,桃花这样的“准”耳报神,可一定不能错过。

  一旁的杨杏儿手里绣着嫁衣,耳里听着小妹同桃花叽叽喳喳的,直觉得好笑。可偶尔抬头看着熟悉的屋子,心里开始有些钝痛。嫁人啊,从此以后就是魏杨氏,不再是杨家闺女,那个人勤快又精明,待自己和家里人都好,但以后呢?真会一辈子都不变吗?

  待到正月十五一过,魏春就忙不迭带着媒人上门送聘礼,定了二月初八成亲。他也是精乖的主,生怕被两个大舅子和姨妹刁难,放下丰厚的聘礼就赶紧回城。

  柳树沟里,但凡嫁女,婆家的送来的聘礼娘家通常都会留下一半,算是女儿对爹娘的孝敬,当然也有脸皮厚的人家全数把聘礼银子留下的,而杨山生怕大女儿在婆家受委屈,分文不肯留下,还嘱咐小女儿多给姊姊带些压箱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