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家小闺女(下) 第三十五章 双喜临门(1)

作者:宁馨
  杨山磨刀备箭,带了十几个馒头、两只烧鸡又上山了。孙叔对着满山白雪正觉无聊透顶,也不等杨山开口,就主动要求结伴狩猎。

  两人一个艺高人胆大,一个心心念念为闺女准备嫁妆,于是满山的野兽们就倒了霉,不管是冬眠的黑熊,还是躲在树洞里的石貂金猫,各个都被撵的四处乱窜。

  等到杨山下山的时候,迷雾山上的动物大家庭已是少了一头黑熊、一只云豹、三只石貂外加两只梅花鹿。皮子进了杨家门,肉也被孙叔下了锅……

  杨杏儿见父亲忙碌着拾掇皮子,忍着羞意劝父亲先歇几日,杨山却是乐呵呵的不肯停手。

  见状,杨柳儿就围在父亲身边撒娇,“阿爹偏心,二哥大考,你才猎了几张狼皮,阿姊出嫁你就换熊皮了!”

  杨山最喜小女儿同他亲近,仔细擦了擦手,这才在小女儿头上拍了拍,笑道:“柳儿不气,等你出嫁,阿爹一定猎张好虎皮!”

  “哎呀,我说阿姊呢,我又不出嫁,才不要虎皮呢。”杨柳儿娇嗔跺脚,但心里下意识想到回城去的某人,忍不住也红了脸。

  觑得小妹的神色,杨杏儿轻轻扫了她一眼,脸色有些复杂,混合了欢喜、担忧,还有几分犹豫。

  父女三人正说笑时,杨志和杨诚也从城里回来了,不知他们是不是早就琢磨给大妹置办嫁妆,家里收的几家铺子里就有一家是口碑极好的木器店。眼看着就要过年了,便先下了图纸给店里,等过了上元节就能搬回家来了。

  杨山听到大女儿的嫁妆这就算齐备了,自然很是欢喜,嚷着要小女儿帮他烫壶酒。

  正好杨田在前院帮忙,卸完车,走进来听到这话就笑道:“再加一壶,我晚上也在这里吃口饭。”

  “好啊,我正好和阿姊炖了一只山鸡呢!”

  杨柳儿受够了前世冷清清的房子,这一世家人亲厚和乐,听到这话就欢喜的应了一声,跑去灶间预备再添几个菜。来到这里,她最喜欢的就是团团围坐,一起吃饭的热闹了。

  杨田一边帮着三哥拾掇皮子,一边赞道:“魏掌柜真是不错,这骡车日日扔在咱家,就怕咱们进城走动不方便。以后杏儿嫁过去,这日子也不会难过。”

  此时杨杏儿正弯腰给兄长们倒茶,听到这话脸色更红,匆匆放下杯子,抬脚就跑出去了。

  见状,杨田摸了摸后脑杓,笑得更欢了,“哎呀,忘了这丫头还在跟前。”

  众人都是笑起来,倒是杨志心思活络,琢磨着家里是不是要再添些人口,于是就道:“阿爹,大妹出嫁了,只小妹一个照顾家里衣食,怕是太累了。还有二弟如今身上有功名,出门走动,身边也不能没有听用的。不如这这几日我去牙行看看,买两个人手回来,可好?”

  男人天生心思粗,杨山真没想到这事,闻言立刻直起腰应道:“买,一定得买。你小妹身子不好,可不能挨累。”

  而杨诚想起这几日在外走动,身边总缺个跑腿的,也跟着道:“大哥到时候一定要挑拣身家干净的,我身边添个小厮就好,小妹那里可得多费心,她年纪小,若是沾到品行不好的丫鬟,容易被拐带坏的。”

  听见这话,杨志了然点头,心里已开始盘算着明日回城就去张罗这事。

  而杨田憨厚,难得开口问道:“如今村里都是咱们家里的庄户,寻两个闺女小子来家里做活不行吗?”

  杨志和杨诚兄弟俩对视一眼,都有些无奈。

  杨志不愿弟弟多说,便低声给四叔解释,“村里乡亲自然是勤快又本分,但弟弟以后结交的都是读书人,总要选个识字又伶俐的。就是内院也得找些嘴巴紧的,省得今日家里有个风吹草动,明日整个村子都知道了。”

  杨田一听,顿时恍然大悟,末了讪讪地道:“倒是我想的简单了,有两个平日瞧着不错的,托我捎话,说想进来做活呢。”

  杨志当即笑道:“那也成啊,家里平日劈柴赶车都缺人手,若是有人想做,工钱就照着关五叔的七成结算。”

  “那好,他们再来问,我就说一声。”杨田自觉做了错事,就有些坐不住了,借口惦记媳妇一人在家,想要回家去。

  正好杨柳儿端了菜碗从灶间出来,就喊他,“四叔,你去哪里?我炒了你最喜欢吃的麻辣肺片呢!”

