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家小闺女(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家小闺女(下) 第三十二章 连老爷子驾到(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有句话说的好,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显然老天爷也是愿意凑热闹的,大考原本就是个辛苦活计,这日一众学子们刚检查完铺盖用物进了考场,小小的隔间尚且没有打量完,天上就飘起了雪花,而且是一片接着一片,直到天黑才停了下来,而此刻地上的雪已经积到小腿肚子了。

  好在三个主考官不是那等吝啬死板的主,临时调了很多木炭,每个隔间又多发了一小盆,但数量怎么看也不够坚持三日两夜的。

  考生们纷纷抱怨,手下又不敢停了答题,只能加紧速度,生怕最后没了炭火,墨水上冻就彻底完蛋了,相对而言,杨诚和连君轩便从容许多。

  上午进了考场后,杨诚和连君轩两人得了监考小吏分发下来的题目就先放到一边,先就着炭盆做了一顿热饭,吃饱了才开始构思做文章。晚上依旧是热饭,又在炭盆里压了两块蜂窝煤,继续答题,夜半才裹着狼皮被褥美美的睡到天亮。

  同处一地,别的考生却是苦不堪言,有些身体弱的,第二日一早就被抬出了考场,待到第三日早晨,抬人的小吏几乎累得瘫倒,隔间里也空了一半,见此情状,两人不禁越发庆幸杨柳儿的先见之明,脑里也是灵思如泉涌,笔下文章做的花团锦簇一般……

  杨柳儿留在连家别院,也是担心的吃睡不香,时时刻刻望着院子里的白雪叹气,这样的天气,她留在屋子里都觉得冷飕飕,更何况那样简陋的考场,二哥和连君轩又有多辛苦难捱呢?好在她给两人准备的行李用物还算丰厚,勉强算是安心一点。

  连强当日跟着主子到了贡院门外,就把马车停在附近守着,一直没回别院来。家安一日三次跑去给他送吃喝,顺便把消息传回来。

  一听说很多学子都冻得风寒抬了出来,几位先生也坐不住了,白日里也跑去附近的茶楼坐着,表面云淡风轻的说笑,其实心里无不忐忑。好在,除了一个年纪小又体弱的秀才在第三日早晨被抬出来,其余众人,包括连君轩和杨诚在内都还没露面。

  这时候,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一过了晌午,杨柳儿就忙着招呼两个厨娘烧热水准备饭菜,各个院子也加了双倍的炭盆,好不容易盼到晚上,几位先生终于带着一众考生们回来了。

  杨诚和连君轩都是脸色青紫,眼里血丝遍布,杨柳儿心疼的扑上去嚷道:“二哥、连大哥,是不是冷了饿了?快进屋去!”说罢,她也不等两人应声,喊了家安和连强帮忙把他们送回房里泡个热水澡,等他们换了新衣出来,又立刻摆上一桌好饭菜。

  杨诚和连君轩什么也顾不得了,狼吞虎咽吃得肚子圆滚滚的,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这才算彻底回了魂。

  杨柳儿眼见连君轩还想再喝一碗汤,赶紧抢了他的碗,嗔怪道:“不能再喝了,小心胃肠不舒坦。缓过今晚,明日才能多吃。”

  她今日穿了件石青色半旧棉袍,扎了条藏青腰带,勒得腰肢比男子细了许多。许是方才忙碌,屋子里又烧的热,这会白晰的脸庞透着两抹红润,只要不是瞎子怕是都能看出蹊跷,偏偏她还以为自己掩藏的好,说话行事半点都不顾忌,惹得人好笑又心暖。

  哪怕连君轩常年跟着孙叔练武得了一副好身体,吃过这日两夜的辛苦,他依旧有些受不住。特别是漫漫寒夜里,躲在温暖柔软的狼皮里,听着隔间外面的寒风呼啸,他满心都是她的好、她的笑、她的喜怒娇嗔。哪怕是梦里,他也一次又一次告诉自己,哪怕天塌地陷也不能放开她的手,若是他的命就如同这寒冬一般,她就是那抹唯一的温暖。

  “柳儿,辛苦你了!”连君轩偷偷拉着杨柳儿的一只小手紧紧握在手心,低声感慨,“这次我同师兄能顺利考完,都是你的功劳!”

  同样筋疲力尽的杨诚依靠在太师椅里,没发现师弟又在他眼皮子底下占自家小妹的便宜,听得这话反倒真心附和道:“师弟这话说的对,真是多亏小妹心细,吃食备的齐全不说,那个煤球烧起来真是暖和又长久。否则不等考完,我怕是也让人抬出来了。”

  杨柳儿侧过身背对着二哥,一边装作拾掇碗筷一边瞪着连君轩,嘴里却笑道:“阿爹让我跟来皇都,就是为了照料你们好好大考的。不过等放榜中了举人,你们想谢我,我也不拦着。什么金银首饰、玉器绸缎,多多益善,我不嫌弃!”

  杨诚虽然早知小妹财迷,可依旧被逗得笑开了脸,“好,左右银子都在你手里。你不心疼就尽管买去!”

  一听这话杨柳儿立刻嚷道:“那还是不买了,我留着银子有大用处呢。”

  三人正说笑着,史先生许是听得动静,终于耐不住心里惦记,背着手寻了过来。

  连君轩飞快的在杨柳儿手背上亲了一记,这才站起身,同杨诚去门边迎接。

  杨柳儿偷偷瞪了连君轩一眼,赶紧拾掇桌子,上了一壶茶水,也没有避嫌离开,反倒坐到屋角守着炭盆。

  平时史先生就算再重规矩礼法,如今也顾不上了,仔细询问大考的试题,又让两人把答卷默写出来,最后捋着胡子差点笑开了花。

  不得不说,杨诚和连君轩今年当真是走运。这三日的试题有大半是师徒几个先前就琢磨过的,其中需要引用的经典两人都熟悉至极,做出的文章自然极好。

  就是有那么几道生僻冷门的题目,不过就怕没几个考生能答得好,再退一步说,就算有答得好的,也不见得身体好,兴许还没做完文章就被抬出贡院了。

  与此同时,贡院里负责阅审的三位考官也正在对坐犯愁。原因就同史先生料想的一般,两千个秀才走进考场,有一半被抬出来,这说出去,谁都知道是天公不作美。但若是有人嘴巴一歪,说他们三个虑事不周、辜负圣恩,就算皇上不会当真怪罪,但也跑不了写自辩折子,惹得麻烦缠身。

  因此为免波及自身,如今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尽量粉饰太平。

  原本两千个秀才选一百举人,如今一千人也照旧选一百,上榜机会硬生生抬高一倍。但凡文章还入得了眼,字也写的不错的卷子都被审阅的吏官选了出来。

  而连君轩和杨诚两人半点没冻到,吃的好、睡的暖,试题又是熟悉的,自然都被选了出来,而且还是甲等。

  如此焦头烂额忙了两昼夜,最后待得天色将明,其中一位考官才猛然想起,先前还受人之托,要谨慎择选“两个”学子,于是赶紧找出两份试卷,就要改笔拙落。

  但事有凑巧,本来趴在桌子上小憩的一位考官突然醒了过来,见此就道:“陈大人,这是为何?难道方才有何遗漏?”

  虽然朝中人人皆知大考就是几大世家的势力瓜分地,几乎处处猫腻,但有些规矩还是要遵守。

  昨晚三人多方角力,好不容易定了名单,天一亮,上报朝堂之后就要发红榜了,陈大人却趁着两人熟睡“动手脚”,这实在有些下作。

  陈大人年纪也过了五十,平日在朝堂上也有些地位,若不是本家子侄请托,断不至于行此勾当。因此闻言后立时红了脸,含糊道:“方才想起其中两人的文章许是有些不妥,这才打算取出再看几眼。”

  “噢,是吗?哪两人的?”那位考官起身上前,借着半亮的天光一看倒皱了眉头。

  若说混淆视听的最高明之处就是三分真七分假,这次各世家派出的子侄门生多半被抬了出去,剩下的大半都是才学平平,因此免不了就要多录取几个怀揣真材实料的学子。一来,众人吃相也好看些,二来也防着皇上心血来潮想亲阅试卷。

  陈大人挑出来的这两个人就是先前三人特意留下,预备粉饰门面的。若是再拙落了,那岂不是自己把脸上的遮羞布扯下去了。

  这般想着,那考官就直接把试卷又塞了回去,笑道:“陈大人多虑了,这两个学子的文章还是很不错的。大宇如今正是用人之际,我们为国选材,虽说要谨慎但也不能过于严苛。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陈大人眼里闪过一抹恼色,有心想要放弃,但一来抹不开颜面,二来子侄又曾多次嘱咐,他想了想,硬是把两人的卷子抽了出来,冷声道:“即便这两人的文章没有大错,但也不至给个甲等。依我之见,丙末正合适。”

  那考官猜不透陈大人为何如此坚持同两个考生为难,但转念想了想,就把拟好的名单抽出来,直接提了自己家族两个位于丙等的子侄放到甲等,换下的两个自然就落了下来。

  如此这般后,那考官笑着反问陈大人,“如此,陈大人可满意?”