  闻言,杨田立时笑开了眉眼,应道:“好啊,柳儿的手艺比你四婶可好太多了。”

  饭菜上了桌,众人赶紧洗手吃饭,杨家也没有大户人家那套“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杨山兄弟俩喝酒,杨诚和杨志商量添奴仆的事,杨柳儿和杨杏儿一边照管着添饭添菜,一边嘀咕晚上再做些什么针线,一顿饭吃的热闹,直到天色黑透才散了。

  北风一日冷过一日,大雪也踩着新年的脚步随后而至。

  大年二十九的早晨,杨柳儿一推开窗子,就见整个院子都是白茫茫一片,跳起来就要跑出去玩雪,还来不及跑出去就被杨杏儿扯住领子,抟回来数落一顿。

  杨柳儿苦着脸抱怨,“魏大哥也太慢了,赶紧把阿姊娶走,我就自由了!”

  杨杏儿正帮她梳着头发,听到这话手下就用了力,扯得杨柳儿痛叫,立刻改口撒娇,“阿姊,我方才是玩笑的!我怎么舍得这么疼我的阿姊出嫁呢,阿姊走到哪里都要带着我,我做你的贴身小棉袄……”

  “你啊,什么时候能长大啊,又贪吃又贪玩!”杨杏儿听得肉麻,赶紧忙完手里的活计把她撵走。

  杨柳儿裹了件大袄,整个小脸都缩在毛茸茸的领子里,调皮的在院子里蹦跳,脚下一会踩着梅花,一会踩出个心形,彻底把自娱自乐精神发挥到底。正当她单脚跳着要转移阵地的时候,不知从哪里飞来一颗雪球,吓得她慌忙躲避,不曾想脚下却是打滑,摔进了雪堆里。

  “啊,哪个坏蛋暗算我!”她一边拍着身上的雪花,一边气恼的大嚷,结果抬眼就见连君轩正笑嘻嘻倚在回廊柱子上。

  杨柳儿大怒,团了两颗雪团就砸了过去。连君轩不知是忘了躲,还是故意讨好,居然被砸了个正着。雪球一颗落在胸口,一颗却在头顶,好好的一个俊秀公子立刻变成白头发的老汉。

  见状,杨柳儿得意的哈哈大笑,还想再接再厉的时候,连君轩却是一把将她扯了起来,温言道:“你也报过仇了,别玩雪了,一会受寒,小心你又要喝苦药!”

  杨柳儿只好不情不愿的拍去手上的雪沫子,就见两只小手已经冻得通红。连君轩赶紧扯开袖子,把她的小手塞进去,令杨柳儿不禁楞了一下,转而心里又甜蜜起来。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城里忙吗?还以为你不能来过年了呢!”

  “不过到处吃喝,哪有什么正事!”

  虽然当日说要同杨家一起宴客,但其实是个说辞,他请来的也都是相熟的先生和同窗。

  然而连老爷子在甘沛也有几家常走动的远亲旧朋,自然是不能在杨家招待,所以这几日他又单独设了酒席,免不得又有些赠妾拉拢之事,不过他不愿同杨柳儿多说,于是又岔话道:“你阿姊的嫁妆可准备妥当了?”

  “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绣活,我也帮不上。”杨柳儿双手渐渐回暖,偶尔指尖碰到他温热的皮肤,惹的她答话有些心不在焉。

  北风在两人身侧绕来绕去,调皮的吹着轻薄的雪花,不一会两人的肩头就落满雪花。连君轩侧了身替杨柳儿挡了挡,低头瞧着她蒙了一层红晕的小脸,颤动的长睫毛,心下也是软成一片,正情不自禁地想要来些紧密接触的时候,杨杏儿却在屋里高声喊道:“小妹,玩一会就回来,小心冻病了!”

  乍然听见姊姊的叫唤声,杨柳儿惊得差点跳起来,赶紧抽出双手,胡乱应了一句,“好,阿姊,我这就回屋!”

  连君轩此时也心虚的望向屋门,手下却飞快抱了杨柳儿一下,推着她嘱咐道:“快回去,中午上山的时候再说。”

  “好。”忽然被他抱住,杨柳儿脸色更红,匆忙应了一声,赶紧拎起裙子就往屋里跑。

  可惜,两人商量妥当了,不曾想吃过早饭,天上又飘起了雪花,这样的天气,别说杨柳儿一个女孩子,就是杨山都不敢进山。无法之下,连君轩只好独自背了大柳条筐,装些给孙叔的吃食,还有香烛元宝之类去祭拜墓群下的无名先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