  陈大人见此,死死皱了眉头,到嘴的肥肉居然被人家抢去了,实在有些不甘心,而且这两人虽评为丙等,但仍于榜单上,不算完成所托,但若是嚷起来,就更得不偿失了,最后只能冷哼两声算是妥协,一切都是天意,他尽力了。

  那考官得意的翘了胡子,亲自动手又撰写了一遍名单,忙完这些天色也大亮了,很快就有太监来取走名单,久病的皇帝勉强坐在龙椅上,问了几句就下令发了榜单。

  连强和家安几乎是夜半就跑到贡院外的围墙下候着,史先生假装淡定的带着两个弟子坐在堂屋里喝茶闲谈,只不过时常望着门外走神,偶尔又被茶水烫得直抽冷气,连君轩和杨诚倒是比史先生好一些。

  先前那般辛苦考过来,两人自觉已经尽了全力,成与不成都是问心无愧,大不了下次再考就是了,但若是能一次就中举自然最好不过了。不过其余几位先生和学子们却没有他们的定力,早早就跑去贡院门外等放榜。

  就这样一直等到日上三竿,家安才跌跌撞撞跑回来。这小子兴奋得满脸通红,身上都是残雪,显然一路上没少摔跟头,“少爷,中了,中了!”

  不等连君轩起身,史先生已是一个箭步冲了出去,抓住家安就用力摇晃,嚷道:“到底谁中了?中了几个?”

  家安被晃得头晕眼花,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就扯了脖子喊道:“都中了,杨少爷和少爷都中了!”

  “真中了,中了!”史先生欢喜的一把松开家安就背了手满地走,连君轩和杨诚也是兴奋的拍手庆贺。

  杨柳儿更是直接抱住两人蹦跳欢呼,“哈哈,二哥是举人了,连大哥也是举人了!太好了,太好了!”

  早就等在院子外的护卫、厨娘和花匠门房一听到动静,也纷纷跑进来磕头道喜,杨柳儿从怀里摸出早就准备好的赏封,连同家安,每人都发了一个。

  众人还没热闹完,朝廷报喜的小吏也到了门前,别院大门全都敞开,迎了小吏进来,杨诚和连君轩接了各自的红贴,杨柳儿在一旁递上大大的赏封,乐得小吏满嘴喜话,末了又赶紧回去准备给下一家报喜,这可是“收获”的好时节,要几年才能遇到一次啊。

  待关了大门,重新回到堂屋,连君轩和杨诚都诚心跪倒,叩谢史先生的教导之恩。

  史先生看着两个弟子成才也是感慨万千。他早年因为脾气耿直、仕途不顺,这才落在书院里,没想到老了居然收了两个好弟子。不说杨诚是个端方君子,就是连君轩也没有那般纨裤习气,如今更是高中举人,以后仕途平顺,做官牧民一方,他也是老怀大慰啊。

  “起来吧,今日高中也是你们的辛劳所得。但也要戒骄戒躁,三日后的殿试不可轻忽。”

  “是,谢先生提点。”杨诚和连君轩恭敬应下起身。

  杨柳儿欢欢喜喜的张罗着准备酒席,史先生这会也想起其余几位先生和学子了,刚要让人去问,不想就有护卫来禀报说人回来了。

  史先生赶紧带了杨诚和连君轩把人迎了过来,许是也沾了这场大雪的便宜,一同从甘沛赶来的学子里也有两个高中了,这般算起来,此行就有四人中举,别说放在小小的甘沛县,就是整个甘陇也是件大喜事。即便那些没中举的秀才们有些失望,但多少还有份心胸,纷纷恭喜几位同窗,几位先生更是羡慕的扯了史先生,直要他请喝酒。

  杨柳儿早就安排下去了,左右连老爷子给的银子还剩下许多,慷他人之慨,这事太容易做了。因此酒席很快就摆了上来,不论欢喜狂饮还是借酒消愁,总之酒桌上推杯换盏,热闹极了。

  杨柳儿看了一会,见没有大事,交代了家安几句后就跑回厢房列单子。眼见没几日就要衣锦还乡了,皇都这里的好东西该采买的就要准备了。

  魏家虽然答应晚些成亲,但二哥一中举,杨家的门槛怕是又要被媒人踩塌了,当中万一有二哥中意的姑娘,总不能缺了下聘的聘礼吧?小地方的百姓,对于住了皇帝的都城从骨子里有种敬畏,同样的首饰,哪怕成色还要差几分,但只要添上一句“皇都里采买回来的”,定然就会身价倍增,哄得女方欢喜,自觉颜面十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